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狐惑人
焚悔2018-04-19 16:432,944

  “哈,让我想想怎么跟你说。”关越食指揉着太阳穴,像是有些伤神。

  “你啊,身带衰运,就是灵异者;我不请保姆是因为有事情需要保密;至于我家的秘密,你以后会明白的。”他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从他的笑容里捕捉到了一种莫可名状的危险信息,我突然觉得或许我留下来是个错误。

  不管了,好不容易摆脱孤家寡人的衰运,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我呼啦啦吃完饭,关越还在慢条斯理地夹着东西吃,动作优雅迷人,仿佛古老的贵公子一般。

  “关越,你不怕我把你家的秘密泄露出去吗?”我托着脸,看着关越优雅地吃东西,心跳都加快不少。

  “你觉得你会说出去吗?”关越眼尾一斜,竟带着一丝令人沉迷的妩媚。

  “不会。”我摇着头说,“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

  “嗯,那就是了。再说……我也需要陪伴,我也害怕孤单。”关越用纸巾擦着修长的手指,十分优雅养眼。

  我听了关越的话,心底里涌出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偷吃的青色的山楂。

  我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于是快速地起身收拾起了碗筷。

  “表现不错啊,继续加油。”关越眼睛里是带着一丝玩味的赞赏,却让人感觉不到反感。

  “你也帮忙啊,你家的东西我可不一定会用啊。”我寻思着关越家应该有洗碗机什么的。

  “你不会用水龙头吗?”关越看上去有些惊讶,他花瓣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上去饱满纯净。

  我感觉要无法呼吸了,那样帅的男孩是我的同居室友哎,要不要这么幸运。

  我脚步凌乱地走进厨房,打开水龙头刷起了碗筷,看着那两副碗筷,我心底满满的幸福甜蜜。

  我是有家的幸福的孩子了,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沉浸在有家的喜悦中,久久不能入睡。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霍地坐了起来。

  我的面前是一张绮丽靡艳的脸儿。

  当人在受到极度惊吓时是无法大叫出声的,眼睛也不能闭上装作没看到,这是我在此时最直接的结论。

  我看着面前诡异艳丽的脸盘,睁大了眼睛却发不出声音,呆呆地接受着那个视觉冲击。

  “啧,这是又有姘头了。”那靡丽的声线比起关越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像是华丽的丝绸拂过,迷人至极。

  他的声音使我从震惊中醒了过来,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却发现我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我的声带仿佛失去了作用。

  我浑身僵硬,打量着面前之人,发现他穿的是古代的长袍,头发柔顺地披在身后,五官立体,眼形狭长靡丽,眼尾上扬,是很妩媚的桃花眼。鼻梁高挺,嘴唇薄薄的。

  “怎么,看傻了?”面前的古装美男再次出声,我回过神来。

  “啊?”我脑回路仍然很迟钝,呆呆傻傻的。

  “你那姘头呢?”艳丽的男人问道。

  我感觉他并没有什么恶意,渐渐地心也略微平静了一些。

  “什么?”我问了一句,不过不是我没听清,而是我想确定一下他问的是不是“姘头”二字以证明我脑回路没出现问题。

  “算了,一看就是个呆傻的,我自己找去吧。”男人拂袖而去,“不过也怪,你有这至衰至霉的运势还有痴傻的脑子竟然还可以长这么大,当真是奇迹了。”

  我咀嚼着男人的几句话,默默地骂了一句草泥马。

  我看着紧闭的房门,想到那个美丽男人的突然出现,我意识到那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我悄悄地走下床,把门打开了一道门缝,发现客厅里静悄悄的。

  我猫着腰走到关越的门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中间有一道缝。

  我蹲在地上,透过门缝悄悄看了过去。

  我靠!这么劲爆!

