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固执和坚持的界限
星月夜2019-04-30 03:102,362

  叮铃,向真拿起手机一看,“午安。”切,这傻子,就会口是心非,这都快三点了,午什么安。

  她嘴角一撇,欣慰地笑了笑,果然,从以前到现在,只要她任性,他就得给她接着。大学那会儿,他就算一开始以分手威胁她,当时虽说是她赌气分手了,他还不是去救她了,还不是出资支持她创业了。她放松的向后仰在沙发里,口嫌体正直说得就是赵聪,就他这功力,还想摆脱她,想得美。这回,她绝不松手,就算是她走向他又如何,只要能把时光延续下去,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向真喝了口被冷落许久地咖啡,不长记性的被苦皱了脸,却看着杯子里得黑色感叹道,“嘿,这咖啡,真香!我向真的眼光,就是靠谱。”

  不过,赵聪这个孙子,一有事儿就说分手,哪有恋爱好好的谈着说分就分的,他把我们的感情当什么呢。还好她一向任性,但她却没有多少时间能赌了,如果她没成功……虽然她向真一直任性惯了,但这几年走下来,她觉得自己多少收敛了些,就让她再任性这么一次吧,就这一次,她暗暗地想。

  向真脚下生风的回到了家,打开了厅可乐,觉得喝可乐和喝咖啡又不一样,如果说喝可乐喝的是心情,那么喝咖啡喝的却是心态。“……可是自从我爸出了事儿,我妈病倒了,我就再也没有快乐过了,这整段时间,就像个噩梦一样,全是痛苦。”现在想想,酸味苦味一齐涌上来,曾经自信阳光的男孩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而变得阴郁、自卑、封闭,还带了些沧桑。

  设身处地,换作是我,我也一定全心经营自己的家庭,就此别过一定也会是我的选择。她完全能理解赵聪,还很心疼他经历了这么多变故,那毕竟是她心里的人啊。但现在不同了,一切都将变得明朗了,阿姨身体变好了,叔叔再过两年多就出狱了,他没有理由再逃避感情问题。向真越想越纳闷,难道他是觉得我太任性太不成熟吗,可我这几年也在成长啊,他凭什么嫌弃我。

  向真觉得此刻她真的纠结得要怀疑人生了,恰好来了个电话,庄毅?“喂,庄毅?”,“向真,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吃得好睡得香的,庄律师,是有什么事儿吗?”,“我能冒昧的问你个问题吗?”

  “还冒昧,你要真觉得冒昧你就不应该说这句话。想问什么,说?”,“你心里还惦记着赵聪吗?”

  “……嗯。”向真说着就不自然的瞅了瞅天花板,这叫什么事儿啊,向真你也太没出息了。

  “我就知道是,向真,你这也忒念旧了,你这样,还能不能好好生活啊。你学历史就应该去当考古学家,到处都是旧。”庄毅调侃道。

  “哼,我这样怎么了,我这样,每天好着呢。庄毅,你什么意思啊,专门打电话奚落我啊,升了律师春风得意了我可以理解你,但你不能这么膨胀,健康得身心都健康才行。有话快说,你少废话。”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庄毅笑了笑,这一年多,他遇到了对的人准备结婚了,但这个真诚单纯的女孩却还在原地转圈,他实在是于心不忍,就算作为朋友,怎么也要帮她一把。

  “是这样的,现在赵聪他爸也就是赵福贵的情况有了新的进展,根据刑法第八十一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认真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并且符合条件的可以申请假释,假释之后呢可以在所居住的县或市的范围内居住,赵福贵既不属于累犯也不涉及暴力性犯罪,是符合条件的,只要表现良好是可以申请假释的。这不,从上庭那天到现在已经快要到两年半了,赵聪他爸的案子那会儿是我们这儿的刘律师一直在跟,刘律师当时在上庭之后就跟赵聪说了这件事,本来呢,刑期五年争取减刑或假释都可以,当时赵聪可能考虑到他母亲的状况稍偏向于假释。”

  “所以呢?”,“所以赵聪最近可能会回国看望他父亲,顺便询问他父亲的意见,一旦假释申请成功,他母亲预计也会回国。所以呢,我解释清楚了吧?”

  “不清楚。庄毅,你行啊,你怎么这么清楚他的事儿?”,“赵聪和刘律师关系不错,最近刘律师出差去跟一个比较棘手的案子,怕赵聪万一申请啊什么的需要后续的跟进和帮助,所以就嘱托我照看一下。”

  “……对不起……谢谢你啊庄毅。”向真有些感慨,庄毅真的挺好的,但再好也不是对的人。她感激庄毅的贴心,却也后悔在她青春年少时给庄毅带去的伤害,因而面对受害人的关心无法释怀,哎,她此刻越发觉得以前的自己挺作的,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尴尬,还带着一丢丢难堪。

  “……当时先招惹你的是我,提分手的也是我,你哪儿对不起我啊。至于谢谢呢,客气了,我呢也只是顺便跟你一说。就算分了我们也是朋友不是。哎对,这次还有个事儿要告诉你,就是啊,我要结婚了,到时候婚礼的请帖会以邮件的方式发到你的邮箱,我希望届时你带着赵聪一起过来,才算不枉费我这番苦心了。”

  “哇塞,庄毅,你这速度可以啊,在这方面我还真是望不见你的项背了。不过啊,真心的,就算暂时赶不上你我也为你开心,祝福你们!至于赵聪,放心~我就为了你这番苦心,我一定如你所愿。”本来庄毅说他没受到伤害,她真的更愧疚了,但后面听到他要结婚了,反倒一下子坦然了,向真开心的说道。

  “那你加油,不是有一句俗语吗,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哎,向真,先不说了,我委托人来了,回头聊。”庄毅一边示意委托人坐下一边说道。

  “好,再见。”她挂了电话,把手机在手里掂了掂,孙子,我看这回,你还要往哪儿躲。

  铃声打断了思绪,“喂,你好?”“您好,这里是斐柠公关有限公司,请问、是向真女士吗?”,“是的,我就是向真。”

  “你好,鉴于您的工作经验,你已经被我们公司录用为媒介经理,请您明天八点带好相关证件来公司报到。具体事宜会以短信及邮件的形式发送给您,请及时查看。”

  “好的,谢谢。再见。”她故作镇定的挂了电话,“耶耶耶耶耶!金子要发光了,啧,不愧是我向真。”

  她回到电脑桌前,在日记本上记载道:“以深深的谦虚和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金子,fighting!”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斗同人之斗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斗同人之斗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