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东西……被吃了……
老哥三两杯2018-04-15 18:543,759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们真的不适合……”

  “我了个大擦啊,又被好人卡了!”醉态酩酊的陈睿嘴里面嘟嘟囔囔的说着:“他妈的还尽是这种老掉牙的话来搪塞老子!”

  想起今天下午放学后在北苑女生宿舍楼下面的表白,陈睿就忍不住心中郁闷凄苦:“我有这么杯具吗?上大学两年被发了四十几张好人卡?”

  “Q!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总有一天找一个比你们都漂亮的!嫉妒死你们!”叮咚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了,陈睿步履蹒跚、摇摇晃晃地挪出了电梯,一路扶着墙壁来到自己租住的屋门口,醉醺醺地掏出钥匙。因为喝的酒不少,陈睿手里的钥匙在防盗门上怼了好几下,才终于找到了锁孔,把门打开了。

  陈睿自幼父母离异,父亲在国外找了一个大洋马逍遥快活,母亲不甘寂寞,也找了个洋鬼子,早早的移民到澳洲潇洒去了,就把他一个人丢在国内两头混点“救济金”。

  从小就缺乏管教的陈睿自然不可能成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虽然赌了口气要好好学习,但是这社会上的诱惑实在太多了,没人管教的他从高一就开始散漫下来,这样的状况自然不可能考上什么好学校,不过好在陈睿运道不错,阴差阳错也给他考上了CZ的XN学院,这已经是他能考上的最好学校了,但在国内也不过是二本里面吊车尾的大学而已。

  只不过这学校虽然不怎么入流,但艺术系和护理系却是大大的有名,出过不少的影视明星或者选秀明星,学校里面也可谓是美女如云,把陈睿这个处男的眼睛都快看花了,只可惜,按照异性相吸的科学理论,美女如云的地方往往也是帅哥如雨,更何况还有不少社会上的“成功人士”们也会参与到这场盛宴之中……

  陈睿可就惨了,他虽然长得不难看,可也绝对列不进好看的那一批人中。

  如今这年头,男人要么长得帅,要么长的怪,要么得有钱。要么你得像冠希老师一样,女明星拍X戏的时候都想着你;要么像李敖那样,有才且狂傲,与周边常人格格不入;再不然就像杰克马那样,“天生招女孩喜欢”。碰上陈睿这种相貌平平无奇、身家也就领着两头“救济金”勉强够个吃喝的,那对不住,好人卡不给你,那给谁?

  可让人心塞的是,陈睿又是偏偏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追求的全都是班花系花校花级别的美女,所以一年之内被连发四十三张好人卡,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在学校内已经被引为笑谈,甚至成为了校园里的一大传说——“九世修炼的好人”陈睿。

  想到被发好人卡时周围那些吃瓜群众们看热闹,甚至带着戏谑嘲弄的面孔,尤其是那几个损友在回来的路上敲着矿泉水瓶和饭盆大呼“恭喜‘九世好人’陈睿大学里第四十三次失恋”的场景,陈睿心里面就恨得咬牙切齿。

  “混蛋啊!!洒家怎么就这么倒霉啊!!”陈睿站在门口,高举双臂,一声大吼,啪嗒一声,手中的钥匙却掉在了地上。

  陈睿眯着眼睛弯下腰开始摸索着找钥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犬竟然在自己家门口竟然躺着,右前腿上面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了伤,狐狸犬前面还放着个石头盒子。

  这只狐狸犬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睿,一边不时低下头,努力舔舐着自己腿上的伤口。

  不得不说,动物卖萌装可怜的眼神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住的,更何况是陈睿这种内心深处藏着孤独和失落,还喝得一塌糊涂的普通人,那小眼神一下就让陈睿同情心大起,他弯腰抱起了狐狸犬,一边抚摸着它身上的毛,一边自言自语:“你的主人不要你了吗?真是可怜,唉,我也一样啊,我老爸老妈也不要我了!谁都瞧不起我,谁都嫌弃我,你也这样吗?放心放心,别哭,我会照顾你的,我不会嫌弃你的!”

  抱着狐狸犬,在拎起地上的石头盒子,陈睿进了门,来到了客厅。这间租住的房子室内环境不错,客厅正连着阳台,阳台和客厅之间有一扇落地窗,窗户上还挂着薄薄的纱窗。

  在客厅中间放着一个实木茶几,茶几下面垫着地毯,上面摆放着一台ps4,旁边垒着一叠游戏光盘,游戏光盘的前面还放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冷开水。

  稀里糊涂将小狐狸抱进家后,陈睿已经无法支撑自己醉得一塌糊涂的身体,脑袋一歪便倒在了茶几旁边的地毯上,手中的石头盒子正好掉在了茶几下,随后一阵鼾声就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而他怀中的小狐狸却由一开始浑身颤抖,渐渐地平静下来,一双眼珠子在清冷的月光下变得越来越亮,它小心翼翼地用鼻子尖蹭了蹭陈睿的下巴,试探了一下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也许是因为陈睿两天没有刮胡子,嘴上的胡茬刺的小狐狸的鼻子有点痒,它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口水喷了陈睿一脸。

  “别闹!哼哼……”被喷了一脸口水的陈睿觉得脸上一凉,右手下意识地在脸前挥了一下,嘟哝了一句。这番举动把蜷缩在陈睿身上的小狐狸吓得浑身一僵,一双眸子警惕地盯着陈睿,生怕他醒过来发现自己。

