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逃亡
清蒸小鲍鱼2019-05-19 09:563,336

  “你眼光不错。”蔡申一边递了块饼给夏苒,一边回答小胖子道。

  夏苒却没什么胃口,摇了摇手道:“不吃了,我累死了,只想躺着不想吃东西。”

  蔡申也不强求,收回手,自己啃了起来。小胖子咬了口干涩又硬邦邦的饼子,面色艰苦地咀嚼了几口,忽地说道:“像正阳阵这种凌厉霸道的结界阵法,最好是用龙血注入灵力,因为龙血至刚至阳,是最适合的材料。但若像你这样的纯阳体质的话,也可以起到不错的功效,就方才,你便令我大开了眼界啊。”

  蔡申笑了笑,摆摆手也没说什么。

  倒是夏苒,一时听了这话,不由得思考起这人来。不得不说,蔡申虽然不太讨喜,可能力确实很强,光是刚才那一下,光是这样特殊的体质,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魔修这么简单了吧。小胖子说那艘大船上装得是魔域的卫队,那看来这人来头不小,像这种实力,应该在魔域很有份量才是。还有他腰间的佩剑,那不祥的感觉,她总觉得这人没那么简单。

  曙光渐盛,暌违已久的温暖照洒在三人身上。夏苒很享受这份暖意,惬意地就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却忽地听小胖子说道:“唉,我实在吃不下这饼子了,太难嚼了,我要去找点别的东西吃了。”

  说完他便起身走了。

  夏苒知道他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大少爷,受不惯这些凡人们的苦难,便也没说什么,目送他身影渐行渐远。可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她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现在就她和蔡申在这里了。

  夏苒本能地抗拒和蔡申单独相处,可又忍不住抬眼去打量这个正倚坐在树荫底下歇息的俊俏男人,她很想知道他到底是谁,于是很自然地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呢?”

  蔡申却一笑,对上她一双眼波流转的美目:“蔡申呗,你不是知道?”

  夏苒白了他一眼:“我问的是你在江湖上的身份是什么。”

  蔡申耸了耸肩:“不过是个给魔尊卖命的无名小卒罢了。”

  “我不信,”夏苒眼珠子一转,“你上的那艘船,可是魔域卫队的船,你在卫队里应该很有分量吧?”

  “分量?噢~如果说给大王巡山看家也是很有分量的差事的话,那我确实还挺有分量的。”

  尽管蔡申的眼神很真诚,但她还是觉得他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纯属扯淡。这个人样貌长得帅气凌厉,天生自带着一股威严,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寻常的NPC。

  正当她思绪翻飞的时候,蔡申横插一言,生生打断了她:“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到底是谁。”夏苒倒是坦白。

  “是吗?”蔡申将最后一口饼子吃完,“可我却在想该怎么保护你呢。”

  夏苒侧了侧头,表示不明白。

  “你拿走了鬼见草啊。”蔡申直接点明。

  夏苒很快反应过来,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她被刚才惊心动魄的事情搅合得忘了正事,也彻底忘了自己眼下的处境——她现在是个定位被时刻公布的倒霉蛋。

  一想到这层,心情就开始烦躁起来,她忽地想到什么,警惕地盯向蔡申:“你难道对鬼见草不心动吗?你就不想杀我?”

  “我要那东西干什么,”蔡申表现得无所谓,“我只要你啊。”

  夏苒登时哽住,心想这NPC怎么回事,自己印象里李卿这副皮囊只是长得清秀,但绝对没有到倾国倾城、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步,难不成还真是因为他凑巧跌入了自己的怀里,所以就这样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当她还在内心纠结时,蔡申又补了句道:“毕竟你是我媳妇啊。”

  夏苒巴不得高举三个大问号向他示威:“谁是你媳妇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只见他理直气壮地说道:“就昨天晚上啊,你轻薄了我,得对我负责任的啊,忘啦?”

  夏苒只觉自己的心肌好像突然梗塞了一下,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就在这时,小胖子很合时宜地匆忙跑来,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见这一路跑回来费了他不小的劲儿:“不…不好啦,我刚才看到有一大批人正朝咱们这边跑来了,而且他们个个来势汹汹的,不知是想要干嘛,你说咱们要不要躲一躲啊?”

  自从昨晚上的场面后,小胖子眼下草木皆兵,遇着什么风吹草动都十分谨慎小心,除了身边两个一起同生共死过的伙伴值得信赖以外,其他人好像下一刻就会变成修罗恶鬼,毫不犹豫地取走他的性命。他眼见那群人来势不对,心下隐觉不妙,于是赶紧跑了回来通风报信。

  只见方才还淡定的蔡申现下眉头一紧,看向夏苒说道:“不好,他们应该都是冲着你来的。”刚说完,他便站起身,将夏苒从地上拉起来就朝南边跑。

  夏苒心知情况不妙,自然也没多抗拒,唯有小胖子还被蒙在鼓里,但见同伴都迈腿跑了,他当然也不会耽误,只是边跑还边问道:“为什么都是冲着李姑娘来的啊?”

