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顾我2019-05-10 21:002,900

  10。

  几日后,麦萌听新调来院子的暗卫说,柳资已经被刃冬给弄死了。

  虽然对这个世界的草菅人命已经逐渐习惯,但一想到死去的人的脸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麦萌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原来的故事里,柳资是没有死的。”她实在放心不下,就跑去跟鹿真说:“可是现在他死了,很有可能会触发蝴蝶效应——究竟会是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

  话音刚落,刃冬进来了。

  他单膝跪下行礼,省略废话直切重点:“有两个坏消息,一个一般坏一个特别坏,庄主想先听哪个?”

  鹿真站起来就想走,被麦萌眼疾手快地拉住了袖子。

  鹿真和麦萌对视半晌,在她的无辜瞪眼攻击中败下阵来,“……先说一般坏的吧。”

  刃冬:“一般坏的消息是,柳资临死之前不知用了什么密法,将您哑病痊愈的消息传了出去,现在天下皆知您说话已经无碍了。”

  鹿真吃惊道:“还能有比这消息更坏的消息?”

  “回庄主,有的。”刃冬答,“特别坏的消息就是,当年老庄主将您毒哑时,为防江湖人心燥变,他宣布了一条约定。”

  “什么约定?”

  “约定是——若您这辈子都不能开口,那其他武功门派不得觊觎您身上的宝图,不得对您做出任何不合理举动。”

  “可是我现在能开口了?”

  “当年老庄主十分自信他的毒药绝不会失效。”刃冬沉痛道,“因此大胆和其他门派约定,若您有朝一日声音恢复正常,那就自动开启下一项计划——”

  “什么计划?”

  “比武招亲。”

  “???”

  “天下武功门派,各路武林高手齐聚我庄,凡是想要得到您(身上的宝图)的人都可以参与比武招亲,公平公开,童叟无欺,最强者胜。”刃冬介绍道,“除了能得到您(身上的宝图),还能得到这武林盟主之位!恭喜庄主,您之前说的不想做武林盟主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我有说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不做盟主吗?”鹿真扭头问麦萌:“这也是蝴蝶效应的一部分?”

  “嗯嗯。”麦萌说,“比武招亲虽然在原文中的确出现,却不应该在这里。”

  “那原来在哪里?”

  “在第八十八章吧。”

  “……你可还真是熟读并背诵全文,记的这么准确。”

  麦萌有点不好意思:“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好了。”

  ……

  当夜。

  夜凉似水,一扫前几日的闷热。一弯明月孤零零地悬挂在苍蓝的天幕上,没有星星,也没有云。

  麦萌跑来找鹿真。在屋里没找到,她在院子里转了两三圈,才发现屋檐上鹿真孤单坐着的背影。

  房后架着一只梯子。麦萌把手上拿着的东西揣进兜里,吭哧吭哧也爬上屋顶,蹲在鹿真身边:“真真怎么不睡觉啊?”

  鹿真从怔忪中回神,扭头看了一眼她:“你怎么来了?”

  “厨房新酿了桂花酒酿。”麦萌小心翼翼地打量他,“我记得你喜欢喝酒酿,就拿了一壶过来。”

  之前B-di7拍团综,拍到他们住的宿舍,厨房里整整齐齐码着四五罐醪糟酒酿。一问,队友都说,是鹿真要喝的,他每天早上提前起床二十分钟,就是为了给自己煮一碗酒酿喝。

  麦萌看过之后就记在了心里。

  这时候掏出酒酿来,鹿真愣了愣,脸上略显沉郁的表情果然松快了些。

  “其实之前公司是严格控制我喝这个的。”鹿真低声说,“热量高,怕喝太多发胖。但现在都没关系了。”

  “对不起啊……”麦萌有点局促,“来这个世界,你很难过吧?”

  粉丝,只剩她一个。

  事业,全都没了。

  他那样骄傲的人,其实会觉得很挫败吧?

