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就这样死了?
神梦遥2019-10-09 17:593,184

  单千语带沈熹年闪进一个无人的角落,将路上买的匕首放在他手里,在自己的胸膛比划了一个圈:“呐,心脏。”

  有那么一瞬,沈熹年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他是谁,他在哪,他要干什么,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好像刚发生不久,不同的是他记得眼前的她穿着蓝色的洋装裙,像个可爱的小公主。那个她说着什么,而他的手里不知怎么出现的刀被她强制按在她心上,女孩瞬间化为碎片,隐约的声音传来——爱……

  为什么?难道爱是将伤害自己的权力交到对方手里吗?即使知道我会伤害你,你仍会义无反顾地爱上我吗?无论重来多少次,你不改初衷?天呐,我到底在想什么!沈熹年使劲甩头把脑中的奇思妙想抛开。

  记忆如此清晰,就像他亲身经历过似的。可她的死为什么会令他的心那么痛,痛到不能呼吸。

  “你,什么意思?”他满腹狐疑,自己肯定是失心疯了,不然怎么可能觉得他和单千语相爱过,迟点去看看医生。

  “报仇啊,你愣着干嘛,麻利点,趁没人,快!”单千语东张西望着说,她要感谢这个法制不健全而且充满枭雄的时代。

  一向聪明的沈熹年脑子转不过来:“你都知道了?!所以,你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她知道了!她都知道了!她知道自己是许含光的儿子!可她为什么要把命给他?

  沈熹年可以说并不认识单千语,除了见过她的脸,他们几乎是百分百的陌生人。他对她的恨是由对她父亲的恨转嫁的,她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恨的符号,一个复仇的目标。这个目标一直挂在天上。

  所有单千语的信息都是在野门道听途说来的,刚开始大家对单千语的继承人身份毫无疑义,单老帮主被暗杀,单小帮主上位理所当然。单小帮主性格跋扈,豪爽直白,却是个性情中人,适合黑道生存,一言不合就干翻。

  但随着政府的打压,还有同期伐神会的成长,使得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众人对单千语开始颇有微词,底下也逐渐不安分起来。

  沈熹年乐见其成,暗暗鼓动:她一个女子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凭什么坐在一群大老爷们之上?野门凭什么要交给一个妇道人家管理,难道野门无人了吗?

  他在野门一天天地给派众洗脑,动摇军心,就为了之后能够顺利拉她下台。

  可谁来告诉他,这件事是不是有点进展神速?他像在做梦,不真实。

  “是啊是啊,别墨迹,杀我啊!杀了我你就能报仇了。”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这么古怪,沈熹年谨慎地四处张望,边说:“是谁告诉你我的身份的?”

  死心眼儿,我能说我本来就知道吗?单千语心道。

  后来她想想,沈熹年如此多疑,不给他个确切答案是不行的,干脆就说“是关世勋”好了。

  “不可能!绝对不会是他!”沈熹年气得把匕首伸到她脖子边。关世勋和他两人的母亲以前是闺蜜,自小情同手足,正是他建议自己潜伏打入野门展开瓦解战术,所以他不可能出卖自己。

  单千语那是谁,那可是给根棍子就往上爬的人,刀都到脖子了,她赶紧往上凑,试图自动划拉划拉能把自己脖子割断,毕竟也算是男主出手,应该能死成。如果大动脉割破了还死不成,那是很吓人的好不好,什么鬼怪!

  嫁祸关世勋没什么,反正自己死后沈熹年就能以许帮主之子的身份名正言顺地夺回野门,然后关世勋回家继承百万雄兵与沈熹年再无交集,而且他们迟早会因胡樱反目,所以早点不和也没关系。

  再者说单千语拢共就认识那么几个人,不可能说女主,这个时候还没姚双慕什么事儿呢,不是关世勋是谁。

  意识到单千语在做什么的沈熹年赶紧抽回刀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的脖颈已经划出一道伤口,正在冒血,她果然不怕死!

  沈熹年的脑中嗡嗡作响,好像有个人不停地告诉他:不能杀她,千万不要杀她,杀了她你会后悔的!她死了,你也不想活了……

  “你怎么从来都这么婆婆妈妈的呢,不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么一下的事儿,都要不了三秒钟!这个时代又没有指纹坚定,杀了我你赶紧跑,谁还能查出是你下的手不成?只要你抵死不承认,根本不需要你负任何法律责任。杀个反派纠结老半天,这么会儿功夫一章就快过去了,你还想拖成一部电视剧啊?天儿也不早了,干点正事儿吧!”

