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相见 想做脊兽
墨色君子2019-04-30 21:252,576

  公元前233年

  升平巷原本是秦国最尊贵的贵族所居住的地方,据说一整条巷子都属于这个家族,当年每天来拜会的人络绎不绝,灯火彻夜通明,真可谓是歌舞升平。

  但随着这家的族长叛逃国外,升平巷便一下子冷清了下来。虽然秦王并没有收回这个府邸,但显然这个家族已经负担不起这座宅子的一应花销,遣散了奴仆,把偌大的宅院巷子分开陆续租了出去。

  几十年下来,升平港便成了贩夫走卒经常流连的地方,时间久到他们都已经忘了这片府邸的主人到底姓什么了,就连府邸上的牌匾都落满了灰尘,隐约可以看得出来有个“甘”字。

  在一处府邸的偏门处,从开春起,就有两个四五岁的男孩子坐在门槛上,穿着一身打满补丁的泛黄葛衣,抱着一捆竹简,静静地坐在那里低头看着。一开始还有人好玩地上前逗弄他们、与他们聊天,但后来发现这是两个除了读书简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便也就摇摇头离开。事实上,他们也知道这年头能有书简的,都是大家子弟之后,只是看这两个孩子的衣服和苍白的脸色……这家应该穷得只剩书简了吧!

  不过久而久之,经常在升平港走动的人家也都习惯了这个坐在门槛上的孩子,也没人相信他真的能看懂那些晦涩的书简,毕竟这年头识字的人都极少,许多人都觉得这孩子只是拿着书简做做样子而已。而且这孩子还喜欢每天在看完书简之后,抬起头眺望着远方看着夕阳,直到太阳落山。

  “夕阳美乎?”一个年轻清朗的嗓音从两个孩童身侧响起。

  “我们观之,并非夕阳也。”

  其中一个男孩儿并没有侧头,而是继续凝视着西方天空慢慢落下的夕阳。他们身边的这个人已经坐了半晌,没想到要说的居然是这么无聊的话题。

  “哦?那是为何物?”那人没想到这个年纪的孩童如此口齿伶俐,并且言语沉稳,比起懵懂的同龄人不知要好上多少倍。他顺着这孩童的视线望去,眯了眯双目,道,“可是咸阳宫乎?”

  “然也。”男孩儿微微翘起唇角,笑着点了点头。

  那人沉默了片刻,忽然领悟到了为何两个男孩儿喜欢坐在门槛处读书,因为从开启的门院往里望去,狭窄的院落中堆满了杂物,高高的院墙更是挡住了视线,只有坐在门槛这里,才能望到咸阳宫的一角屋檐。看着那在夕阳下显得巍峨壮丽庄丽的咸阳宫,那人越发觉得这个孩童不简单。他曾经周游列国,这次受好友嘱托,来大秦寻找他的后人,也早就打听清楚了身边的这个小童,就是他要找的人之一。本来打算扔下几百金就离开的,结果这孩子还真不一般。

  “可是想进宫?”那人微笑地问道,心下却是暗道不愧是贵族之后,胸怀大志!

  “非也。”另一个男孩却摇了摇头,指着远处咸阳宫房檐道,“那处风景最好,我们想坐那只脊兽!”

  “只为看风景?”那人微讶,“尔竟知脊兽,那尔可知何为脊兽?”

  “防水、护脊、美观。”两个男孩儿一字一顿,简简单单用六个字就概括了脊兽的功用,显然并不是从他人口中得知。因为若是别人告诉他的,应该会讲的更详细些。

  “然也。”那人有些惊喜,这两个孩童实在是出乎他意料的聪颖。其实脊兽就是房檐上的那些兽件,其中正脊上安放吻兽和望兽,垂脊上安放垂兽,戗脊上安放戗兽,另在屋脊边缘处安放仙人走兽。工匠在两坡屋脊瓦垄交会点,以吞兽严密封固,防止雨水渗漏,既保护了脊兽,又有美观装饰的效果。一般庑殿顶都是五条屋脊,放有六只脊兽,俗称“五脊六兽”而咸阳宫的主殿却是重檐庑殿顶,便是“九脊十兽”。

  夕阳在三人的一问一答中慢慢下落,逐渐隐没在威武雄壮的咸阳宫主殿之后。而少了夕阳的映照,那屋檐之上富丽堂皇的琉璃瓦也黯然失色,在晚霞中只剩下屋脊和脊兽的轮廓。

  两个男孩儿收回了目光,开始卷起手中的书简。天光已经散去,家里穷得晚上都没有灯油可供他们苦读,所以一天的学习就只能到这里。还好就算他们家中再落魄,他们的父亲和叔叔也没有卖掉家中所藏书简的意思。他们现在所住的房间里,大部分都被祖辈所收集的书简占据了。

  那名不速之客扫了眼两个男孩儿手中还未卷完的书简,只瞥见了几行字就立时呆住了。这两个孩子才几岁?就开始念《中庸》了?莫不是拿在手里唬人的吧?当下便忍不住问道:“尔生而知之?学而知之?还是困而知之?是安而行之?利而行之?还是勉强而行之?”

  这句话是出自《中庸》之中的一段,可做各种解释。这时的书简为何难以流传,一是因为竹简过于笨重,誊写不易,二是因为没有句读,无法断句。就算是真的识字,没有老师教导,也完全读不懂其中含义。而这人挑出《中庸》之中问的这一段,实际上说的是人的资质所分的等级,在他看来,眼前这两个男孩儿要是真的能读懂手中的书简,那确实就可以算的上“生而知之”了。

  两个男孩儿并没有停下卷动手中的书简,而是其中一个安之若素地淡淡回道:“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

  那人闻言一怔,随即大喜。这男孩儿所说的这一串话,出自《礼记·学记》,既巧妙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而且还隐隐暗有所指,因为这一句话的最后,是“教学相长也”。这难道暗示了他想拜他为师?哎呀!这样的徒弟,他也非常想要啊!怎么办?要不要矜持点呢!

  结果另一个男孩儿却慢悠悠地继续道:“此乃困知勉行也。”

  那人被这句总结的话堵得差点一口气都上不来,这……这这!困知勉行?这是在自谦吗?胡闹!这是强词夺理吧!

  两个男孩此时已经收了手中的书简,书简沉得他们必须双手怀抱才能拿得起来。只见其中一个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就要低头往院子里走,那人连忙起身扶住他,急问道:“尔缺师父否?在下可为尔师!”

  男孩儿昂起了头,头一次抬眼正视这个他身边一直唠唠叨叨的人。嗯,长得虽然很帅,但也就只有帅了。还一身的青色道袍,可是配上那张脸看起来就不像正经道士。男孩儿略微嫌弃地撇嘴道:“尔乃一道人矣,我不想求仙问道。”随即便一挥满是补丁的葛衣袍袖,挥开这奇怪道人的手,转进了门缝之中。

  “啊!”那道人一惊,但惊的却不是这孩童的态度,而是他终于看清楚了这孩童的相貌。

  相面是道人的拿手绝活,他站在那里,也不顾院门紧闭,径自抬起左手掐指一算,须臾之后便笑着喃喃道:“你我有师徒缘分,今日已晚,在下明日再来正式拜会。”之后便弹了弹身上的尘土,翩然而去。

  许久之后,本来紧闭的门缝间,隐约传来低语的童音。

  “缘分?可笑。”

  “阿罗,你也不信缘分吗?也是,只有自己才能把握缘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舍之灼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哑舍之灼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