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黑衣
糖心2018-04-19 13:502,156

  在场所有人,除了夜清芬与流云略显意外,其余的人都吓的面色发白,比刚才的那白色小火苗还白。孙成浩更是后背冷汗如雨,心中阵阵后怕!

  “我真是脑子被“追云兽”踢了,竟然打算把这么一尊魔王纳入自己的房中?”

  一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孙成浩就双腿发软,无法站立!

  赵绿绮看见自己的儿子没了一条胳膊,瞬间面色大变,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滑下脸庞,盯着李锦鸿的那光秃秃的肩膀看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啊……夜初梦,你这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啊……你这个恶魔,你竟然用火烧了你亲哥哥的一条胳膊,你将来不得好死,一定会下地狱的,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小贱人!”

  她大声的怒骂着,扭曲的面容与眼泪混合,狰狞的模样恨不得立刻将初梦撕碎。整个人更是张牙舞爪的朝初梦扑过来。

  只是,身体刚刚冲出一半,孙伟便冷哼一声,一把将她抓住,扔给后面孙家的下人!

  李平野也是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着,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初梦……女儿啊!他可是你的亲哥哥,你,你……怎可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弑兄之举?你身为一个女儿家,以后可怎生了得,这要是传出去了,谁家的公子还敢——”

  “哼,李家主,你可别乱说话,我夜初梦可高攀不起你李家,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当年你给母亲的休书上专门提到:夜侧室清芬所生的女儿,跟李家没有任何关系,以后长大也不准冠以李姓!”

  “可是……鸿儿他毕竟与你有血缘关系,再说,他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跟着他去孙家享福……”李平野仍然在辩解。

  初梦冷笑一声,双眸中闪过一丝鄙夷:“呵,血缘关系?我记得上次饶他一命,便算是报答了你给予我生命的恩情,从此以后我与你们李家再无任何瓜葛,李家主不会这么健忘吧?”

  李平野嘴唇蠕动,还想说什么,夜初梦却不给他机会,冷冷说道:

  “至于说是为了我好,让我去孙家享福的话,你骗骗乡村野妇也就罢了,到现在还说出来骗我,真当我傻的分不清楚好坏吗?”

  说完,转身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李锦鸿:

  “好歹你我也兄妹一场,你今日冒犯我母亲,我便毁你一条手臂。不过我知道,你修炼的是火属性的功法,刚才的那朵白色火焰威力如何,你也亲自感受过了。”

  说到这里,初梦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母亲,才又继续开口:“现在你的体内被我种下了一丝火意,日后你若能参悟一二,那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你若参悟不了,便就在这天林郡安安稳稳的做你的李家公子吧!”

  李锦鸿低着头不说话,肩膀伤口处的鲜血染红了衣衫,流云走过来,元力运转,帮他止血。

  “你体内的那丝火意可在危险的时候保你一命,你自己好自为之!如果还有下一次,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初梦又补充了一句。

  李锦鸿当然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股火意,他明白,夜初梦是借着惩罚他的机会,给他送了一场造化,他的面色胀红,挣扎着站起来,也不管身后的父母转身离去。

  李平野见自己的儿子走了,也赶紧追着他去了。

  ——

  “母亲,您看这样处理可好?”初梦转身,看向母亲。

  夜清芬不由的叹了口气:“好,很好!”就算不好又怎么样,烧都烧了,还能怎么办?

  初梦笑了笑:“好了,孙叔叔,孙公子,咱们屋子里坐吧——”

  孙伟急忙躬身,满脸的受宠若惊:“小姐,可别如此称呼属下,折煞属下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他心里可是跟明镜似的,这位小姐估计比夫人还厉害,自己日后说话做事可是要小心点,万一惹的这位姑奶奶不高兴了,自己可没有那位李公子那般大的面子!

  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记得,那位李公子的胳膊烧的连灰也没有剩下一点!

  流云给几人倒好了茶,便去指挥着孙家的下人们收拾院子里的狼藉了!

  “夫人,不知您住这是——”

  “孙伟,既然你是禁卫军的退役人员,那我也就不瞒你。我与流云两人当年中了肖天成的‘冥沙掌’,眼见是活不成了,不想父皇母后忧心便趁着大战离开,辗转流落各地”。夜清芬叹了口气,神色中多了一股惆怅。

  “后来有了点奇遇,虽然暂时保住性命,但依旧无法彻底祛除体内的伤势,心灰意冷之下,便与刚刚离开的李平野成亲,生下初梦后被赶出李家,便在此地落脚准备了此残生!”

  说到这里,夜清芬抬头看了初梦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喜意:

  “谁知造化弄人,这十五的时间里,我和流云的伤竟然慢慢的好了起来,这些日子正商量着回帝都呢!”

  孙伟知道夫人的这伤肯定是遇上高人给治好了,可是,既然夫人不愿说他也不能问。

  而且他深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旦让肖王爷知道,这世上还有人能治好他的‘冥沙掌’,以他那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人的性格,估计这整个天林郡都会被屠灭。

  “夫人,您这回去的路可不好走啊!”

  孙伟皱着眉叹了口气,“若是让肖王爷知道您还活着,并且还在这里,那他一定会亲自动手来杀您的!”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初梦猛的抬头,冷冷说道:“既然路不好走,那便杀出一条好走的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杀气一闪而逝。

  孙伟与孙成浩瞬间毛骨悚然,这姑奶奶好重的煞气,这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形成的,仔细想想,清扬市内这几年好像没有出现什么身份不明的高手吧?

  哦,倒是有一个,黑衣黑袍,戴着一顶漆黑的斗笠,经常独来独往,居无定所。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据说是出手狠辣,从不留情。大家都称他为“黑衣”。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此背非彼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噬魂女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