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团和毛线团
吴蓓2019-05-19 09:3511,456

  阿丁一直以来感觉自己都很郁闷,因为一直以来他所经历与选择的人与人生更多的是他并不认同的似乎也没有方向总是散乱,他一直很官本位地喜欢王朔,因为不仅那些文字触动心灵,更重要的是侠肝义胆的王朔一般帅的外表下,有一颗粗糙真挚、不论物是人非我行我素的血性和些许无厘头搞怪的天赋之间的混搭波普风,徐静蕾受质疑时他可以天下之大不违上门挑衅,写作之时将自己仅有的三万元交给一个民工只为了别敲了,连阅人无数的马未都也说:当今时代,这是只有王朔才会干出来的人事儿。

  相比较而言,阿丁就是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特别权衡和妥协的一个混儿,立场既不坚定很多时候也放荡不羁,没有原则还息事宁人般战战兢兢,所以他很崇拜英雄。许是家庭的特殊原因,原本也是小有名气的作家父亲,在特殊运动期间被批斗致死,只留下来一屋子的书和一位深爱父亲的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和母亲的眼泪,母亲为父亲的平反奔走了许多许多年,好像直到平反的那一天她才学会笑。

  父亲临走的时候,母亲给他织的毛衣还差半只袖子,没穿上就走了,母亲呼天抢地,一直声称是因为她才没让父亲穿上新毛衣,怪自己手慢了,甚至抱憾终生。母亲一直怀着这份欠意,没事就团毛线团,她把给父亲的爱都寄托在阿丁身上,给阿丁织了各种颜色的一件又一件、各式各样的毛衣,无论春夏秋冬,只要阿丁穿上身,母亲就开心得像小孩一般,反反复复,“你爸活着就好了,他穿什么都好看。”

  母亲的毛衣和时尚早就与时代格格不入了,但阿丁从来不敢说,每一次母亲总是拿着一堆各式各样的毛线让阿丁挑,挑上的颜色她会让阿丁和他一起缠毛线团,然后自己设计,混合花花绿绿用各种图案编织在一起。

  不被母亲抓壮丁缠毛线团,阿丁一般就躲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写作,他寄了许多许多,中的的很少,原先还有一行编辑书信或是面谈的互动,发表与否都让他小小的虚荣一把,后来互联网时代,变成了邮件和群发,现而今更加简约,三个月没有回复就视为自动退稿,不着一字,这个时代的迅猛变化,让阿丁隐隐觉得码出来的文字就像是母亲的毛线团,原本可有可无,因了变成毛线成了阿丁的礼物,因了母亲怀旧的心情变成了对于父亲情感的寄托的书信与作品,好像又有了些许意义,阿丁和母亲在各自的需求里似乎和谐地共同存在着,纸团和毛线团,在同一个屋檐下聚合着不同的愿望跳跃着拉长着——

  阿丁依然写许多,不满意的就团成一团,击打一下窗口的小熊,他把自己比喻成狗熊,他希望多些本领,能让母亲的辛苦皱纹布满的脸,因为笑容欣慰舒展起来,但命运似乎又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纸团自然越积越多,他丢掉许多文稿,母亲总是展开来阅读,过一段时间,母亲就粘一个贴报,只要母亲开心阿丁想她想怎样都行。母亲也接受了他的建议,不需要一直一味织下去,有些旧的不再穿的可以拆了重织,每每拆一件旧毛衣,母亲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孩,孤独而无助,每每这时,阿丁就会从书房里跑出来,和妈妈一道缠毛线团。日子日复一日地寂静,无论是纸团还是毛线团,都是妥协的冷清,然后重拾的记忆,茫然的生活,阿丁说他不想长大,长大会疼。

