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把东西还给我
老哥三两杯2018-04-15 18:554,973

  小狐狸看着陈睿吞下了苏耽匣,吓得张口结舌,心里面疯一般狂喊:不会这么巧吧?你早不咽口水,晚不咽口水,偏偏这个时候咽!天爷爷,怎么没噎死你啊!!那不是糖豆,那是块石头!!

  她有心想要阻止,却因为窗外有个修行界响当当的狠角色在外面,自己现在又受了伤,如果被找到,不但自己跑不掉,这个阴差阳错吞掉苏耽匣的俗世中人想必也难逃一死,她半点也不敢动弹一下,唯恐被窗外的中年道士发现。

  陈睿吞了几口水后,顿时感觉喉咙舒畅了许多,他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甚至因为肚子多了点东西,他还很没有风度的打了个酒嗝,然后憨憨地侧过了身子,又睡了过去。

  窗外的中年道士听见房间里面的动静,本来伸出来想推开门的手突然定住,过了一会,就听见中年道士自言自语地说道:“算了,看来不像是在这里,先回去,反正那狐狸精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说完,中年道士又化作一道黑影,迅速地向东边方向离开了。

  小狐狸虽说心里面几乎已经要抓狂了,可是她还是强行忍耐着,匍匐在陈睿的怀中一动不动,一双狐狸眼睛死死地盯着落地窗外的动静。

  过了大概十分钟,又有两道黑影落在了阳台,只听见那个叫元一的道士的声音响起:“东西会不会在这里呢?”正当他准备开窗进屋查看时,突然那个叫宋珏的中年道士的声音再度响起:“元一,你可知我等修炼人士是不可以打扰俗世中人的?更何况我刚刚查看过,东西不在这里……走吧。”“可是,师叔,刚才我手中的寻宝天行镜确实感受到了苏耽匣的方位了……”元一似乎还想争辩。“我说不在就不在,怎么,元一,你难道质疑师叔认错了吗?”宋珏表情冰冷地质问道。“师侄不敢!”元一听了宋珏的话,连忙躬身道歉。“走吧!”宋珏说完,和元一、二木两人一起向东方飞去,只是走的时候,宋珏又冷冷地回望了陈睿的租住屋一眼,然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到几个追兵这次是真的走远了,小狐狸这才从陈睿的怀中跳出,一个转身,变成了人身,张牙舞爪的扑到了陈睿身上,歇斯底里地低声嘶喊:“你这个混蛋,赔我的苏耽匣来!把我的东西给我吐出来!!”

  小狐狸骑在陈睿身上,两只手朝着他脖子上掐去,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陈睿掐死,然后将他开膛破肚!

  可她刚掐了陈睿一会,便突然间被一股力量弹开,人翻到了一旁。

  小狐狸泪眼朦胧、又满含惊讶地看着陈睿身上渐渐亮起一阵七彩的光芒,心里面又是惊讶不已,又是悲痛伤心,脸上满是委屈难过。

  她心想,难道这是苏耽匣认主了?因为陈睿只是一个俗世中人,苏耽匣正在用当年苏耽留下的仙力攻伐陈睿的经脉和血肉,为他奠定一个适合修炼的体魄?突然小狐狸想起师傅在自己逃跑前说起的那句“林邑城西,遇湖莫停”,现在自己可不就在城西的北湖旁边么,原来师傅说的是这个情况啊……

  想想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偷到了苏耽匣,原本想着打开匣子取出里面的东西后,能让自己修为大增,从三尾妖狐一跃变成六尾灵狐,却没有想到连盒子都来不及打开,就在阴差阳错之下,便宜了这个臭家伙!

  尤其是看见陈睿身上的奇光流淌,小狐狸的嘴便越翘越高,泪水不停的在眼眶里面打转儿:我带着盒子东躲西藏,担惊受怕,连找个地方炼化的功夫都没有!现在好了,战战兢兢辛辛苦苦这么久,居然为这个什么都不知道,还喝的一塌糊涂的家伙做了嫁衣!

  小狐狸越想越是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下她破罐子破摔,也不怕再把那几个追兵给招来了,只哭得是伤心欲绝,当真是梨花带雨,海棠落泪,男人看了要沉默,女人看了要落泪。

  小狐狸的哭声虽然响亮,但这钢筋混泥土的房子犹如森严的牢笼,隔音效果也甚是不错,丝毫没有将声音传出去,宋珏、元一、二木那几个可怕的追兵倒也没有再出现。

  小狐狸坐在陈睿身上哭了一阵后,哭声渐渐小了下来,只是不停的抽泣着,而且肚子里面还不时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

  她感到有些饿了。

  说来也是,一路上被追杀,光架都打了几场了,几天几夜都没有合过眼,更不用说找个地方吃饭了。

  人是铁,饭是钢,就是妖怪也要进餐进食啊,又不是个个修炼的都能像列御寇、庄子那些巨擘大能一样,可以御风而行,吸风饮露的!

