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收留
焚悔2018-04-18 19:343,276

  我叫纪小遥,是一个年方双十年华的美丽女孩。

  我从有记忆就是在育孤院里,但听说我并不是孤儿,当然是听说。

  听说我父亲是本市很厉害的大老板,坐拥上亿身家,我的母亲也是有名的大美女,还有一个漂亮聪明的妹妹。

  但我为什么会在育孤院里呢?听说是因为一个厉害的道长说过凡是和我在一起的人都会被我吸走气运,换句话说就是和我在一起的人都会倒霉。

  父母不敢亲自养我,把我放在别人家里,结果那家人家做啥啥赔,大病没有小病不断。

  那家人把我退货后,父母赔偿了好多票票,听说后来那家人有转运。

  再然后父母把我放进了育孤院,父亲可能觉得很愧疚也是为我积德,每年给育孤院好多票票,结果就是育孤院的所有小孩都长得油光水滑。

  然而我还是一个孤单的孩子,因为育孤院里的人也不敢跟我怎么亲近,我也记着自己有多衰,便也不去跟别人亲近。所以我总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有一个阿姨不信邪,可怜我孤单一人,便陪在我身边,结果,和我呆了不到一星期,大笑的时候被口水呛得背过气去了,据说在医院里抢救了好久。

  唉,接近我的人就是这么衰,我也没办法。

  后来,我孤家寡人、单枪匹马地闯荡到了大学。

  我依旧不接近身边的人,因为我怕让他们变衰,不过这不影响其他人关注我,以至于我有了一个称呼:冰山美人。

  俗是俗了点,不过我依旧窃喜,毕竟夸我漂亮嘛。

  我们育孤院院长在我上大学时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在学校外边租房子住,说是为了保护我身边的人也是为了积德。

  我在大一上学期上半截生活得很平静的,仿佛一湾平静的湖水,可这样的平静在一个飘雪的下午被打破了。

  那个下午,天空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雪花很大,一片一片的,仿佛羽毛一般。

  我在路上慢慢地走着,想着自己的心事。忽然间,面前出现了一张大脸。

  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一巴掌拍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响起,我抚着胸口看过去,发现是一个挺圆润的男孩子。

  那个男孩站起身,眨巴着小小的眼睛,颇有些可怜兮兮的感觉。

  “纪小遥,你怎么突然就下手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不好意思,我是条件反射。”我按捺着心里的不舒服,道歉道。

  其实我有些憋屈,因为要不是他突然把那张大脸送上前来,我怎么会拍上去呢?可是为了息事宁人,我只好服个软。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对面的男孩眯着眼睛笑着,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

  “哦,好。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赶紧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我…我……”男孩红了脸,有些扭捏,“我喜欢你,你可以接受我吗?”

  “啊?!”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我都不认识他,他跳出来跟我表白,什么情况嘛!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我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我赶紧拒绝,可是心跳也在加快,毕竟是第一次被表白。

  “哦,这样啊,没关系,我们可以做朋友的,对吗?”男生一脸的期待,“我叫奈良,是你同专业邻班的。”

  “我不需要朋友。”说完我赶紧加快步伐跑了。

  不是我不给人面子,而是我不知道怎么拒绝那种看上去那么绵软善良的人,我只能啊本能地躲避。

  我心里有些乱糟糟的,长久以来的孤独寂寞在那一点温暖火星的撩拨下,以燎原之势席卷而来,转瞬之间就将我淹没。

  我失魂落魄地沿着街走着,雪花落到我领子里,很快就融化了,凉凉的,有一些舒服。不过之后那湿哒哒的感觉好让人讨厌。

  “难道我就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吗?好不甘心。”我心里吐槽着自己的悲催,没有注意眼前的路。

  忽然间,我眼前一片明亮,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天已经大黑了,路灯清冷的灯光照进屋里,刺激着我迷茫的意识。

  我摸着身下松软的被褥,借着路灯看着那大得惊人的床铺,立刻反应过来不是我那拥挤的出租屋。

  “妈呀,我被拐卖了!”我一阵懵逼,脑子里回旋着两个字:“拐卖!拐卖!拐卖!”