  砸开阿丁潜意识的时刻还是到了,他最好的朋友、哥儿们陶杰因为下岗碰瓷的时候让汽车撞飞,血肉模糊的他躺在冰冷惨白的医院病房里,弥留之际,他叫来阿丁,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那么高大威风,帅气韶华,总是一脸阳光、神采飞扬的团支书、校学生会风云人物的陶杰,那么颓废羸弱和瘦削抽搐,他说知道自己不行了,他那个在加拿大留学的妹妹陶芊就拜托他了,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不堪更不想让她耽搁学业,再有半年多妹妹就博士毕业了,那是他们全家的掌上明珠、全部骄傲。他还告诉阿丁他买了保险,因为他预感早晚会出事,如果拿到赔偿金就让阿丁帮他把父母接到北京来,让他们等着妹妹回来团聚。陶杰一再要求阿丁答应他,甚至有生以来第一次求他,阿丁第一次撒了谎他答应了阿杰的要求,然后他看着陶杰流着泪幸福的充满遗憾和眷恋从容地闭上了眼睛。

  阿丁抱着陶杰嚎啕大哭,像是送走了一道青春岁月,关于韶华的祭奠,他知道不仅是一个好友的离开,更有着对于不如意人生同样自怜自哀的无声的咆哮。埋葬了陶杰,阿丁跑到陶杰的墓前长跪不起,他知道自己不会向保险公司去申领那笔赔偿,他不能让陶杰的谎言和悲伧的各种苦带进坟墓,更不想辱没他一生的声名,在他心里,陶杰曾是他的仰望和羡慕,他希望陶杰的声名和那些万丈豪情始终意气风发地肆意增长,影响视听,毕竟陶杰曾经是他暗淡岁月里的最浓烈的温暖和感动,有些交情是没有语言的心灵共识,只有记忆和心知道。

  阿丁去了一趟保险公司,他以为口头承诺也是承诺更何况对方是自己过命的兄弟,他跟保险公司的人讲陶杰的父母都是农村人不识字,只有一个妹妹在加拿大,如果他的家人有需求,他们自己会来办理现在还都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但是他既没有告诉陶杰的父母也没有告诉远在温哥华的陶芊,因为他向陶杰发过誓,一切要等六个月以后陶芊拿到博士学位再说,毕竟陶杰了解自己的妹妹会发疯一样放弃一切的,但是阿丁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他让保险公司打印了办理赔偿的流程和应该兑付的金额,当他看到273.69万元时,他也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但打印完文件阿丁就安静的离开了保险公司,尽管他的心绪哀凉,有一种澎湃是说不出的痛,大悲是流不出眼泪的。

  同样的长跪不起,是阿丁在母亲的面前,阿丁讲了陶杰的惨死和临终遗言,但他不想让一个谎言持续两个世界的荒唐,也不想让不堪和伪劣销蚀了陶杰一生的英明,可自己现在没有资产又真的不能让最好的哥儿们、对自己和母亲都有恩的陶杰死不瞑目,所以他压低声音满是惭愧,他说想卖了房子圆了陶杰的遗愿。阿丁发誓他一定努力让母亲没有遗憾,他说这两个月已经和买家讲好,房子资产过户后买家是为三岁的儿子买的学区房,他和母亲还可以每月2000元租住直到他们可以买到新房子愿意搬迁的时候。让阿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出奇的平静和叹息,她竟然说陶杰是个好孩子妈妈愿意让儿子阿丁帮他还愿让他得以尽孝善终,母亲说她感念这么多年残酷的命运和冷酷的人生,没有挫败阿丁作为一个人心底那份正直的初心和仗义人生的勇气,情义无价,母亲说她愿意成全阿丁的心愿成全陶杰,她也相信自己的儿子是无与伦比的优秀,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母亲在清苦的生活和重压下成全了两个年轻人不为人知的生死之约,妈妈说阿丁没有辜负他,配得上她无条件的支持与付出。

