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等待的风雪
刘三醒2018-04-17 02:147,894

  这一夜,非常安静,繁华的都市中早已没有了灯红酒绿,万家灯火早已淹没于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一夜,出奇地寒冷,呼呼而过的北风送来一阵阵白雪,在昏淡的月光闪烁着纯洁的光华,如同具有生命的精灵,在风中翩翩起舞。

  这一夜,在上海的某处小区中,仍然有着一束暖光透光窗户照射出来,似乎在指引迷途的人们归家。推开窗户,进入这间房子中,如果你是风雪夜归,在丝丝暖意包括你全身的时候,你可能还要忍不住打一个冷颤。

  这间房子并不算特别的大,不算宽阔的阳台被改造成了一块开放式的书房,墙边那些富有现代设计的书架与整个房子中简约的冷色装修显得相得益彰,一张造型奇特,棱角分明,线条又不是优美的桌子上,干净整洁的摆放着几本书,一台苹果电脑摆放在正中央的位置,桌面右前方放着两盆绿植,如果不是因为一个杯子中还正在冒着热气,或许你根本感觉不到此时正是一个寒冬时节。

  苹果电脑的键盘上不时传来“哒哒”的声响,一双并不修长且指骨有些粗短的手正在键盘上肆意的舞动。时而有节奏的将键盘打出嗒嗒声来,时而又停下来,过了片刻又按着键盘上的删除键在删除些什么。

  坐在电脑旁的是一名年轻男子,大约二十八岁左右的年龄,身高看着约有一米七八左右,相貌算不上俊俏,身子壮实增添了几分粗犷,眉宇间却又显着些许文风秀雅,一双干净的眸子里又闪烁着踌躇的目光,他在思考些什么。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些刚刚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文字,他端起冒着热气的茶杯,一边喝着热茶,一边在斟酌。

  只见他写道:

  人活着为了什么?生命的意义又在哪里?

  从古至今,从盘古开天辟地到人类繁衍生息,再到成为万物之最高灵长,在自然的发着约束之下,人类似乎一直在追寻着什么。

  人应该有理想,或者说是信仰。正因为有了理想,才有了家国和农耕文明。从石器时代、铜器和铁器时代,再到蒸汽时代、电气时代、原子时代和如今的信息时代,无论科技如何发展,文化如何变迁和文明演变,人类总是为权力、财务和地位而争夺。

  或许,我们是否可以将理想、信仰理解为是人类七情六欲演变而出的具象,或抽象的东西呢?

  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山河风雨,英雄豪杰,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老一辈的革命家,为了子孙后代流血牺牲,为了崇高的理想而奋斗终生,或许他们已经被世人遗忘,但一个强大的国家已经屹立在东方,抬起了属于龙的骄傲,向世界展示着大国胸襟、大国情怀。

  然而,在当今的社会,多少人为了功名利禄挤得头破血流,而最终不得不向命运低头;有多少人生而富贵,却庸庸碌碌一生?面对着生老病死,亲情、友情和爱情,都显得非常无奈?

  这个世界,一切运行皆遵循着规则。

  社会,作为人与人一切关系和行为组成的集合,所形成的规则成为人们对于衡量的基准。国家作为社会中一个中心,建立了约法三章的法度,人类的一切行为都将受到这些法度的约束。而道德标准,又成为了人们社会行为另一种评判的标准。

  这些存在于一个中心下的法度、制度和道德标准,如同一轮红日光芒万丈的照亮着这个中心世界里的各处角落。

  有人会告诉你,随地吐痰、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是非常不道德的;有人会告诉你,偷窃走私是违法行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有一些人会告诉你,在一切公开制度和道德标准运行的时候,那些没有被阳光照射到的阴暗角落,还存在“黑暗规则”,在见不得光的世界里,它们自行运转,那些愿意躲在阴暗处的人们,按照这套规则生活,建立了一个个暗世界。