  小狐狸恨恨的看了陈睿一眼,如果这个家伙没有吞下苏耽匣,她现在就将这个家伙给吃了!而且还要拿他的心当响炮踩着玩!

  小狐狸噘着嘴抹了一把眼泪,又抽了抽哭红的鼻子,两只哭得通红的眼睛开始四处打量,到处搜寻哪里有能填肚子的东西。

  在客厅里看了一圈,小狐狸发见了茶几上摆放的水杯,她捧起水杯一看,却发现里面就连一滴水都没剩下了,之前剩下的半杯水已经被陈睿喝了个底朝天!

  小狐狸一阵气苦,恨恨地举起水杯,将水杯往陈睿身上一砸,陈睿身上很自然地弹出一层七彩的光膜,将水杯轻轻地弹开了。

  小狐狸看见这情形,知道这是苏耽匣仙力已经全部释放,陈睿易骨伐髓的过程已经正式开始,整个人体内气息已经旺盛到极点的表现,她又忍不住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又哭了一阵子,小狐狸实在受不了肚子饥饿的煎熬,再次站起身来,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在房间里面开始四处寻找起食物来,一边找,嘴巴里面还一边凄苦地念念有词:师傅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俗世中人一个比一个坏,刚遇到一个就吞了我的宝贝!

  都说狗鼻子灵,其实狐狸鼻子也一点也不逊色,毕竟都是犬科动物。

  虽然冰箱门关得紧,可是小狐狸还是闻着味道找到了餐厅。

  小狐狸自幼在深山中长大,在灵兽门中修行,也没有来过俗世,只是从宗门里下山的师兄师姐们口中听过一点点关于俗世间的事情,却不知道这冰箱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才能用。

  小狐狸对着冰箱暗自琢磨了一阵之后,轻轻地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警惕而试探地拉开了冰箱门,只见得一阵柔和的黄光亮起,在冰箱里面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小狐狸虽然好奇为什么门一拉,这冰箱就亮,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个问题了,她也顾不得宝物丢失后的伤心难过,只是稍微抽噎了一下后,便开始从冰箱里取出陈睿平时买回来做夜宵的食物,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陈睿吞了苏耽匣,阴差阳错被宝物认了主,当年苏耽留下的那一丝仙力如今正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从血脉攻伐到皮肉,可以说是在脱胎换骨地对他进行改造,当年苏母只是每日抱着这个石匣思念儿子,都在仙力的影响下活到一百余岁才无疾而终,如今仙力虽然散去大半,但是对陈睿的影响依然不可忽视。这就相当于武侠小说里面的得道高僧用“洗髓经”“易筋经”对他进行易筋洗髓一样。

  隔了老长一段时间,小狐狸终于吃饱了肚子,又来到陈睿身边,盘腿坐在他跟前,目光幽怨地盯着他。

  陈睿由于高一以来就一人独居,性格懒惰散漫,因此身材显得挺胖,此刻仙力在他体内游走,小狐狸用肉眼都可以清晰地看清楚他身上的肌肉在快速又有规律地颤动着。尤其是他肌肤下面的筋脉,像是有无数的小耗子在他的体内钻来钻去,让他的皮肤看起来如同波浪一般,此起彼伏。

  小狐狸知道这是仙力沸腾到了极点以后的表现,这种得道真仙的仙力不但能够洗髓伐筋,而且还能够补充人体内缺失的元气。此刻陈睿浑身气息蓬勃,体内的童子元阳之气受到仙力攻伐的鼓动,渐渐从丹田游离而出,他身下也慢慢地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小狐狸坐在一旁,心里面一直无比幽怨的自我埋怨,心中后悔不迭,一直责问自己为什么要把苏耽匣藏在这个人的嘴里,可当她目光落在陈睿身下那顶帐篷上的时候,她突然间一愣,一个念头猛的在她心中窜起。这个家伙吞了我的东西,而且师傅那句话里还透露出这人和苏耽匣本就有缘,抢估计也抢不回来了,我何不等他体内仙力化开,再不着痕迹地引他修行,等他筑基成功,再诱惑他将苏耽匣分给我保管,最后采阳补阴,榨干他,吸收他的功力为己用?这样不是比我自己想尽办法炼化和思考怎样打开苏耽匣要来的容易有用的多吗?

  想到这一点,小狐狸忍不住眉开眼笑,像刚刚偷吃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背后的狐狸尾巴都得意地晃了起来。

  这时候正是陈睿仙力行走攻伐到最关键的时候,小狐狸想通了这一点,倒是开始转变观念,主动帮他做起护法来。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场洗筋伐髓一持续,就是整整三天!

