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回原点
刘三醒2018-04-17 02:165,424

  人生的价值是什么?

  我无法理解,但我知道,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等你,

  那么你一定要去找到她,给她温暖。

  她,就是我要寻找的人。

  我的人生,

  就是从她开始的。

  ——

  恰逢三月,春暖花开。

  虽说时节正好,但是上海依旧寒意浓浓。

  上海季节像是恋爱中的痴男怨女,陷入的越深,爱便越深,也更耐人寻味。

  如果说春天是初尝恋爱滋味的少女,或是雨水初淋的清新,或是阳光沐浴的温暖。如同转角遇到缘分的一对陌生人,在陌生中开始逐渐熟悉,找到那一份纯真和青涩。

  那么夏天更像是情到浓时的恋人,在春雨的街道上,彼此相拥,爱得热烈而又奋不顾身,热情似火,蒸包子般的大汗淋漓。

  秋天的上海又彷如是一对走在落满枫叶的街道上的爱人,正在准备组建家庭,迎接生活的未知,欣喜而又有些许彷徨,天朗气清,空气中飘散着爱的味道。

  冬天却如同相濡以沫过了半辈子的亲人,经历无数风吹雨打,却依旧凌寒傲雪,绽放着爱的花朵,深沉而坚毅,平淡悠长。

  或许,这是叶云喜欢上海的原因。它大胆而又含蓄,它青涩而又深沉。

  “女士们,先生们!前方到站是上海虹桥站,请下车的旅客提前整理自己的行李……Ladies and Gentlmen, we are arriving at shanghai hongqiao station, please check your luggage and prepare to get off the train……”

  叶云看着动车外快速溜走的一幅幅画面,心情十分复杂。他从未想过,就这样回到了上海,回到了这个让他待了很多年的城市。他曾经想象过无数种归来的场景,却也只是想到了开头,而结尾让他无力辩解。

  出了动车,拖着行李,走到垃圾箱旁边。他点上了一支烟,静静地站在那儿,看向那人头攒动的进出口,似乎在想着什么。

  或许是往来乘客川流不息的速度太快,这根烟抽得有点漫长,似乎整个时间都静止了。

  “哥们儿,能借个火吗?”

  叶云闻声望去,看着眼前面带微笑,年纪相仿的男士,从口袋中掏出了火机,为对方点了火后,猛吸了一口左手中的烟,大口的吐出之后,掏出手机看留下时间,环顾四周顿了一顿,灭了烟头,走入挤挤嚷嚷的人群中。

  ……

  一、回校

  此刻,刚刚进入春天的上海,虽然依旧充满凉意,但是周边春意盎然,叶云一人独自漫步在校园的林荫小道,熟悉的画面尽收于眼中,教学楼、寝室、食堂、图书馆……他的内心起了波澜。面对着这些熟悉的画面,他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年。

  一对对牵手的情侣从他身边经过,不禁思绪再一次转到在北京的两年。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林荫小道之间、徘徊在繁华的商业区,驻足在每一个让她喜欢的地方呢。

  耳边不断传来欢声笑语,看着往来的学生们,以及那些熟悉的画面,思绪非常沉重叶云的嘴角微微上扬。他想起了几年前在这里学习的时光,他想起了宿舍里那几位损友,想起了上课抢座位的画面,想起了篮球场上打球的画面,想起了食堂跟舍友们一起撸串喝啤酒的画面,想起了浴室门口损友们调戏女同学的流氓画面……他想到了很多,不知何时,他来到了食堂旁的超市门口,他从口袋中摸出了zhong南海的烟盒,发现已经没烟了。

  顺手将烟盒丢进垃圾桶中,走进了超市中。

  “老板,来一盒上海烟。”叶云站在柜台前,冲着正在摆弄货架的男子说道,随后有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面积不大的超市。

  那男子应声站起身子,走进柜台拿了一盒烟递给叶云。

  叶云接过烟,问道:“陈老板不在吗?”

  “你说陈翔啊,他早回老家了,这个店我上个月才盘下来的。”

  “回老家了?在学校里开个超市不挺好的么,怎么把店盘给你了?”叶云十分诧异,在大学里能够盘下一个地方,不管是开超市也好,还是做其他的也好,收入是非常稳定的,而且效益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这陈老板怎么就把店盘出去呢?

  店老板回道:“听说家里出了点事,急等钱用,于是就把店盘给我了。你也知道,这种事怎么好细问呢?”