  诶,她为什么觉得他老这么拖延?她不是才见沈熹年第一面吗?应该是都是男主身份的原因,所以她会不自觉地把凌宇皓、爱格博特和沈熹年叠加在一起。

  这年头男主都是患有拖延癌的主儿!下次直接扛把刀去找下个世界的男主,要么他死,要么他把她杀死,总之只能活一个,太多唧唧歪歪的。

  沈熹年被激得毫无退路,没有注意到单千语话里的不对劲,他对自己说:沈熹年啊沈熹年,你还在犹豫什么,错过这次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终于,他鼓起全身的勇气一刀扎进了单千语的左胸,血溅了他一手,大量鲜红色的液体从刀刃流出,顺着单千语的衣服,顺着沈熹年的手腕,流淌,滴落。

  “哇,从没这么顺摊过!”单千语喜不自胜,内心对沈熹年千恩万谢。她缓缓滑落坐在地上,背依着墙面,背后拖出一道粗粗的血痕来,触目惊心,意识逐渐模糊,眼皮一层一层地耷拉下来盖住眼球,进去的气多呼出的气少。

  她,就这样死了?沈熹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报复的喜悦,唯有巨大的恐慌涌上心头!

  他从来没有杀过人,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往常无论别人怎么欺负他,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人,甚至——他从来没想过要亲手杀死单千语!

  他在做什么?单千语从来没有害过他、欺负过他,人家根本不认识他!如果不是单千语的爹叫单祺瑞,他们甚至毫不相干!

  “单千语……单千语……”沈熹年拨动了几下她的肩,没有反应。他后悔了,送去医馆吧?能救回来吗?

  他颤颤巍巍地想伸手去探她的鼻息,还没靠近就听见附近有脚步声,然后迅速躲了起来。

  “意姐,老大在这里!”

  “快!老大受伤了!”

  “你们,把老大抬起来以你们生命最快的速度送到医馆!快!马上!如果老大死了你们就陪葬!剩下的人给我搜!哪怕把洪城翻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抓住那个暗杀老大的鼠辈!抓!活!的!我要抽他的筋,扒他的皮,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是!”

  暗处的沈熹年低头看了眼自己鲜血染红的手,苦不堪言,冲动是魔鬼,他不该杀单千语的,这下好了,大气也不敢喘了。

  这些人听上去是秋意瑾和她的手下。秋意瑾,野门两大护法之一,单千语的左膀,在沈熹年眼里是野门根正苗红出身,秋系是最早那拨打江山的人,到了秋意瑾这辈和单千语玩得比较好,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被擢升为左护法。

  秋家体系庞大,秋意瑾上头有两个哥哥(其中一个在冲突中死了),下头有两个弟弟,连同叔伯共有十好几号人在野门。但秋意瑾服众不仅仅靠家族关系,她本人实力卓绝,属于怪力女一类,战斗力在野门也算上上乘。

  自从单千语当家之后,野门上下换了一种风气——女人也顶半边天,只要有能耐的,男女可以同等器重。所以秋意瑾手下有专门一支娘子军,狼性难驯,野蛮比男人犹过之,很难对付。

  另一右臂叫做湛浪,他在野门没有特别的根基背景,是个孤儿,但从很小的时候就加入了野门,在许含光当帮主之前就已经在了,可以说是四朝元老。原本只是个领头,单千语上位之后不知怎的看他顺眼,湛浪才逐渐有了今日的地位。

  沈熹年混入野门投的湛浪手下,因为湛浪比较容易接受新人,查背景不太严,主要以能力论英雄。但沈熹年不能算湛浪的直系下属,他们之间还隔着好多层。

  当然,除了他们俩之外,单千语底下还有八大元老,平常称为“八亲王”,如果帮主没有继承人,新帮主就会从“八亲王”里决出。许含光和单祺瑞曾经都是“八亲王”之一。平时他们分管不同的片区,都是对野门有过杰出贡献的。他们对帮主之位虎视眈眈,沈熹年看得出来迟早要内乱。

  八不八亲王的现在和他没有关系,若是被秋意瑾找到他,让他死已算优待了。秋意瑾虽同单千语一样是一介女流,但秋意瑾就像一个冷血的杀人机器,比单千语狠辣不止百倍,连对自家人都没好脸色,不知怎的只听命于单千语。

  “单千语,对不起,我并不想要你死……”沈熹年在心里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想夭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想夭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