  随后小狐狸又试探了陈睿几次后,发现他睡得比死猪还要沉,于是它便趴在陈睿的胸膛上,浑身蜷成一团,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芒,这些青色光芒如同无数游丝,缓缓地浸入到陈睿的身体之中,慢慢的又游走回来,回来的时候,一根根青色的游丝外面仿佛包裹了一层火焰一般,发出了火红色的光芒,随后这些游丝游动到了小狐狸身体里面,等到再游动出来的时候,游丝又变成了青色。

  就这样往返了几次,从陈睿的身体里面提取了好几次阳气之后,小狐狸明显精神了许多,前爪的伤口也没有流血了,它突然蹭的一下从陈睿的怀中跳出,在原地转了一圈,一道白光闪过,小白狐瞬间变成了一个身穿雪白长裙的女孩,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她就是之前被中年道士追赶的那名白衣女子。

  这个女孩大约十五六岁左右,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五左右,一双眼睛明眸善睐,极为灵透,黑漆漆的眼珠像是能透出光芒一样,稍微一动便顾盼神飞。

  她在房间里面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了一阵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自言自语的轻声道:“好险好险,差点就死在这里了。想我师傅辛辛苦苦帮我偷到苏耽匣,如果还没有来得及打开找到宝物就死在这里,岂不是天大的冤枉?”

  小狐狸好奇地打量了陈睿一番,歪着脑袋看着这个抱着她大说醉话的男生,不知怎么的,她心中很有些感慨:这个家伙的身世倒是和我很像呢。

  小狐狸感慨了一下,站起身来,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可她转念一想,自己的仇家可是步步紧逼的在追杀自己,自己现在伤势未愈,要是出去了又被现,怎么办?

  “干脆,我现在就把苏耽匣炼化好了!”小狐狸从茶几下取出了那个石头盒子,盘腿坐下,准备开始炼化。

  她刚一运功,整间屋子便白光大放,如同灯火通明。

  小狐狸刚偷到石匣,便遭到喘不过气的追杀,以至于一直没有机会炼化并打开这个盒子,取出里面的宝物。

  小狐狸刚想到这里,突然间眼角看见落地窗外一道黑影一闪,她浑身一紧,目光惊恐地看去。

  “完了完了,怎么又追过来了?”小狐狸脸色煞白,惊慌失措。

  这老家伙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无论自己逃到哪个地方,他总能追来?

  小狐狸思绪如电的想着,可她感觉到那股极强大的气息迅向她靠近,正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间目光投到了身旁的李云东身上,她猛然间想到:莫不是我手上的苏耽匣发出的那阵白光引来的追兵?

  小狐狸反应极快,将手中的石匣变成如同一颗丹丸大小之后,飞快的扑到陈睿的身边,手在他脸颊处一捏,将石匣往他嘴里面一扔,然后迅速地变成了一只小狐狸,躲进了他的怀中。

  小狐狸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她敢将苏耽匣投到陈睿的口中,就是想利用陈睿的童子阳气。

  童子阳气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正的阳气,是人体元阳精气中最精华的部分,藏于会阴穴,只有受到女人独有的阴气勾引才会从会阴穴中游离而出。

  这种童子阳气的作用极多,其中一项就是可以用来遮掩许多的气息,譬如至阴之气、污秽之气、甚至是仙丹神器所发出的独特灵气。

  小狐狸将苏耽匣投入到陈睿的口中,却不怕他会咽下,因为一来苏耽匣可不是入口即化德芙巧克力,而是仙石所造,便是吞咽也极为困难,二来是因为陈睿明显处于大醉状态,人在这种状态下是不会将嘴里面的东西吞下去的,除非合水吞服。

  李云东身上的童阳之气不仅可以遮掩苏耽匣发出的仙气,还可以遮掩小狐狸身上的阴气,可谓是一举两得。

  果然,就在小狐狸跳进陈睿怀里面的时候,窗外飞过来的那道黑影突然间停住了,一个中年道士出现在阳台上。

  “奇怪,怎么突然一下消失了?”中年道士低声说道。“难道追错了?明明刚才还感觉到苏耽匣的气息的……进去看看!”

  小狐狸听到中年道士的话后,一开始还为自己的灵机一动洋洋得意,狐狸尾巴都快翘了起来,可听到后半段中年道士竟然要闯进来查看,顿时吓得浑身都缩成了一团,哆嗦得厉害,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小狐狸又惊又怕,心里面七上八下,不停的祈祷:天爷爷,你快点儿走吧,千万别进来啊,我给你们磕头啦!

  可就在她心里面不住念叨的时候,突然间陈睿咳嗽了一声,口干舌燥想要吞口水,可他口中正好含着个苏耽匣,这一吞哪里吞得下去?

  丹丸大小的苏耽匣顺着他的食道便往下滚,不仅卡得他神情痛苦,还咯得他喉咙难受,迷迷糊糊勉强支起一点身子伸出手,向旁边的茶几上努力摸索着什么。

  小狐狸眼珠子瞪得溜圆,看着陈睿的手摸到茶几上喝了一半的水杯,咕咚狂吞了几口,连水带嘴里的东西,一起吞了下去……

  “东西……被吃掉了……”小狐狸看到这一幕,两只水汪汪的狐狸眼睛差点都要掉出眼泪来了,只能愣愣地望着继续倒下去睡的陈睿,无语凝噎……

继续阅读:第二章 把东西还给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上掉下个狐狸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