  长达六十几个小时的等待让小狐狸也有些挺不住,再加上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又受了伤,到最后她实在熬不下去了,身子一歪,就靠在陈睿身边打起盹来。

  就在小狐狸沉沉睡过去后,陈睿身上那层灿烂的七彩光膜终于慢慢的消失了,他迷迷糊糊地从地毯上爬了起来,用手拍了拍胀痛得几乎要炸开的脑袋后,右手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撑。

  这一撑,入手处温暖柔软,顿时让陈睿一愣,脑袋一偏,低头一看。

  这一看,顿时陈睿脑袋里面嗡的一声,瞬间爆炸!

  他旁边躺着一个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只用几支简单的发钗挽起,现在倒是显得有些凌乱了,但更加美得让人内心发颤。女孩眉目如画,樱桃小嘴,睫毛又密又长,颤颤巍巍的颤动着,她双目紧闭,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整个人的身子缩成了一团。

  而陈睿的手就按在女孩的胸脯上,女孩不仅没有醒,胳膊反而缠绕了上来,梦呓般地喃喃道:“师傅,汐瑶知道错了啦,汐瑶不该擅自跑下山的,不要惩罚汐瑶。”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睿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僵在原地,半点动弹不得,身上冷汗如雨下。

  我身边怎么会有这么漂亮一个女孩子?

  陈睿开始使劲回想着自己睡着前发生的事情,可惜大部分的事情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脑袋里残余的酒精只让他依稀记起了自己向学校里面的一位美女表白,然后被拒绝了,损友们敲着矿泉水瓶和饭盆欢庆自己第四十三次失恋,最后自己跑到路边摊大醉一场,之后的事情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甚至自己是怎么回家的,走?爬?挪?他都记不得!

  “难不成自己是这个美女送回来的?”

  陈睿又忍不住低头仔细打量起身边的这个妹子。

  女孩身穿着一条古色古香的雪白长裙,材质像是绸缎的,又像是真丝的,可女孩的肌肤细腻却远胜过这光滑的裙布面料,她肤白如雪,由于整个人都蜷缩着,身材看不出有多高,但是陈睿自己从右手按着的地方来感觉,这一手不能掌握的柔软显然是十分的有料!

  “我‘九世好人’陈睿什么时候有这种艳遇了?我再修这一世都可以去阿三那取经了……”陈睿脑海里面一片混乱,男性的本能让他不仅舍不得离开女孩的柔软,甚至还想在女孩其他地方寻幽探胜一番。“你干嘛!你干嘛!你干嘛!……”罗志祥的《你干嘛》突然在客厅里响起来,吓得做贼心虚的陈睿又偷偷从女孩的胸口收回了手。

  陈睿悻悻地拿过手机,刚按下手机接听键,便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陈睿!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旷课三天了!你这个学期还想不想拿到学分?你还想毕业吗?”

  陈睿被吼的愣了一下:“是,是班长?”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手机里面的声音猛然间又提高了一个八度。

  陈睿一头雾水,自己难道一醉就醉了三天?不是就几瓶啤酒而已?就算是进口的也没这么厉害吧?

  他讪讪的干笑了几声,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班长,今天几号了?”

  “今天三月十号!你活傻了吗?”电话里面的声音明显压了下来,但很显然只是正在酝酿另外一场暴风雨前的宁静。

  陈睿扭头看了看客厅电视墙旁边的时钟,惊讶地发现果然自己一睡就真的是睡了三天!

  “诶诶诶,好好,我马上就来学校!”陈睿忙不迭地挂断了手机,手忙脚乱地冲到卫生间刷牙洗脸,又胡乱将身上酒气熏熏的衣服换了下来甩进了卫生间的洗衣机里,随手抓了一套蓝色休闲服套上,便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在往学校赶的一路上,陈睿却满脑子都塞着问号:那个在我家的美女是谁?她怎么会在我家?我之前那天晚上有没有做了什么其他很黄很暴力,很银很猥琐的事情?

  陈睿急急忙忙出了门以后,独自在家的小狐狸在睡梦中一个翻身,却猛然间醒了过来。她眼睛一睁,发现房间里面竟然人去楼空了!

  这一惊只吓得她花容失色:难道那个吞了我苏耽匣的家伙,他知道了什么,偷偷的跑了?

  小狐狸顿时手脚冰凉,要是让这个家伙跑了,那自己之前的如意算盘就全白打了!但狐狸毕竟是动物中聪明,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狡猾的动物,小狐狸很快地摸了摸旁边地毯,发现之前那人躺过的地方还是温热的,说明这人没有走太远,她心里面稍微定了定,然后鼻子轻轻耸了耸,顿时大喜:空气中还留着他的味道!

  发现了这一点,小狐狸立刻嗖的一下爬了起来,一路顺着陈睿的气味就追出门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上掉下个狐狸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