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顾我2019-05-30 11:142,905

  26。

  寐海和这个女刺客显然有什么过往,但麦萌已经没有心思去操心这些了。

  从惊吓和恐惧的情绪中挣脱,她很快就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起来。麦萌找了块镜子抹掉脸上的血渍,发现自己脸上竟然被石头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从眼角一直拉到耳根。

  这条划痕的惊吓甚至不亚于她摔下马车的时候。哪个小姑娘不爱漂亮?麦萌顿时就要哭了。

  她包着两包眼泪,条件反射地就想去找鹿真。周围乱七八糟,麦萌找了好一会儿,才在一片灌木后听到了鹿真说话的声音。

  她立刻就要跑过去,但在绕出灌木的前一秒停住了脚步。

  ——之前还在冷战呢。她突然这样跑过去,真的合适吗?

  麦萌犹豫了两秒。

  然而就在这两秒的功夫里,她听见刃冬说话了。

  刃冬:“庄主,您让我偷的东西我偷来了。”

  麦萌:“???”

  鹿真竟然会让刃冬做这种事?她下意识想要伸头去看。

  刃冬却立刻察觉到了灌木后有人,他大喝一声:“谁在那里!”话音未落便飞身而来,一掌破开了隐匿身形的灌木丛!

  麦萌怔怔地,少了灌木的遮挡,她和鹿真立刻四目相对,目光恰好撞在了一起。没想到鹿真看到她的第一秒竟然有些慌张,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将手迅速背在后面。

  麦萌:“???”

  麦萌下意识就有了猜测:“真真……你难道……偷的是我的东西?”

  被一眼看破,鹿真脸上飞速掠过一丝尴尬,但并没有回答。

  倒是刃冬开口了,他义正言辞地指责麦萌:“注意你说话的分寸,连你都是庄主的所有物,庄主拿你的东西,怎么能算偷?”

  “刃冬,你闭嘴。”鹿真说,“她……现在暂时还不算我的所有物。”

  麦萌抬起头来看他。

  鹿真叹了口气,把手从背后拿了出来,他手里拿了一张纸,“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什……麦萌,你过来。”

  他话说到一半,目光往旁边稍稍一偏,突然凝固在她脸上不动了。

  麦萌没有动,鹿真等了两秒干脆自己走过来,伸手撩起她头发,然后偏头仔细看了看,“你脸怎么了?”

  ……

  他说出这句话之后,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秒。

  一秒之后,麦萌突然“哇”地大哭出声,眼泪就像不要钱似的,“哗”地就涌了出来。

  她之前哭都很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就算难受,也不怎么出声,安安静静地流眼泪,像小孩子一样声嘶力竭还是第一次。

  鹿真几乎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连声哄她:“怎么了?很痛吗?别哭别哭,上点药就好了啊。”

  麦萌突然伸出手,不管不顾地,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脸埋在他的胸口,手臂紧紧箍着他,麦萌分明感觉到年轻男孩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但什么偶像粉丝之间的分寸,什么冷战不冷战,麦萌在此时统统都不想管了。她仿佛用力撕扯着自己的情绪般,一边放声哭泣一边含含糊糊地骂他:“都怪你!都是你的错!你怀疑我……你不相信我,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鹿真没想到她大哭的理由竟然是这个,倒是怔了一怔。

  然后就听着她接着说,“我明明也很可爱的,别人都说我有点像阿丽古娜!你竟然怀疑我这么可爱的粉丝……我现在脸坏了,不可爱了,你是不是更不喜欢我了?呜呜呜啊——”

  麦萌很难过。

  她从和他冷战开始就很难过,一直难过到今天。他叫她来马车的时候她本来是很开心的,可是他那样若无其事,就像……就像从来没有把她的情绪当回事,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她努力说服自己,要有分寸。

  可是这一切,都在他微微皱着眉,认真打量着她手上的脸的时候,灰飞烟灭了。

  “我的脸划破了……”小姑娘毕竟是爱美的,几乎哭得要崩溃了,“我丑了,你就更不相信我了,是不是?”

