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弱鸡
焚悔2018-04-21 12:311,898

  “因为他长时间跟我混迹在一起,熟悉了以后,他提出借我的福气来积累功德,我便答应了,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他便近得我身了。”关越脸上苍白的几乎要透明了,他喝了一通热糖水,坐在了床边。

  “他可真是……忘恩负义!”我有些义愤填膺了,激动地要从床上跳起来。

  “别激动,别激动,你脑震荡了。”关越赶紧按住炸毛的我。

  “我这样也都是他那个欠削的害的。”我嗓子嘶哑地如同破锣,不过我还是咬牙切齿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对了,我还没请假呢,今天还有课。”我突然记起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学习,想到旷课会被扣平时分,心下出现了一些担忧。

  “不用担心了,我已经给你请过假了。”关越疲惫的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容,我看着他,整个人都像沐浴在冬日的阳光里,浑身暖洋洋的。

  “哦哦,好,谢谢。”我看着关越苍白的脸色,心脏突突地跳着,有些心疼,“你脸色很不好,你去休息一下吧。”

  那个狐狸精,肯定是把关越做狠了。

  关越走到旁边的病床上躺了下去,刚躺下不久,护士小姐就进了病房。除了给我换了药,也给关越挂上了吊瓶。

  关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感觉似乎要睡过去了。

  在护士小姐临走前,我悄悄问了她一句:“护士小姐,请问他严不严重?”

  我感觉关越应算该是肛肠科的严重病号了。

  “他啊,严重贫血。”护士小姐说道。

  “美女,你男朋友可真好啊。”护士小姐一脸的羡慕,“你们被人送来后,他先醒了。他不立刻治疗,而是等你醒来,说是‘她不醒来我不放心。’真的好贴心啊。”

  我听了护士小姐的话有些晕菜,严重贫血?我感觉脑子不够用了,搞基会贫血?我突然觉得基情满满的关越和白天杨之间,或许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又想到关越坚持自己醒来才接受治疗,不禁满心融融的暖意。

  “我也是有人挂念有人爱的啊!”我躺在床上,向关越那边看过去,目光里有着感动与关切,“关越,快点好起来啊,早日摆脱狐狸精的魔爪啊。”

  我渐渐睡了过去,直到病房里一阵聒噪把我从睡眠中吵醒。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关越旁边坐着的一个五官艳丽、身材性感的女孩。

  那女孩还有一头金色的波浪,在日光下闪耀着令人炫目的光泽。

  7

  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血脉贲张的女孩。

  “关越,这是鸭血粉,这是牛腩汤,这是五味粥。都是加了中药熬的,补血效果可好了,而且都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那女孩从便当盒里取出了三个漂亮的小瓷碗,放在了桌子上。

  “好,谢谢你。”关越礼貌地道谢。

  我感觉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甚至希望关越不要吃那个女孩的东西。

  “小遥,你醒了。”关越察觉到我复杂的目光,向我看了过来。

  “嗯,对,我也刚醒。”我赶紧回答,并对关越露出了一个笑容。

  关越听完也笑了笑,然后伸手拿起鸭血粉吃了起来。

  “怡然,麻烦你把五味粥给小遥端过去吧,我一个人吃不了。”关越对女孩说道。

  “可这是我专门给你做的啊。”女孩有些闷声闷气地说。

  “乖,听话。她是受我连累才住院的。”关越继续解释。

  我看着关越那带着无奈的宠溺眼神,觉得一阵心酸:“唉,我似乎还是没人爱的孩子啊!”

  “那好吧。”女孩嘟着嘴,不情愿地把五味粥端给了我。

  “小遥,你先吃着,你脑震荡刚醒,吃些清淡的。”关越满面笑容地对我说道,语气里的关切不是假的,可我还是觉得不舒服。

  “谢谢。”总不能脑震荡了还由着性子饿着肚子,我从美女手里端过粥碗就喝了下去。

  “慢点喝就好,不用急。”关越的语气里带着欢快,我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果然爱情能使人变精神啊。’我心想。然后我继续呼噜呼噜喝粥。

  “美女,手艺真好。”我把粥碗放在桌子上满脸堆笑地说。

  “谢谢。”那美女客气地说了一句,然后淡淡地扫了我一眼。

  “肯定的啦。小遥,这是周怡然,我的助理,也是我公司的第一美女,而且厨艺也是无人能比。”关越有些自豪地向我介绍周怡然。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周怡然,“你好,我叫纪小遥,A大的学生。”

  “嗯,你好。”周怡然点点头,微笑示意。

  “唉。”我寒暄了一会儿,便找借口说是自己累了,然后躺在床上合上了眼睛不再说话,然后在心里一遍遍吐槽着自己的奇特命格。

  “悲催啊!”我已经是无数次感叹了,可是也只能感叹而已。

  我上辈子肯定毁灭了地球吧?要不怎么会这么惨。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直到天黑了,我听到了令我惊恐的声音。

  “呵呵,真弱。”那靡丽的声线就像血红的丝绸从酒池中浸泡过一样,美得让人心醉,但对我而言,那就是催命符一般的东西。

  “狐狸精!”我顶着毛骨悚然脊背发冷的身体看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五章 恶心的鼻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有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