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顾我2019-05-12 21:002,475

  012

  《百草向鹿鸣》的作者署名叫“格林黄”。

  其他人大约能猜到是“黄黄的格林童话”的意思,却几乎没有人知道格林黄背后的正主,正是鹿真最大粉头麦萌。

  ——那必须不能被人知道好吗?饭圈有饭圈的规矩,你一个管理着鹿真应援站,出图出视频只出鹿真一个人,队友统统全裁掉,p脸只p鹿真的著名唯饭头子,还敢写cp文?

  知不知道唯粉向来将cp粉看做鄙视链最底端,cp粉看唯粉高贵冷艳,不带她们一起玩?

  粉头下场亲自拉cp,不想活了?

  想想自己的id和照片被愤怒的粉丝们挂遍超话挂遍全网还带转发抽奖的那种,麦萌就瑟瑟发抖地保护好了自己的马甲,人生准则第一条——绝对不能掉马。

  尤其是在《百草向鹿鸣》居然爆红以后。

  谁能想到《百草向鹿鸣》能这么红?

  不少粉丝看了都说“作者太太真的太了解他们了!明明是古代江湖背景,可是人物完全没有ooc,仿佛这些事情真的都发生过一样!”

  麦萌心想,废话,我喜欢鹿真这么多年,对他比对自己还了解,能写崩就有鬼了。

  甚至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隐约能感觉到一点点穿越的原因。

  ——在穿越前一天,她刚好把《百草向鹿鸣》完结。“格林黄”在微博里贴出了最后一章的阅读地址,各家粉丝甚至营销号都下场转发。

  热门转发里的那一条是诚恳许愿:希望这个故事在另一个时空永不完结,希望“鹿鸣”的世界能够真的存在,即使没有我们看着,也要热热闹闹地继续下去 。

  这条热门转发被转了八千次。

  整条微博被转了两万次。

  这是格林黄所有微博中被转发的最多的一条微博。

  俗话说,转发过五百就要负责任。或许,被许愿了两万次的这条微博真正感动了上苍,上苍为了无数少女心大发慈悲,把正主鹿真直接丢进了同人文世界……顺便还捎带上了她这个卑微作者。

  真是想想就心虚……尤其是在面对鹿真的时候。

  更别说鼓起勇气告诉他事情真相了。

  麦萌飘回屋里,直到入睡前,满脑子都只有一个词——戴罪立功。

  鹿真说得对。她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直到全部剧情的人,她完全可以未卜先知,比所有人都更快一步地找到宝物。

  她甚至知道,第一卷卷轴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麟寒山庄附近。

  ……

  麟寒山庄作为江湖第一大庄,实在是一个庞然大物。庄中养着近四千奴仆,数千弟子和门客,这么多人每日都要吃饭穿衣,久而久之,周围的村镇也因为麟寒山庄的存在而愈发欣欣向荣起来。

  三河镇就是其中的一个。

  三河镇离麟寒山庄不远,若坐马车,三四个时辰便到了。虽比不上最近的门人村,但三河镇位于几条官道交界处,原本就是车马汇集、人来人往之地,客栈、饭馆、茶馆、胭脂水粉铺子等等一应俱全,比起个小城也不遑多让。

  连京城的锦绣云布庄都在此处开了分店,就坐落在三河镇最大的那条街道入口处。布庄招揽客人的手段别出心裁,不管是便宜的还是名贵的,所有售卖的布帛绸缎全都一层层钉在墙上,让人一路过就看到的是一片眼花缭乱的布墙。无数小姐婶娘们一到这里就迈不动脚移不开眼,锦绣云整日里都是宾客盈门,熙熙攘攘。

  穿着普通粗使丫头衣裳的麦萌走进去,比起满屋子的贵人夫人们,实在是不起眼极了。但眼高于顶的掌柜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只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瞧这些布料哪怕半眼。她的目光在厅中逡巡了一圈,扫到掌柜时定格住了,然后径直朝他走来。

  麦萌走到这穿着普通灰袍的中年男人面前,问:“您是掌柜的?”

  孙掌柜笑道:“姑娘好眼力。”

  麦萌点点头,并无得色,“柳公子前几日在您此处寄存了一个木盒,您可还记得?”

  “原来是柳公子的朋友。”孙掌柜关切道,“柳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情?离约定好他取盒的日期已经过去了三四日,连一个消息都没有。”

  麦萌眼也不眨地道:“哦,他似乎有什么别的重要的事,无暇分身来此,所以派我来取。”

  孙掌柜笑容不变:“姑娘可有什么信物?”

  “当然是有的。”麦萌在袖中一掏,掏出一只耳环,是一道纯金弯钩,勾上缠着金色丝线,倒像是个什么图腾。

  孙掌柜眼神一凝,喃喃道:“不错……这是柳公子从不离身之物。”

  麦萌很淡定。

  她当然什么都知道。

  这第一卷卷轴是柳资千辛万苦弄来的,因为被麟寒山庄的暗卫跟踪上,他怕被抓时卷轴的事暴露,特地找了机会寄存在布庄处,原本打算从鹿真身上得到藏宝图的秘密后再回头来取。

  耳环的设定也是麦萌亲手写的。

  间谍柳资,头可断,血可流,耳环不能换。

  麦萌花了好大的力气,求爷爷告奶奶,才求着暗卫头子刃冬去棺材里把这耳环弄出来给她,还换来了好长时间“没想到你连死人的钱都不放过”的眼神鄙视。

  幸好孙掌柜看到耳环的瞬间就已经全然信了。木盒好好地密封着交到了麦萌的手上,沉甸甸的。孙掌柜看了她好几眼,忍不住问:“我确信我从未见过姑娘,姑娘怎么一进来就知道我是掌柜?”

  “好说好说,”麦萌拿到了东西,整个人分外轻松,随口道,“因为后面还有你的戏份,我不认识谁都肯定不能不认识你啊。”

  孙掌柜:“???”

  戏份?什么戏份?

  孙掌柜站在原地发呆,麦萌却已经抱着盒子美滋滋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她余光掠过一堆卷着堆放在门背后的布料,那翠绿色和明紫色原本因为过分鲜艳不讨人喜欢而被藏在角落,却阴差阳错地激起了麦萌的回忆,喧嚣热闹的画面在她眼前一闪而过。

  麦萌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她回头问道:“掌柜的,你们锦绣云,做男装不做?”

  孙掌柜:“做,当然做。”

  麦萌唇角一勾,转身走了回去,三下五除二画好了图:“这样的衣服,能不能做?”

  “能做。”孙掌柜断然道,“只不过要贵一些,六钱银子。不赊账,不打折,现在付不?”

  麦萌:“……”

  忘了她是个臭没钱的洗脚婢。

  麦萌一时间尴尬在原地,正想对策的时候,旁边伸过一只手来,将三钱银子放在了孙掌柜面前的柜台上。

  麦萌惊讶地扭头去看。

  竟然是刃冬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替她付了钱。

  刃冬看也没看孙掌柜一眼,对她单刀直入道:“庄主让我来告诉你,他的师父寐海将军,突然云游归来了。”

继续阅读:01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盟主求我护贞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