  “你道歉干什么呢?和你又没什么关系。”鹿真失笑,从她手心取走一个酒杯。他在室外呆久了,指尖微微发凉,划过麦萌温热的掌心,“如果我没有在练舞室偷懒睡觉就好了。新歌马上就要发布,还要去各个平台打歌……也不知道我突然消失,其他人该怎么办。”

  “不是的!你没有偷懒,你每次都是练习到最晚的!”麦萌一下急了,“你都已经是队内舞担了,但每次永远都练习得最多最晚……我们一直都觉得你对自己要求太严格了,就算,就算偶尔不那么严格,也完全没关系的……”

  鹿真只是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给自己斟满酒,又朝麦萌扬了扬酒壶,“你要喝吗?”

  麦萌望着他发呆。他的眼睛真好看,在夜色中璀璨得像星星,她的星星正在看着她,而四周没有别人。

  “要……”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一口都不会喝,这是鹿真亲手倒给她的酒,她一定带回家放在冰箱冷藏,冷藏不够冷冻,总之会一直保存下去,看着就开心。

  但现在她还没喝酒,就觉得她好像已经醉了。

  麦萌一口喝尽,酒杯又伸过去,壮着胆子:“还要一杯……”

  一壶酒酿,没过几分钟就被两人瓜分干净。

  空气中似乎都飘散着淡淡的桂花香气,麦萌和鹿真并肩坐在房顶上,望着山庄一眼看不到边的绵延屋顶,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是鹿真先打破了这温柔的沉默:“没想到,今年第一次喝酒,居然是和我的粉丝,在几千年前的房顶上。如果一个月前有人这么告诉我,我一定不会相信。”

  麦萌听他这么轻笑地自言自语着,脸颊微微有些烧。鹿真自顾自地说:“我去年也只喝了一次酒。那是在我之前的一个练习生朋友的婚礼上。”

  “我们这行啊,能被人看到的都是极少数,下面踩着的,是多少人的血汗和眼泪,那些人有的比我长得好看,有的比我才艺优秀,只是缺乏了一些运气,就永远,永远地被埋在底下,看不到出路。有些人还在茫然坚持着,有些人早早放弃了。我那个练习生朋友唱歌真的非常好听,但他回老家结了婚,跟我说,不会有人再愿意听他唱歌了,他以后只能唱给他老婆听。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过,喝了很多。”

  鹿真说话的时候,表情甚至是有点落寞的。麦萌望着他的侧脸,心里也有点难过。她努力安慰他:“那,其实,你的朋友还算挺幸运的……”

  鹿真:“嗯?”

  麦萌:“起码他有一个愿意欣赏他歌声的老婆。”

  鹿真一愣,然后像是豁然开朗,倏尔笑了:“啊,是,他老婆啊,也算是他半个粉丝。”

  他这么说着,自然扭过头来,朝麦萌看了过来。

  麦萌平常脑子反应都很慢,此时却不知道怎么,一下就想通了他话中的含义。

  他的朋友的老婆是粉丝上位呢——那他看着她干什么?

  麦萌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鹿真问:“来到这个世界,我不是明星了,也没有机会唱歌跳舞了。这样你也会喜欢我?”

  麦萌条件反射般回答:“喜欢啊……”

  鹿真:“那你喜欢我的到底是什么?”

  麦萌有点茫然:“就是……喜欢你这个人啊……”

  喜欢……还一定要有原因的吗?

  鹿真看着她的表情,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执拗了,摇摇头,放弃了这个话题。

  半晌,他又重新开口:“我可不可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不知怎么,麦萌却因为他这一个问句而生出了奇异的紧张,她的心加快了速度:“什、什么?”

  鹿真竟然没有立刻回答。他像是有些局促,这短暂的迟疑让麦萌几乎失去了呼吸,手指不由自主捏紧了衣角。

  片刻之后,鹿真开口了。

  他问:“《百草向鹿鸣》究竟写的什么东西,连万人招亲这种恶趣味都有,居然还是神作。不然趁现在给我讲讲剧情?”

  麦萌:“……呃。”

  做人啊,还是不能脑补太多。她的少女心,好像裂开了呢。

继续阅读:01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盟主求我护贞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