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反常的妻子
三月2019-05-06 17:102,232

  女友文静是我高中同学,大学时我俩熬了四年异地恋,大学一毕业就拿了红本本,如今结婚三年了。

  我以为自己能和她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却没想到,转身就被她推入深渊,我才发现,原来她所有的美丽善良,都是伪装……

  这天我下了班,买了菜,准备给文静做她最爱的蜜汁红烧肉,结果刚一推门,就发现文静正两眼无神的坐在沙发上。

  “亲爱的,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赶忙放下手上的菜,来到文静身边坐下。

  “没发烧啊!”摸了摸文静的额头,并没有发烧,可是文静却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文静的表现让我很担心,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为了让文静开心起来我,我拿起旁边的食材在手上晃了晃道,“看,老公今晚给你做你最爱吃的,好不好?”

  然而,文静只是看了我一眼,虽后便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去洗个澡!”

  说罢,文静便没再理会我,转身去了浴室。

  “叮咚”

  我刚起身,准备去厨房做饭的时候,文静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却是响了,有人发微信过来。

  隔着不远的距离,我看见屏幕上显示着十条未读消息,都是一个备注叫客户的发的。

  “客户?谁的备注啊?”我当时并没有怀疑,虽然文静的客户备注都是某某老板。

  对于这样一个特殊备注的客户,我并不打算继续理会,可是那个人又连着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出于好奇,我拿起了手机。

  “你是不是不理我?你要是还不理我,我就把……”因为屏幕上提示的地方就那么大,我也只能看到这么一点内容。

  可就是这么一点内容,彻底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莫不成,文静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

  结合文静今天的状态,我觉得很有可能。

  于是,我解开了手机的锁,打开了文静的微信。

  终于,我看清了那段话后面的内容,“你要是还不理我,我就把你的丑事曝光……”

  “丑事?什么丑事?”我疑惑的嘀咕道,随后见上面还有好几条消息,便顺着往上看了去。

  “文静,你这个贱人,你这个婊子,是不是没被我干爽?”

  “文静,你就不怕你老公知道你那点破事吗?”

  “呵呵,你那个样子,真的是……”

  看到这的时候,我听到浴室的方向传来一阵开门声,心中顿时一惊,手机也顺势重新落在了沙发上。

  紧接着,文静就穿着内衣裤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亲爱的,你这么快就洗完了吗?”我站在沙发前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

  毕竟偷看了文静的手机,结婚之前我们就说好了,不能偷看对方的手机。

  文静来到面前看了我一眼,随后弯腰拿起了沙发上的手机,转身又走进了浴室。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刚才那几个微信消息,以及文静的态度,处处都透露着古怪。

  我不淡定了,那人消息里就说了,问文静是不是没被他干爽,特么的,难道文静做了背叛我的事?

  但是我又转念一想,或许是别人故意那样说的呢,就是为了我和文静起冲突?

  作为老公,我知道这时候不该去怀疑自己的老婆,所以我打算一会儿吃饭的时候问问文静,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我们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谈谈该怎么面对。

  等我做好文静最爱吃的饭菜之后,文静刚好从浴室里出来,“亲爱的,吃饭了!”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表情,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文静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什么一样,直接穿着浴袍就走进了卧室。

  我连忙跟了上去,进了卧室后,才发现文静正靠在床头,双眼无神的盯着面前,而她的手机则是平静的放在旁边,在没有消息发过来。

  “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坐到文静的旁边,随后关心的问道,“我之前看你手机……”

  结果我这话还没说完,文静便死死地盯着我,眼神里面充满了哀怨,愤怒,以及不甘。

  “肖白,你竟然偷看我的手机,谁给你的权利,说啊,谁给你的权利?”

  文静突然状若疯魔的对我咆哮道,甚至还拿起身下的枕头向我打过来。

  “你滚啊,滚啊,离我越远越好,我不想在见到你!”

  文静继续咆哮道,出于担心,也为了安抚文静焦躁的情绪,我选择了退缩。

  于是,我从床上站了起来,随后对着文静说道:“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冷静一下,不管有什么事,不是还有老公给你撑腰嘛!”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退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我越想这件事,心里就越觉得不对,最后为了弄清楚文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决定给文静的同事,张敏打个电话问问。

  张敏和文静的关系很好,可以说是闺蜜了,两人经常一起逛街,一起吃饭,想必文静有什么事,张敏一定知道吧?

  就在我刚拿起电话,准备打出去的时候,文静却是从卧室里出来了。

  “吃饭吧,我饿了!”文静说完便走到了餐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开吃了起来。

  虽然文静出来了,也开始吃饭了,但是我发现文静已经心不在焉,吃饭的时候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前面,仿佛有什么仇人就在面前一样。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文静就在面前,看来找张敏问情况的事,只有往后面在放放了。

  吃完了饭,文静又回了卧室,在确定文静不会突然出来后,我拨通了张敏的电话。

  “谁啊?”电话那头的张敏问道,因为只是我单方面存了电话。

  “是我,文静的老公,肖白啊!”我回答道。

  “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贱人的老公啊,你有什么事吗?贱人的老公?”电话那头的张敏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特别是贱人两个字,张敏还加重了语气。

  我当时就愣了,这是什么情况,文静不是和她是最好的闺蜜吗?怎么眨眼就成了贱人了?

继续阅读:第2章 这一行的规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