第十五章:别有用心
黄莉可2019-10-15 14:162,700

  “十三哥有天神庇佑,运气自然好。”莫梨儿拍着马屁上前两步,伸手讨要自己的东西。

  “看来弟妹长记性了?”夜雍反将钱袋收起。

  莫梨儿见状,不悦的微皱起眉,问道:“十三哥是打算贪了我的这点小财?”

  夜雍话锋一转,问:“弟妹可吃过午饭了?”

  “我这不正要去吃,却被小偷偷了银子吗?”莫梨儿继续伸手讨要,“十三哥就看在我还没吃饭的份上,还给我,让我去吃顿饭如何?”

  就在这时,芝瑾气喘吁吁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大喊:“小姐!小姐你等等我啊!可别把芝瑾给走丢了!!”

  莫梨儿侧过脸,就见芝瑾提着大包小包从人群中挤过来,累的汗水湿了脸颊,刘海都贴在了额前。芝瑾见到她,才一边喘气一边走过来,“天啦!小姐!你这是……”

  她话未说完,就看见了夜雍,于是剩下的话都吓得咽回了肚子里。她有些吃惊的眨巴眨巴眼睛,又看看莫梨儿。

  莫梨儿收回视线,看着夜雍,勾勾手“嗯?”了声,提醒他还自己钱袋。

  “正巧本王也还未吃午饭,既然弟妹的钱袋这么有缘分的落在了本王手中,不如……”他故意拖长了音调,意味深远的扬起嘴角,道:“再请本王吃一顿?”

  厚颜无耻!

  这是莫梨儿此刻唯一的想法,又奈何钱袋在别人手中,硬抢回来是不可能的,就只好屈从了。

  夜雍还是选了佳肴阁,走去的路上,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主要是莫梨儿不想跟他有过多的瓜葛,可又害怕莫芸儿确实有把柄在他手中,对他也只好毕恭毕敬的。

  若是遇见他问犀利的问题,她就会答非所问,刻意回避开。

  夜雍的随从还算怜香惜玉,见芝瑾拿着那么多东西,累的狗喘气,也不忍心,就帮她分担了一多半。芝瑾感激的连连道谢,心里却疑惑着小姐怎会和十三皇子扯上关系。

  到了佳肴阁,他们在阁楼找了个雅间坐下。

  夜雍这次只点了五个菜,其中包括一份锅贴。当莫梨儿听见他点锅贴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掌柜的说的没错,他真的很喜欢吃锅贴,很接地气!

  夜雍看她笑的样子,眉头微皱,淡漠道:“何事令弟妹如此开怀?”

  莫梨儿赶紧摇摇头,说道:“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好玩的事,没忍住,抱歉!”

  夜雍勾起嘴角,眸中却毫无笑意。他看着莫梨儿,目光反而多了些凌厉,声音清冷道:“弟妹功夫不错,不知师从何人?”

  莫梨儿微怔,想起昨夜在东街遇袭的事,心里难免警惕起来。可刚刚她追小偷也能暴露她会功夫的事,若昨夜是夜雍安排,他今天应当不会如此着急挑明,否则昨夜完全可以直接现身。

  她理清了头绪,道:“在尚书府的时候跟着别人练过两招防身的,略懂一点皮毛而已,哪有什么师父!”

  夜雍识趣,也没继续追问。

  这倒更让她确信,昨夜东街的事与眼前这个人无关了。

  菜端上来,夜雍温和道:“弟妹性情直率,此刻也不必拘束,放开吃就是。”

  莫梨儿想起昨天吃饭的那股子难受劲,轻叹口气,道:“谢十三哥体谅,不过我既为王妃,这礼仪规矩还是要懂的。”

  “哦?”夜雍饶有兴致的轻挑眉头,那双琉璃般的眸子又露出了一丝蔑意,好笑道:“规矩礼仪?看来弟妹确实是一改从前了!这么说来,我的十四弟,娶到了贤妻?”

  他的话让莫梨儿有些坐不住,想要一问究竟,却又不敢冒然开口,怕暴露了身份不说,万一其中有什么不光彩之事,岂不更是丢人?

