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侠客走了2018-04-19 13:441,356

  我摸了摸头,这才反应出来,他嘴里的兄台便是不才我。明明是我也被这结界所困,他却说是着了我的道。我竟然一时没有反应出来,再一思索,原来他是怪我将他拽下来。我立时脸色忽红忽青,深深感觉我现在的大脑越来越赶不上行动了。幸亏洞中光线不足,他看不出我脸色的变化。

  洞内渐渐明亮起来,我也看清了这位兄台的尊容,再看看他手中的玉箫,便更加的肯定起来,竟然是1个月前在山里遇到的苏陌。只是1个月前,他一袭青衣,箫声清越,在竹林里潇洒的模样,怎么也跟现在的落魄连不起来。

  那是冬雪初融,大地刚刚回春的时节。

  师兄们都在大殿里背诵那些莫名晦涩的经文,我便一个人悄悄出来觅食。我好像天生的肉食动物,确切的说是血食动物。几乎每天我都要饮食鲜血才能平息内心的躁动,当然我确定自己不是吸血鬼。因为我可以在日头最烈的时候出门,却毫发无损。仓禹山伙食只供给素食,养的那些牲畜血,味道又寡淡的很,使得我每天便如眼睛发绿的饿狼,四处巡睃着猎物。

  好不容易在山间寻到一只野兔,便再也不能矜持自己的身份,一个狗扑扑上去。但是那只野兔显然也是逃跑的好手,一个猛子,便在草丛里消失了踪迹。

  我凭着对兽类的敏锐,一直追到一片竹林,遥遥听到林中有箫声回荡,亦真亦幻。曲音婉转温柔,如翠竹萌发,周围的景色立时便清新起来。我凝神听了一会,却听不清是什么曲调,便在此时,那箫声竟然停了一停,我便一头冲了进去。此时竹叶刚刚返青,满山翠绿的颜色里,一个少年青衫磊落,长身而立,一只手里握着一把玉箫,一只手里抱着那只白兔。空中流云飘动,墨色的华衣与清脆的竹林相映,煞是养眼。有微风拂过,他的衣摆轻轻浮动,有青竹的香气袭来,让我以为是哪里来的仙人要来拜访师傅。

  我看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他怀里的白兔:“那个,这位仙人可是来与我师傅论道的?他现在闭关中,不见外人。”又吐了吐口水,“你怀里的兔子是我的,能否归还与我?”

  那帅酷的仙人却没理我,一副深沉模样,嘴里却轻轻念了一句话:“茕茕白兔,东奔西顾。”

  好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啊!比起二师兄来更有仙风道骨,我对他的崇拜油然而生。二师兄只会一副半死不活的高深状,偶尔摇头摆尾的拽几句词,也是让人半懂非懂的。比较起来,还是眼前的仙人境界高些,就如三师兄评价的,返璞归真、天人合一。只是仙人怎么理解凡人的苦?即使有朝一日我也修到如此境界,也还是会把一只兔子看成一只兔子,毕竟还是可以吃的兔子靠谱些。即使很向往仙人的境界,但是肚子还是最重要。我又轻轻提醒一句:“那白兔乃是凡物,被您抱了这许久,已经是它的造化,还是让我这凡躯抱着合适。”

  仙人微微一笑,眼睛里有流云风动,好看的眉眼如这冰雪初融,暖人心脾:“姑娘说笑了,再下并非仙人,只是路过而已。如不嫌弃,便唤在下苏陌便可。”

  哦,原来不是仙人,竟然是凡人。有如此好皮囊和风骨,却没有修仙,着实可惜了。待反应过来,眼前之人只是个普通人后,我有些微的失落,但是更多的是陡升的气势。苏陌,苏陌。我嘴里咀嚼着两个字,感觉熟悉而陌生。如远古便在心里刻下般,令人心悸。如果在那时候记起这个名字,抑或现在开始好好珍惜这个名字,我的一生该有怎样的改变?只是命中注定,我总是与这个名字擦肩而过,而且距离越来越远,远到许多年以后,仍在深深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轻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轻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