  叶云叹了一口气,便朝门外走去。

  走出超市门外,叶云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两口,烟雾缭绕,叶云的心一阵阵抽痛,万般委屈不知与何人诉说,他一个人坐在路边的,看着篮球场那些矫健的身影逐渐朦胧。他的思绪回到两年前舍友们与他送行的场景。

  几个人围坐在食堂的一张长桌前,撸着串儿喝着老酒,在舍友们的鼓励下,他也曾豪言壮语,一定要去北京混出个样来。如今,却碌碌无为的度过了两年,又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地。

  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叶落归根,这片土地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是他梦想生根发芽的地方。

  思绪万千,悲上心头,叶云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他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小狼,躺在草坪上任凭泪水从眼角滑落。

  “这孩子,你怎么了?”耳边传来苍老的关切的声音。

  叶云抹了一把眼泪,寻声看去,原来是张大爷,叶云心中一阵激动。张大爷是男生宿舍的管理员,为人非常的和善,是非常地道的上海人。叶云第一次遇见张大爷时,便改变了对上海人的印象,叶云本身不是一个地图炮,但是身边的人一直说上海排外、小气等等诸如此类的话,叶云自然对上海人多了几分谨慎。

  以前上学时,叶云没少麻烦张大爷,也时常提着一点小菜,带着几瓶啤酒去张大爷的房间找他喝酒,也爱听张大爷跟他唠叨,说说往事。因此,关系处理的一直很好。此刻见到张大爷,如同见到亲人一样。

  叶云激动说:“张大爷,好久不见,您老身体可好?”

  张大爷打量了一下叶云,终于认出了他,于是笑呵呵地说:“这不是小叶嘛?从北京回来啦?”张大爷注意到了叶云眼角的泪痕,随后又问道:“你哭什么?”

  叶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这不是回来,有点触景伤情嘛。”

  张大爷安慰道:“瞧你这孩子,走,到我那儿坐坐。你叔、你姨过年给我送了几瓶好酒,我一直都舍不得,今天正好你回来了,一起喝两杯。”

  说着,张大爷就拉着叶云朝着男生宿舍区大门走去,叶云也不推辞,但有想到,见到熟人,又空手而来,总归是不好意思的,于是开口问道:“张大爷,我去买点下酒菜?”

  张大爷笑着边走边说:“你这孩子还见外了不是,我那里都有现成的。”

  见此状,叶云也不推辞,其实他也是郎中羞涩,跟着张大爷走进了一号楼一楼101室。

  学校的宿舍都是四人一间房,因此床铺和桌子是上下连体的,所以面积并不是很大,张大爷的寝室挪走了三张床铺和桌子,所以还是有非常富裕的空间,锅碗瓢盆、冰箱和空调样样齐全。张大爷从冰箱里端出几盘菜回锅热了一下,又从床铺下面那处两瓶白酒,两个人就围着一张小桌子喝起酒来。

  虽说天儿还早,不过叶云的肚子倒是真饿,为了省点钱,在高铁上也没舍得花二十五块钱买盒快餐。张大爷眯着眼睛看着叶云,一边喝着小酒,脸上还不时露出慈祥的相容。

  “小叶啊,今天怎么想起来回学校?”张大爷问道。

  叶云有点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笑说:“想家了,所以回来看看。”

  “小叶,你回来也不看看我这老头子,要不是我今儿撞见你,估计你也不会来看我吧。”张大爷微微笑着。

  叶云客套说说:“老爷子,您这说的哪里话,回来还能不见您嘛。”

  张大爷是个明白人,知道叶云在外面肯定是受了委屈了,他也不追问什么,两人是你敬酒而来,我敬酒而去,感叹时间过得真快,酒过三巡,叶云原本紧紧关着的心扉才终于打开。

  只见他连连叹气,张大爷静静地坐着,也不说话。叶云一口干了杯中的白酒,随后叹气说道:“张大爷,不是小子不愿见您。实在是没脸啊,我这次是偷偷回学校的,谁都没告诉。”

  “小叶啊,是不是工作中遇到难处了?”张大爷给叶云斟满酒,小心翼翼地问。

  叶云掏出烟递给张大爷,张大爷白手拒绝说道:“小叶,我这两年身体是不行喽,烟啊早戒了。”

  叶云收回手,自己点上吸了一口说:“张大爷,你知道嘛,现在做点事真的太难了。”

  张大爷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叶云诉苦。

  “你说几年前在这上学的时候,虽然说是个专科学校,甭管平时学习成绩如何,但小子我好歹也算是学校的一号人物吧。您看这校内、院内的部长咱也做过,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团员、班干部奖状咱也获得过,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也拿过。平时跟着朋友们做点小活,一个月赚个几千块那也是常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自认不算太差,可是您看去北京混的这两年,我都混成什么样了。”

  “虽说我是大二就去了北京,明面上说得好听些,跟着朋友们创业,实际上呢,也就是一个打工的。刚去的时候,租床位。七八个素不相识的人住在一起,这一住就是一年半啊。公司呢,还以我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为由,就给我两千块的工资,每天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生怕张三、李四又有个什么大日子要花钱。”

  叶云一边说着,那夹着烟的手都有些发抖,烟灰一点点的落下,他吸了一口继续说道:“一旦遇上些花钱的事,这一个月就啃馒头吃泡面,那时候每个月最想的就是吃一顿沙县,今天这顿饭是我这两年吃得最有味道的一顿饭了,想想以前在学校里胡吃海塞的情景,简直是讽刺啊。”

  叶云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之后,端起酒杯与张大爷碰了一下,又是一口干了。

  “小叶,你慢点喝,不用喝这么急。”

  叶云摆摆手,苦笑着说:“老爷子,没事。这两年在北京什么都没提高,酒量倒是提高了一些。”

  点上一根烟,叶云继续说:“您给评评理,论吃苦我没怕过,论才干虽然说不上优秀,但是我也不是一个初学者,在高中和大学这几年做的事跟在北京做的很对口,我自认为给公司创造了不少价值,可是您看看我,怎么就混到如今这般田地了呢?难道我真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吗?”