  房子卖了380万元,阿丁把保险款在第六个月估摸着陶芊已经拿到学位的时候,亲自送到了陶杰父母的手上,他如释重负,另外的100万元他交给了母亲,而母亲说给他存着等他娶媳妇的时候用。这一段时间,阿丁开始狂野地构思,不断日以继夜地奋笔疾书,如果说以前就是爱好和好玩,这一次是陶杰的生死相托和母亲望穿双眼的期盼和责任。或许是生活的悲悯让他瞬间长大,也或许是在陶杰无限期许悔恨的泪水和万念俱灰的眼神里,阿丁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他一直没有关注过的现在,一刹那间他开始懂得母亲含辛茹苦给他的这一座象牙塔和避风港是多么珍贵,他要杀出一条血路不管前途多么不堪他都要世间的冷漠和冰凉炽诚起来,因为他的血液被点燃了。他回顾高校的点点滴滴,以陶杰为影子写出了《芒刺》:“生活像一部机械作物一样长手长脚,但却在飞速制衡的春天让欲念和希望肆意疯张,杰夫没有承诺的周而复始不敢再回望曾经的道路,那里站立着一个风华正茂、文韬武略的青年英雄,生活磨砺消逝了他的热望和大笑,所有汗流浃背的日子荒诞地嘲笑着他的神采飞扬,所有的日光高悬起来,那里原本是一张张笑脸在现实的粗糙中暗淡着找不到微笑的出口,但他依然勇士一般捂住伤口笑着给父母和妹妹一个张牙舞爪但是不停舞动的快乐上帝的痕迹,但他越是挣扎那份窒息越是走得近切,直至他大口呼吸直至喘息直至说不出话来,他想要忘记,自己以及过去那些明亮的自己,但抬头看天,他梦里的路基塌方,他不知该何去何从,不知坚持和妥协的生命存在的意义,但他倔强着用双眼瞭望太阳,在目光与眼光交错的光幕广大的搜寻之间他看见一根芒刺,斜插在明晃晃的生活之中,那道阴影越来越大直至投注覆盖了地表和海的一角,而杰夫留在塌方的路基之上任一切阴影碎裂变成无数的碎片,但他还是一再凝望着太阳,因为那里是他冰冷躯体的大大小小的城池与堡垒,是他曾经张开羽翼试图保护的亲人模糊记忆里温热的脸和赖以存在的心疼和彼此的护佑的手的抚摸覆盖,他不让隔离疏远或是割裂,恍惚中他日日歌唱,他想上帝如果不派船来,他就跟着一起上岸,因为都说那里是最美的天堂花园他躲起来就会有许多许多的小朋友呼喊他的名字,寻找他的轨迹,于是他去了另一个世界,忘了芒刺,因为走的时候他说不喜欢阴影,他带着日光的只言片语让碎片重拾圆满,日光立起来,他要走很远,迷离与狂热,平静与清晰,他说上帝像太阳一样,又说太阳像上帝一样,他要循着答案去找生命的归去来,许多晕眩一般地热烈与仰望……”

  《芒刺》大获全胜,阿丁开始登上各大报刊、电视台,成了新锐和先锋作家的代名词,上热搜,被时尚,光环和成名让他始料未及,那些旧日的食粮成了他储备起来的底蕴,母亲那些经年累月的简报成了横竖有理的各种发表和获奖,他恍然如梦,仿佛隔世一般,大有咸鱼翻身的疑惑和一夜解放的幸福,他看太阳、月亮、星星都一样放大器般明亮,他看世界美不胜收。而母亲依然静静地在那间屋子里,淡然恬释地缠着毛线团,织着毛衣,拼贴着剪报,仿佛一切从未改变,仿佛一切早就知道,有一天阿丁被一餐颁奖典礼的彪酒灌醉,隐约中他第一次亲吻了母亲,想说些感谢的话但却好像记忆里只是满眼泪水最后呼呼大睡,成名其实也是一线之间,好像他的各种文字没有时差地都变成了缤纷的蝴蝶那一天而他好像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飞旋起来,而他模模糊糊之间只记得母亲好像流泪了,好像把他的头抱在怀里。

  但世界真的是天翻地覆,他犹如坐上了火箭,一切如梦般真实发生他才知道,原来名气就是物化本身之后的零,名气小一些的是加一个零,名气大一些的就是两个零,属于人物的就想加几个零就是几个零,他沉浸在幸福突然抵达的不真实的幻象里,有实实在在体味着功名利禄从天而降的奔忙和沧桑感,但只要他见到母亲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地收敛了白天的张狂与虚张声势,而他的感激和赞美往往还没出口,就被母亲像受了惊吓一般的小女孩的害羞神色吓得勇气全没,原来爱很难说出口,爱很复杂,但爱最简单……

