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碎尸再起
墓布2019-05-12 09:473,193

  第七章碎尸再起

  漆黑的夜晚,在一座寂静学校中,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在急促奔跑,时不时还惊慌的回头张望,像似在躲避着什么。

  女生跑到一栋写着第二教学楼的七层建筑中,她一口气跑到五楼躲在楼梯口,紧张的望着楼下。

  等了许久,在女生松了口气之时,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后面教室中冲出,一手抱住女生一手捂住她的嘴,把他拖入最后一间教室中。

  随后传来衣服撕裂的声音,女生痛苦压抑的声音,还有男人气喘吁吁的声。

  独生无聊的靠在五楼的走廊上,前面的声音听得他兽血沸腾,可惜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阻碍着独生让他无法继续前行。

  独生叹了口气说:“美女你要帮你,也要让我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呀,把这屏障撤了我就进去看一眼男人的样子,保证不看你。”

  刚才给拖进去的女鬼现在就站在独生身边,瞪大着血红的双眼,嘴里喃喃自语:“帮帮我帮帮我。”

  这次是这个月第九次,一开始独生还有点怕,但渐渐无聊起来,毕竟每天晚上重复着一样的剧情,也无法自由行动。

  倒是这学校看着越发眼熟,独生无奈的看着眼前这女鬼,长得倒是不错,这里的气氛也对头,就是瘆人了点。

  差不多了,在男人压抑着的吼叫中,声音停了。

  傍边的女鬼转过来面对着独生,双手向前,独生连忙罢手说:“我不要了吧,行行行我自己来。”

  说完独生爬上栏杆,往这下面的操场,真的很眼熟啊到底是哪里呢,还没等独生理清楚,后面女鬼等得不耐烦了,一伸手把独生推了下去。

  一声惨叫……

  独生睁开了眼,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转头看了眼书桌上的闹钟8:30。

  距离上次的百墓村,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

  那天他从早上走到下午,才有一辆去市区的车原意搭独生一程,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直接瘫在床上睡着了。

  过了两天休闲的日子,为了不太监,把之前写的的小说一次码完交给编辑。准备开新书,把之前百墓村的资料整理了一下,准备好好再休息几天,就开始码新书。

  谁知晚上就开始做噩梦了,梦中的独生只能被动的跟着女鬼,没有自主行动能力,女鬼想让你看的你才能看,每次关键时刻就把独生踢出梦境。

  史蒂芬说这是我喝了那药后,出现的第一个能力入梦,就是可以入侵别人或者鬼的梦境,但不知是变异了还是天赋导致,到现在只能被动入梦,也就是只能随机或者其他人自愿才能入梦。

  就这样独生给女鬼缠住了,虽然挺养眼的,但不快点解决总不是办法,史蒂芬那混蛋又不知躲哪去。

  独生不想在这样颓废下去,起床准备洗刷完,去调查一下梦中那个看着熟悉的学校。

  独生住在老城区的一栋六层高的楼房中,因为房租问题独生住在顶层,就独生自己的话,住顶层挺好的房租便宜还能锻炼身体。

  因为楼下有个很大的农贸市场,附近的几个小区的人都在这里买菜的,也招来了很多早餐店,所以一大早五六点街上就热热闹闹的。

  独生到楼下的生记茶餐厅吃早点,独生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所以店里的人都对他很熟络,到最里面的位置坐下,过一会就有一个小伙子过来招呼。

  “楚哥今天吃什么,还是一样吗。”说话的是老板生哥的儿子,现在放暑假就在店里帮忙一下,人比较黑所以附近的街坊都叫他小黑。

  “小黑还是一样就好,你爸呢。”独生好奇的问。

  “在厨房呢,今天大伯有事,我爸就到厨房帮工。”这家店是小黑的爸爸和大伯开的,小黑他爸负责前台,大伯负责厨房。

  “行你去吧,不用招待我。”独生摆摆手叫小黑下去。

  过了一会小黑端着一杯奶茶和两个蛋挞过来,放在独生座上就去去招待其他顾客。

  突然间大厅中播放的新闻引起独生的注意——碎尸案。

  新闻中说,7月2号,gz市市区西江公园一晨练老人在公园椅上发现一旅行包,打开后发现一袋肉。因为在最上面发现人的手指后报警,警察到达现场后,初步探查后和十年前三起碎尸案属于同样手法,初步判定为同一凶手,经过记者走访,警察到十年前其余地点处,发现其余尸块,现只剩头颅没被发现。

