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享飞的笔2019-05-05 22:103,456

  公元前223年,秦始皇二十四年,荆楚灭亡。

  项燕,下相人,战国末年楚国楚国著名将领。公元前223年秦军攻到蕲南,楚国以项燕为将,倾一国兵力,多次挑战秦军,秦军始终不出,项燕只好撤兵东归。不料却被秦国反击,大量伤亡,最后兵败项燕自杀。

  项燕手下有一只十分了得的兵力,屡立战功,不过连年征战也使这只队伍死伤殆尽。这一只队伍是同一个家族的人,他们是常年隐匿于世的四大武林世家的江家。

  此次项燕战败身死,他的军队也毁了大半,江家人各个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汉,所以几乎全部死在战场上,只有两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身负重伤逃了出来。

  他们本来不愿意逃,可是怀中有一个孩子,他们不想江家最后一脉骨血也死在战场。

  两人连夜匆匆赶往江家所在地,并州的一处荒郊。

  终于来到一处豪华宅院处,其中一名男子道:“言毅,为兄怕是不行了,你一定要带着弑儿离开这是非之地。”

  另一名英姿勃发的男子一脸决然说道:“大哥,你我既然是听从父命前来为他打江山,纵使项燕大人败了,父亲大人离世我还是要完成使命。”

  江彬豪对自己这个固执的弟弟有些无奈,心想,爹犯糊涂拉着全家族的人去帮别人打仗就罢了,你怎么也这么糊涂。不过他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可不敢这么说,否则江言毅一定会说他不忠不孝不侠义。

  “咳咳……”江彬豪咳嗽两声,跟着吐出一口鲜血,“言毅,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我还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死在这儿的,就当大哥求你了,等你把弑儿交给一个可靠的人再去杀秦兵好不好。”

  江言毅本就是侠义本性,他也不愿意看到这么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白白牺牲了性命,何况是自己的亲侄子。现在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大哥又这样低声下气的求自己,说什么都不能再拒绝了:“大哥,你放心,我会把他交给师傅他老人家的。”

  江彬豪一听江言毅提到他的师傅,心中大喜,江言毅虽然和他是亲兄弟但师傅却不是同一个。江言毅的师傅是江湖中有名逍遥仙,武功独步天下,很少有人能跟他正面交锋过的了几个回合。有了他的保护,自己的儿子必然没有人可以欺负。

  大喜过望的江彬豪,将手中的婴儿递交给自己的弟弟,一脸坚毅,接着从脖子上取下来一块闪着七彩光芒羽毛。对江言毅说道:“这是咱们江家的传家之宝神羽,我现在以我最后的功力将其分成两半,一半留着你战场杀敌,一半给弑儿,让他不要被恶人欺负。”

  “那怎么能行。”江言毅断然拒绝,“此乃家中传家之宝,理应家主这一脉拿着,爹走了,现在是大哥你的,现在大哥你生命垂危,交给弑儿也是可以的,但万万不可给我。”

  江彬豪不理江言毅,自顾运功,身上散出四道白色真气,分别将神羽的四个角控制住,跟着眉心裂开一个一寸多长的小口。脑袋中鲜血从小口中喷了出来,溅在神羽中央,神羽慢慢的裂开。

  “大哥!”江言毅悲痛的喊了一声,此时江彬豪已经七窍都流出了鲜血,脸色惨白,生命即将结束。

  “大哥!大哥!”江言毅接住要摔到的江彬豪又大声喊了两句,内心突然感到痛苦无比。这些天的杀敌让他不断的失去最亲的人,一直都认为这些付出都是侠义的真实写照,不是那么太过悲痛。可直到今天,身边最后一个亲人也离自己而去,这才感受到那透彻身骨的悲凉。

  “言毅,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江彬豪有气无力的说道。

  “大哥,你放心我再也不去杀什么秦兵了,我会带着弑儿好好的活下去的,你别死啊!”听江言毅这样说,江彬豪心中欣慰无比,自己的可以放心的去了。

  “好好活下去,带着、着弑儿远离杀戮,退出江湖!”江彬豪终于还是离开了人世,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大哥,你放心吧,我绝不让弑儿重走我们的老路。”江言毅面无表情的抱起了已经离世的大哥,缓缓的向江家墓地行去。

  经过三日后,江言毅已经把江彬豪埋好,跪在碑前,颤抖的双手捧着江彬豪给他半边神羽。脸颊上两抹泪痕清晰可见,将手中神羽颤抖的至于碑前,一掌推出一道白色真气将神羽打在碑上,又输入了半炷香时间的内力直至神羽完全融合在碑上才停手。

  神羽与碑完全结合,从远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江言毅跪在地上连续磕了三个头,抬头道:“大哥,这是属于你的东西,我还是还给你吧,再说,日后我退隐江湖也用不着它了,你在这里好好安息吧,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你了。”