  在将近一年的头上,对阿丁来说才是恍如隔世就像世界走了半个世纪,他曾经忙着团纸团的手可以很熟练的签字,他曾经的木讷紧张换成了洒脱自然的滔滔不绝。但他精心构筑的各种故事各种主题,他以为的跌宕起伏、奇思妙想,结果都被现实打败,他才真的从灵魂深处懂得生活的真实和跨越,才明白超越人的想像的是最真的生活,真实才是巨大的海滩,你永远不知道那些巨浪的狂澜何时潮起又何时潮落,你不知道面对汹涌亦或静流,你该怎样判断和思考,怎样接受或拒绝,而一切真的扑面而来,让人迅雷不及掩耳,所有的风口浪尖其实就是真实的生命的另一种舒展,诚恳亦或叛逆,真假阵矩混为一谈,他才第一次意识到那根芒刺不是想像,那是生命和蚕食过往里和正直对话,与挣扎独白的恍惚立定,原来那些芒刺会开出花来——

  最让阿丁受宠若惊的是陶芊的学成归来,之间阿丁只是按照陶杰的吩咐和嘱托每个月的5号给陶芊汇去1万加币,从来没有间断过,其实阿丁在校园第一次见到陶杰的妹妹那个长发清纯的校花美女的时候就一见倾心,仿佛电击了一般,窃窃私语又欣喜若狂,但他强迫自己要冷静因为他的家庭无力让他无法给最爱的人一场浪漫的邂逅和唯美的爱情,大名鼎鼎的校园诗人阿丁就假公济私,在一切自己可以调用的文学社资源,墙报、文刊、广播中发表了大量以陶芊为原型的各种散文、文学、小说、诗歌,只是换了各种名字,其实争夺的本质是勇敢,而爱的本质是小心翼翼,那个时候陶芊是他生命里最大的机密,未曾对任何人提起,陶芊那时也偶尔投一些稿件到文学社,阿丁总是忙不迭时地帮着修改,他们有时争得面红耳赤但总是陶芊胜利,阿丁再绞尽脑汁地把那些他以为正确的观点变成一篇篇行文暗暗较劲。但阿丁只是远远地看着陶芊,远远地给她自己可以做到的一切,贫穷限制了他的想像,他从来没有敢憧憬更多,因为在学校陶杰就是他的保护神,也是时常提携和不露痕迹的各种麻烦帮助他和母亲的好哥儿们,那时候,陶杰常常闹着去他家蹭饭吃,但每每这个时候陶杰都把他们家的冰箱填塞得满满的,他会时常甩下一些不喜欢的衣服让阿丁帮着解决困难,但那些阿丁绝对合身的时尚衣装新潮崭新,总是让他赢得校园白马王子的美称。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只是没心没肺地相互打击,从头到脚恶搞对方,不过陶杰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如同大哥一般照料顾及着每一个人,威望和信誉极高,陶芊是他龙凤胎的妹妹,当时他们一同考进这所全国排名数一数二的大学成为那个省最重要的佳话爆炸性新闻,据说还上了当地报纸头条。当然领袖的气质是天生存在的,陶杰很快成为学校的风云巨头,不仅能力卓越更有很深的商业能力,间或在校园期间就成为富豪,而阿丁是为了奖学金的属性才加入学生会的,因为他不忍让母亲更加艰辛,所以陶杰的演讲稿几乎让阿丁承包了,他其实是陶杰竞选和赢得选票的头号智囊和文字工匠,每次赢得满堂喝彩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起喝酒庆祝然后陶杰就会一千两千的发奖金给阿丁,每每阿丁的窃喜都是崇拜的加码,换言之,那些奖金几乎供养着阿丁读完了整个大学和研究生学业。阿丁最喜欢陶杰带着他胡吃海塞,特别是有陶芊的时候,那一整晚一整晚的月亮都特别明亮,而月光如水般温柔——

