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任平生(上)
秋栩2018-07-17 19:301,029

  玛蒂问:“人生总是如此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这样?”里昂说:“总是如此。”是的,现在的我感觉人生如此的痛苦。听说,痛苦是可以传染给别人的。而这几天,大家的情绪仿佛都不好。连平时的一蹦一跳的阿眠都死气沉沉的,是的,死气沉沉。只是因为她吵着闹着要跟江枫一起去四川,被江枫大骂了一句:“你害我害得还不够惨吗?你尽管回去跟他们说,江枫死在了广西了。”

  我跟小桥吓得一愣一愣的。虽然知道江枫的脾气不太好,但是这时我们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而阿眠的眼泪在眼眶直打转,她小声的抽泣着。空气一股尴尬的味道。而我也在这一天沉思着要不要去四川,明天就要出发了,可是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知道躲避是不对,我也没有怪林青为什么没有等我,人各有命吧。可想归想,要我真的原谅他而去祝福他,这我真的做不到。小桥给我的感觉也不太对,她这两天老是躲着我们,也长时间的不回来。总之,一切都那么的那么的奇怪。我闭上眼睛,不愿再去想这些事情。去吧去吧,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第二天的清晨,我和江枫坐上了火车,很巧的是,这火车竟是我们当初相遇的那一辆。踏上这段征途的我们,竟不知这时我们最后一次的相遇。这次的旅行路上很安静,再也没有突如其来的鞋子,也没有很奇怪的同座,有的是,两个陷入沉思的人。外面的风景也如同画一般的神奇,平静而又暗涌。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达目的地。奔波了一天的我们,在酒店早就躺得不可描述。我问江枫,:“我们要去哪儿?”

  “去雅安”

  ”去那里干什么?“

  “抢婚。”

  我刷的一下坐了起来,:“抢婚?抢林渔火?“

  江枫假寐的说:”恩。“

  这个晚上疲惫的我听了半个疲惫的故事。江枫现在的这个大腹便便的模样是因为之前暴饮暴食吃出来的,他原本有更好的生活,一个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放弃了自己的灿烂的前程,去当一个整天被油烟熏着的大厨?为了一个女人。就是林渔火。他跟林渔火啊,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一对恩爱的小情侣,在上大学时,江枫考上了清华,而林渔火呢,因高考失利,上了一个大专。在面临毕业的压力时,学历就显得相当的重要,江枫可以去国外发展自己,可林渔火呢,在北京面临着一次又一次的碰壁。最后,江枫放弃了出国的机会,迁就着林渔火,和她一起开了一家店。刚好江枫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而林渔火学的是财务管理,这两人一起就计划着开了一家关于电脑的的店。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然后呢?“

  ”剩下的明天在说,我累了。“江枫说完就离开了我的房间,留我在那里沉思着,沉思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桥边红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