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小魔兽i2019-04-26 18:382,184

  自五万年前人妖大战结束之后,百废待兴。灵麒上神散尽元神,碎了三魂七魄,平息人妖战火,自此灵麒上神被尊为两大族的主神。人族承诺不再主动进攻妖族领地,妖族承诺不再弑杀人类,以此为契约守护万年和平。

  世人只知灵麒上神为创造和平而消逝,却不知灵麒上神消逝前与魔君上神的约定。为了满足灵麒上神的夙愿,魔君上神重修酆都,建立十八层地狱,所有违犯契约之人,无论人妖,皆在地府接受审判,在地狱接受惩罚。

  因此,不知不觉中世间已有阴差冥仙的传说,更加约束人妖的行为,以功过判定一个人的一生,死后由阴差引入地府,由判官审判此人功过,最后重入轮回或坠入地狱。

  五万年前,不周山。相传不周山是唯一能从人间到达天界的路径,但越接近天的地方越加寒冷,长年飘雪,非凡夫俗子所能徒步到达。而山脚却是满山花海,实为花妖一族休养生息的地方,并世代守护不周山的入口。

  一位少年,除了面目清秀,全身却是一袭黑衣,单调的没有任何其他颜色修饰,连一双清亮的眼睛,都是黑不见底的眸子,更显生人勿进的气质。

  他从黄泉之下而来,途径黄泉路,走进人间便是昆仑山脚。他初入人世,花草树木,风卷行云,一切都跟黄泉之下的幽暗不一样。

  但是他没忘了混沌尊使放他出来的条件,人妖大战,他作壁上观,混沌尊使从中得利,他有些迷茫,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对是错。

  直到走到不周山的山脚,方才发现原来人世间还有如此美景犹如仙境,一时间被万花迷了眼。在这片花海之中,他感受到了零零散散的灵力,但是无比团结,似乎在守护着什么。

  他不禁聚集灵力,一团黑气缠绕于右手,散发出零散的光亮。他出身于混沌,从内到外从上到下都是黑的,连灵力都是一团黑气。在如此美景之中显得格格不入,心里有一丝不甘,有些烦躁,更多的是渴望得到这些美好。

  一掌击出,花瓣四散零落。在这漫天飞舞的花瓣之中,渐渐幻化成人形,却不是固态。只听得此花灵说道:“何人再此肆意妄为?”

  外面人族与妖族大战如火如荼,大部分却是狐族和蛇族,没想到花族不光远离纷争,居然还在一个这样的世外桃源修养。他不想跟它们多说什么,执意想越过花海往前走。

  “你不能过去。”花灵一扬手,蔷薇藤蔓纵横交错,挡在了他面前。

  正当他准备再次出手,强行越过去的时候,却听得远处传来细声细语,宛转悠扬的声音:“不要为难他。”

  花灵立刻散去,只留下漫天花瓣。一人在暖光之中缓缓显形,窈窕婀娜,淡蓝色的外袍随风轻轻地飘。

  “你是谁?”他抬起头,看着眼前人,就连他一个大煞之人都看得出眼前人灵力深厚,不是普通的仙灵。

  “小鬼你看清楚,这可是灵麒上神。”旁边花灵嗔斥道。

  灵麒上神挥挥手,打断了花灵的话,“不得无礼。”又看向眼前的小家伙,“小家伙,你是从混沌来的吗?看你颇具慧根,且修为深厚,灵力恐怕早已达到中重天吧,位居上神,没想到却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他知道世间万物皆有灵,每种生灵修行有限,大部分只能在初阶、中阶、高阶慢慢攀登,而得道升仙之生灵,也不过是小重天的灵力。自己出于混沌,确实已有中重天的水平,可是又怎敢自称上神。

  灵麒上神与魔君上神自创始之初便是上神之位,自己到底是假的,不配称上神。

  “灵麒上神认错了,我不是上神。”他低着头,有些不自在的把玩衣袖。

  “鬼神生于混沌,得混沌尊使得天独厚的修为,此番出世,不正是升为上神的象征吗?上神何必妄自菲薄。”

  “我到底生于混沌,浑身上下从内到外没一处配得上上神这个称号的。”鬼神低声自嘲。

  “那么谁又能配得上呢?”灵麒上神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

  灵麒上神最终还是平息了战火,但是却是用自己的元神,感化了万灵。想来自己在不周山上时,魔君上神多次来访,他的一举一动,皆烙印在心中,化成了不可言说之情。

  如今却是自己第一次来到昆仑山,第一次走这奈何桥,第一次来到他守护的地府之地。

  “我已经看厌了这无尽的战争,若只我一人就可停止这无趣的战争,我想这是相当值得的。”灵麒上神看到魔君上神坐在奈何桥的最后一阶台阶上,便走过去靠近他坐在旁边。

  “上神悲天悯人之心,像极了先尊老头。”

  灵麒上神听了话,不由一愣,随后微微颔首,嘴角轻扬,眉眼皆显笑意,在这幽暗的忘川,好似抹去了无尽的苦痛。“若先尊知道上神如此不敬,怕是要气的活过来。”即使大限将至,灵麒上神还是希望自己能更俏皮可爱一点,给心上人留点念想吧。

  “他若活过来,你也不用耗尽元神。”魔君上神紧接上话,有些动怒。

  一袭黑袍随着主人把玩封灵笔的动作而微微晃动,忽的就停了。坐在奈何桥的台阶上,看着眼前人越来越透明的身体,心头似乎闪过什么,没有抓住。

  “魔君上神,自先尊逝去,你我奉命守护先尊所创建的世界,这么多年了,这是命途使然,即使你我是上神,不也是诸多无可奈何吗。”

  “我看着人妖两族渐渐壮大,如果战争是必然,那么就让这伤害减到最小,是我唯一能做的了。”灵麒上神看了看自己的手,灵力一闪一闪,慢慢流散掉,心里没有什么恐惧,却有一点不舍。

  “先尊……”趋近透明的身体忽明忽暗,“也逝去了,我……或许也该走了。”

  “我替你守着和平,就当我这么多年不谙世事,欠你的吧。”

  听到承诺,趋近透明的身体终于散去,似乎只留下那一抹闪过魔君心头的笑意,那么温柔,那么难忘。

  我们还能再见吗?魔君。

继续阅读:第1章 镇灵珠现世(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神难为:灵主不好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