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泪中笑
何伯2020-02-06 09:062,623

  记忆空间内,墨昆仍然倾听着霍去病的讲述。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不是没有感应,只不过,他现在出去也无济于事。他实力虽强,却也不是木星儿的对手,更何况他还有伤在身。与其出去脱后腿,还不如好好听霍去病讲述,说不定他会有什么办法。

  听完霍去病和星儿的故事,墨昆也是颇为动容,但以他的冷静,很快便发现其中另有蹊跷之处。“先祖,我心中有一疑虑,不知可否相问。”

  “你问吧!”

  “在我看来,先祖你若想保护星儿,大可以用别的方法,没必要非得将她封印在这祁连山千年。我猜,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吧?”墨昆不愧是墨昆,心思果然缜密。

  没错,保护一个人有很多办法,完全不必采取这么一个极端的做法啊!

  看霍去病泰然的样子,貌似一早便猜到墨昆会问这个问题。“你既然是十族中人,那你应该听说过天都这个名字吧?”

  天都!果然如此。

  从霍去病提到菩提果的那一刻开始,墨昆就已经有所怀疑了。据他所知,这菩提果与麒麟眼、封神印、时之沙并称天都四大神物。先秦之时,由于看守不力,菩提果、麒麟眼和封神印被外人所盗,流落人间。后来,经过多方搜寻终于将麒麟眼和封神印追回,可是菩提果却一直下落不明。

  如今,将所有事情联系起来,一切就明朗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菩提果意外落到巫医咒灵的手中。为避免天都的追捕,咒灵便以医治诅咒为名骗霍去病服下菩提果。像菩提这样的神物,哪怕被吃下去也不被吸收,只会以特殊的形式寄生在人的体内。巫医也是深知这一点。他将菩提果交给霍去病,不过是想霍去病代他保护菩提果而已。

  造化弄人,菩提果竟被星儿服下。有霍去病保护的星儿,巫医根本无从下手。于是,他又以天都追捕为名谎骗霍去病设下幽冥锁封印星儿。等霍去病死后,他便可以趁机取出菩提果,坐享其成。一切的一切都是巫医设下局而已。

  墨昆的推理看似天衣无缝,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既然是巫医设下了这个局,他如今又身在何处呢?

  霍去病没有回头,却已经将墨昆的表情猜的差不多了。“看你的神情,一切你都该猜到了罢。”

  “嗯”墨昆肯定的点了下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了。我今日召你进来,除了给你讲我和星儿的故事,还有别的事有求于你。”霍去病扭头,看着墨昆。

  “先祖请讲。”

  霍去病从墨昆身旁走过,边走边说:“是我将她封印在这里的,这一切从我开始,也该从我结束。我只希望,以后你能代替我好好保护星儿。”

  当一切交代完毕,霍去病也没有弥留下去的必要了。他随着一阵雾气,消散在记忆空间内。

  碧叶歌在天坑中回荡,无数青叶飘零而下,木星儿又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时光。这碧叶歌乃是木星儿所创。在霍去病府邸的时候,木星儿为他抚琴奏乐,而他也伴着乐曲舞剑。那段岁月,或许是他们最幸福的日子了。

  趁着木星儿晃神的时间,墨昆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尽管受了那么重的伤,可墨昆依旧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对他而言,这点儿小伤可还算不了什么。“星儿前辈,你恨了先祖千年,难道还没有恨够吗?”

  一听墨昆之言,木星儿原本略有伤感的神情瞬间癫狂起来,袖袍在空中一阵横扫。“你懂什么?你知道冰棺里有多寒冷吗?你知道两千年有多寂寞吗?你知道一个人在黑暗中有多恐惧吗?我曾经无数次幻想他会回来接我,可是我等了一年又一年,还是没有他的影子。渐渐地,我对他也不再抱有什么希望。这两千年的沉睡,我对他的只有恨。”

  当所爱背叛自己,希望最终变成绝望,再多的爱恐怕也会被岁月消磨殆尽,只剩下恨意在黑暗中悄然萌生。

  “等等,你刚刚叫他先祖。”木星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你竟然是他的后人,难怪长得那么像。正好,也省的我去到处找你。我对他的复仇就从你先开始。”

  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和墨昆生活了十多年的宇轩都不知道他是霍去病的后人。若不是他今日亲口承认,这个秘密怕是永远没有人知道了罢。

  面对杀气腾腾的木星儿,墨昆仍旧很淡定,他知道,她与霍去病的结今日必须解开,否则后患无穷。“星儿前辈,我虽称霍去病为先祖,可我却并非他的后人。如果按照族谱来看的话,我应该算作是霍光的后人。星儿前辈怕是还不知道吧,霍去病他一生未娶。”

  他终身未娶,是为了我吗?不,不可能,明明是他把我封印在这里的。木星儿一甩袖袍,把脸别开。“那有如何?他娶不娶妻关我何事。”嘴上是这样说,心里还不是有些许波澜。

  看到木星儿的举止,墨昆知道他的话起作用了。“我身上有一块玉佩,是先祖留给你的。他有些话要对你说。”

  木星儿一伸手,墨昆口袋里的叶形玉佩直接飞向她的手中。一见到手中的玉佩,木星儿身上的杀气竟迅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如水一般的柔情。她分明记得,这是她送给霍去病的定情信物,没想到居然保留至今。他,一直记得我。

  玉佩闪烁出光芒,在空中投射下一道人影。此人便是霍去病无疑。“星儿,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早已不在人世了。原谅我将你封印在这里,但这是救你的唯一办法……现在,玉佩回到你手中,你和我的一切也该结束了。我希望你能忘记过去,好好开始新的生活。”

  听完一切,木星儿直接瘫软。不知道的时候,心中被恨意充满,知晓以后,更多的却是痛。

  一道微笑,或许霍去病最后留给她的东西了。

  木星儿赶紧伸出双手,想要抱住霍去病。“不要,去病,不要丢下我。”然而,她这一抱却抱空了。霍去病的投影就这样消散在空中。木星儿一下子瘫软地坐在九龙藤上,脸上已满是泪水,她哭诉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我?为什么为我做了这么多却一直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她恨了霍去病千年,此刻却为他流下爱的眼泪,或许,在她心里从来没有真正恨过他,只是爱被刻意隐藏。

  这一刻,她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强势,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失去自己挚爱的柔弱女子。她的长发随着泪水的滴落快速染成白色。千年秀发一朝白。这是怎样的爱与痛!

  在场之人,无不为木星儿感伤。但真正能理解她感受的人,也只有阮冰儿了。她们两个人的命运是何其相似啊?夜清河又何尝不是为她付出生命?

  “星儿前辈,还请节哀顺变。我想先祖他,也不希望看见你这个样子。”

  木星儿狠狠闭眼,握紧手中的玉佩,缓缓站起来。“没错,他说过不喜欢看我哭的样子。”她笑了,即便眼角依旧泪痕未干,也仍然惊艳了众人,惊艳墨昆。“今后,我要好好活下去,带着他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

  最绵长的爱,不是生生世世,而是他走了,我带着他的愿望为他踏遍万水千山,看尽世间繁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