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美人计(3)
程饭饭2019-05-19 15:162,687

  徐氏绸缎庄的密室内,此地能听到外间的谈话声,也便于窥看外面进进出出的人,外面的人却丝毫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连戚架着腿,衣摆随意掀起,他看着右手边带着头套掩盖面容的“特使”,笑了笑。

  “碧云县如今不比从前,到处都是陶君然的眼线,特使冒险约我一见,不知有何事?”

  他狭长眼看人的时候总是似笑非笑,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那人阴笑道:“公子何必明知故问?听说几日前渔村被屠,邓管事藏身之处,怕是除了你之外无人知晓!你早就想铲除他了吧?真是称了你的意!”

  连戚嘴角依旧提着,脸上一副习惯了受冤枉的表情。

  “我亦是丧家之犬,何来余力再去管其他人的事情。”他指头转着杯子,淡笑道:“何况我的一举一动,不都在特使监控之下?”

  那人冷哼一声,显然并不信他的说辞。

  蔺王有十八个义子,这个连戚是当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应该说最懂得收敛锋芒的一个。不拔尖,才命长啊,就在蔺王起兵兵败后,那些才学武功出众的公子们死的死,逃的逃,最终这连戚蛰伏下来接过了安置沉银的重任。

  一墙之隔的铺子内,阿梵领着容秀刚刚下了车。

  阿梵提着裙摆迈过门槛,扫了眼在柜台上挑拣料子的姑娘夫人们,向着一旁正理货的王掌柜走过去。

  “王掌柜!生意兴隆啊!”阿梵脆生生带着任性的声音响起,让此间两个人的心都突然跳得快了起来。

  墙后的连戚身子一僵,握着杯子的手突然用力,低垂着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脑中快速闪过无数种可能。

  阿梵怎么会来?这家绸缎庄是他的暗线,知道的人不出五个,她来此处,是觉察到了什么?

  不可能!她一直被蒙在鼓里,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假死,她来这儿不会是因为他。

  那,怎么偏偏这么巧,让两人在这里遇到?

  连戚喉结轻轻松动,他微微笑着,抬手向对面的人道:“特使难得来一次,尝尝这云雾茶。一年只得三四两,连皇城里的皇帝都没有这种口服。”

  那特使瞟了眼茶水不为所动,警惕地觑了他一眼。

  连戚同他说着话,心思却大部分放在墙后的阿梵身上。

  王掌柜也是被阿梵唬得心头乱跳,这姑奶奶怎么来了?她、她怎么能寻到这里来呢?

  “王掌柜,您不记得我了?”阿梵长发披垂,简单梳了个闺阁女子的发髻,斜插着根玉簪,青色裙摆被风掀起,有种飘然出尘的美,前提是她不要马上眯着眼睛讲话,那股子狡黠劲儿就像随时准备算计人似得。

  “我是……”

  “记得记得!当然记得!夫人您还是这么风采卓绝呀,画舫的生意还好吗?”王掌柜立马截断她的话。

  这里的声音可是都能传到墙壁后面去的,今日“特使”也在,他真怕阿梵会提起什么不该提的。

  听到他这么说,阿梵确认王掌柜果然是记得她的。

  “托您的福,顺利开张。”她低头看了看柜台上摆着的一卷卷料子,赞叹道:“您的绸缎庄不愧是碧云县声名最显的,料子又多,花样也齐,生意怎么会不好?”她笑眯眯地称赞着。

  王掌柜拿不准她的来意,只想快点把这尊神送走,免得招惹麻烦。

  “夫人是想选料子裁衣服?那何须亲自过来,让人打个招呼,我们就给您送去了。”

  快走快走,赶紧走!王掌柜脑门上都见了汗珠。

  阿梵摇摇头,打量着他的店面说:“王掌柜,先夫……”

  “啊——是是是,就看在这层关系上,我也会给您打个九折,您随便选就是了。”王掌柜听到她要提连戚,声音不自觉地就大起来。

  有丫头陪着主子过来选料子,阿梵向旁边让了让,伸着脖子在人跟王掌柜说:“我今日不是来选料子的。我来跟您谈生意。先夫……”

  “您不要老提亡故的人行吗?”王掌柜紧张到极点,嗓音都有些变尖了,“有事儿您请讲,要谈什么?”

