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比干》第09场
林众2019-05-20 14:441,345

  09、朝歌城内。帝乙寝宫。日。内。

  穿着睡衣喝着小酒看着歌舞的帝乙毫无征兆地歪倒在床榻上,口鼻错位,涕泗横流,身体僵硬地卷缩在花团锦簇的龙榻里,状似醉驾。

  现场的艺术家们和左右的男女侍者都没有发觉帝乙的异常,大家伙儿轻衣薄衫,冻得直哆嗦,拼命活动身体取暖。

  演出照常进行,高潮迭起,激昂的鼓乐声声盖过了帝乙的痛苦呻吟。

  箕子和微子启匆匆赶到奄奄一息的帝乙床榻前,掀开花团锦簇的被窝,帝乙已然人事不知了。

  现场演出戛然而止,艺术家们潮水般退到一边,男女侍者呆若木鸡。

  任凭箕子和微子如何人工呼吸,实施紧急救治,帝乙饶是醒不过来。

  闻讯赶来的王太后和王后哭得泣不成声,御医们束手无策。

  箕子:(阴森森地对微子耳语)灌水银。

  微子:(大惊失色地耳语)好使吗?

  箕子:(对微子耳语)这是你的最后机会。

  微子:(阴森森地看着箕子)不,是你的最后机会。

  箕子和微子都阴森森地盯视着对方,手脚不停地拿捏着帝乙的五官和四肢,累得满头大汗,还是不能让帝乙动弹一二。

  箕子偷摸地从怀里掏出一支竹筒,微子默契地挡住他的动作。

  箕子正待要将竹筒尖端捅进帝乙的鼻孔,帝乙悠悠地醒了过来。

  箕子:(放声大哭)大哥,你总算醒过来了。

  微子:(声泪俱下)父王醒得及时。太后、母后,你们都别哭了。父王复活了。

  帝乙的喉咙里弹出一根形状别致的骨头,憋成青紫色的国字脸恢复了红润,忍不住呕吐出一大滩酒肉,喷得箕子和微子满身都是,后者欢天喜地毫不嫌弃地接着。

  帝乙:(咕噜噜喝了一大罐凉白开)噎死我了。你俩,你们这是干甚?演员呢?

  箕子:演员中场休息。比干少师派我和微子前来禀告大王,今日狩猎,太子辛徒手打死了一只大老虎。

  帝乙的神态稍稍振作,示意微子启扶自己起身,半躺半倚在床头,低声咕哝着,眼睁睁望向王太后和王后,对箕子和微子视而不见。

  王太后和王后上前附耳谛听。

  王太后:大王是要召唤比干进宫吗?

  帝乙摇头,又点头,眼巴巴可怜兮兮第望着箕子,失落的眼神定格在微子启脸上,表情复杂多变,舌头打卷,声调含混不清。

  箕子:(惶恐地伏地高举双手)大王,少师嘱咐把这个龟符给您握在手心,即可与少师通话。

  王太后:人都说比干有七窍玲珑心,却是从未显能过,他此时远在百里之外,如何与大王通话?

  帝乙:(呢喃)还真让二弟算准了,这根硬骨头很难啃呢。

  微子启突然神色大变,脸上肌肉急速抖动,嘴巴一张一翕,目露精光四射,恍若灵魂出窍,喉咙里发出比干的声音。

  微子启:大王病不在自身,只是偶感风寒,长期操劳负重,内分泌失调矣。臣弟有过,过在早请示晚汇报做得不够。

  王太后:(惊疑地瞪着神神叨叨的微子)启儿,这,你是比干还是微子启儿?

  箕子:启儿,噢不,二哥,你真是二哥?你这会儿安的是哪颗心啊?

  微子启:想我比干,生来七窍玲珑心,颗颗是忠君爱民之心。三弟,启儿,你俩先将近期朝中大事上达天听,我这边处理完事情即可收心回宫,大王无恙,尔等缄口勿吵吵,让大王静养。

  说罢此话,微子启浑身抽搐,五体投地,半晌才缓过神来。

  帝乙:(小声嘀咕)装得真像。

  王太后:(扬声长啸)速宣比干的主心骨回宫,商议春祭女娲娘娘。

继续阅读:《那年比干》第10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年比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