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初梦
糖心2018-04-19 13:502,969

  那是一栋占地不小的宅子,绿树相映,整齐的瓦房和形态各异的假山凉亭交错陈列,恰似一盘杀得正酣的象棋子。

  门口长着一排泡桐,已经栽了五年了。大的看上去已有碗口粗细,最小的也有茶杯口大了。

  从地面铺着的光洁如玉的大理石,依稀能看得出这栋宅子曾经的奢华。

  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坐在院中的一处亭子里,心绪不稳地等着什么。身后还站着两个小厮模样的青年男子。

  忽然屋内嘈杂的声音像被切断了似的戛然而止。

  紧接着,传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

  “妖---怪---呀!”随后只听的‘咚’的一声,像是有人摔倒在地上,之后便没了声音。

  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立刻起身,大声咆哮,“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了?”

  边喊着边推了一把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厮:“李全,进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这位名叫李全的小厮有些犹豫地问:“李管家,这样…不好吧,里边的这位好歹也是为主子,谁知道她给老爷生的是个少爷还是小姐,要是位少爷,她依旧是夫人的话,那我们——”

  李管家闻言,也冷静下来了,想起了老爷之前的交代:

  “阿福,如果清芬生的是个丫头片子就不用管了,任她们母女自生自灭吧,若是……就让她难产去吧!”

  “那小少爷呢?”不知为什么,李管家的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李平野闻言眉头微皱,似有些不忍!

  李福跟随老爷多年,察言观色这一套本事早已是练的炉火纯青。

  “老爷,老奴乡下有个小侄女正好也在这几天出生,要不给她添一个哥哥?”

  李平野叹了口气,摆摆手:“算了吧,若是生了个大胖小子就按绿绮说的办吧,大局为重,早早投胎,也省的在这世间受苦!”

  “是,老爷!”李福依旧恭敬的答应着,神色丝毫不变。只是心里的不适更强了几分。

  同一时间李家主宅

  家主李平野在屋外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双手时而握拳时而松开,黝黑的面孔不时的浮现出一丝紧张之色。

  屋内丫鬟、接生婆进进出出的,井然有序。隐隐的还能听到阵阵低吼声,那是一种压抑到极致的痛!

  不多时,便听得屋内传出一声嘹亮的啼哭,李平野大喜,立刻迈着步子朝屋内走去。

  旁边站着的老仆立刻拦着他:“老爷呀,这可使不得,产房自古就是污秽之地,您现在若是进去了,被污了身子……!”

  李平野闻言顿时停下了步子,站在门口朝里面瞅。

  “吱呀”一声,屋内走出一个接生婆,怀里抱着个小小的婴儿,脸上的笑容如怒放的秋菊。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赵姨娘为老爷生了位小少爷!”

  李平野一听,立刻走近,掀开婴儿身上的小被子一看,顿时满面春风,大手一挥:

  “赏,所有李家的家仆赏纹银二两!从今天开始,赵侧室正式成为李家的当家主母,原夫人夜清芬降为侧室夜姨娘!”

  下人们顿时欢天喜地,齐齐恭贺着:“恭喜老爷喜得贵子!”

  至于到底是为被赏的二两纹银高兴,还是为老爷喜得贵子高兴,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要知道二两纹银可是够一个四口之家过一年殷实日子了!

  屋内刚刚生完孩子,虚弱无比的赵绿绮,在听到自己母凭子贵成为李家的当家主母之后,瞬间忘记了生子之痛,笑颜如花!

  ……

  流云看着已经熟睡了的小姐,叹了口气。

  “夫人,您生了个女儿真是万幸呀!”

  夜清芬自嘲的笑了笑:“是啊,真是万幸呀。”

  “或许,或许老爷另有安排也说不准呀,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虎毒尚且不食子呢,老爷——”

  夜清芬挥了挥手,打断流云的话,流云自幼跟在自己身边,她怎么会连这点事情也看不清楚,如此的为李平野开脱,无非是想着让自己好过一些。

  “呵呵,从他答应赵绿绮的那个请求开始,我就已经对他不报任何希望了。”

  “他根本就是想借着这次生孩子的事情,把赵绿绮扶成当家主母,然后借着赵家的势力实现他在天林郡一家独大的目的。”

  “从他答应赵绿绮的那个要求开始,我就知道,如果我这一次生的是个儿子,那他就一定会置我们于死地!”

