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水千丞2019-08-20 17:444,127

  任燚请了三天短假,打算好好放松放松。

  回到家,他先脱了消防队的常服,换上T恤牛仔,开车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堆他爸爱吃的东西和日用品。

  回来的路上有点堵,车一边往前挪,他一边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对面传来一个懒洋洋地声音:“喂。”

  任燚笑道:“又喝多了?”

  “啊……几点了……”那边顿了顿,“哪有这么大早上给人打电话的呀。”语调带了些许撒娇。

  “都快十点了还大早上。”

  “你以为我是你啊,每天六点晨训。”电话里传来床褥窸窣地动静,“干嘛突然给我打电话,想我了?”

  “嗯,想你了,在天启吗?”

  “巧了,我刚杀青回来。”

  任燚笑道:“明天请你喝酒怎么样?”

  对方低笑两声,暧和谐昧地说:“带酒来我家。”

  ----

  回到家,任燚停好车,提着两个大塑料袋往家走。

  远远地,就见他爸拄着拐杖朝他走来,每走一步全身都跟着一抖,却还是费力要迈最大的步子,看得任燚胆战心惊。

  保姆在一旁焦急地想拦他,却根本拦不住。

  任燚赶紧跑了过去:“怎么回事?”

  “你爸非说听到警敏感铃了,你快拦住他。”

  任燚把袋子递给王阿姨:“爸你这是干什么!”

  任向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周围的人仿佛都不存在,他口中直叫着:“出敏感警了,出敏感警了。”声音颤抖,激动不已。

  消防队虽然就在他们小区对面,但这个距离,就算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未必听得到警敏感铃声。

  任燚死死抱住了任向荣的肩膀:“爸,今天不是你带队,今天不是你带队!”

  “出敏感警,我要出敏感警!”任向荣用力撞了一下任燚,没撞开,便恼怒地挥舞起拐杖。

   那拐杖的头不偏不倚地怼在了任燚的脚背上。

  任燚痛叫了一声,强忍着没有撒手,硬把他爸往回拽:“爸,今天真的不是你带队,副队带队,咱们回家吧,回家吧,好吗。”

  小区的邻居们纷纷驻足侧目。

  王阿姨在一旁叹气连连。

  最后,任燚忍着脚痛,把他爸背回了家。

  他家是老式楼房,没有电梯,还好只是三楼,但任燚还是累出了一身汗。

  其实他们家还有一套房子,离得不远,环境好很多,早在他妈还在的时候,一家三口已经搬过去了,他是为了就近照顾他爸方便,才又搬回了这里。

  任向荣坐在椅子里,不复方才的倔强,开始安静地看着窗外发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口中依然喃喃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任燚单腿跳到了沙发前,没有空去查看脚背,而是累得瘫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

  王阿姨拿着碘酒走了过来,帮他脱下了鞋袜,看着已经肿起来的脚背,叹道:“阿姨帮你擦点药。”

  任燚闷声说:“谢谢。”

  上完了药,王阿姨张了张嘴,有些艰涩地说:“任队长,你爸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以前是清醒的时间多,现在……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任燚点头:“我知道。”

  他爸立过功,又是因伤退敏感伍,退休金和医保都很高,看病花不了太多,可有些病,偏偏是钱无能为力的。

  “昨天晚上……小文给他洗澡的时候,他把小文推了个跟头。”

  任燚怔了怔:“小文没事吧?阿姨,真是对不起,我爸……”

  王阿姨安抚地拍拍他的膝盖:“没什么大事。”

  小文是王阿姨的儿子,母子俩昼夜轮班照顾他爸。

  任燚抓了抓头发,感到窒息地难受。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任向荣,那佝偻的身体,那花白的头发,那放在膝盖上依旧微微颤抖的手,他曾经见过这个男人顶天立地的模样,如今只剩下无尽地失落与酸楚。

  “任队长,你工作这么忙,休假又少,家里就你一个人,你有没有考虑过……考虑过养老院啊,那里有专业护工,又有医生。”

  任燚坚决地摇头:“我不会把我爸送养老院的,他也不愿意去。”

  王阿姨为难地说:“有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一直没找到机会。我老伴儿快退休了,退休之后,我们打算回老家,这个地方,辛苦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

  任燚沉默了。换了这么多保姆,王阿姨母子俩是目前为止最靠谱的,尽管一个月光他们的工资就要一万,但他宁愿多花点钱,只要能照顾好他爸。

  王阿姨道:“不好意思啊任队长,你们都是好人,对我们也挺好的。其实我们也不放心你爸,但也没有办法,还有几个月时间,你考虑一下,也找找新的人吧。”

  任燚无奈地说:“好,谢谢你。”

  中午,任燚亲手烧了几个他爸爱吃的菜,他爸却一口也不肯吃,到了下午,却又突然叫着饿了,他把菜重新热了一遍,陪他爸又吃了一顿。

  他时常劝自己,不该难过,而是该心存感激,毕竟有时候,他还能有一个正常的爸爸。

  -----

  第二天醒来,任向荣又恢复了清醒,甚至自己拄着拐杖浇花,嘴里还唱着小曲儿。

  任燚欣慰许多,提议道:“老任,难得我放假,我一会儿想跟王阿姨来个大扫除。你来指挥?你指哪儿我们打哪儿。”

  任向荣轻哼一声:“让我指挥这个?太屈才了,你们自己折腾吧, 哦,小心我那些奖杯奖章什么的。”

  “放心吧,你那些宝贝,谁敢乱动啊。”

