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比干》第19场
林众2019-05-24 09:33858

  19、空镜转场。朝堂。日。内。

  帝辛披麻戴孝,神色哀戚,文臣武将们也都佩戴着白花黑袖,气氛肃穆。

  帝辛:(声色沉痛)醉酒误事,昨夜遭西岐来的刺客恐怖袭击,没能保护姜皇后,愧对先王和先王后,愧对先太上王和先太王太后、先太太王和先太太王太后,还有列祖列宗的遗托。你们说,寡人该当何罪?

  比干:大王节哀顺变,臣有一问,大王如何断定刺客是西岐来的?有何证据?

  帝辛:(信誓旦旦)寡人亲眼所见,寡人就是证据。西岐姬昌不臣之心已久,昨夜要不是姜皇后为寡人挡了一剑,寡人恐怕就追随先王而去了。罢了罢了,寡人要为姜皇后守灵十日,实无心于军国大事,今着冀州侯苏护代寡人征讨西岐,少师比干署理国政,箕子王叔监运军需粮草,务必首战告捷,为姜皇后报仇雪恨。众卿以为如何?

  苏护:(闪出班列)臣领旨。

  比干:(原地不动)大王既意已决,臣等谨遵王命。臣以为,西岐姬昌并非有意反叛,刺客一事还需深入调查。苏护大将军征讨西岐之前,臣愿替大王修书给姬昌,先令其送质子来朝,岁入三贡,如若姬昌不从,我大军再挥师剿灭不迟,以压其终身臣服。

  帝辛:(眉开眼笑)王叔向以仁德文治天下,深得我大商始祖成汤遗风,寡人表示高度赞赏。但西岐和东夷、北狄、南蛮皆化外之地,冥顽不灵,非武功赫赫不足以威服彼等,把他们打趴下了再跟他们讲道理吧。

  苏护:(伏地叩首)大王英明,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待臣打下西岐老巢,届时比干少师或可代天子巡牧西岐,广施德政,两全其美矣。若先行修书告知姬昌,反倒令其早做防备,于我大军突袭征讨不利。

  比干:(站出班列)苏将军此言差矣。比干为臣下,岂敢代天子巡牧行政,西岐本就是我大商邦邑藩属,唯有大王有处置之权。臣禀大王,苏护当堂挑拨君王纲常,请大王治其罪。

  帝辛:(大手一挥)好啦好啦,你俩都别掰扯了。此事已定,苏护大军出发之日,寡人为你摆酒壮行。苏将军,明日早朝后,你先进宫宽慰苏妲己娘娘。皇后者,母仪天下也。国中不可一日无皇后。寡人要为已故姜皇后守丧十日,十日之后,寡人正式册封苏妲己为新皇后。

继续阅读:《那年比干》第20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年比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