  “我也曾想过,虎毒不食子啊,或许他真的另外有安排。呵呵,李福在外面的那声道喜瞬间让我的心跌入谷底!”

  “李平野明明已经答应了赵绿绮,如果此次我生的是个女儿,就降我做侧室,李福为什么还要给我道喜,还说我真是有福?”

  “李福说的那句恭喜夫人,夫人真是有福,就是告诉我,虽然生了个女儿,主母的位子没了,可却保住了性命,这还不值得恭喜吗?”

  流云看着自顾说着泪流满面的夫人,不禁有些难过,暗道:这李平野真的该死!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哭都没地方哭,哼!

  “哎呀,夫人,小姐醒了,许是饿了吧——”

  夜清芬回过神来,看着摇篮中白白嫩嫩的小人儿,浑身瞬间散发出一种母性的光辉。

  这是自己的女儿,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与自己血脉相连,不管日后与李平野怎么样,这个女儿自己一定会好好抚养她长大。

  说来也怪,这孩子自生下来到现在一声也没有哭过。想到这里,她不由的轻笑道:“不知你这个小家伙是哪位大人物转世呢?应当还带着些许灵智吧?”

  幼时,她曾听自己的父亲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修道修到很高很高的境界后因为生机枯萎,便会用一种非常厉害的手段转世重生,继续修行!

  但是父亲也说过,很少有人会这样做,因为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没有一点自保之力,很可能还没有长大就会夭折,就算没有夭折,每走一步也是劫难重重。

  因为天道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

  她只是恶作剧的问问而已!

  流云掩嘴轻笑:“夫人,您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小姐怎么可能——”

  “呜交出门(我叫初梦),”

  只听摇篮中的小人儿转着圆溜溜的眼珠,口齿模糊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噬魂藤听到自己此时的这个声音,本能地皱了皱眉头,自己这声音奶声奶气的不说,最关键的是连个字也咬不清楚。

  想到自己刚出生的时候,那个该死的老女人竟然说自己是妖怪?小人儿就气的头顶冒烟,真是瞎了她的狗眼了!

  在死亡深潭的时候,她把自己所剩无几的生机度向了那个白衣男子,本想着临死前做件好事,谁知道竟然活下来了?

  想必是那白衣男子用了什么了不得的法术帮自己重聚灵魂,送入轮回了吧!日后若能相见,必定要好好报答他!

  阴差阳错的,自己又活过来了,那当然高兴了,怎么能哭的出来呢?

  高兴了不应该要笑的吗?哼,真是个见识浅薄的老女人!想到这里,小人儿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

  然后,然后就出问题了……

  那位叫流云的满脸吃惊,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

  小人儿这才察觉到不对劲了,哪有小孩子刚刚出生就会讲话的?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转了转眼珠看向自己的母亲。

  夜清芬的神色中带着浓浓的惊讶,不过转眼间就平静了下来。

  母亲温柔的笑着,摸了摸她的额头,轻声说道:“好,从今天开始,宝宝就叫夜初梦!”

  小人儿听到这儿,知道自己名字这件大事总算是定下来了。

  “真的奇怪,我说的这么模糊,她竟然听懂了?”

  随即,她又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母亲,她似乎有很严重的暗伤?

  她转世之前是叱咤一方的上古异种——噬妖藤,重生后虽说是个婴儿,功力全无,但基本的眼力还在!

  “母亲?”

  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排斥这个女人,甚至对她有份浓浓的孺幕之情!

  忽然,头脑中一阵晕眩,想睡觉了!

  诶,这具身体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实在的太弱了……

  随着这声叹息,小人儿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 护院神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魂女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