  江言毅起身,抱起弑儿转身向墓地之外行去。他决定去趟仙窑,跟自己是的师傅逍遥仙表明自己行迹。江家离仙窑尚有不小一段距离,需行四个时辰才能到。

  由于连番的战火,多处道路都被破坏,所以时间就更长了。走了两个时辰后,艳阳高照,江言毅觉得有些热,于是前往路边一家酒楼讨口酒喝。

  酒楼大门禁闭,仅把一扇窗打开一个小缝隙观看过往行人,若是遇见秦国士兵便立刻闭窗不见,若是一般客商便出门相迎。只有这样方可保住一条小命,赚的钱也紧紧巴巴够生活所用。

  眼见江言毅手持三尺剑,一副侠客装扮,那老板赶忙出门相迎。开口道:“这位少侠,天气如此的热,不如进小店喝杯酒水再行赶路?”

  “正有此意!”说着江言毅从口袋里掏出几两碎银子,他知道老板如此就为了赚点钱,因此丝毫不吝啬。

  “多谢少侠。少侠里边请。”老板连连鞠躬。

  江言毅也不多言,径直向里面走去。里面空间还不小,有二十几张桌子,都坐的满满的,自顾自吃着饭喝着酒。他不管闲,自行找了一个偏僻角落坐了下来,很快就拿上来几坛子好酒,几碟子小菜。

  “我早就说楚国必亡,怎么样,现在看到结果了吧?”一名汉子嚣张的说道。

  “这还不是大哥打的好嘛,不过话又说回来,项燕那一支姓江的队伍实力还真是强,好容易给灭掉了。”另一名黑袍壮汉接着说道。

  话说到此江言毅端起的酒坛还没有喝一口酒就放了下来,听此话这些人必定就是前些日子与自己交战秦兵了。想起自己死去的兄弟姐妹,江言毅心中怒火难忍,但又想起江彬豪临终时的话并没有出手。

  “再强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杀的片甲不留?哈哈哈!”那汉子又说道。

  “对对对,来喝酒——”

  “哗啦啦!”声音被一阵酒坛碎裂的声音打断,江言毅忍了又忍,却还是不小心将身旁的酒坛击碎了。

  这下他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江言毅武功不低,杀场上很多人都怕他,因此很多人都认识她。一看是他,众人突然同时站了起来,“铿铿……”一个个都把剑的把剑,抽刀的抽刀。

  “干什么你们这是?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啊?”老板还不知道自己放进来了这么多乔装的秦兵。

  “欻!”一声一名壮汉的刀抹断了老板的脖子。

  “你!”江言毅再也忍不住了,飞身而起,手中长剑随之拔出,直奔刚才抽刀壮汉而去。壮汉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命丧剑下,众人举起武器向江言毅杀来。

  “啊——”江言毅怒喝一声,挥剑无情的杀了起来,这些人哪里是江弑的对手,几个挥剑收剑他们就倒下了大部分。仅仅剩下了三人,其中就有先前说大话的汉子与映衬他的黑袍壮汉。

  大话汉子道:“屠恶人江言毅果然武功过人,可惜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江言毅此时已经杀红了眼,根本不说话,提剑又朝大话汉子杀来。大话汉子敢说出这样的话,必然是早有准备,提手将手中一包药粉撒向空中。

  不过江言毅的剑身还是戳进了他的胸口,很快他就与世长辞了。江言毅全身被撒中药粉,身体立刻开始腐烂,脸上流出鲜血,双眼也不得睁开。

  黑袍壮汉以为自己成了最后赢家,得意的说道:“中了我大哥的腐肉剂,你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哈哈哈……”他与旁边一人一同大笑了起来。

  江言毅知道此药物的厉害,不过他也不想那么多,闻声挥剑杀向二人,他的身影一到两人小声戛然而止,生命也就此终结。

  跟着江言毅也倒在了地上,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疼痛难忍。这时又飞来一中年人,急切的点住他的穴道,跟着向他体内输送真气。

  江言毅失落的说道:“师傅,没用的,这个药越是内力强越是死的快。徒儿想求您一件事。”

  中年人停住手上动作,道:“言毅,你说吧,为师都答应你。”

  “帮我将这个孩子养大,不要他……”说到这江言毅突然停住,想起自己家族蒙受的如此大难全因为这些争权斗势的人,一定要杀了这些权力分子才能安心,突然改口,“不,你要告诉他都是这些权力分子杀死他的全家,要他为家族报仇!将来不管是嬴政得了天下,还是他人,你一定要告诉弑儿就是那个天下之主杀了江家上上下下!一定要为我们报仇!”

  江言毅性子耿直,太过激动,说起仇恨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完这句话就死了,都没有听到他的师傅有没有答应他。

  待他死后,中年人才道:“为师知道怎么做,但愿将来的他不要造就太多的杀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之神羽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之神羽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