  这时候,你会发现,这个时间并非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

  而人们似乎已经默许了存在即为合理。

  人生来就被规则约束着,面对着自然界的生老病死。呱呱坠地的婴儿,从最初的纯粹,逐渐成为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人;从懵懂无知,接受来自中心世界环境里的教育而开化智慧,逐渐成为一个思想极其复杂的人;最终,再从一个拥有七情六欲思想且复杂的人,魂归后土,从这个中心世界里彻底消失。

  那么,人生而所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在现今的社会,一切资源已经高度集中。贫富差距不可逆转,似乎人活着已经在为这些东西而努力:一套房子、一辆车、一份工作、一个家庭……有人说,贫穷限制想象;有人说,贫穷与否,取决于你是否要成为富人的野心。

  是的,在当下,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受人尊重,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财富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重要的衡量标准。无数的人为之而努力,人们将其称之为事业,称之为梦想,通过财富自由实现最终的思想、精神自由。

  人们常说,站得高才能看得远。的确,位置不同,高度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是不同的。当那些站在一个很高的高度人,高谈阔论地说,先定一个小目标,赚它一个亿;或者说,我虽然拥有了非常多的财富,但我很不幸福;又或者说,钱财于我如浮云时,有人会赞叹这些人的思想境界很高;赚钱太容易;随性洒脱。

  然而,生活在社会中下阶层的人,听到这些言论总是不自在。对于这些人来说,生活足够艰难。他们或许难以温饱,或许有着小康的生活,却同时要为未来一个阶段的开销而做计划;或许过着小康的生活,却依旧要翻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一方面又操心购房、买车、还贷、生儿育女、学区房等等。

  对于那些呲之以鼻,甚至冷嘲热讽的人,他们一方面嫉妒他人所拥有的财富和地位,一方面又只能朝九晚五的工作。然而,他们或许忘了一点,那些拥有财富和地位的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是从籍籍无名的普通人努力拼搏换来的,而那些生来含着金钥匙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纨绔子弟,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见识、才学、胆识、勇气、自信等一些方面,都要远远超乎于普通人。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起点决定了他们身上所拥有的一些特质。但是,他们绝对不是如今滥用的“富二代”、“红二代”所能一锤定音的。

  在中国还有一群人,你或许可以称之为贵族,虽然从历史传承来说,中国的贵族与西方的贵族有着天差地别,但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你无法想象他们有多大的能量,却表现得如同普通人一般。

  作为普通人,我们或许很难接触到这些人,但在一个中心世界里,活在规则编制的一张网下面,我们依旧在努力的追逐幸福。

  在追逐幸福的过程中,很多人放弃了,最终成为了滚滚红尘中一粒砂砾;很多人还在坚持,在无数的十字路口面临着选择;很多人停下了脚步,他们发现周遭的景色竟然如此的多姿多彩;很多人调转船头,他们努力想回到原点。

  他们迷茫、激动、坚定、欣喜、惆怅、悲痛……

  ……

  杯中茶尽,放下茶杯,男子紧紧地盯着屏幕,从烟盒中掏出一根烟,点上长吸了一口,他想起了《遗愿清单》电影中开头的那段旁白:

  爱德华·佩里曼·科尔逝于五月

  那是周日下午,天空万里无云

  要理解人生的价值很难

  有人说这是由他为这个世界作出的贡献来衡量的

  也有人认为这是由他的信仰决定的

  也可以是爱

  当然也有人认为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我的看法?

  我认为人的价值是由他人心中的自我来衡量的

  但我能肯定的告诉你,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

  爱德华·科尔在他余生中的成就

  要比绝大多数人一生成就的还要多

  当他逝去时,虽然他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了

  但他的心灵却向世人敞开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摇头,或许自己对于生活的理解还不够深吧,写不出如此深刻的文字,他感觉有些心烦意乱,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满天飞舞的白雪,手中的那根烟不知不觉已经燃尽,而他却有些出神。

  桌子上传来一阵震动声,紧接着便是手机的铃声将男子拉回到现实世界中来,他将已经熄灭的烟头放入烟灰缸中,拿起手机看到熟悉的名字,脸上情不自禁个的露出了笑容,他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动听却又生气的声音。

  “你在哪里?今天为什么没来?”

