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秘的大哥
三叶2019-06-13 09:522,410

  车子在一幢大厦外停下,洛离跟着张湘宇走了进去,进电梯,张湘宇按了22F。

  “咚咚―”

  “请进。”办公室里面传来一道男声。

  “哥。”

  对面的男子抬头看到了张湘宇,旋即笑了。

  “是大宇啊。”

  洛离这才明白,眼前的男人就是张湘宇的亲哥哥张澄。

  之前也听湘宇提起过,张澄年长他两岁,性子洒脱,不喜欢被工作束缚,也不愿操心公司的琐事,任个闲职,倒也自由。

  “这位姑娘就是我们家大宇的女朋友吧?”张澄的语气很搞笑,洛离强忍住笑开口到:“大哥你好,我是洛离。”

  “洛离姑娘啊,挺好挺好,那啥…叫我张澄就好。”

  “大哥太老气了。”

  “哈哈。”洛离被张澄给逗笑了,一瞬间也没有刚开始时紧张了。

  眼前的人还蛮好相处的呢,洛离心想。

  “哥,我们来都来了,不请我们吃顿饭?”张湘宇笑着开口到。

  “好好好。”

  “走,去。”

  张澄带二人来到了一家私房菜馆,远不如大酒店浮华奢靡,却令人眼前一亮。

  穿过一条长长的绿植走廊,各类植物焕出翠绿、鹅黄、嫣红,给人清新又舒畅的感觉。入了正厅,已经有许多食客了,却没有浓烈的饭厅烟火气,倒很舒适。

  张湘宇走到大厅南侧,在红酒柜前止了脚步,他看向最上一排的红酒,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缓缓转身。

  “哥怎么有兴趣做起了私房菜馆?”旁边的洛离闻言一愣:“难不成这里是张澄开的?”

  “哈还是让你看出来了。闲来无事,随便做的。”

  “嗯?那这红酒柜…?” 洛离也望向张澄,期间感到到他的神色已有了些不自然,张湘宇似也察觉到了,主动叉开了话题。

  见自家店里的老板来了,店员特地为三人准备了个小包间,透过竹窗,就可看到一条涓涓细流,水声哗哗,倒也清新雅致。

  张湘宇、洛离坐在方桌的一侧,张澄就坐在二人的对面,等菜的间隙相谈甚欢。

  张澄是个不错的人,兄弟俩感情自然也很好,张澄“毫不吝啬”的爆出了张湘宇小时候的囧事,逗的洛离一直在笑,气氛一直很欢乐。

  只是敏感的洛离有感觉到张澄眼底有些落寞,不知缘由。

  饭吃到一半时,张湘宇说出前来拜访的目的所在。张湘宇转头看着洛离,握住了她的手,“我爱洛离,想要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所以,哥,这周我想带洛离去家里,见爸妈。”

  洛离听到这些话,心中一阵触动,眼底竟泪光盈盈。

  “自然要的…爸妈那边我会提前打个招呼,放心吧,爸妈看到你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也自会高兴。”

  “嗯,那哥这几天你先帮我盯着点公司。”

  “好,没问题。”张湘宇心中顿时一阵感动,从小到大,哥哥一直都是支持自己的人。

  “来干了这杯。”张澄说道。

  “铛—”兄弟俩一起碰杯,高脚杯中的红酒摇曳,映出了张湘宇的欢喜,也盖住了张澄的愁。

  最后离开时,张澄有些醉了,但仍然坚持着找了代驾,让张湘宇去送洛离。张湘宇也没再拒绝,和洛离先行离开了。

  车内,洛离还在踌躇张澄的事,张湘宇就开口道出了谜底:我哥他…心里一直有个忘不掉的女孩。

  “谁?”洛离偏头看向张湘宇。张湘宇竟没再说话,沉默了,时间静默的像过了一个世纪,在到公寓的时候,停住车,才慢慢开口。

  “那女孩叫林白,四年前的意外车祸中去世了…她和我哥是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

  原来令张澄默默不忘的人叫林白,是一个单纯又善良的女孩子,和陈念相识在大学校园。二人因共同加入了话剧社而相识、结缘,张澄被林白善良的心灵和有趣的灵魂吸引,渐渐对她产生了好感。

  她是一个心地极其善良和纯洁的女孩子,看出了张澄对她的爱慕,却觉得自己太过平凡怯于接受张澄的爱意。张澄也懂的照顾女孩子的自尊心,不戳破这层窗户纸,不死缠着林白做她女朋友,甚至没有明确的表白过,只是默默的对陈白好,等着有一天陈白总会放下心中的顾忌、接纳自己。

  张澄知道林白家境不好,即使自己具有消费能力,和她在一起时也不乱挥霍,规规矩矩的勤俭用度。

  林白低自己一届,临毕业期末时张澄就“存心”挂科,在大学赖一年陪林白准备毕业论评、专业考试…… 两年的时间,二人也算形影不离,张澄对陈白的照顾,她自是感动不已。

  林白有爱心乐于奉献,张澄就陪她去很远的地方支教,每天步行好几十公里的山路为孩子们背去学习用品,风雨无阻,完全颠覆之前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形象。她也是个知别人一分好还别人十分好的人,张澄每次生病,陈白都悉心的在旁照顾。

  他淋雨后感冒,陈白自责的流泪,觉得都是自己的过错,竟伤心的愈哭愈烈。张澄慌着手脚的安慰,第二天仍倔强的要跟陈白去夜市摆摊――陈白自从上了大学,全都是自己做点小生意和便利店兼职、做家教来付自己的学费和日常花销。而张澄则是自愿拒绝了家里的经济支持,靠自己的努力赚取生活费。

  时间久了,发现张澄消瘦了,陈白每天早上拖着黑眼圈为张澄煮各种营养粥,上课之前送到张澄的住处,张澄嘴上怪陈白劳累,可哪次看着那粥心里不都乐开了花?

  而且张澄在心里默默发誓陈白是自己一辈子都要好好爱护的人。

  终于,二人毕业了,陈白拿到了一家上市公司的offer,攒了钱后,第一件事就是为张澄这个红酒迷买了件大红色的红酒柜作为送他的生日礼物。

  在他生日前几天就已经预订好了,生日当天商家那边会送货上门。这时的陈白早已消除了内心的胆怯和自卑,准备勇敢的接受张澄的爱。张澄也觉得自己是时候像陈白表白,一直照顾她了。

  他计划在他生日当天对她表白。

  她计划在他生日当天袒露自己的心迹。

  可,计划赶不上意外,陈白在张澄生日当天出了车祸,当场失了心跳。

  张澄赶到时,见到的只是她冷冰冰的尸体了。

  顿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跪在病床前,哭的失了声。

  处理完陈白的葬礼后,张澄就一直魂不守舍,从B市来到了这里。

  来时,什么都没带,独独带了一个大红色的红酒柜,从此视如生命。

  “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这件事一直是横亘在我哥心上的一道疤,抹不去填不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