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青止
夏星晴2018-08-08 17:092,163

  白辰轻点地面,衣角翻飞,不过一瞬,便到了烟萝和青黛的面前。

  “你来了!”他的眼中带着迫切的希望,“我跟你说,如果今日没有人阻止我劫这轿子,那轿中的人便要成为我的妻子。”

  他瞪着烟萝的回答,不想错过烟萝的每一个表情。

  之间烟萝的表情变换了很多次,她真的是在为青黛着急,“白辰,这件事情你要不要在考虑一下?忽然之间就说要成婚,是不是……是不是有点太仓促?”

  白辰握住烟萝的手,“我就知道,你是不愿意我娶别人的!”

  不远处的轿子似乎是不满的动了一下,烟萝赶紧撒开了白辰的手,“你不问问青黛么?她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该问问她的意见。”

  白辰颓废的垂下了手,漂亮的眸子里面失去了光彩,轻点脚尖回到了轿子前面,闭上眼睛,掀起轿帘。

  一瞬间,四周的小妖们都发出了叹息的声音。

  烟萝第一次见到美貌能够跟白辰相媲美的人。

  这大红花轿中坐的,竟然是一个青衣男人,而且是一个十分好看的青衣男人。

  他的容颜一现,天地万物似乎都失去了颜色,这容颜,一句惊为天人不为过。

  烟萝看到不远处的男人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拿着锋利的流离匕首狠狠的刺了一下,疼得窒息。

  那男人也朝着烟萝看过来,他的眼中,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白辰挡在男人面前,“你是谁?”

  男人跨出轿子,黑底金线的靴子踩在地上,低头时发丝倾斜,他站起身,仿若刚睡醒一样,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四周的小妖们都已经看得呆了。

  “你劫了我的轿子,却问我是谁?”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浅浅的笑意的,但是他的眼睛中却幽深的见不到底。

  白辰怎么说也是活了将近一万年的妖了,但是却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对面的男人身上有无形的压力朝着这边涌过来。

  “你一个大男人,何故坐花轿?”

  男人没理会面前的白辰,反倒是朝着烟萝走过去。

  白辰想拦,却发现自己被定身术定在了原地,怎么也冲不破。

  “你怎么哭了?”男人在烟萝面前站定。

  虽然他长得极好看,但是却高出了烟萝半个头,她抬头望着他,泪水模糊了视线,“我们是不是见过?”

  如果未曾见过面,怎么会让她落泪……

  如果不曾相识,她的心为什么这么痛?

  男人伸出修长的手,在她的眼角处轻轻的擦了一下,“我在等我的有缘人,有一个人说,今日我便可以见到我未来的娘子。”

  他说这话,怎么听就像是诓人,但是配上他好看的脸,就有了说服力。

  “让我留下,好吗?”他看着烟萝的时候,眼中没有复杂的情绪,烟萝能够看到在他眼中自己的倒影。

  “凭什么你想留下就留下?”白辰好不容易挣脱了禁制。

  男人低头在烟萝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他可以留下。”烟萝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没有离开男人一寸。

  白辰自是不服气,“为什么要留下他?”

  烟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脑子里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她向来就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所以刚才听到面前的男人说能够帮助她找到想找的人的时候,便完全了乱了方向,只能够跟着他的步调走。

  她太想找到自己记忆中那个朦胧的身影了,她想知道自己前世到底是谁,她想找知道他在哪里,她想的太过于迫切,所以才找了五百年,所以才只身闯了地府。

  烟萝做山君之后,其实做主的事情甚少,“我是山君,留一个人还不行吗?”

  她或许不知道,不久之后,她最后悔的就是说了这句话,留了这个人。

  男人说他叫青止,原本是有个姓氏的,但是时间久了,便舍去了姓氏。

  他说,要带着烟萝找到她要找的那个人。

  白辰不想当众拂了烟萝的面子,所以便将她叫到了自己的院子,“山君大人!”这是白辰第一次这么叫她,看来是真的生气了,“你可知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说留就留?”

  虽然知道自己做的有些不妥,但是烟萝还是不愿意低头,“不就是一个好看点的男人……”

  “好看点的男人!”白辰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他一向是讲究仪容的,所以能够这么喊出来也是少见,“你知不知道我刚才被他用了定身术定在了那里,连动都动不了?”

  “你又知不知道,我万年的法力竟然看不出他的真身是什么?看不出他到底有多少法力!”白辰最担心的还是他的目的,他总有一种感觉,一种要失去烟萝的感觉。

  “我不管他是谁!他说他能够帮我找到那个人!”烟萝终于哽咽了起来,“五百年,我整整寻了他五百年!现在终于能够找到他,找到我消散的记忆……”

  “你疯了吗?你要寻的那人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说不定已经是一捧黄土了!”

  烟萝转过身,不去看白辰,“或许我找到他之后,就会放下所有的事情,那时候我便不会过得这么辛苦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白辰久久不能够收回视线,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时,他才喃喃的像是对自己说,“若是你真的能够这么轻易的放下,就好了。”

  烟萝自知有时候是糊涂了一点,但是白辰的话,她却放在心中仔细的揣摩了许久,她回到自己的院子时,青止正在饮茶。

  他饮茶的样子,好看的很,修长好看的手指捏着青瓷茶杯,茶杯中冒着袅袅的热气,本是有一肚子气的烟萝,在看到他的时候,便消了一大半的气了。

  “你到底是谁?”烟萝原就不是一个会拐弯抹角的人,上来便开门见山的问出来了。

  “你问的是什么?”青止放下茶杯,定定地看着她。

  每次他看像她的时候,她总是觉得像是等了好久,等了好久这个眼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快过来压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快过来压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