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顾我2019-05-17 21:012,444

  17。

  鹿真一动不动,是被寐海点住了穴道,刃冬替他解开之后,他咳嗽一声,捂着胸口站了起来。

  麦萌十分感兴趣地看着他的脸。

  寐海的易容术是真的臻至化境,现在站在麦萌面前的,根本彻彻底底就是另外一个人。肩膀很宽,后背壮实,脸色黝黑,粗糙,头皮上上还有像是被撕扯过而留下的裂口,缺了一簇头发。而他捂着胸口的手指更是粗糙脏污,指甲缝里像是夹着永远洗不掉的泥渍,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粗使杂役,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俊秀风逸的武林盟主身上。

  刃冬疑惑:“这……真的是庄主?”

  鹿真放下手,嫌弃地看了刃冬一眼。

  他一开口,声音正是鹿真的声音:“需要我回忆一下你前两天穿的袜子颜色来证明么?”

  刃冬惊了,随即低头:“是属下无能。”

  “算了算了,也不能怪你。毕竟不是谁都能像她一样‘身怀绝技’的。”鹿真拍拍麦萌的脑袋,“多亏你了。”

  麦萌摇摇头,眼睛却依旧直勾勾看着鹿真的脸。

  鹿真会意,他微微弯腰,正对麦萌:“想摸?”

  麦萌睁大眼:“可、可以吗?”

  “你这个表情,不就是在告诉我‘好想摸,让我摸一下’吗?”鹿真一挑眉,“不摸算……”

  下一秒,麦萌的手就已经伸到了他的脸上。

  她的手很软很热,小心翼翼地,像是捧着一个易碎的果冻。鹿真感觉到她的指尖轻轻地点触在他的皮肤上,一触即离,残留若有似无的热度,竟显得分外有存在感。

  原本是调笑她,却因为她过分认真而虔诚的表情改变了气氛,鹿真心中像是被小猫的爪子轻轻挠了一下,不上不下地痒着,竟觉得说不出地暧昧古怪来。

  他倏然站直:“好了,摸也就摸了,就这样吧。”

  “???”麦萌手还抬着,脸上的表情有些莫名。

  她还没看清楚这易容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而刃冬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两人之间方才产生出的微妙的电流。

  他像个木桩子似的杵在一旁,还在思考:“可是,她是如何能认出庄主你的?”

  鹿真随口道:“她有经验。”

  麦萌“啊”了一声。难道他竟然也和她不约而同,想起了之前那次综艺?

  她眼睛瞬间放光,期待地望向鹿真,鹿真轻笑一声,和刃冬解释:“这算什么,之前更难的一次,她连我人都没见到,就凭借我的物件上沾染的气味把我找出来了。”

  刃冬大吃一惊,看向麦萌的眼神完全变了。

  麦萌被偶像这样夸,脸都红了:“其实也没什么……其实很凑巧,算我运气好。”

  “嗯,她那次的确运气好。”鹿真看着麦萌,慢慢说出真相:“那天早上,我恰好用的是她送的香水。”

  柑橘底薄荷香,甜蜜清新中带着玩世不恭的辛辣,是麦萌对鹿真的定义。

  那期节目的最后,汪诗在麦萌的指导下成功锁定了使用这款香水的鹿真,几乎在整个录制组都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几乎是推波助澜地,麦萌得到了亲手把属于鹿真的围巾还给鹿真的机会。鹿真随手接过,眼睛却看着这个方才自信满满,现在对着他却头都不敢抬的女孩身上。

  “……没想到这个节目还成真了。”

  “欸……欸?”麦萌疑惑地抬起头来。

  一抬起头,就对上鹿真清澈的眼睛,他望着她,她在他眼中看到了她自己的倒影。

  就像她真的被他记在心里一样。

  “今天你更了解我了吗。”鹿真说:“汪诗还不够,你比她强。”

  而麦萌呆在原地,等鹿真离开好一阵子,她才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这个节目……是在匹配灵魂伴侣。

  他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

  麦萌不敢置信地捂住脸,她拼命告诉自己不要会错意,鹿真只是在夸她对他很了解,但她的心脏就是不由自主地鼓噪起来。

  ——不仅如此,从一开始他就知道。

  他知道她了解他,所以他才选了她。

  即使时空变幻,这份出乎意料的信任也依旧没有改变。

  面前的武林盟主因为易容面目全非,眼睛却依然清澈如故。他笑着对她说,“我就知道,只要你在,寐海的计划就一定会落空。你肯定能认出我来。”

  ……

  寐海被银针所伤,虽然伤得不轻,但并没有什么性命危险。此人不像柳真作恶多端,杀了也就杀了,刃冬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只好暂时先关起来。

  没有关在水牢那样折磨人的地方,刃冬显然对这个寐海将军还心存好感,不仅只挑了普通的地牢关着他,甚至还吩咐安排给他一日三餐的伙夫,午饭时多添一个馒头给他。

  这事当然被鹿真知道了。

  刃冬毕竟也并没有掩饰。这位暗卫头子武艺高绝,自身存在感薄弱,几乎是一个天生的杀人兵器,性格中唯一像人的一点就是——他特别倔强。

  想不通的事情他就要一直想,哪怕一直想不通。

  刃冬百思不得其解:“寐海将军不是这样的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庄主?”

  鹿真随口答:“人都是会变的。”

  “不,不是的。”刃冬第一次反驳了自家庄主的意见,他似乎对这件事有出乎意料的坚持,“我和寐海将军的修为相近,武功到达一定境界后便拼的是心境,我能看得出,寐海将军的心境并没有什么不同。”

  鹿真一挑眉,“他要是真无欲无求,袭击我干什么?”

  刃冬:“我就是想不明白啊。”

  刃冬抬头殷切地望向自家庄主。

  鹿真:“……别看我,我也不明白。”

  鹿真挥退了刃冬,叫来了麦萌。

  他的问法就比刃冬要一针见血多了,“你不是说这本是我和别的热门cp的同人文?那这个寐海是怎么回事?我甚至不认识他!”

  这下轮到麦萌惊讶了,“你居然不认识他?!”

  她和鹿真大眼瞪小眼。鹿真莫名其妙道:“他虽然保养的不错,但一看年纪就至少要比我大十岁有余。这哪家的叔叔啊居然还跟我是cp?”

  麦萌呆滞地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她说:“真真,你知不知道,在我们圈内,有三种特定的题材经久不衰——金主、总裁、小明星。”

  “一篇当红文,怎么可能没有热门题材。”麦萌说,“你是明星。而寐海他,是金主,是总裁。”

  鹿真眉头微微抽搐,麦萌这么一说,他似乎隐约勾勒出一个位高权重的影子来。

  麦萌说:“你们B-di7是光伟的招牌,光伟娱乐是飞寰娱乐的子公司。而飞寰娱乐全资属于骊儒财团,寐海,是骊儒家族的现任当家人。”

继续阅读:01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江湖都看上我本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