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噩耗
三月2019-05-08 12:222,315

  晚上,我爸很晚才回来,也不知道跟李叔谈了些什么,我只觉得我爸出去一趟,回来又老了不少。

  发生了这样的事,一家人也没心情在谈些别的了,所以都早早地回了房间。

  躺在房间的床上,我根本就睡不着,想起昨天经历的种种,那种刻骨铭心的羞辱,耻辱,我一直都忘不掉。

  一直到半夜,我都还听见父母的房间里传来微弱的谈话声,具体二老说了些什么我也听不到。

  天要亮了的时候,我才勉强睡着,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起了床,发现爸妈并没有在家里,我也没什么胃口吃饭,索性就洗漱了一下便出门了。

  经过一晚上的沉思,我明白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垮掉,必须重新去找个工作。

  房子没了,我可以挣钱在买,钱没了,我还有能力,爱情没了,那就没了吧,我不想要,也不需要。

  我家住的是那种老式居民楼,街坊领居都是相处几十年的那种了,大家都很熟悉。

  不过也看到了不少的新面孔,因为这个算是比较靠近市区了,所有哪怕是房子很老了,也有不少人花大价钱买里面的二手房。

  一路上,我总感觉那些老邻居对我指指点点的,仿佛在议论我什么一样,但是看到我一来,他们就有什么都不说了。

  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可能是我这几天没怎么打理自己,看上去有些邋遢,大家都以为我失业了什么的。

  但是当我走到几个陌生面孔的人面前时,他们并没有避讳我,可能是不认识我吧。

  听到他们谈论的话后,我当时就气炸了。

  说什么,我在外面沾花惹草,结果被媳妇赶了出来,还被告重婚罪,什么都没有了,可能还要坐牢。

  更有甚者说,我迷恋上了赌博,在网上欠了几百万,把家里的房子都抵押了,现在回来躲债来了。

  都说人言可畏,以前我还不信,可是现在我信了,何止是人言可畏啊。

  我不知道这些传闻他们是在哪听到的,我也懒得去追究了,我现在只想从新找个工作,在证明一次自己。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我走到了小区门口,却在这遇到了怒气冲冲的我妈。

  “妈,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我问道。

  “儿子啊,你醒了啊,你别听那些人胡说,都是你爸,你爸不去找你李叔叔说这些,别人也不会这么戳咱们脊梁骨!”我妈叹着气说道。

  “我爸呢?”我赶紧问道,生怕我爸因为气不过去找李叔要个说法。

  “你爸买菜去了,走儿子,咱们回去,不管他们了!”我妈说着便拉起了我,根本就容不得我反抗……

  那几天,面对着街坊们的流言蜚语,我爸妈脸上总是挂满了愁容,除了买菜之外,一家人基本上都不出门。

  就连爸妈的工作都请假不去了。

  我爸更是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我妈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茶不思饭不想的。

  我心里愧疚啊,哪怕那天我回来撒个谎,也不至于把事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更严重的是,还在后面。

  我回来的第五天,一队警察和几个穿着西服的工作人员就找到了我家。

  那时候我还在睡觉,就那么被人从床上抓了起来,戴上了一对银手镯。

  原因是,诈骗!

  骗什么呢?意外去世的保险。

  一问下才得知,四天前,文静到了保险公司,拿着我的意外死亡证明,在保险公司拿到了两百万的保险,从此之后便找不到人了。

  于是保险公司起了疑心,一查还查到了我当天坐高铁回来的记录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死,于是便定性这事是一件炸保行为,并报了案。

  云城的公安局经过三四天的侦查,终于定性了这件事。

  现在,我不但要面对高额的保险赔偿,还要面对牢狱之灾,两百万,没有十年是不可能的。

  也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保险公司效率那么高呢?

  其实我觉得这根本不是问题,别忘了还有章成德那狗东西在背后呢。

  听到这个消息,我妈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面色也越来越发紫,看样子是心脏病发作了,吓得我爸赶紧打了120,送去医院抢救。

  我也被特许在抢救室外面等候,但是始终有两个警察跟着我寸步不离。

  我想跟他们解释,可是这么狗血的事谁会信呢?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更别说是别人了。

  半个多小时的抢救,我妈终于脱离了危险,只是医生说,我妈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在经不起一点折腾,而且每天必须吃一种特效药,一天得好几百。

  见我妈脱离了危险,我便打算跟两个警察回警局接受调查,但是却被我爸拦住了。

  “是不是只要把钱还上了,就不算诈骗?”我爸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的问道。

  两个警察相视了一眼,说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要看被告的意愿,如果被告撤销上诉的话,那就应该没事。

  我爸艰难的抬了抬手说知道了,就先委屈我在派出所呆一晚了,我临走时还告诉我不要害怕,明天我就能出来了。

  我没有说什么,在警车里,望着我爸越来越远的背影,我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我爸没有食言,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保险公司撤销了上诉,我被放了出来……

  “爸,对不起!”

  见到我爸的那一刻,我跪了下去,男儿膝下有黄金,一跪父母,二跪天地。

  “起来吧,咱们回家,你妈还等着你呢!”扶起我后,我爸说道。

  一路上,我都没有问我爸那钱是怎么来的,我知道家里的情况,在安南买了房后,家里的积蓄早就所剩无几了。

  唯一值钱的,可能就家里的那套老房子和我爸的那辆车了。

  我一直不敢去想最坏的结果,可是当我爸把我带到了郊区,一个破败的石棉瓦房前的时候,望着卧病在床的母亲,我明白了。

  为了救我,家里那套房子卖了,我爸的车子也卖了,甚至,连二老的棺材本都搭了进去!

  我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我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回到云城,估计文静功不可没吧。

  那个恶毒女人,还有那个狗男人,现在应该很开心吧,是想这么慢慢折磨我到死吗?

  那时候啊,我就在想,为什么那天我不死了算了呢?死了,或许才是解脱啊……

继续阅读:第9章 何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