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04
兰木2019-04-27 16:524,936

  嬴政轻吟着天命开卷的总诀,总有一种奇妙得感觉,想来此个上古高人,一袭白色,吟诀处,长剑挥舞。个中豪迈,让人追远。

  嬴政的练剑方式,于人颇有不同,他总是要心神合一,此时天清云淡,寸心无扰。

  隐隐的奇经八脉,有一股气息流淌,它自动的在脉络间如流水般,响出潺潺。如金玲般,美好的声音,让人精神不倦。

  嬴政此时就是要捕捉,这股气息的流动方向,以及气息的大小缓急,然后将其与剑意相合。

  气脉朝东我朝东,呼吸细来剑意轻,剑形如我心间意,挥洒飘渺达我志。

  嬴政此时,早已进入物我两忘,剑人合一之处。身体处于无备之中。此时若有人来打扰,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

  蒙毅此刻也是高度紧张,早已将几本百家书籍,放在一边。喊过一个百夫长,让其增派警戒。自己则一排竹简在右手,一支梧桐兔豪笔在左手,隐隐立起戒心。

  这竹简原来却是蒙毅的独到兵器,实为陨铁打造。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献宝嬴政,嬴政就赏给蒙毅。蒙毅最好诗书律法,得此竹简,常爱不释手,况上面藏有仓颉古字。

  蒙毅戒备的同时,蒙毅也不忘要演练竹简一番,蒙毅自从得了这仓颉竹简。虽是前人临摹,却也看出有几分隐隐气场,想来也是一个先贤手迹。

  蒙毅自个读出声来,是一篇 大禹谟 。然后依着仓颉的古老字体一一模拟。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尤其是在道心惟精上,空自用笔在竹简比划,时而摇头,又时而叹气,仿佛久久不能领悟其中奥妙。但每有领悟,那陨铁竹简就轻了一份,黑色里有了几丝光华,颜色各异,而这个颜色就印在简里,似乎本来就有这个颜色。

  原来那仓颉本来一个谪神,因人间妖魔巫仙人,拥在一处,没有规距,而妖魔巫仙,又各有神通,常常使得人间战乱不止,而人类初长成,颇为吃亏。

  仓颉不忍,于是落了人间,造了文字,那文字的来历,说是观奎星圜曲之式,察鸟兽蹄爪之迹。像物而成字。使得天人有了相连的媒介。并暗地里,在偏旁部首里做了手脚,能飞者其字皆有鸟形,妖魔者皆有鬼状。而那些偏旁部首暗含高深阵法。将一甘鬼魔困在其中。而在发声音调里,施下了神灵密语。留给人类圣贤隐士,以为保家保国之用。

  仓颉以此让鬼神妖魔各归其处,让人类不相侵凌。人类才得以出繁衍生息。

  字成之日,本来晴空万里,却突然一片雷雨,天上黑云阵阵,鬼魔哭声,震动天地,天欲离远,鬼怪遁入深山老林。

  蒙毅想到此,一声叹服,古圣人之业绩,吾辈难望其背。

  此时,不远处,一束寒光射出。一个奇怪的人隐伏在一个山丘的一堆稍高的草里,此人,披头散发,而身上的衣饰确是华夏所着。

  他密切的注视着远处的嬴政。

  脸上似乎各涂半面,一边青色,一边红色,而身上的衣服,却是左半边白色,右半边黑色,脚上一队竹鞋。

  感觉时间恰好,蒙毅因迷恋书法奥妙,刚好远离嬴政,去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那里却有一条清清泉水,在草场里,像一颗耀着光芒的明珠翡翠。

  蒙毅对影沉思。

  黑白人,悄悄的迫近,手上的水火阴阳短棍握在手心。

  嘿嘿,一声怪笑,黑白人,突然凌空而起,一个卫士看见,急忙过来拼斗,却见空里一个五彩人,如火,又似白云,高高的飞起,那里应付的过来,空自持戈抬头一个寒颤,也只是刹那间,身经百战的兵士反应过来,

  大叫,正南方,高3丈,4丈,三层箭雨。

  而此时,只见空里白羽约有数十支,不偏不倚的射向黑白人。

  原来,这是秦军对付一些高人异士的一个军阵,是兵家白起遗留下来。秦人本来战术单薄,自天将白起,秦军方有了各个兵种,大协同作战理念,而此人除了胸怀兵略,且是一位阵法高人。常痛感江湖高手时常飞来腾去,刺杀,攻击主帅,使得战未来,帅已死,的无奈困局。于是让士卒便遍伍训练,一个十人小队,总是形影不离,五人善射,二人技击。二人长戈掩阻,队长不仅武艺高超,切须得善于目测高度,距离。

