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锦鸿回来了
糖心2018-04-19 13:503,330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姐还真是夫人的小棉袄,真是太贴心了!前段时间夫人和自己说:现在两个人实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多年没有动手,各种招式都生疏了。

  你看看,就说了那么一嘴,小姐就记在心里了,找了这么一头护院神兽。

  说白了那就是找来给夫人和自己陪练的,这点小心思只有大白那头傻虎看不懂,她们主仆三人可是心里跟明镜似的。

  大白也不想想,就这么大点的院子住了三个人,哪里用得着什么护院神兽?

  夜清芬满脸的慈爱:“初梦,这白虎看着很是不凡,而且还开了灵智,你既然把它带到家里,就需好好对待,不可委屈了它!”

  “知道了,母亲!”初梦甜甜的答应了一声,又继续吃东西了!

  这十五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平淡、舒适的生活,没有前世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她的心也从未如现在这般放平静过,这是她前世几千年的生涯都没有过的感觉。

  看着院内正忙着给大白建新家的母亲与云姨,她的内心闪过一丝淡淡的满足!

  “要珍惜眼前这宁静的一幕。”她呢喃一句,面带笑容,看向远处的雾林山。

  不知不觉的,整个人变的懵懵懂懂的,自己仿佛变成了那拂面而来的春风,轻抚着远处的树叶,感受着树叶摆动的旋律。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舞动起来!

  时而起伏不定,时而缓缓落下,时而急速升起,宛如一片有生命的叶子,顽皮地随着轻风起舞!

  紧接着,她发现自己能看见的东西更多了:雾林山内几只野猪正在围捕一头野牛,旁边还有一头‘翻云豹’窥视,想来是想做一次黄雀!

  她甚至能看见‘翻云豹’所在的树枝上有几个小孔,树干上密密麻麻的爬着不少绿蚁,她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蚁类。

  它们的因触角上发着淡淡的绿光而得名,那抹绿是一种非常霸道的毒素。

  绿蚁捕食的时候通常倾巢而出,它们的巢内生长着一种非常细小的幼苗叫“绿芽”,当初自己可没少偷它们的绿芽给母亲和云姨补身体。

  她注意到这颗树上还有几个虫蛹,其中一个正努力的摇晃着准备破茧而出。摇晃许久,终于……它破茧成蝶,飞向那片自己向往的蓝天。

  这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何要拼命的修炼,自己就像那虫蛹中的蝶一样,用尽全身力气破茧,只为了去看那更美的风景。

  为了有能力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一切,有能力去守护自己心中的那份柔软!

  她不想重蹈上一世的覆辙,被最爱的道侣与死对头联合暗算,最后只能带着满腔的仇恨,跳进死亡深潭苟延残喘。

  她想要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去掌控自己的命运!

  ——

  李家

  赵绿绮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舒坦,这是一种从自己是姑娘家的时候,也没有过的舒坦。

  不仅心里舒坦,身体更是舒坦!

  儿子回来了,这是儿子走后三年第一次回家来。他还给自己带了一种味道很难闻的药液,自己捏着鼻子喝下去以后,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下一刻就要飞起来。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样貌竟然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自己刚刚洗完澡出来的那一刻,老爷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

  “母亲,您服了这“凝颜膏”看起来跟我像姐弟一样,要是您和儿子出去遇到不认识的人,一定会觉得您是我姐姐!”十五岁的李锦鸿完全继承了自己母亲的容貌特征: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一双剑眉之下是狭长的丹凤眼,看似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光洁白皙的脸庞衬托着淡淡的桃红色嘴唇,眉宇间有股淡淡的阴柔!

  看得出来,李锦鸿在孙家修炼的这三年里成熟了不少。

  赵绿绮掩嘴轻笑,“臭小子,哪有这么说母亲的?三年啦……我的鸿儿又长高了不少,可惜母亲没本事,不能陪在你身边,这三年里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李锦鸿见自己的母亲眼圈泛红,急忙安慰道:“母亲,孩儿在孙家好着呢,没有受半点委屈,刘姨娘也很照顾孩儿,就是有些思念母亲和父亲!”

  赵绿绮赶紧点点头哽咽着说道:“好,好,有你舅妈的堂妹照顾着你,母亲也放心一些!”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在提到那位刘姨娘的时候,双眸中一闪而过的怨毒!

  李平野微微皱眉轻斥道:“妇道人家,儿子难得回来一次哭什么?这是喜事,大喜事!”

  李锦鸿笑着又和父母聊了些贴心的话,感觉气氛不错,便试探着问道:

  “父亲,听说孩儿还有个妹妹在外面?”