  王阿姨来后,俩人开始干活。

  任燚的脚还肿着,但没什么大碍,便一瘸一拐的扫地、擦窗、扔东西。

  忙活了一上午,家里干净了许多,最后,任燚拿了一块崭新的、洁白的抹布,拧干了水,去擦任向荣的“荣誉墙”。

  那荣誉墙就摆在电视机柜上,一个个奖状、奖杯、奖章、锦旗,记录了这个老消防的三十年戎敏感马,每一个嘉奖背后,可能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任燚一边擦,一边跟任向荣回忆着:“这个是你立三等功那次,保卫两敏感会,对吧。”

  “嗯,集体三等功。”任向荣拄着拐走了过来。

  “这个锦旗是你救的那对双胞胎家里送的。”

  “对,我收的锦旗啊,能装满一箱子,摆出来这几个,都是特别有意义的。”

  任燚笑笑:“我知道,这里的每一样东西背后的故事,我几乎都能背下来了。”他抚摸着那些荣誉的象征,心里对他爸充满了敬佩,一如少时。

  他从小就仰慕着他身为英雄消防员的父亲,所以尽管母亲反对,他也还是义无反顾地追随着父亲的脚步,走到了今天,这份工作再苦再累再危险,他也没有后悔过。

  “这个,是你立的二等功。”任燚拿起那枚勋章,“那个化工厂爆和谐炸事故。”

  任向荣点点头:“十八年了,那是我这辈子最接近死神的一次,当年可是轰动全国的大事故。”

  任燚清晰地记着这个故事,记着任向荣是如何在塌方掩埋的情况下,带着一个战和谐士和两个职工在废墟下撑了八天。那年他才十一、二岁,他陪着母亲在现场守的那八天,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死了一百多人。”任向荣的神情有些黯然,必定是想起了自己牺牲的战敏感友。

  任燚小心翼翼地把那枚奖章擦干净:“你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任向荣嘲弄一笑:“我要是有福,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任燚认真地说:“别这么说,老任,你能平安退休,就已经是福分了。”

   任向荣叹了一声:“有时候我也想得开,我从阎罗王手里抢回来那么多人命,他老人家总要惩罚我一下,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收我。”

  任燚嗤笑一声:“你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人家天天那么忙,那有空搭理你。”他把擦干净的奖章放回原处,“对了,我好像有点印象,是不是几个月之后,这个化工厂所属集团的老总家也出事了。”

  “是啊,而且也是我出的警,当时……”

  “任队长。”屋里传来王阿姨的声音,“帮我挪一下柜子。”

  “来了。”

  ----

  大扫除结束后,任燚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对着镜子捯饬了一下头发,换了套衣服,从家里拿上两瓶红酒,赶在晚高峰之前出门了。

  他开车来到国贸的一个小区,轻车熟路地输入了单元楼的密码,坐电梯来到了最顶层。

  走出电梯,他敲开了一户门,一个白皙帅气的年轻男人倚靠在门框上,笑盈盈地看着他:“带酒了吗?没酒不准进门啊。”

  任燚提了提手里的袋子,嘴角轻扯:“酒也带了,人也带了。”

  俩人相视一笑,下一刻,他被一把拽进了门里。

  ----

  任燚醒来时,天刚蒙蒙亮。

  尽管昨夜疯到很晚,但他的生物钟雷打不动地会在六点左右叫醒他,在中队时,他们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晨跑。

  他想多睡一会儿,却怎么都合不了眼,索性起床洗漱了一番,然后去厨房做早餐。

  等他端着早餐出来时,有人已经自觉地坐在了餐桌前等候。

  “你是狗鼻子啊,闻着味儿就起来了。”

  祁骁打了个大大地哈欠:“我是被你吵醒的好吗。”

  “哦那不好意思了,给你做了早餐当补偿。”

  祁骁舀了一勺紫薯粥送进嘴里,一边呵气一边点头:“可以原谅你。”

  任燚也坐了下来,边吃边问道:“你刚从横店回来?休息多长时间?”

  祁骁是个小演员,早在他出道前,俩人在酒吧认识的,这些年他们的联系一直没断。

  “不知道,有个戏公司在谈,还不知道要不要上。”祁骁抓了抓头发,“哎,没劲,都是一些不怎么样的本子,不怎么样的角色。”

  “慢慢来嘛,你早晚会大红的。”

  祁骁耸了耸肩:“这种安慰人的话,我早听倦了,圈子里我这种型的太多了,优势不大。”他朝任燚扬了扬下巴,“哎,你这种型的倒是少见,怎么样,考不考虑转行?”

  任燚哈哈笑道:“我这么招人喜欢,把你们饭碗都抢光了,多不好意思啊。”

  “我谢谢你?”祁骁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么长时间没见,净聊我了,你呢,最近怎么样?有什么变化吗?”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中队,能有什么变化。”

  祁骁斜睨着他:“也没……遇见什么人之类的?”

     任燚怔了怔,而后笑着摇头:“我假那么少,又得照顾我爸,没多少私人生活,没机会认识人。”

  祁骁叹了口气:“我也是,拍戏太忙了,都没时间谈恋爱,不过谈恋爱也烦,还是赚钱重要。”

  俩人又聊了些别的,任燚看了看表,道:“我得回去了,我爸差不多要起来了。”

  “那我不留你了。”祁骁朝任燚飞了个吻,“我至少还要在天启待一个月,再来找我。”

  “好,回见。”

  任燚穿上鞋正准备走。

  祁骁突然叫道:“任燚。”

  “嗯?”

  “你是很招人喜欢。”祁骁朝他眨了眨眼睛,“起码你是我最喜欢的。”

     任燚心绪微颤,一时有留下来的冲动,但他最终只是笑了笑,转身走了。

   

   

   

继续阅读:第7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