  如事发紧急,队长喊号,箭士发箭,即使箭士并未发现异常。

  那黑白人显然颇有道行,眼看箭雨突来,空中又一个跃纵,借助水火棍直直弹起,疏忽便到了眼前,几个起落,便已冲到嬴政眼前。

  卫士目瞪口呆,这可如何是好,箭不能发,万一误伤到那位打坐盘膝的贵人,决计不行。从衣着气质来看,一定是朝中显贵的人物,虽然秦国向来没有太大的尊卑成见,而当今这位秦王更是在<大秦律>里强调这点。

  军队为国家服务,不得为私人所用。可是刚才那块玉牌。明明是蒙家。那这位地位肯定高于蒙家。

  那他是……

  想到此,十夫长一个喊呵,便不自顾的冲了上去。虽然依秦军律,此种情势,即使有了差池,也不会治罪。

  他们是秦军北疆战士,只是守土卫国,无秦王竹简,或是虎符调动,并不需大动干戈。

  一众士兵冲到半路,突然被一阵罡风击倒,黑白人,捧起水火棍,气静神闲,仿佛刚才只是随便的换了一个棍姿。

  一阵“格格”笑声,如同女子,又加了男音,实是怪异非常,“嬴政,此时便是你的死期。”

  说罢,突然间脸上光芒展露,红脸更红,青脸发绿,一层云气浮在脸上,手上的水火棍,也是光芒大盛。

  可是嬴政,却似乎毫无知觉,只是那把天命剑,感觉到极大危险,wu兀自摇晃不停,仿佛即将飞出,挡下主人危险,可不知为何,天命晃动的愈来愈慢,缓缓的平静下来,剑鞘上的星辰图案,也渐次消隐。

  只是间不容发,嬴政性命只在顷刻。

  “大胆妖人”。蒙毅突然飞出,说话间,竹简抛出,挡住水火棍的来势。

  原来蒙毅只是一个引蛇出洞,刚才他在临摹论语,写到有朋自远方来时,总感觉气脉不对,这气脉原是指行笔时心意,对四周万物的影响。本来有一种喜悦的心情,可弥漫四周,人的丹田气息春天般的生生不息。

  然而总是北面的气息却总是有种怪异,仿佛有了空缺。于是他顺势离开,引得贼人现身。

  果然……

  蒙毅顿喝中,竹简扬起,那竹简也分身千万,仿佛一片片竹条飞出,挡棍的挡棍,攻击的攻击,却一点也不妨碍在空中划下字形,随而织成漫天箭雨,欲将黑白人穿成刺猬。

  这一招正是竹简六式里的,仓颉三字,源于仓颉造字,先是造了三字,天,地,人。只这三个字,当时已让万鬼生惧。预兆天地间群类已分。

  这黑白人却是个中高手,只是一阵格格笑声,阴柔鬼气,不知使何身手,却已去到数丈之外。

  “好身手。”黑白人显得有点狼狈,却是一点伤也没受。

  蒙毅大吃一惊,这可是自己最得意的绝招,曾经击败过很多诸家高手。

  “原来是阴阳家的前辈高手,却不知为何刺杀我等。”蒙毅看出这个黑白人的装束,和武功。与其说武功,更不如说是阴阳幻术。

  “格格,”又是一阵鹰骘般的笑声,笑声里,红色的脸庞换成了白色,而青色的脸庞却换成红色。

  蒙毅忽感一阵眩晕,接着,草原变成河流,那黑白人,分明不见了踪影。天地仿佛也倒了个儿。

  阴兮阳所伏,阳兮阴所倚。

  随着一声媚音,天地仿佛开始融合,不见了草原,不见了水,不见了奔跑的马。

  蒙毅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的样子,不自觉的斜斜退去。

  “大人,”远处几个秦兵,瞠目结舌,还好那个队长,甚是清醒。喊了一声。

  也是这个黑白人“阴阳归一”法功力不深,只练到第三式,时空回转。仿佛时间倒流。

  蒙毅猛的醒来,一个机灵,犹如掉落水里,又恰不会游泳,好不容易钻出来,又要掉落下去。

  蒙毅暗叫不好,铁简回落,急诵《庄子·知北游》里,若白驹过隙。

  笔在简上,几个铁钩银划,并不是秦之小篆,好似上古文字。

  笔落定时间,语成幻空消。

  蒙毅暗自得意,想来他的竹简六式,无论从书法,或是武功,都有了进步。

  只听“呼的”风声响起,黑白人一脚踢来,这次黑白人却未用阴阳术,一个腿脚功夫,直直凌空踢向蒙毅,蒙毅大叫不好,执简卫护,已然不及。砰地一声,便落在草上。

  黑白人不假思索,看着远处的嬴政,手起棍落,嬴政性命只在顷刻。

  一阵号角,响在晴空,远处几面旗帜,一行快马,急急弛来。无数的铁甲步兵,也纠纠开来,直震的天摇地动。惊的大雁飞远,无数的兔,鹿,牛羊一起乱窜。

  一带褐色的影子,直直从飞奔的马上窜身而起,突然掩了日光,仿佛一个蝙蝠一样,在空中以衣袖为翅膀,急急飞来,

  就在迅雷之时,来人空手便抓住水火棍,也不知用何方式,只一下,黑白人便被甩出丈外。

  黑白人一个大惊,刚才他可是用了浑身内力,并且用阴阳归一的方式,在棍身积聚了一些五行之力。那一刻,他的棍体强横想来世上无几人可正面相抗,这人究竟是谁?诸子百家的哪家?