  始料未及,绝对剧透,惊心动魄,顿失逻辑。陶芊辗转找到阿丁,非常直截了当,她说她要嫁给阿丁,她一直中意阿丁许多年了。阿丁完全蒙圈了,虽然以他现在的声名和地位,甚至于财富和前途,都足以让他无须自卑,但这样莫名的大转折却让人的关于崇高和美好的想像诚惶诚恐,因为阿丁思想保守而传统,他不需要报恩式的爱情,更不需要励志般的以身相许或是信誓旦旦,其实某种程度上阿丁和母亲的思维一样,那些曾经温暖过他们的人,就要倾其所有对他们好,只管行善,不问前程。但这个从天而降的大礼瞬间把阿丁打击到了,虽然说阿丁惦记陶芊许多许多年,但有色心没色胆的他一直以为这份情愫就像是装进了保险箱的暗生情愫,没有人知晓只在他最寂寞的时候想像一下进行自我安慰,就像是藏在贝壳里的珍珠,他像小偷一样呵护和坚守着这个甜蜜,许多思念无望的夜里他也会怅然若失甚至揉搓纸团击打小熊,但那些窃窃私语一般的自我甜美就像天马行空的思想遨游,只需去想不需回望,自由自在,但突然之间,他最钟情的美人站在他面前突然表白却让他完全不知所措,迷失了自我,甚至还会怀疑起自己最初的动机,但思来想去阿丁觉得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没有自私自利之心,更没有巧取豪夺,只是他一时失语不知缘由。

  陶芊却泪流满面,她拿出那份阿丁精心制作的保险回函和存单,她更拿出一摞信件,告诉了阿丁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切。原来早在校园时期,陶芊就用哥哥的特权,打开过文学社的大门,才发现那些各种笔名各式文风的文字,原来都出自阿丁一人的笔体。她和哥哥说了她想和阿丁在一起,哥哥说阿丁要继承父亲的遗志是要出国的,那是阿丁母亲的期盼,哥哥还说阿丁现在是学校的白马王子,你让我假公济私还不得满城风雨,不如你到国外去等他,到时候顺理成章,姻缘成真,女孩子要矜持一些,等到他的身边只有你不是更好吗?于是陶芊到了英国,而阿丁却读了本校的研究生;后来哥哥说阿丁正在申请加拿大,于是陶芊英国硕士毕业申请了加拿大的博士,而哥哥说阿丁结婚了是母亲同事的女儿,他们青梅竹马。于是陶芊这两年一直以学业为名没有回国,她想忘了阿丁,但越是强迫越是清晰,直到她拿到学位的第二周,她收到了哥哥寄来的包裹。

  “芊芊:当你收到哥哥的这封信的时候,请原谅我不能信守承诺出席你的毕业典礼,但你要相信你是我们整个家族的骄傲,我一想到你的出色和成就就欣喜若狂,仿佛重生。你答应哥哥不要伤心,因为此时此刻,我应该离开这个世界至少四五个月了,我不知哪一天到来,但我选择了我要为我的责任和生命里最后一道尊严和正直的向往去做的一个坚定的选择。

  在你留学的这段时间,我有过风生水起的辉煌,也有过商业猥琐的种种经历,不想回忆太多,因为以你一个博士的高智商你会懂得也支持哥哥的选择,当然我知道这道伤痛的遗憾,但相信这一切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因为我爱你们,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身上的责任。

  我做期货迅速积累了财富,但我被人骗过,也用同样的方式骗过别人,哥哥现在身价五六个亿了但那里是充满血泪的不为人知,这两年我是这场金融诈骗案的民众卧底,以破产商人的姿态淹没在芸芸众生,虽然鄙夷但也涉及到我的巨额资产,而且他们拿你的命运威胁我我没有选择,因为在罪恶的风口浪尖人性是没有存在口岸的,利益会撕裂许多表面的光鲜不想言说。在我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已经酝酿半年之久,我拿到了完整的证据,我不想看到一批人流离失所和痛不欲生,前天一位老人绝望的跳楼了在她之前她的儿子因为绝望自杀了,几乎每三两个月都是不堪的一切,再有最多三个月这笔超过六十亿的巨资就要被转移到海外去,我不想出卖别人也不想被别人出卖,半年以后这封信将会寄出给你,而两个月之后那些金融诈骗的证据就会抵达审查机关,但愿哥哥还能够给这些弱势的民众最后一线希望吧。