  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他说:“小月,对不起啊,今天有点事,给弄忘了。”

  手机里又传来了生气的责问:“什么事能够让你忘记我们今晚的约会?哼,我看你就是不把我放在心上!”

  男子连忙道歉说:“小月,真的对不起,是我的错,你现在在哪里?回家了没有?”

  电话中,女子传来委屈声:“我在哪里?你还关心我吗?”

  “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今天真的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哼,你赶紧过来接我,再不接我,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男子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电影院门口。”

  “啊!你还在电影院?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去?”

  女子抱怨说:“还不是等你嘛,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会不会来。”

  “你啊,还真是个傻丫头,这可不像当初我认识的你呀。”男子继续说:“你等我,我现在就过来接你。”

  “哼,还不是因为你!”女子抱怨了一声,随后又祝福道:“雪下得大,路滑,你要注意安全。”

  男子“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忽然,脑中闪光一道光,他立马回到座位前,把之前写的文字全部删掉了,然后敲出了一段文字:

  人生的价值是什么?

  我无法理解,但我知道,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等你,那么你一定要去找到她,给她温暖。

  男子合上电脑,从桌子上抄起钥匙放入口袋,又进入卧房,抱着一件大衣,匆匆了离开了房间。

  雪依然下空中狂舞,温暖的灯光从窗户中挥洒出来,一亮白色的车进入深夜之中。

  约半个小时的路程,便到了某商场门口。因为下雪天,男子开得格外小心,若是平时或许不到二十分钟便到了。

  男子将车停在路边,打了双闪,便打开车门,朝着商场门口跑去。

  商场门口,只见一名正紧紧裹着羽绒服,不断张望的女子,正搓着手哈着白气。

  “小月!”男子小步跑着,朝着小月喊道。

  小月听到了男子的身影,仿佛受了千般委屈终于绷不住了,眼角含着泪光,哭腔中满是抱怨:“你怎么才来。”

  男子抱着大衣,看着小月怜人的样子,心中便是一痛,脚步快了几分,还没走到小月面前,扑通一声,他滑到了,大衣依然紧紧地抱在怀里,他不顾疼痛,立马爬了起来。

  小月见男子滑到,连忙朝着这边走来,问道:“你没事吧。”

  男子一把将大衣紧紧地给小月披上裹了起来,双手抱着小月的双手,嘴里不断哈着热气,见还是冰冷,于是直接拉开了羽绒服的拉链,将小月的双手伸入他的怀中,冰冷的双手传来的寒意并没有让他感到刺骨,他的新是暖的。

  他对着小月说:“没事。你怎么这么傻,天这么冷,我没来你就回去啊。”

  小月看着男子,感受中双手下男子有力的心跳和传来的暖意,她再也责备不起来了,她紧紧地抱着男子。

  “小月,先回去再说。”

  小月和男子上了车,男子正准备发动汽车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打开车内的阅读灯,从小月前方的收纳盒里拿出一团毛巾包括的东西。

  “这是什么?”小月问道。

  男子没有回答,把包括严实的毛巾揭掉,原来是一瓶热饮,他拧开瓶盖,抿了一口,随后递给小月说:“还好,好热着。”

  小月接过热饮,心里满是温暖。

  车子发动了,朝着原点驶去。

  在车上,小月问这热饮哪来的,男子回了一句在小区路口的便利店买的,小月“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回到屋子里,男子帮小月把大衣脱了,出去了身上的雪花,挂到一旁,随后又跑到厨房里捣鼓起来。小月呢,则靠着暖气焐了半刻,身子暖和了,也直接把外衣全部都脱了,终于露出了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和美丽倾城的容颜,清冷又不失高贵。或许是因为暖气过热的原因,小月的脸上倒是一片片粉丝的彩霞,冷而不失温暖。

  打开电视,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男子在厨房一直没出来,于是问道:“叶云,你干嘛呢?”

