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异兽
何伯2020-02-06 09:063,104

  夜茗篌不愧为盗墓高手,他果断的向树洞扔进了一支冷焰火。

  凭借这支冷焰火,他们对树洞的深度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个树洞很深,目测怕是有十多米吧。如此深的树洞,众人也还是第一次见。不仅如此,这个树洞还十分巨大,进口棺椁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诡异之处还远不止于此。树洞周围三步以内的区域不见一丝生机,就连落叶枯草的痕迹都找寻不到,只有累累黄土。这般情形令宇轩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或许这下面远没有他们肉眼看到的那般平静。

  就在宇轩对着树洞发呆的时候,朱兵已经找好一棵大树将缆绳系好。一切准备就绪,众人顺着缆绳降下树洞。

  真是没有想到,树洞之上是一片原始森林,树洞之下竟是一个宽敞的岩洞。凭借着树洞投下的阳光和手中的狼眼手电,他们找到了唯一的一个洞口,并向前行进。

  这一路上,杨教授对两侧的石壁相当在意,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岩画,以便对古墓多一些了解。可惜,这就是普通的岩壁,除了石头,什么也没有。

  走了半个小时,突然有亮光从前方射入,所有人都加快了脚步。

  倏地,宇轩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便拍了下墨昆的肩膀,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墨昆懵了,除了他们的脚步声,他那还听别的什么声音。“宇轩,你幻听了吧,哪有什么声音。”

  “或许是我多虑了。”尽管嘴上这么说,可宇轩还是相信他听到了。

  岩洞的尽头是一个神秘的祭坛,上面是个非常大的天坑。阳光就是从那里进来的。

  这个祭坛很简陋,除了中间盘着巨蟒的石柱,什么都没有。不过,这也越发激起众人的兴趣,前往查看。

  在离盘蟒石柱还有五六步的时候,宇轩忽然看到石柱上巨蟒动了下眼珠。他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对,大声叫住大家:“所有人都停下!”

  此时,其他都一脸疑惑的盯着宇轩。

  雪沐瑶走到宇轩身边。“宇轩,你怎么了?”

  “都不要靠近那根石柱。因为石柱上的蟒蛇,它是活的。”宇轩神色严峻,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石柱上的蟒蛇。

  众人先是惊地愣了一下。这石柱上盘着的蟒蛇,虽说雕刻的栩栩如生,但怎么看也不像活物啊!

  毒王大笑道:“宇轩啊,我看你是余毒未清吧。那明明是一条石蛇,怎么可能是活的呢?”

  “不知你们可曾听说过八诈神?”宇轩依旧盯着那石柱上的蟒蛇,以防它偷袭众人。

  夜茗篌身为鬼冢盗墓世家,怎么可能没有听过八诈神之名?“《奇门法窍》云:值符天乙之神,螣蛇虚诈之神,太阴阴祐之神,六合护卫之神,白虎凶暴之神,玄武盗拓之神,九地坚固之神,九天威悍之神,勾陈牵滞之神,朱雀文明之神,青龙仁慈之神。而八诈神则是指直符、腾蛇、太阴、六合、白虎、玄武、九地、九天,其分别对应休门、死门、伤门、杜门、开门、惊门、生门、景门。”

  “那你看看,这石柱上的像不像传说中的腾蛇。”宇轩给夜茗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仔细看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确实有几分像传说中描述的腾蛇。“的确有些相像。”

  “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在八诈神中,腾蛇为虚诈之神,擅伪装。如今这般模样,不过是它伪装出来的。”说了这么多,腾蛇竟还没有动静,倒也沉得住气。为了逼它现身,宇轩拔出羲和。“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逼你出来。”说罢,毫不犹豫反手掷出剑鞘。

  身为神血者,宇轩的力气不可谓不大。可是,他掷出的剑鞘打在腾蛇身上却被弹了回来。

  接下来的事令众人大跌眼镜。一块块岩石从腾蛇身上剥落下来,布满黑色鳞片的蛇身露了出来。

  众人皆惊。

  腾蛇现身,吐了吐蛇信,目光死死锁定在坏它好事的宇轩的身上。它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向宇轩飞袭而来。

  见状,墨昆大叫:“快躲开!”