  “你难道就没有个传信的灵宠或是机甲么?”蔡申头也不回地问道。

  小胖子很努力地跟上他二人的脚步,奈何体型限制了他的速度,不管再怎么使劲,始终还是跟他们落下一段距离:“我那只传信的灵鸽吃得比我还多,所以没敢带出来,就怕半道上给我把钱吃没了。”

  专注落跑的夏苒一听这话,立时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道:“你想的还真周道啊。”

  小胖子不明所以,但因着实在没力气了,也就没继续追问下去。

  接下来的一天里,追他们的人多了一波又一波,夏苒怀疑这些人彼此手牵手围起来的话能绕地球一圈。

  他们中的有些人不是叫蔡申与夏苒联手打跑了,就是被他们设计躲开了,但还有一小部分却是有备而来,避无可避的。在一次袭击中,尽管蔡申及时将突袭者击退,但夏苒也中了一种比较恶趣味的符咒,变成了一只胖嘟嘟的大橘猫,并且接连几日都只能以这个状态示人。

  夏苒很郁闷,而蔡申却显得异常高兴,甚至还借着这个机会对她又搂又抱,美其名曰保护,气得夏苒就算做了猫也不忘朝他连翻白眼。

  而小胖子呢,也实在被追得跑不动腿了,终于肯掏出自己收藏已久的宝贝——可以隐藏自己行踪定位的匿踪符。

  这玩意一用,前来袭击他们的人也就少了很多。夏苒却觉得这死胖子不够义气,有这么个好宝贝竟然不第一时刻拿出来,害得她现在变成这副德行了才肯拿出来使。她怒从中来,愤愤地咬了小胖子一口以表自己的不满。

  巧的是,蔡申也问了小胖子同样的问题,按照小胖子的说法,他之所以还一直藏着掖着这道符,是想着以后可以应付自己家人对他的追踪,他依旧还是不想回家。

  “你和长乐门什么关系?”蔡申听罢后,只提了这一问。

  “长乐门门主季长青是我爹,我是长乐门的少门主。”小胖子答得坦白。

  后来又在二人的对话里,夏苒得知长乐门原来是个很擅长追踪和反追踪的仙门门派,天底下只有他们不想找的人,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对象。尽管长乐门是这么一个牛掰的门派,但他们的门主行事很低调,也不冒尖出头,就这样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正正直直地做人。

  不知怎的,夏苒留意到蔡申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随即说道:“季公子,你看既然我在乱葬岗里救了你一回,那你是不是应该知恩图报,报答我呢?”

  “这是自然,你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到。”

  “那这回你就报答给我媳妇吧。”

  “你媳妇?谁啊?”

  蔡申将怀里已经炸毛抗议的夏苒举了举:“她啊。”

  小胖子了然,眼神暧昧地扫视过这一人一猫,问道:“你想我怎么帮?”

  “给她弄颗易容丹来,就算有了匿踪符,可她的脸上了榜,还是不安全的。”

  小胖子恍然大悟,拍着胸口说道:“这事包我身上了,只要你能帮我安全送回家就行。”

  “成交。”蔡申应得爽快。

  而被这两人双双默契无视在旁的夏苒,此时正用阴森森的凌厉眼神盯着他们,若是眼刀真的可以伤人,想必他们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又三日,因为匿踪符的作用,加上夏苒变成了猫,而另外两人也有意乔装掩饰,这一趟也过得十分安全。三人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齐安城。

  一回到自家地盘,小胖子一扫前时草木皆兵、小心翼翼的窝囊模样,连腰杆子都挺直了不少。他大步流星、趾高气昂地走在长街上,没多久就领着蔡申到了一家装修豪华的客栈前,乍一看就知入住的价格不菲,不过幸好都是记在他季大少爷的账下,不花费他们一分一厘。

  安顿好他们之后,小胖子便返回自家门派去给夏苒取药了。而连日下来,夏苒也已经习惯了猫身,在晌午吃饱喝足之后就趴在软软的床榻上,不愿动弹,毕竟横竖也做不了什么。

  蔡申还是一如既往地把她抱在身边,鉴于夏苒做猫事经常炸毛的表现,于是很坏心眼地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母老虎”。

  而这个外号,刚好和隔壁游戏亲友对她的称呼重合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