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比干》第17场
林众2019-05-24 09:321,031

  17、朝歌城内。苏护侯府。日。内。

  苏护在内室踱步,气哼哼的,他的夫人赵四娘在旁察言观色。

  赵四娘:侯爷,今日大王封赏,理应高兴才是,你怎么气哼哼的呀?

  苏护:高什么兴,那帮嚼舌头的说我是因为女儿献给大王才得这个冀州侯的封赏,真正是羞杀我也,恼杀我也。当年娶了你赵家的四娘就有人骂我吃软饭,现而今把闺女奉献给了大王,又成了吃软饭的。我堂堂朝歌守备,在那帮嚼舌头的眼里怎么老是吃软饭的。真正气煞吾也。

  赵四娘:侯爷这些年的威威功劳人所共知,只要侯爷心里有数,大王明鉴,何必在乎普通大臣的看法,徒添烦恼。

  苏护:话虽如此说,只是这口气咽不下,你不觉得我也是吃软饭的吧?

  赵四娘:(一撇嘴)侯爷要是吃软饭的,那我赵家岂不成了软饭世家。谁生下来都要吃奶,谁都是吃软饭长大的。

  苏护:言之有理。夫人不亏是我大商朝歌四大名媛之首。

  赵四娘:(谦虚地掩面而笑)侯爷严重了,朝歌四大名媛之首是姜皇后。

  苏护:(一拍脑门)对对对,姜皇后才是朝歌四大名媛之首。我这张嘴欠抽。不过话说回来了,老婆还是自家的好,在我眼里,夫人才是真正的朝歌四大命运之首呢。

  家丁来报:比干少师来访,正在正堂等候。

  苏护闻听,忙不迭地整肃衣冠,连走带跑来到正堂。正堂之上端坐着比干。

  苏护:(深深施礼)少师驾到,有失迎迓,本侯正要请教少师征讨西岐一事。

  比干:(起身回礼)侯爷,比干来府上并非为征讨西岐一事,只是有一事相求。

  苏护:(让座,就座)您尽管吩咐,本侯一向照办。

  比干:令爱既已入宫,又得大王万般宠爱,苏姓一族必得重重赏赐,侯爷也会节节高升。比干惟愿侯爷能教抚令爱安于本位,后宫之中,皇后之外,一人之下,足矣,姜皇后仁德爱民,乃后宫楷模,令爱若得随侍姜皇后,善莫大焉。

  苏护:(沉吟)这,这个……这个是大王的意思,还是姜皇后的意思?

  比干:都不是,是比干的个人意见,也许在下是多虑了,侯爷和令爱一定考虑得更为周祥。

  苏护:这就是了。来,给比干少师上茶,上香茶,今年的春茶来得正是时候,少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请用茶,正宗的明前碧螺春。您再尝尝我夫人亲手做的点心,专供朝歌名媛的极品小吃。

  比干见状,起身讪讪告辞。

  比干:多谢侯爷深情款待,比干还有急要公务,下次一定专来品尝贤夫人的手艺。告辞。

  苏护回望比干的背影,满脸不屑和得意忘形。

  苏护:(自言自语)哼,吃软饭也有吃软饭的好处。让你们羡慕嫉妒恨去吧。

继续阅读:《那年比干》第19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年比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