  2

  我大脑一片空白,等我渐渐冷静了我才反应过来,我手脚并没有被捆绑。

  我走到床下,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着室内的装潢,发现十分地豪华。

  我走到屋门口,把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发现外面亮着大大的灯光,那光源是一个超豪华大吊灯。那一个豪华大灯的价格够我上四年大学了。

  我看到那华丽的大客厅就不再害怕了,因为这明显是一个富豪的家啊。

  我一没材二没色就没什么值得担心了。材不是错别字,指得是身材。因为财人家压根不可能图我呀。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那客厅超级大,沙发一水儿真皮。液晶大电视挂在墙壁上,正在上演着时下流行的电视剧。

  “欸?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奇怪,因为我记忆就只是到我被人表白后我落荒而逃了。

  “你醒了。”一阵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转过脑袋去,发现了一个超级好看的男人,那男人十分贤惠地捧着盘子,盘子里传出诱人的香味。

  “我……我这是在哪里?”我红着脸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男人挑了挑修长英气的眉毛,漂亮的花瓣状的眼睛弯了弯,薄唇微张,说道:“你猜。”

  我看懵了。

  竟然有人可以帅到这个样子,我吞了吞口水,十分艰难地说:“我不知道,你……是要请我吃饭吗?”

  说完我还指了指盘子,等我意识到我做了什么,真是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好没节操,明明想要说的是“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可以。”男人好听的声音划过耳膜,我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怀孕了。

  “这是你家?”我坐在餐桌边问。

  “嗯。”男人不置可否。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撞了你,然后把你捡回来了。”

  “我身体没毛病吧?”

  “嗯。”

  “谢谢你。”

  “不谢,应该的。”

  “那你可以送我回去吗?”我虽然不舍得美男,但还是顾忌自己灾星的身份。

  “你一定要回去吗?”男人抬了抬眉毛。

  我倒吸一口冷气,好帅!

  “对,要回去。还有,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忍着心跳的加速问道,我希望自己知道他的名字,进而更清晰地记住这个美好艳遇。

  “关越。”

  “嗯,好。谢谢你,为了报答你,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我拿起筷子,对着关越做得美味食物大快朵颐。

  “为什么?”关越疑惑地看向我,眸子十分清澈。

  我不想说自己是个灾星,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话,也就支支吾吾了起来。

  “哈,我知道,不就是你霉运缠身吗?放心,我是洪福齐天的,你这种程度的灾星影响不了我。”关越表情十分轻松,不过我却懵比了,他怎么知道?

  不过这个梗我很快翻过去了,从他的画外音里我听出了另一个信息。

  “你的意思是……你要收留我吗?”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睫毛都在颤抖,心底的柔软都被揭露开来。

  其实,我一直在渴望有人陪伴着我的。

  我能感觉到自己眼睛的水润,不过,我还是一脸期待地看着关越,期待他能放话收留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关越也被我搞懵了,不过还好他脑筋好用,很快反应过来了。

  “你希望我收留你?”他好看的眉头有些微微地蹙着。

  我忙不迭点点头,渴求地看着他。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洪福齐天的人,一定得好好珍惜啦。就算他不答应收留我,我可以退而求其次,让他和我交个朋友。

  嘻嘻,我聪明吧。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心机GIRL,只是我很希望自己生活里出现一丝人气,但凡有一点希望,可以拯救我走出寂寞的深渊,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抓紧,抓紧。

  关越蹙着眉头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他点头了。

  是的,他点头了,他同意了我的请求。

  我十分十分十分开心,以至于我饭都吃不下去,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也是有要求的。”

  “你说你说。”我满脸都是泪水,不过仍旧一脸的惊喜。

  “听好了。一你要做家务,做饭;二就是你不管在这个家里看到什么都不准说出去。”关越神情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反正你也算个灵异人士,我就当做做善事可怜可怜你。”

  我有些懵比,接着问了几个问题。

  “为什么我是灵异人士?为什么你不请保姆而让我做家务?你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有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有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