  阿梵被他吼得愣了愣,一直兜圈子也不是她的风格,她指着正对门口的柜台前的位置道:“我想借您的宝地,给我的画舫贴个宣传告示。”

  她这句话一说完,墙后面的连戚差点儿笑出来,这的确是阿梵能做出来的事儿。

  她倒真是会选地方,绸缎庄不比廖仲砚的酒楼,女性顾客光顾的多,夫人小姐没事儿都喜欢来溜达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兴的料子和花样。女人盘亘的时间久,自然更留意店里的东西,在这里贴宣传告示的效果比酒楼强许多。

  他的阿梵进步了。

  旁边儿的特使不懂他莫名其妙在笑什么,声音冷硬道:“我今日来,是给公子带个话,上面要求你尽快将沉银转运走。”

  这小小的碧云县平静了三年,突然就空降了个被贬成县令的陶君然,没过几个月,云家的人竟然也到了。

  其他暗中潜伏窥探的势力就更不用说,没有腥味引不来虎豹,这些人一定是查到了什么。

  连戚转着杯子的手一顿,瞳孔微缩:“转运走?”

  自陶君然上任,这来往平湖上的大船小舟全部上报备案,下游水道设了关卡,随时查验船主的身份文牒和所运物资。

  几乎所有船主都被商会的理事们敲打过,陌生客人的订单一律不接,但凡运送的货物有嫌疑,马上呈报,隐瞒不报者不仅要挨板子坐大牢,还要被取消船运的资格。

  “现在陶君然恨不得在平湖撒下漫天大网逮我,这个时候要转运沉银,风险太大。”连戚声调低沉,垂着眼帘遮住眼中情绪。

  那特使笑了笑,“我只是帮上面传话,公子与我说这些,我也拿不了主意。”他将袖子敛了敛,有些幸灾乐祸的口气道:“别人做不成的事,却是难不倒公子你的。否则这安置沉银如此重要的事,上面怎么会放心交给你?”

  连戚笑笑,摇摇头,没接他的话。

  墙后,阿梵还在跟王掌柜说着,“您当初来我们府上见到我,不是还夸我蕙质兰心高贵典雅是这碧云县夫人里的典范吗?我继承了先夫的画舫,打算把他的遗愿发扬光大。春来真的是艘顶顶好的船……”

  阿梵思维清晰吐字清楚,讲述的时候时而停下给对方反应时间,分析画舫的优势,又对王掌柜许以利诱。

  “我们画舫最喜欢家庭客户了,做寿做满月,烧香还原求姻缘,船大宽敞,能排的开席面。船工对各出水道也很熟,这景色秀美之处,别人知道的我们船工知道,别人不知道的我们也知道。”

  王掌柜叹了两口气,如果是平时,他妥妥的就不会答应,也不会耐着性子听她说这么多,可公子不就坐在墙壁后面嘛!

  他搓了搓手,有些拿不定主意,又不能去请示。

  “夫人,您看这样行吗?容我再想想。”她要贴告示那个位置,是整个店面里最醒目招人眼球的地方,向来都是预告店内自己的消息的。

  阿梵也不强人所难,她留下一张名帖,柔声道:“端午马上就到了,届时画舫一定紧俏,王掌柜如果自己家要出游,我一定给您个实惠价格,三月梅姑娘也刚刚来了我们画舫,准备了新排演的歌舞。”

  王掌柜不停点头,“一定一定。您这是,还要去其他家?”

  他看到阿梵拿出册子,指头在后一排的“李氏珍宝斋”上点了点。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美人计(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