  莫梨儿决意要查个究竟,可现在只能佯装镇定,淡笑道:“过去是芸儿不懂事,十三哥又何必揪着往事提呢?”

  夜雍微眯眼,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四目相交,莫梨儿只觉得他的眸子中仿佛藏着利刃,竟让她感到心虚。

  莫梨儿避开他的视线,强装平静的拿起筷子,给他碗里夹了一块锅贴,乖巧的笑道:“十三哥快吃吧!再不吃,这菜都要凉了!”

  夜雍这才收回视线,夹起莫梨儿送到碗里的锅贴吃了起来。

  他吃起饭来很安静,没什么响声,表情淡然,举动从容,很是优雅。

  用完餐下楼,莫梨儿才发现外面竟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夜雍用她的银子结了账,原本鼓囊囊的荷包瞬间就瘦了一大圈。夜雍还给她后,她心疼的捏了捏,只能自认倒霉地收了起来。

  四人站在店门旁边一些,躲在屋檐下避雨。

  集市上的人在雨幕中行色匆匆,也有不少人同他们一样躲在各个店铺的屋檐下避雨。

  “小姐。”芝瑾打破几人的沉默,“要不,奴婢去找地方买几把伞来?”

  莫梨儿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的点头,“也好,不然这雨也不知何时才能停。”

  “是。”芝瑾行礼,正准备冒雨冲出去,却被夜雍温润如玉的声音打断了,“慢着。”

  她们俩望向他。

  “让元和去吧。”夜雍冷眸倾斜,身旁的随从立即领命,说了声“是”,就毫不犹豫的冲进了雨中。

  夜雍又将目光落向前方,莫梨儿看着他绝美的侧颜,衬着氤氲的雨幕,好似天神下凡。

  真是一副好皮囊。

  莫梨儿在心里暗自感慨,往旁边悄然挪了些,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约莫半柱香的时辰,元和拿着两把雨伞来,先递给莫梨儿一把。她接过后笑着说了声谢谢,正撑伞,夜雍侧身看着她,轻声道:“今日也谢过弟妹款待,告辞。”

  莫梨儿点头淡笑,侧蹲行礼,道:“十三王兄慢走。”

  夜雍撑着伞走进了雨里,听见她的话后驻足,未侧过脸来,只是似笑非笑道:“这世间没有能包住火的纸,弟妹还是好自为之吧。”

  莫梨儿微皱起眉,心中的疑虑又被勾起。

  “小姐,这宁王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芝瑾不解的看着她,半响,难以置信的张大嘴,“该不是以前……?”

  “应该是。”莫梨儿握着伞,同芝瑾走进雨中。

  “小姐,你说宁王到底知道芸儿小姐的什么事?听他说话的样子,奴婢觉得,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以为,昨天我为何问你关于芸儿的事?”

  “哦!”芝瑾恍然大悟,呢喃了句“原来是这样”之后,又吃惊地压低声音问:“小姐,你昨天也见过宁王?难怪他刚刚说今天也!天啊!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莫梨儿见她愁容满面的样子,无奈的笑着轻摇头,安慰道:“还不确定他知道的事严不严重,你慌什么?”

  芝瑾还是焦急,皱着眉头嘟着嘴,担忧的问:“那现在该怎么办啊小姐?”

  “回去再说。”莫梨儿的内心虽也是暗流涌动,可表面却镇定自若。

  雨幕中,与之背道而驰的夜雍也若有所思。

  他曾确实见过莫芸儿,甚至不止一次,还偏偏都撞见了她的好事。可那莫芸儿来见他,希望他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的时候,那双眸子是透着一股狠厉的,说起话来柔柔弱弱,却是处处露锋芒。

  可如今的莫芸儿,那双眸子好似清水,一望到底,虽看似镇定,可眸中的单纯却还是出卖了她。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他想不透,可他知道,莫芸儿是瑞阳王的筹码,她的背后站着尚书令,若能为自己所用,就是一张好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