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比干》序幕
林众2019-05-19 11:171,840

  序幕

  湿漉漉的倒十字架,五彩缤纷,由小变大,弯曲的X轴和Y轴。

  一个原点沿着一条任性的抛物线在画面里闪展腾挪,幻化成迷蒙的雨雾和血色的泥浆,进而汇聚成河、成海、成山,成人、成日月星辰。

  月球,喧闹的广寒宫,一艘艘庞大的组合式星际战列舰绕行月球三匝,背向着太阳,向着地球和其它行星之间的尘埃地带飞来飞去。

  地球,一艘战列舰徐徐降落在北极圈。

  昼夜交汇处,冰天雪地间,一艘横贯北回归线的战列舰放出一连串的人形生命体,四散奔突,如潮水般或涌或退,渗入地表。

  荒凉无尽的地球绽放出勃勃生机,动植物繁茂。

  太阳耀斑和黑子交相辉映,宇宙深处传出一阵深沉的叹息。

  各个地质年代的世界地图,各个历史时期的中国地图,急速变幻伸缩的疆域,镜头聚焦黄河中游,中原地带。

  起伏不定的黄河水溢出崎岖的河道。

  河岸边,一座女娲庙前,女娲在抟土造人,一个个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人偶如天女散花般从她手下飞舞四溅,脱胎成姿态各异的男女老少。

  旁边的伏羲庙,伏羲在忙碌地耕田播种,劳作间歇,在田间地头烧火做饭。浓烈的倒灌的烟火呛得他连连咳嗽,泪流满面。

  星际战列舰放出的人形生命体和女娲手中不断流出的人偶在东西方临界线遭遇,两下好奇地互相端详着,嗅着,摸索着。

  突然,天崩地裂,飞沙走石,大洪水从天而降,淹没了生机蓬勃的地表。

  女娲庙崩塌,女娲飞身跃入云层,眼睁睁看着伏羲在洪水中沉浮漂移。

  伏羲和女娲两人急切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渐行渐远。

  女娲身轻如燕,随着呼啸的罡风飘到宇宙洪荒深处。

  身躯如星际战列舰般庞大的盘古正在开辟鸡蛋状的宇宙。他以手为椽,以脚为桨,口吐云雾,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沉为地,五体化身为日月星辰,而后聚拢散布在混沌之中的影子和魂魄,从自己的肋骨里取出一根,接住女娲的身形,为她再造肉身。

  盘古的身躯随着宇宙的膨胀渐渐长大,天高一丈,地厚一丈,他的身躯也长一丈。变幻无形的他从银河里掬了一捧星光闪烁的水,胡乱洗一把脸,悠闲地俯瞰着大地上一群群鸟兽对着他的影子顶礼膜拜。

  女娲眼见无法让自己长得像盘古那样高大威猛,便远远地打手势让盘古收了神通,变成跟她一样的普通人形状,只是年龄看上去相差较大,一个是大叔,一个是萝莉。

  女娲:盘古大叔,地上发了大洪水,求您快去救我的伏羲哥哥吧。

  盘古:知道,是我叫人间神放的大洪水,给这届地球洗洗澡,呵呵。你的伏羲哥哥没事儿,我早就在西方的诺亚方舟上给他留了个好位子。

  女娲:那我什么时候才能重回到地球上啊,您派给我的造人工程还没完工呢。

  盘古沉吟片刻,依次指着地球上的中国中原位置,由中心向外扩展至大半个个东亚地区和东海、南海及其附属岛屿直到印度洋北侧。

  盘古:女娲姑娘,你且等着,我打算把这块地方给你当祭祀,还有这儿,这儿,全归你了。算是给你帮我造人的报酬。

  女娲:那我伏羲哥哥,他也要有自己的地盘,盘古大叔,您可不能偏心。

  盘古哈哈大笑,声如洪钟,挤眉弄眼,又依次指着美洲、欧洲、非洲、澳洲、南极洲,拿尖尖的指甲一路划过去。

  女娲:这些个地方他可以选,不能超过三项。还有别人排着队等我给安排工作呢,我老盘可是出了名的一碗水端平,想偏心,没门儿。

  女娲:那么多人,你安排得过来么,又在吹牛。

  盘古:好啦小姑娘,回家去吧,那儿有人给你上供呢。我得去西方看看,那儿的擎天柱毁了一根,太阳家的门槛也缺了一块,我赶紧给修理修理。

  盘古吹着口哨,自顾自踏祥云,往欧洲方向迈步,断续的口哨声抑扬顿挫,交响成一曲浑厚而轻快的主题音乐。

  主题音乐推出:《盘古的宇宙》

  庄严肃穆的《女娲颂》音乐声中,踌躇满志的女娲按下云头,降落在一座整葺一新的女娲庙正堂,魂魄自动嵌入栩栩如生的女娲塑像。

  《盘古的宇宙》和《女娲颂》前后呼应,渐成笛子和萨克斯的合奏。

  新建的女娲庙,一块木牌斜插在门楣中央,上面是一个古文字:“左林右泉,前岗后道,万世之灵,于焉是宝“。

  特写:这十六个字被一个字一个字地贴在一方青铜盘面上,纯手工操作。

  女娲的怀里抱着一个小猫狗样的小人儿,状如基督教里的圣母玛利亚。小人儿从开放式的襁褓里跳到地上,见风长,一溜烟下凡到中国地图上的黄河中游地带,降生在一座充满喜庆气氛的王宫里。

  王宫里一声脆生生的婴儿啼哭,接生婆和丫鬟们争相传诵“生了生了,是个男孩,快报告大王。”

  字幕推出:那年比干

  主题音乐再起。

继续阅读:《那年比干》第01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年比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