  这起新闻勾起了独生的记忆,十年前第三起碎尸案,受害女性是他高中的学姐,那时整个学校都轰动了,每个人都要经受排查,因为某些原因独生给列为重点怀疑对象,虽然最后解除了嫌疑,但给独生造成很大的困扰,特别是第三起案件过后凶手不在犯案,对当时被列为重点怀疑的几人简直是噩梦,排挤冷眼怀疑,冷暴力无所不在。

  独生终于知道了,那梦中熟悉的学校,那是他十年前的母校实验中学,那女鬼应该就是那时的受害者,那独生最后看到的教室,就是十年前发生凶案的地点。

  女鬼的事终于有些清晰了,一想到解决这事后,不用再给人推下楼,独生就坐不住了,连早餐都没吃,在小黑差异的目光中结了账。

  出了店后,就跑回家,他的东西忘家了,那是根清脆的竹子,张浩给的护身符,百墓村那会他给独生,应该是防备石磊三人。没用上这次带在身,以防备女鬼,给她推了九次,阴影啊。

  重新回到楼下,独生到附近的公交站等车,到市区的实验中学去。

  车到站了,顺着拥挤的人群,独生上了车,车走走停停,出了老城区,过了西江桥,独生在车上看到了挂上警戒线的西江公园,还有经过第二抛尸点西江酒店,终于到了第三抛尸点的汽车总站。

  只见总站的第二候车点拉起了警戒线,那就是第三抛尸点。

  独生在汽车总站第一候车点下了车,这里离实验中学,还有不到3公里的路程,看着时间还早,独生就想去第二候车点看看,好奇心还是猫啊。

  市区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现在是下午12点半,满街都是出来吃饭的人,交通拥挤。

  离第二候车点还有二十米的距离,只见那里围满人,走近些才知道,是早上听说了碎尸案过来围观的吃瓜群众。

  独生看到这里也没了再过去的心思,就准备去实验中学了,咕咕咕~

  真麻烦,独生这时才想起还没吃饭,自从那天回到家后,现在独生每天要吃六顿,他还因为这事和史蒂芬吵了一架,说好一个月不用吃饭的呢。史蒂芬原话说的是最后給张浩吸得血太多,独生的身体吸收了其余的能量补回来了,现在因为你变强了,食量自然就大了,动得越多,吃得越多。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天独生一直宅在家的原因。

  独生找了家附近的小餐馆,选了个能看到第二候车点的位置,准备吃完饭要是没那么多人就过去瞧瞧。

  独生没有发现的是在他后方隔几桌的位置上有个中年男人,在观察着他。

  独生叫了个三份快餐,现在每一顿都差不多得吃这么多,在其余人的惊异目光中,独生狼吞虎咽的吃得干干净净,七层饱。

  吃饱的独生,看到外面候车亭的人群已经散开,独生好像感觉到有几双眼睛正在和他对视,慢慢的独生有点困了,这困意来得突然,独生渐渐支撑不住躺在桌上睡着了……

  独生间睁开了双眼,隔着玻璃看向外面,外面已是晚上,起了薄薄的雾,外面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突然间独生发现自己动不了,很快独生冷静了下来,这个状况和晚上入梦一模一样,独生怀疑又有东西拉着他入梦了,那么它又想让我看到什么,既然动不了,只能等着它要干什么了。

  果然外面起来变化,有人过来了,因为雾的原因,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大概人影,是个成年男人拿着三个袋子,放在了候车厅上,往右走了。独生想这难道就是碎尸案的凶手,那为什么有三个袋子。

  就在独生苦思时,从左边又有一个男人来了,从身型上看不是同一个人,左边来的这个男人要高点壮点,左边这个男人在候车厅放下一个袋子后原路返回了。

  这个男人是谁,这个才是凶手吗,还是说时隔十年,凶手锻炼过后变得壮了,在独生思考之际,突然发现整个世界摇晃起来……

  独生啪得一声,直起身体,把叫醒他的服务员吓了一跳,独生看了眼周围,就剩一两桌还有人,外面天亮着,人来车往,独生看了眼时间三点,刚就躺了一下就过了两个小时了。

  独生和服务员道了歉付了账后就出了门,那个一直观察着独生的中年男人也付了账,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小车,跟在独生后面。

  独生出了门向左拐过了三个路口来到实验中学门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