  在你之前,我已经安顿好你的嫂子,虽然我知道她会恨我一辈子了,那些资金池的钱就让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吧也许这是关于我生命的一次救赎我想你作为我的妹妹一定能够理解,我在做金融以前有一笔信托基金,两千万我给了你的嫂子只求她留下儿子,我知道她心有不甘的绝望但对于一个给了我全部青春和爱恋的我最爱的人,我要保全和对她负责,我把儿子送到了澳大利亚交给了我很信任的一个外国人已经办好了全部领养手续,毕竟他现在只有三岁我不想让他在贫穷和耻辱中渡过一生,更怕你的嫂子雯忍不住回来找他,你知道复杂的家庭是更多的痛楚,我也不希望你去寻找只需要知道相信哥哥会安排好一切,你的嫂子就要去瑞典了,我安排了一个外交官他会娶她带她到欧洲去,但愿离开我之后她的生命里不再有伤害和暴力,我相信她是值得爱的她会幸福安然的。我只和爸爸妈妈说我破产雯要离婚带走了孩子,到国外或许对孩子的教育好,帮我一直骗下去吧,你给他们一双漂亮的宝贝,我相信自己的妹妹是另一个我。

  你这里是这样,你可以申请香港人才计划或者到新加坡,以你的学历和才华我相信一切都没有问题,父母无法出国我希望你能在他们够得着的地方随时可以孝敬他们,我希望他们在可以讲华语的地方安享晚年,因为我不希望我不在之后有人动摇我的家人,虽然概率极小但是我必须万无一失,我将之前在雯名下的计算机公司转到了你的名下,同时在香港为你们买了大额保险和以你控股的计算机公司的上市股权投资,我想你会比我更加出色。我辱没了门风,我不想让父母知道太多,只希望他们以为我是车祸身亡,因为我也不想后半生在监狱里渡过,每一年都是家人的耻辱和比活着更痛楚的活的祭奠。生比死更难,但在一个金钱欲望的国度每一个征战其中的人都像是踏上了一部呼啸的列车,上的去下不来,因为有太多关联的人和情感,以及藏机锋线里的物是人非。其实在做出决定的一霎那,我的内心出奇的安详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用四个A轰炸了整个盘面逆转了未来。

  还有就是你的感情,将死之人,无法诉说地一世的悲悯,我要还给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在穷乡僻壤能够在京城读书而且考上知名大学吗?这是父亲一生的颤抖,更是一个人诚惶诚恐的虔诚,阿丁的父亲就是下放到我们那个村庄的,他为人很好是我们幼年的启蒙老师,或许你只是印象,在缺医少药的年代,他父亲有很严重的胃病后来死在那里,那天送走他的就是我们的父亲:阿丁的父亲给了我们的父亲一个地址、照片和一位可以托付的他的学友,这个人就是我们现在大学的副校长,阿丁的父亲说很喜欢我们一对龙凤胎的小孩,自己也有一个同龄的儿子,他在临走的时候告诉父亲一定要让孩子读书,小孩子都是可塑的。父亲在之后打各种工把我们寄送在北京的亲戚家读书,而且让顾校长给我们推荐了很好的老师做辅导,也让顾校长转而关照阿丁母子,因为阿丁的父亲说不要告诉他们真实的一面,就说他是被树砸到的是笑着离开的。我们三个考上同一所院校也许是命运的偶然,但也许是阿丁的父亲冥冥之中的在天护佑。阿丁喜欢你我早看出来了,不过他永远不是不敢说是根本不敢想,其实我是挣扎和矛盾的,因为我不知道阿丁的才华到社会上能不能生存,我舍不得自己最爱的妹妹一生贫寒跟着受苦。但我也暗暗助力你们,去英国的确是阿丁妈妈的梦想,因为阿丁的父亲、爷爷都在英国留过学,就是你去的剑桥,我想等你安顿下来让阿丁也去英国,他的成绩绝对没有问题,而那些学识和工匠精神或许在西方国家才会更简单。但是阿丁拒绝了,他说母亲离不开他又不会外语,他不想母亲脆弱的一生再添孤寂,守住现在不是最好但母亲踏实他就踏实。这我才绝望了,因为我眼见着他的一团糊涂的写来写去难以为计,我不想自己的妹妹在这样暗淡无盼的生命里从青春到暮年,我让你去了加拿大,看着你每月一封寄给阿丁的信,我扣下来了,我拆封又像小偷又像家长检查了才知道你深爱着阿丁,只是我一贯说一不二我以为有权主张,我怕你不死心就狠心告诉你阿丁结婚了,我想让你干脆留在国外,怎样都行我以为你的幸福就是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尼斯海滩一样的纯净的浪漫。我知道阿丁的心意也一直没有变过,从他小心翼翼拐弯抹角地打探和每每看到你照片的心满意足我就知道。