  厨房里传来叶云的声音:“小月,你等我一下,一会儿就好。”

  过了一会儿,叶云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青菜鸡蛋面出了厨房,嘴里还说着:“你饿了吧,来,赶紧吃点东西。”

  小月坐在餐桌前,问着碗中的香味,说道:“你别以为给我做一碗面,我就会原谅你。”说完,便拿起筷子和勺子,吃起了面。

  叶云也不说什么,又转身进了厨房,拿出了一个暖手宝放在小月的双腿上,贴着她的小腹,然后又倒了两杯热水,拉开椅子坐在小月身旁,看着小月津津有味地吃着面,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月喝着面汤,抬头看着叶云问:“你笑什么?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说大小姐,对着一碗鸡蛋面也能吃得如此有味儿,我真怀疑你到底是堂堂千金了!”

  小月白了叶云一眼,随后说道:“你以为我喜欢吃你的鸡蛋面啊,还不是被你给气饿的。你说说你,就会做个鸡蛋面,你就不能做点其他的。”说着,小月又作出无奈的表情说:“哎,想吃口好的,也指望不上你这大少爷了。”

  叶云笑着说:“别,别别别,我可不是什么大少爷。你知道这一碗鸡蛋面,旁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看把你能的。你要有你能耐,下次做点其他的给我吃。”

  “你就不怕我做的是暗黑料理吗?”

  “只要你敢做,我就敢吃。”

  “真的?”

  “真的。”

  叶云看着小月精致美丽的面容,将热水递给小月,心中倒是又些惭愧。小月堂堂千金,论家境出身,样样不是自己一个穷小子能够比得了的。这几年在上海,风里来雨里去,也没混出个什么模样,真实配上小月。

  小月见叶云半晌没有说话,聪慧得她已经猜到叶云在想些什么了。

  “你在想什么呢?”

  叶云回过神,笑着说:“没想什么。”

  小月拉着他的手,见叶云手掌有几道伤口,随后关心地问道:“是不是刚才摔的?”

  叶云抽回手说:“没事,就擦破点皮。”

  “怎么没事。”说着,便拉着叶云做到客厅的沙发上,从茶几下抽出药箱,拿出双氧水,和棉签给叶云消毒。嘴里还说:“都已经到门口了,你还跑个什么劲儿,看着伤口。”

  叶云心底非常的暖,他也不知道小月到底看上了他这个穷小子哪一点了。

  贴完创口贴后,小月直接将叶云的双手贴在自己的脸庞,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能不能不要胡思乱想了。”

  叶云叹了一口气说:“小月,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像你对我这般好,你一堂堂大小姐,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个穷小子,我真的配不上你。”

  小月直起身子,反驳:“什么配不配的,我喜欢你,又不是喜欢你的钱。”

  “所谓门当户对,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小月我知道你跟那些大家千金不一样,但是我这么一个穷小子,叔叔阿姨会怎么想?你的亲戚朋友又会怎么想?我不想你跟电视里的那些女孩子一样,因为我这么个穷小子,受到任何伤害。”

  小月依偎在叶云肩膀说:“你知道我为何喜欢你吗?”

  “为什么?”

  “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虽然你很傻,但我真的喜欢上你了。虽然,那时我并没有将认为那是喜欢,但现在我更加明白和坚定,我是喜欢你的,我的世界里如果没有你,那将是山呼海啸,风雨雷电,一片混沌。”

  “小月,你知道吗,我以为我的人生是注定孤身一人的,却没有想到你会是我的整个世界。那时,我不知道是哪里的来的勇气,居然会向你表白,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有时候是挺傻的。”小月依偎在叶云的怀里,抱着他,随后又说道:“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妄自菲薄,最大的优点也是妄自菲薄。不了解你的人,认为你是普通人;了解你的人,又会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交的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才能发现你真正的好。”

  “有吗?”

  “虽然我不认可将人分为三六九等,高低尊卑,但人就好比就像那些赌石人手中的石头。有的人,天生就是一块玉石,一眼就被人看出本质,这种人他的一生已经定型,价值有限;有的人则表面包括了一层石皮,需要师傅切割和打磨,才能找到里面的翡翠,而一旦色好水头好,则有了很高的溢价;还有的人,或许出了好的水头,但是片不大,一层层切割下去发现,其价值远远低于预期价值。”

  小月用了赌石理论,深入浅出的理论,让叶云暗自点头。

  叶云说:“你这套以石论人的理论倒也有些意思,那你说我的是什么样的石头?”