  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只见秦军马队围了过来,一队队重步兵,或手执重剑,或力执弩机,依白起陷魔阵,四面八方在战鼓隆声里,呼喝军令,整齐威武的拥了过来。

  而嬴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一个高处,正背对斜阳,一匹马挨在身边,低头吃草。

  嬴政好像并未看见眼前的一切,正望向西方,阳光拉了一个长长的身影。不远处的湖面上,几只水鸟享受着水清草绿的美景好天。

  黑白人露出恐惧,身体摇摆,一抹轻烟袅绕而起,一件黑白各半的衣服落在地面。

  那黑白人竟然凭空消失。

  而蒙毅手撑地面,看的惊讶,一来这黑白人在阴阳家的地位显然不低,阴阳家一向只早已法术,对着天下之事想来并不关心,况且阴阳家脉出道家,与秦国交好,今日之事颇为奇怪。

  二来,来人是谁,怎么能调动军队,并且一招便击败黑白人。

  “大人”一个有点胡子的千夫长跑可过来,扶起蒙毅,

  “不是让任何人都不要靠近嘛,竟敢违令。你好大的胆子”蒙毅突然大声喝问

  “属下该死,只不过中车大人说王……上……”千夫长单膝跪地,声音颤抖也变得结巴起来。

  “放肆,来人……”蒙毅愣了下,自己没带亲卫军,随即让已经汗热的千夫长报下姓名。

  “蒙大人,何必难为一个小兵。军令是我发的,”随即那个褐影落在眼前,一个白面无须的微胖,头戴高山冠,身穿朝服,眼神深沉冷静,似有一阵笑意,让人感觉不妙。但表面却甚是得体。

  “原来公车大人。一日不见,功力自是如隔三秋,”蒙毅冷冷说道。

  “谦让谦让,只是一些雕虫小技”

  “谦虚了,中车大人”

  “千夫长,令军队退开,各守职责。”蒙毅回过头,命令道

  “诺……”千夫长一个拱手,眼神却斜向赵高。赵高点了下头。

  “蒙大人不是已经发下号令了吗”

  “诺”。只见大军如潮水般有条不紊的退开。整齐,划一。

  远远处,嬴政正看着这一切,什么也逃不开寡人眼睛,秦国是寡人的,天下也是。也许寡人可以不要权力,但寡人的治世理想,却少不得只手握乾纲。

  蒙毅走向嬴政,赵高跟上。

  蒙毅却有点惊讶,这赵高武功愈来愈深了,恐怕也是一流高手了。想着看向腰间布带上斜插的竹笔,手里的竹简交换了左右手。以后要勤加练习了。蒙毅暗自下了决心。

  其实蒙毅小看了赵高,这并非赵高的全部实力。

  这赵高,中车大人,从小也熟读典籍,只是心思不在做一个良吏。一次偶然机会,从一本阴阳五行术里的刻本里得到葵水永生诀。自此,便勤加练习。但一直未得突破,只因练到最高层时,身上阳气大盛,想要将五脏六腑烤干一样,丹田处热灼欲化。

  但那次因犯下重罪,受了宫刑,却意外的炼成了葵水永生诀。这让赵高又悲又喜。悲的是自己从此不阴不阳,喜得是自己神功在手。

  那一日,他蒙面出宫,连败江湖上数位成名剑客,甚至将一位阴阳家的长老击成重伤。

  原来这葵水永生诀,是女娲造人法诀的残片,不知因何竟留在一本五行阴阳术里,那女娲初来造人,未分男女,直到一人已成,女娲在发现疏漏,却又不忍毁灭,也就随他自生自灭,

  却不想那人,一造下便聪明无比,心智半圣。那造人法诀,被记下大半。自此参悟,竟修炼成一门诡异奇功,在上古时,闹出一片血雨腥风。

  后来伏羲用凤来琴,幻出凤凰,将此人引入梧桐林里,而凤凰用涅槃重生的烈火将其烧成重伤,从此遁出中土。后来也没了消息。

  不知缘何,却又竟然出现。

  自此后,赵高却是性情大变,端的是阴险毒辣。只是面对秦王,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从不敢半点造次。

  嬴政看着眼前的一切,天云,卧了下来,看着夕阳,不停的晃动脑袋,偶尔打几个响鼻。

  “拜见王上”

  “赵高,你可知罪”冷落了半晌,嬴政才转过身来,突然眼神里杀气弥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皇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