  宇轩的速度很快,躲开腾蛇的攻击自然不在话下。墨昆和雪沐瑶经过训练,反应也是不慢。夜茗篌等人常年在刀尖上行走,这种情形也遇上不少,躲避不是难事。唯独杨教授的安全令人担忧。幸好朱兵朱礼两兄弟反应迅速,救下杨教授。

  说来也着实令人吃惊。朱兵朱礼两兄弟并非神血者,可他们的跳跃能力和反应速度竟与宇轩不相上下。

  一转身,腾蛇又盯上了宇轩。腾蛇是拥有灵智的神兽,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只攻击宇轩,它之所以这般,主要还是因为宇轩体内的神血。腾蛇感应到宇轩身上的神血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只要吸干他的血液,必定能助它进化。

  “墨昆,保护好沐瑶。”还没等墨昆有所回应,宇轩直接暴射而出,一剑砍在腾蛇身上。

  腾蛇的皮肤坚硬异常,宇轩这一剑竟未能伤它分毫,反而还被它一个甩尾给打飞出去。真不愧为传说中的异兽。

  一见宇轩不敌,夜茗篌交代道:“毒王,照顾好我妹妹。朱兵朱礼,你们保护好杨教授。”

  “冰儿,我们上!”两人对视一眼。

  夜茗篌解下背后的斩鬼长刀。此刀一出,众人皆感到惧怕。那萦绕刀身的煞气,没个千百年怕是凝聚不出,如若常人触之,必伤及心神。真不知夜茗篌是如何降服这柄鬼刀的。

  “毒匕寒月刃!”墨昆脱口惊叫道。

  雪沐瑶不解,于是便问墨昆:“什么是毒匕寒月刃?”

  墨昆注视着夜茗篌手中的“毒匕寒月刃”,娓娓道来:“相传,毒匕寒月刃乃战国时期徐夫人所铸名刀。徐夫人本为一文人,常对月颂歌。一夜,忽起狂风,乌云密布,天成红晕色,且无数流星协月而行。突然一记惊雷,一道金光急冲浓云,继而金光轰地,引起巨响将徐夫人震晕。徐夫人醒后,天色明朗,皓月千里,繁星阴爻,丝毫不像发生过大轰撞的样子。徐夫人细听风中似乎有界外之人呼他前行。便逆风而行,本是大暑之夜风却异常刺骨。夫人走入一片树林,进入林之深处,是令他大惊的景象。方圆十丈之内树木皆被砍碎,如同受之以凌迟。而最中间的散发奇寒的已不是块陨石,而是近乎成型的宝刀,浑然天成。徐夫人顶着奇寒拔出宝刀,见其通体光滑晶莹,在皓月之下更显魅力四射。且型似新月,寒气逼人,故名此刀曰:寒月。夫人将其置于屋内,鬼使神差的去讨教铸刀之术。且夫人在炼刀方面天资过人,学的很快。在舍内,为了铸成寒月十天十夜只喝水不进米饭。已达到忘我境界。十天后,夫人出门,友人只见他面容憔悴,头发银白。但双目炯炯有神。而他手中的寒月更是光芒四射,摄人心魂。教他刀艺的师傅本想用自己的宝刀与寒月一比,但不知为何在寒月面前都拔不出鞘。原因是在刀中之皇寒月的威慑下任何宝刀也不敢与之争锋。寒月无坚不摧,销铁断金,名声立刻传到赵王耳中。赵王命使者携万金买刀,但徐夫人说此刀并非凡间之物,不应受凡人染指。赵王听此言,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便命刺客夺寒月宝刀以及徐夫人性命。当夜,一百二十名高手围杀徐夫人,但夫人依仗寒月神锋与刺客们僵持。凡被寒锋所伤,血液冻结,筋骨尽断。可是强龙难敌百虎。最后徐夫人精疲力竭,以刀自刎。赵王得刀后常做恶梦,每当寒风袭来就会听到徐夫人的哀嚎,妃子,皇子病死,便将寒月压在宝鼎之下,以镇刀的恨意。不出一年,赵国灭亡。后荆轲用此刀刺秦王失败,转入秦王手中,当时也只有秦王的皇威可以镇住此刀。后来刘邦入秦,寒月也下落不明。”“真没有想到,毒匕寒月刃竟然在夜茗篌手里。”

  墨昆说的头头是道,可雪沐瑶转念一想,又发现其中之纰漏。“不对啊,墨昆。我记得,《史记》中记载,荆轲刺秦王,图穷匕首见。那荆轲刺杀秦王用的应该是匕首啊!”

  “司马迁虽承百家之长,但终是一家之言。其所记之事也并非皆是事实,道听途说亦不乏之。况且,燕虽北地,却也亦非小国。用其地图包藏一柄刀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墨昆所言不无道理。

  古人立史多为君主左右,不能呈现历史之原貌。太史公之《史记》已是颇为公正,但由于时代之别,取用之材料大多听由他人述备,抑或翻阅前人之书,其中记载难免会有所差错,也不必过分指责。

  真实的历史,恐怕只有那些时代中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说的清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