  张大爷喝了一口酒,随后说道:“小叶啊,老头子我没念过什么书,大道理我讲不了。这人啊,活一辈子,总不可能事事如意。你们的现在的条件已经非常好了,想想我们那个年代,穷得连饭都吃不上。啃树皮,吃观音土这些事,你们能想象吗?但是能怎么办?你不吃就得饿死。如今你看老头子我,不也活得挺好么。”

  叶云端起酒杯,左手托着杯底,右手扶着酒杯前面儿,恭敬地敬了张大爷。张大爷放下酒杯,从叶云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也点上了。或许酒上头,烟瘾犯了;或者是想抽根烟缓缓酒劲,又或者是借着烟去回忆过往吧。

  “小叶啊,凡事得向前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张大爷顿了顿,随后又说道:“我相信你在北京这两年是有收获的,你看这两年你的变化就很大嘛。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好好想想。”

  叶云点点头,张大爷又继续说道:“这次回来了,还打算回北京吗?”

  叶云摇摇头说道:“不回那个伤心地了,打算在上海找份工作,重新开始。”

  ……

  这人一喝酒,就会忘记时间。尤其是酒友相伴,话一聊开,便合上不上话匣子。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张大爷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看着叶云眼角的泪痕,心中叹一口气,现在的孩子想在这世道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轻轻地拍了拍歪在椅子旁呼呼大睡的叶云,说道:“小叶,上楼睡吧。”

  连续唤了数声,叶云才睁开双眼,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问道:“老爷子,怎么了?哎,我怎么睡着了。”

  张大爷从抽屉拿出一串钥匙,递给叶云说:“上楼去睡吧。”

  “我还是回去睡吧?”

  “你租好房子了?”

  叶云摇摇头说:“我去我干哥哥家睡。”

  “在哪儿?”

  “金桥。”

  “金桥啊,你现在从杨浦过去不得一个多小时,别折腾了,去你之前住的那个宿舍睡吧,把这两床被子也抱过去。”

  叶云想想也是,这么晚了,过去说不定干哥哥已经睡了,还是别打扰,于是拿着钥匙,抱着被子就朝着二楼的210室走去。

  叶云这个人喝酒有一点好,酒喝多了也不闹腾,直接就合上眼睛睡觉。但是,一旦睡醒了,又睡不着了。

  推开宿舍的房门,摸到墙边的开关,房间瞬间亮堂了。

  房间里,此刻四张床铺是空着的,叶云走向曾经属于自己的床铺,将被子扔到床上,拉开椅子坐在桌子前,他伸手细细的抚摸着桌子上的每一条划痕,看到了那熟悉的一块黑色印记,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就在这张桌子上,他用那台索尼笔记本,为十几家游戏大公司写了不计其数的市场营销策划案和传播稿子;

  虽然回到曾经熟悉的地方,

  但岁月静走,物是人非。

  这里,他曾经与室友们一起喝啤酒撸串;

  这里,他曾经和队友们一起开黑打游戏;

  这里,他曾经与室友们一起下过面条,大家还未放多少个鸡蛋争论过;

  这里,他曾经与室友们一起躺在床上,听着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讨论女生的长短;

  ……

  这里,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

  叶云走出了寝室,倚着走廊,看向漆黑如墨的天空,零星半点,他记得当年入校的第一个中秋的月色是格外的美丽,酒意正浓的他当时还赋了一首打油诗:

  千里秋风桂花香,广寒宫殿正云梳。

  万家灯火清秋半,明月何尝照一家。

  如今,竟然连这月色和繁星都如此的薄情,他一边抽着烟,回忆着过往,想起那些时过境迁,他暗自下决心,此次回来不管如何,一定要好好干。或许是酒意未消,他在这寂寥的夜里,独自吟唱着:

  烟波浩渺星月隐,牧云十里灯火明。

  忽闻窗外欢笑声,走轮飞鞚杂沓行。

  年复一年又一年,往事如风酒独饮。

  拨云见日会有时,风云际会水龙吟。

  反复吟唱,想起在北京的两年,叶云的脸上风云变幻,他不禁自嘲道:谁没有为爱情奋不顾身过。

继续阅读:第三章 奋不顾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城风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