  真正打破这一切的是我的发达,我的破产,我的暗箱崛起,我的妥协陷落,一开始我只是想保全自己的投资,那是我将近四个亿的全部心血,后来因为我的款项巨大又有一定社会知名度才被告知之前因为承诺利息过高已经资不抵债,不失资产全无只是不能覆盖,但如果我配合潜伏保障我的四个亿连本带息优先退还给我,所以我挣扎过失望过沉沦过绝望过,但我不想重新来过那些打拼的一穷二白,于是我变成破产的落魄商人,和众多民众一起维护权益公开示众而目的就是拖延时间转移资金。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智商麻木了人性冻结了直到我看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我想起自己的母亲,我想我要亲手终结这一切,而只有我的离开才能将一切公之于众真相大白,毕竟这是我保全我的亲人的最现实的方式,不用替我遗憾至少我赴死的时候灵魂是安静的甚至愉快的,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英雄气节总比贪生怕死的躲闪和欺骗来得淋漓尽致,来得轰轰烈烈吧,问心无愧实难做到但勇敢可以冲破一切,我在离开的那一刹那心和生命完全释然。

  说来也奇怪,当我将所有的人选过山车一样一遍又一遍翻滚的时候,我竟然发现只有将你托付给阿丁我才最安心,所以我给他留了一道人生大题,这或许是他的人品和命运的大关,我的车祸可以带来将近三百万的保险,我把这一切托付给他,如果他留下了这道不义之财此人万万不可托付终身,敬而远之;如果他将这笔财富申领出来而没有据为己有交给你们,谢谢他做朋友但绝不可以嫁给他,把这笔钱捐助掉;如果他没有去申办这笔保险,嫁给他,因为一个正直善良的男人才是真正有担当值得托付的人,人生不是战场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打打杀杀的,只要有人知道心疼我的妹妹相伴在她的左右就足够了。因为你还有一个精明可靠的哥哥请允许此时的我还不忘在自己最爱的妹妹面前吹吹牛耍耍赖,不过我敢以生命保证我留给你们的每一分钱都是我一分一分血汗打拼出来的都是干净的,其实即便是在资金池的投资也是我以商业上的成功所创造实现的财富,只是后来我的贪欲和一时的滑落让它们成为了危险炸弹也把我自己送到了死亡的边缘。

  我最最亲爱的妹妹,我们是龙凤胎本来该我一个人承担的所有的苦和责任现在不得不转嫁到你的身上,所有的秘密现在只能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骨子里的坚强和柔韧,理性和感性的集合,或许接下来的路只能你来帮我完成心愿了,你要做一个凤仪双生的妹妹,但愿你们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你们能经得住人生所有的考验,但愿你能爱你所爱,幸福归属,哥哥在天堂笑着祝福你,你值得拥有。

  其实走到生命的崖岸才会发现,人生需要的真的不多能托付的更是局限,有些秘密永远留在心底,有些情感看上帝的意志,有些孝敬从最细微开始,我看不见未来也不知道答案,但我隐隐约约感觉这幕大棋值得我付出生命。记住,我是笑着走的,无怨无悔——”

  知道一切的阿丁又哭又笑,他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故事,但当他看到陶芊的一封封信和那些岁月的邮戳,才傻傻地看着陶芊:“我们为什么要浪费那么多美好的时光,以后的每一天我给你补回来。”后来的后来阿丁才听陶芊告诉她,听说父母拿到保险款的时候她绝望地哭了很久以为彻底失去阿丁了,但因为要履行哥哥的夙愿把这笔钱捐出去她飞回来,可看到那些保险的手续她真的震惊了,深邃地了解这笔保险款的出处她才嚎啕大哭但是幸福无比。