  我看到古装美男伏在关越的身上,他压着关越,脑袋在关越的脖子上,我在门口甚至可以听到关越的哼哼声。

  艹艹艹!我觉得除了这个字没有可以表达我内心的感觉了。

  果然,十个美男八个基啊。

  4

  我很激动很激动很激动,扒着门沿想要看得更清晰,却不料,一阵大力袭来,我被吸到了门内。

  没错,是被吸进去的,吸进去的。

  我趴在地上,一脸懵逼地看着关越那宽阔的大床。

  床上那古装美丽男子正托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看向他的身边,他旁边的关越不省人事,我顿时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床上的美男,他衣襟大开,白净但结实的大腹肌对我形成了巨大的诱惑,我感觉自己口水都变多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继续。”我吞咽了一下口水,灰溜溜地起身要逃跑,但却兜头一股大力压着我让我动不了。

  “你……你……”我循着压力源看过去,然后盯着那邪魅的男子,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接下来的话,也就是“你是不是用什么压制住我了?”

  “我……我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压制住你了。”美男精致的手指缓缓地抚着自己的长发,丝毫不给我一点视线。

  “你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可以凭空压制住人?!’我害怕地大喊着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结果话还没说完,口水把我给呛到了,我大力地咳着,“咳咳咳……”全身颤抖地像筛子一样。

  “我,是,妖,精。”他一字一顿地说完,玩味十足地欣赏着我因为惊讶惊吓而瞪大的眼睛。

  “饶了我吧,我就是起夜而已。”我边求饶边挣脱着那股大力,妄图脱离危险圈。

  “你,叫什么名字?”美男妖精魅惑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连反应都没反应,直接脱口而出:“纪小遥。”

  “噗,哈哈哈……”床上那美男妖怪突然放声大笑,震得我耳朵生疼,“鸡……小妖,你是鸡修炼成精吗?”

  他尖利的笑声仿佛刀子划着玻璃,刺耳地让我十分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咦?”美男看着我痛苦地捂着耳朵,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一个大跨步到了我的跟前,他的鼻尖直接撞上了我的鼻尖,那幽深的眸子盯着我的双瞳,我努力地看着他,都要变成斗鸡眼了。

  他长长的睫毛翕动着,感觉和我的都要贴到一起了,然后他薄唇轻启,直接轻轻地擦过我的嘴唇,花瓣一般:“有意思,有意思,好久没有碰到如此有意思的人类了。”

  我感觉到他如兰的气息和软嫩的薄唇,大脑轰地一声,一片空白。

  他用湿滑的舌尖描绘着我的唇形,然后一把按住我的脑袋,把他的舌头伸了进去,伸了进去!

  老娘二十年的初吻,他妈地给个老妖精夺走了!

  我试图推开他,但是他的眼睛却变成了冰蓝色,充满了魅惑,看得我立刻大脑一片混乱,举动都不再受自己控制。

  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火热地仿佛火把,到哪里哪里变得滚烫。

  我渐渐地浑身酥麻,然后混混沌沌。

  进行着进行着,那妖怪美男不知触到了什么,突然神情大变,我也得以从他的魅惑中摆脱了出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关越的大床上,衣衫不整。

  那妖精美男也不再管我,只是盯着自己屁股上冒出来的尾巴表情变幻。

  我看到妖精美男一脸懵逼然后再一脸愤怒的多变表情大笑了起来,谁知笑着笑着就停不了了。

  “哈哈哈……该……哈哈哈”我狂笑着,笑得流出了眼泪,腰都直不动了,我瑟缩成一团,虾米一般弓着身子。

  “纪小遥,你他娘的对老子做了什么?!”妖怪帅哥咬牙切齿地说。

  “我…哈哈哈…不知道…哈哈哈…”我笑得完全停不下来,简直要背过气去了。

  妖怪美男气得一甩袖子,然后变成一只很多条尾巴的狐狸跳窗走了。

  变成了狐狸……走了。

  我在自己疯狂的笑声里躺在关越床上,震惊地注视着那只狐狸走了。

  “哈哈…救命…哈哈哈”我笑得翻来覆去,最后乱七八糟地从床上摔了下去,一脑袋撞在了床头柜上,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渊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有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