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仙窑救美(二)
享飞的笔2019-05-05 22:082,121

  黑衣人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只见女子如此挣扎也就慢慢的松开了手。女子本来重伤未愈合,还没站立片刻就向地上软倒下去。黑衣人也不再次去扶了,只等女子完全倒在地上,依旧用害怕的眼神看着自己。就这么静默一阵,黑衣人突然躬下身子把女子扛在肩上,快步向床榻走去,接着缓缓的把女子放在了上面。

  女子还以为这个黑衣人要对她做什么呢,双眼充满了惊恐,大叫出声:“你不要过来,我爹可是赫连家族族长,要是让他知道你必死无疑!”

  “赫连家族?”黑衣人若有所思,停了停,叹口气,“这个家族早已销声匿迹多年了,以为早就没有赫连这一脉了,没想到还可以见到他们的后人,还真是巧啊。”

  赫连家族、东方家族以及他们江家三百年前都是没有任何家族可以媲美的家族,到后来不知为何三家同时败落下去,到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再知道三家的存在了。这些都是吴逍遥在教江弑武艺的时候偶尔提到的,至于事实究竟如何,三家是否真的败落了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有一点江弑是知道的,那就是,江家确实已经败落,而且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听着黑衣人的口气,虽然有些冷淡,但其中的惋惜似乎占据更多一些。身上散发的气质与前几日她见到那些痞子身上的气质没有一丁点相同,觉得对方并非好色之徒,他应该没有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情。试探性的问道:“既然你知道我们赫连家族,能告诉你叫什么吗?”

  黑衣人轻笑一声,微微躬下身子,双手抱拳道:“在下江弑,在与仇人像搏斗中不想却伤到赫连姑娘,多有得罪还望姑娘海涵。”

  得到了江弑的解释后,女子忽然又想起了一些事情,她记得她在最后昏倒的时候确实看到有几个人在搏斗。“原来是江公子,如此说来,小女还要多谢江公子。”

  “哦?姑娘何出此言?”江弑心中有些不解,莫不是此女喜欢被人戳伤?

  “我本是被那飞刀络腮胡抓去给他们做压寨夫人,若不是江公子恰巧出现,小女现在却不知是生是死。”女子已经确定对方并非恶类,心中反倒生出几分好感。

  “原来如此,那江某失手错伤赫连姑娘倒是件好事。”

  事情的起因后果已经很清楚,女子想到自己的伤一定也是他救得,感激道:“江公子,赫连灵灵能幸免于难全在你的照料,日后定当加倍报答。”

  “赫连姑娘客气了,江某误伤也是错,刚好算是扯平了。”现在的江弑不想跟任何人扯上瓜葛。

  得知对方并不是坏人之后,女子也放的开了些,微笑问:“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就你一个人?”

  “此乃仙窑,家师曾经常住……”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向洞口瞄了一眼,“赫连姑娘,切在此歇息,我去招待一下新客人!”

  江弑一个跳步就闪出一丈多远,在出几步就出了仙窑。仙窑外面一共是五个人,各个凶神恶煞。几人江弑都认识,乃是并州五杀星,江湖中公认的最冷血的杀手。五人分居五个点,站在东边山头颠端举着一把三十七斤大弯刀的是李道;西边树枝上一副吊儿郎当瘦子是旺泉,别看他手中没拿武器,他可是最阴险的,喜欢用暗器。南面那个忠厚模样,总是踌躇满志的叫张曼天;他最喜欢和别人公平对决,特别在乎自己的名声,武器和江弑相同:剑。

  剩余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江弑两侧,江湖中送名号:狠凶。他们是兄弟两人,哥哥叫陆痕,喜欢用鞭子;弟弟叫陆雄,喜欢用毒。陆痕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皮鞭,一点也没有把出来的黑衣江弑放在眼里。他弟弟陆雄嘴里含着一片树叶,两只手抓满了装着各种药剂的瓶瓶罐罐,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五人之所以会汇聚于此,全因一个人,刘标星!此人不愧是帮助刘邦打天下的人,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就追踪到了江弑的所在地。高手都是有自己的脾气的,杀手中的高手也不例外,而且极为怪异。虽然这五人在并州不能算最厉害的杀手,但想要聚集他们同时前来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就说张曼天,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要不是败给并州第一杀手东方武他还现在称自己自己是并州第一杀手。他从来不会与任何人合作杀一个人,此次竟和四个人合作都没有拒绝,可想刘标星的手段。所有的看似没有弱点的人其实背后都隐藏这一个致命的弱点,只是从来没有被人们所察觉而已。张曼天对所有人都可以无情,但他是一个孝顺的人,这就是他的弱点。他的家人都死光了,唯独剩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母亲。

  实际上在他本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可是,他父亲得罪了一个厉害人物。于是全家惨遭杀手血洗,他本身也是死路一条,刘标星突然出现救他一命。刘标星救他不是因为刘标星是路边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而是看出张曼天是一个练武奇才。当时除了张曼天和他母亲还活着,其余的人都已经惨遭毒手,为了让张曼天全心为自己效力,刘标星才出手救了他的母亲。

  这也让刘标星掌握了他这个孝顺的弱点,在刘标星的长期教导后,张曼天果真成为了一方高手。自从张曼天全家被杀害之后,他一直痛恨世界上所有的人,所以走上了刘标星为他安排好的杀手之路,也成了后来的最狠心的五杀星之一的“漫天杀戮”。

  “五杀星齐聚,江湖罕见,江某何德何能引来各位?”江弑轻轻抹掉剑鞘,右手紧握弑杀,剑锋微挨仙窑前的岩石上。岩石上立刻就裂开一个微小裂缝,夕阳射到弑杀锋利的剑刃之上发出一道道刺眼个光芒。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让我一个人来就好了!”张曼天的语气狂傲无比,与他的模样太不匹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之神羽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之神羽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