  李平野与赵绿绮同时一怔,对视一眼,有些诧异地问:“鸿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李锦鸿轻笑道:“父亲别管鸿儿是怎么知道的。”

  说完看了一眼满脸诧异的父母,故作吃惊的问道:“怎么,难道孩儿还真有个妹妹在外面?”

  夫妻两人才反应过来,儿子可能就是开玩笑似的随口一问,反倒是自己两人反应过度了。

  赵绿绮看着儿子也这么大了,不想瞒他,便开口道:“不错,你确实有个妹妹,不过当年因为她母亲败坏我们李家门风,被你父亲休了,你那刚出生的妹妹便随着她一起走了!”

  李锦鸿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心思活络了起来,“母亲可知道那位姨娘住哪里,孩儿想去看看她和妹妹!”

  李平野有些不解地问:“好好的,鸿儿去看她作什么?”

  李锦鸿暗自叹了口气,心头暗叹道:这父亲怎么什么都不懂?难道真像自己打听到的,他能坐上这家主的位置,全都是凭着那未见面的姨娘一手策划?

  他也不想想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在孙家,身边没有个信得过的人,做起事情来定然是非常不方便的!

  赵绿绮却有些意动,当初夜清芬在李家的时候,自己没有在她手上讨得一丝半点的好。

  好不容易凭着自己的儿子,把她当家主母的位子抢了过来,可在后来的百日宴上,夜清芬使用妖法,让自己在那么多权贵面前,说出自己婚前失贞的丑事,自己又成了侧室!

  现在自己的儿子贵为武者,而她的女儿没有李家的资源培养,应该连个千金小姐都算不上吧,是该去见见她啊!

  更别说自己吃了儿子带回来的药还年轻了十多岁,而她夜清芬估计现在已经老成一个乡村野妇了吧!

  所以说这人啊,命是很重要的,就算她夜清芬再有才华,没有投身到个好家族有什么用,哼,到头来,还不是要被自己踩在脚下?

  鸿儿不愧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真是太懂我的心了!

  李锦鸿看到神色意动的母亲,便知道这事十有八九是成了。

  “是这样的,父亲,妹妹好歹也是李家的人,若是相貌不错,生性灵巧的话,说不的在儿子的推荐下,还能在孙家谋份不错的差事。”

  若是运气好的话,被孙家的哪位公子看上了,兴许还能作个填房丫头什么的!这对我们李家也是有好处的,您说是不是?”

  李平野一听,暗淡的眼睛顿时一亮:确实是这么回事,而且自己还吩咐过李福,每隔两三年就代表自己去看望她们母女,现在自己去了也有个说道的理由。这么一想,便答应了下来。

  赵绿绮听到李平野答应了,便赶紧吩咐下人备车出发!

  李锦鸿见状,顿时知道自己回来时打听到的事情十之八九是真的。母亲肯定是在那位素未谋面的夜姨娘手里吃了很大的亏。否则也不会这么急切的想要去见人家,毕竟自己现在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李锦鸿最后的那一句话打动了李平野与赵绿绮。

  李平野觉得那个丫头片子要是真能作个孙家公子的填房,那对李家可是大有的好处的,至于她愿不愿意那就由不得她自己了!

  等她进入孙家遇到困难的时候自己适当的资助一点,鸿儿再多多少少的帮她一点,那她还不对自己和儿子感恩戴德?

  这样对儿子也有一定的好处,毕竟身边有个能信任的人,做起事情来也方便许多。

  等等,鸿儿该不会早就想到这一层了,所以才会问起夜清芬的事情吧?

  “呵呵”

  李平野轻笑了一声,看似高兴,但眼角深处却隐藏了一丝苦涩之意。

  赵绿绮心里是高兴的是,如果夜清芬的女儿真的去孙家作了丫鬟或者填房丫头,看她怎么在自己面前抬的起头来?

  李平野的心里其实还有一点点的期待与好奇,他很想看看那个云淡风轻、优雅高洁的女子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她还会如以前那般漂亮吗?

  她如果老了,会变成什么样子?

  其实,当初自己把她贬为侧室的时候,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不喜欢她这淡漠的性子,对于一切都毫不在乎,仿佛掉落凡尘的仙女一样。

  虽说两人是夫妻,可是他总觉得自己与这位夫人隔着千山万水,她总是需要自己去仰视。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一家之主,李平野极度的不喜欢这种感觉。

  就这样,一家三口各怀心思,坐着马车去了雾林山。

继续阅读:第四章 耳光响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魂女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