  小月看着叶云,说道:“你啊?你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叶云苦笑说:“我真的有那么差么?”

  小月笑着说:“你虽然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虽然赌石的人不会赌你,但我会买下你。因为你普通,所以真实,真实所以又有无限的可能性。”

  “哦?这话怎么说?”

  “以前呢,人们没有条件去海边,人们把贝壳作为收藏品,贝壳的价值自然就高了,但是后来人们有条件去海边了,贝壳的价值就没有了。把贝壳加工成商品的商人,遇到了问题。有人说,虽然贝壳现在不值钱了,但你可以把他作为装饰的材料。商人听取了那人的建议,真的把贝壳加工成装饰材料,在房屋装修设计上起了非常重要的点缀作用,因此这家公司成功转型了。你呢,就是这种普通的石头,普通的贝壳,但其实只要你找准了方向,你可以发挥非常大的价值。”

  叶云听着小月的贝壳商论,心中却是有些激动的,我真的能发挥出很大的价值吗?能配得上小月吗?不过转念又想,虽然小月的理论有道理,但不一样还是别人手中的玩物么,有没有价值不还是别人说了算吗?这跟人生的价值殊途同归。

  见叶云没有说话,小月又说:“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三年前的你可以想到会有今天会是什么样么?你创过业,虽然失败,但那又怎么样?你收获的远远要比所谓的财富和地位要更有价值吧?更重要的是,你有了我。”

  叶云想想也是,看着小月的笑容,忍不住亲了她一口,随后说道:“月儿,我以后不会再乱想了。虽然在这社会中,没有马云、马化腾他们这些大佬的地位和财富,公司也没有BATJ如今在业内的统治力,但会努力的。”

  “我不希望你为了成为这些人而奋斗,我只希望你就是你,权力、地位和财富,那只是衡量人生价值的一种标准,但不是绝对的。”

  “月儿,你说得没错。”叶云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将苹果电脑拿了过来,打开给小月看,然后说:“你不是问今天我为什么忘记约会吗?我今天就是在做这件事。”

  小月并没有看电脑上的内容,而是问道:“你想写小说了?”

  叶云点点头,随后说:“是的。你知道的,我喜欢小说,也一直想写小说。如今公司已经稳定了,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我想把我们的故事写进去。我今天一天都在思考,开篇该如何写。写了又删,删了又写,还是你的一通电话,给了我灵感。你看,这句话如何?”

  “人生的价值是什么?我无法理解,但我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等你,那么你一定要去找到她,给她温暖。”月儿读了一遍,她并没有说这句话好还是不好,她在叶云的脸颊蜻蜓点水。

  叶云见小月不说话,于是问道:“怎么样,是不是不好。”

  小月噗嗤一笑,说道:“我的大才子,你的自信去哪儿了?我记得你给我写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叶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哪是什么才子,连正儿八经的本科都没念过,也不像那些科班出身的,我顶多就是一个大字不识几个,却又喜欢卖弄的白丁而已。”

  小月呵呵笑着,随后说道:“你知道的,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会支持你。以前你创业时没日没夜的忙就算了,但现在你有公司的事要忙,又要写这书,你要注意身体。”

  叶云抱着小月说:“谢谢老婆大人。”

  小月白了他一眼说:“谁是你老婆大人。你要好好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叶云搂着小月说:“知道啦,我一定给你写成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无数商界精英、文学大家都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最终你还是被我这一头猪拱了白菜好吧。”说完,叶云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

  小月抄起沙发上的枕头扔向叶云,脸一红,说道:“瞎说些什么你!看我不收拾你。”

  说完,两人在沙发上“扭打”成一团。

  此时,茶几上的电脑依旧亮着,只是多了一行字:

  “她,就是我要寻找的人。我的人生,就是从她开始的。”

继续阅读:第二章 重回原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城风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