  她哭得太用力,血几乎都冲到脑袋上,耳膜嗡嗡作响,对于外界的感官都朦胧起来。隐约只感觉到有一只手放在她灰扑扑脏兮兮的脑袋上,丝毫不嫌弃地摸了摸,手指温柔地替她理了理头发。

  “你很可爱,你不丑。”偶像的声音像是忍着一点点笑意,又像是很无奈,“可是,明明就是你不相信我啊。”

  ……

  刃冬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麦萌抱着鹿真,好一会儿才渐渐止住哭声。

  理智稍稍回笼了一点点,时间、空间、温度、气味,所有的感官从扭曲的情绪中慢慢归位,麦萌整个人还像个考拉一样扒在鹿真身上,整个人已经迅速地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她……刚才干了什么?

  她把眼泪都擦在了鹿真身上。

  她还骂了他!

  麦萌僵硬地维持着抱着他的姿势,脑袋一片空白,被自己的冲动和愚蠢给吓傻了。

  但幸好,鹿真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

  他温柔而静默地站在那里,任由她抱着,没有表现出半点排斥的情绪来。

  甚至他的手还虚虚地拢在她的背上,是个既绅士,又体贴的安慰的姿态。

  “哭好了吗?”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明显的调侃。

  麦萌一动不敢动,不敢说话,也想不松手。

  “最开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怀疑过你,对不起,是我的错。”没想到,鹿真竟然突然道歉了。

  他说:“但后来我就没有再怀疑你了。我只是……只是不开心,为什么你有秘密,却不告诉我。”

  “但后来我想,我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怎么能苛求一个女孩子对我坦白一切?我不明白的,就应该自己去想,什么都问你都靠你,算什么。”鹿真轻轻笑了一声,“我现在不会逼你说任何你不想说的。我只说我的猜测,你听着,好不好?”

  麦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眨眨眼,耳朵竖了起来。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偏偏是你。”鹿真说,“我进入这个世界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这本书的主角。可是你呢?洗脚婢甚至不算配角,为什么和我一起进入这个世界的人是你?我不相信只是你一个随机事件,那么既然你在这个故事里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身份,你的身份就一定在这个故事外,和这个故事本身,有着非同一般的联系。”

  麦萌的手在他背后不由自主地拢成了小拳头,听他慢条斯理地继续分析,“和一个故事,最有可能的联系,就是写故事的人。当我把你往故事作者的方面一想,一切就都能想得通了。”

  “一个普通读者,不会对一篇普通小说熟悉到这个程度,就算再喜欢,可是能脱口而出一个情节在具体哪一章,这太难了。但作者可以。”鹿真说,“而第一卷卷轴被替代,我想一定是因为——卷轴上有专门为你准备的,只应该让作者本人知晓的密语。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抹掉了这一部分,对不对?”

  麦萌良久没有动。

  她像是仍然贪恋着他身上的气味,也像是有点鸵鸟心态不敢抬头。鹿真耐心等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抬起头来,仰望着他。

  她刚哭过,眼睛水汪汪的,很明亮,也很……专注,带着他熟悉的崇拜的神色。

  “真真,你真的好聪明。”麦萌带着浓浓的鼻音,特别坚定地说,“你就是光伟中的爱迪生。”

  鹿真“噗”地笑出声,随即用力揉了揉她的头。

  ……

  之前两个人间的冲突、心上小小的别扭和多虑、对视时总是略微尴尬的气氛,随着两人这相视一笑,全部烟消云散。

  麦萌松开他,退后了两步,抬头挺胸,手在衣服上使劲擦了擦,然后无比认真地朝鹿真伸出手来。

  “真真,我想和你重新认识一下。”麦萌一字一句说,“我是你的忠实粉丝麦萌,也是《百草向鹿鸣》的作者格林黄,把你拖进了我的世界很对不起,但是能和你和好,我很高兴。”

继续阅读:02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盟主求我护贞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