  阿丁和陶芊举行婚礼的时候,他们做了三件金丝银丝缠绕的新衣服,当着所有嘉宾的面送给了父母,因为在漫长岁月里他们的善良和隐忍才成就了人世间的冷暖之后的温热和相识,顾校长做了他们的证婚人,阿丁说:他很幸福,因为梦中的公主原来是他的新娘,或许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小时候,最苦的时候,父亲总爱用国王的新衣安慰和逗他们母子开心,看皇帝都什么也没穿而我们有你妈妈的毛衣,我们是比皇帝幸福的人。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件华美绚丽的衣裳,他和陶芊希望是能加在父母身上最美的精彩,守护他们一生用心融化和刻画的爱与善良,沉默与忠贞,正直与扶助的人性的关怀和美好,这个世界许多人会不知道不记得,但是他们对于这种赋予超越生命的华章和铸造深信不疑,感恩赐予,感谢那些苦难日子里父母带着我们穿越的所有,也感谢那些纸团的记忆里铺陈开来的温暖的文字,他们带着爱生长以及连接着,穿过岁月的长河给了我们或许不完美但充满期待的未来,我愿意我的陶芊是这个世界里高高在上的最美公主,是我用纸团包裹起来的花苞的秘密,也但愿我们的绽放是父母的含辛茹苦的生命里最宽慰的华服,最可口的大餐,未来的路我们不知道答案,但一定朝着日光,让幸福像向日葵一般充盈着笑脸的意义和热烈正向的密密麻麻,其实生命就像是一幕不知道因为所以的坚定和勇敢,只因爱是忘乎所以的一次投入,一次奋不顾身,我从来不曾想像但是有陶芊在的所有的日子我心甘情愿粉身碎骨,因为爱真的很美,但愿我们的父母也幸福得忘乎所以,其实我知道幸福的滋味就是从母亲的毛线团开始的,反复纠结地拉伸千丝万缕的线索和交织伸向未知,太阳懂得编织最美的幸福,而爱的初始就是信任着依赖和用心的成全——”

  一年半以后,法院竟然寄来了执行函,哥哥的基金退还了4.5亿元的本金加利益,这是近年来资产保全的非常重要的大案,67亿资金完整截获,如果陶杰地下有知一定可以安慰异常吧,阿丁和陶芊去祭奠了陶杰,告诉他他们去澳洲找过他的儿子学习很好活泼异常遗传了他英俊的基因,一家人其乐融融,想着成全他的意志与心愿他们没有打扰他的生活,就让他天然透明地在湛蓝的海岸阳光一般成长吧。他们告诉陶杰他的牺牲得到了最大的回应,应该保全了不下一千多个家庭,他的投资也执行给他们了,他们以双方父母的名义建立了四个一亿元的公益基金,分别涉及医疗、教育、养老和法律保障,因为他们想完成他未竟的心愿,另外的五千万他们以他儿子的名义存入了一个信托基金,等他的儿子年满十八岁,就把这笔资金移交给他,也或许若干年后子承父业,又一个陶杰重新诞生,每一个善的愿望其实你以为是拯救世界其实也是承担自己,可是阿丁和陶芊还是替陶杰遗憾,他走得那样平凡甚至平庸,他用生命解救下来的家庭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或者作为,他消失在这个世界,只有爱他的人会望穿双眼,记得他的音容笑貌,他的青春浩荡,他的创业英雄,他的悲天悯人,他一切的好,总有人记得,有人祈愿,有人用心念为他树一道无字的丰碑,让他不可知的生命充满熠熠生辉未来的意义——

  三年以后,阿丁和陶芊的儿子满地乱跑了,也还蹒跚但却满屋乱转,阿丁还是喜欢写作的时候团纸团,只是经常和陶芊互相掷来掷去,有时欢笑有时搞笑,而母亲依然喜欢缠毛线团织毛衣,闲时教教小外孙学习,她希望书香门第发扬光大,儿子在看芝麻街,而阿丁和陶芊却觉得希望满盈,仿佛芝麻开门,其实爱就是永不消失的传承的电波,飘荡在生命和各种生命的联结里,生出许多光芒和故事,文思缠绕,是纸团和毛线团的另一重奇迹的诞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团和毛线团(小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