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比干》第11场
林众2019-05-23 19:261,106

  10、朝歌远郊区。日。外。

  天色渐暗,风起云涌,荒野的兽吼鸟鸣由稀稀拉拉转为此起彼伏,在晚霞的映衬下转瞬间盖过了喧嚣的人声。

  杀得兴起的帝辛策马追逐一头中箭带伤的大老虎,很快把护卫甲士们甩远了。

  大老虎被追得筋疲力尽,前方无路可逃。帝辛索性下得马来,健步如飞,欲活捉大老虎。

  大老虎急眼了,一个反身相扑,尾巴扫中帝辛。帝辛就地打了一个滚,绕到大老虎身后,鹰爪般的十指堪堪将大老虎的头皮活生生剥离了。

  突然,四周狂风大作,一对虎夫虎妻和两只虎儿虎女闪现在帝辛身边,吓破胆的大老虎晕死过去。

  四虎近在咫尺,步步紧逼,标准的虎视眈眈。

  帝辛毫无惧色,抖开铜索剑,先取公虎的要害,一发即中,公虎脑瓢洞开。这边的母虎一个前扑,却被帝辛顶头迎面一剑,当即开膛剖肚,铜索剑深插在心脏里。另两只小老虎欲作自杀式袭击,没等它俩近身,徒手的帝辛同时扼住二虎的喉咙,用力捏碎了,将气管扯出,如甩链球一般把二虎抛出老远,正好落在赶到的比干脚下。

  帝辛:二叔,你赶上了好戏,余一人可杀四虎,这比你的圣贤之道如何?

  比干:(大叫)小心身后。

  话音未落,帝辛的躯体已被身后突袭的一头巨型猛犸用长鼻子卷起,像荡秋千一样来回甩动。帝辛动弹不得,只有挣扎的份儿,大呼“二叔救我”。

  比干退后几步,默念咒语。

  霎时间,丛林里、草地上、土包石缝,目力所及,密密麻麻的蚂蚁钻出来,形成一条龙的战斗阵容,如风卷残云,瞬间把猛犸象啃噬得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帝辛却毫无无损,摔在地上。

  帝辛惊魂甫定,目瞪口呆地看着蚂蚁群听从比干的手势和咒语,如潮水般渗漏在地表。他心有余悸地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帝辛:厉害,真厉害,好厉害,王叔你太太太厉害了。王叔你使的何种法术,可否传授于我?

  比干:(淡定地脱下外衣扔到远处)不是什么法术,你小子权当一场错觉,没事就好。

  帝辛:(抱住比干的胳膊不放)二叔待我如亲生子,教我无数本领,这点法术又何须藏藏掖掖。教教我嘛。

  比干:并非臣不愿意传授大王,只是此乃女娲娘娘亲授的意念邪术,若无上天好生之德、方正纯元之心,不但不能显奇效,反而伤及自身。大王好狠斗勇,喜杀嗜血,此法术恐戕害大王。

  帝辛:(作沉思状)女娲娘娘……

  比干:天机不可泄露,请大王快快上马回宫,看护父王,以全天地孝顺之德。

  帝辛:女娲娘娘,二叔您跟她很熟吗?哪天介绍我认识一下。

  比干:嗯嗯,回头再说。你小子今后跟我多学一点动植物学知识,这个召唤蚂蚁的法术就会无师自通了。

  帝辛:动植物学?这是什么法术?

  比干:嗐,回头你去王宫图书馆查一查蚂蚁的生活习性就知道了。

继续阅读:《那年比干》第12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年比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