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水千丞2019-08-20 17:444,535

  如任燚所说,路上堵起了车,他们开始了龟速的挪动。

  任燚吃完饭之后,无所事事,车内安静得能听见对方的呼吸,气氛无比地尴尬——至少任燚这样认为。

  他不是那种能受得了冷场的人,他轻咳一声道:“听点歌吧?”

  宫应弦按下了播放键。

  音响里传来了一段厚重又深沉的古典乐。

  “……”任燚道,“要不还是关了吧。”

  宫应弦斜了他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屁事还挺多”,遂伸手关掉了。

  沉默了一会儿,任燚又道:“其他嫌疑人的证词,你收集了吗?酒吧老板不是说有人要报复他?”

  “嗯,以前是他的老板,现在俩人是竞争对手,但那个人有不在场证明,起火时正在自己的酒吧上班,很多人证。”

  “酒吧的救生通道为什么被锁?”

  “防止有人逃票入场,根据员工的说法,已经锁了一年多了。”

  “目前的种种证据,不像是纵火。”

  宫应弦点点头:“但现在也还不能排除,嫌疑人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类似要烧了他的酒吧的威胁的话,也有雇佣纵火的可能。”

  任燚想了想:“那个蔡婉看来更可疑。”

  “等她的尿检结果出来吧。这几天我还要找所有能找到的员工和顾客录口供,还有许多监控要看。”宫应弦说完,下意识地揉了揉眉心,显然工作量很大。

  “你为什么当警和谐察?”任燚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虽然他已经好奇很久了,但这又不关他的事。都怪宫应弦这么奇怪、这么神秘,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嘛。

  果然,宫应弦沉默了,任燚懊恼的想捶自己。

  就在这时,宫应弦的电话响了起来,适时地解救了任燚。

  “喂。”宫应弦接通了电话,“晚上不回去吃了,嗯,不用,嗯,我知道,好,好。”

  任燚偷偷地瞄了宫应弦一眼。宫应弦的口吻不是平素面对他时的冷淡,这是与家人说话的口吻。

  挂了电话,宫应弦道:“前面就是你中队。”

  “哦。”

  宫应弦将车停在路边。

  任燚道:“火调实验室那边有消息我告诉你,有什么发现随时沟通。”

  宫应弦点点头。

  任燚下了车,原本想说句再见,但又不愿意显得自己太热情,毕竟宫应弦对他一直冷冰冰的,他撇了撇嘴,头也不回地走了。

  ----

  回到中队,正赶上其他人出和谐警回来,而且是两拨人。

  任燚问道:“怎么样,都什么警啊?”

  高格道:“一个熊孩子把头卡防盗网了,我们去的时候,还给我们唱歌呢,可逗了。”

  刘辉笑道:“是啊,他爸妈特别热情,送了我们一缸萝卜干,不拿不让走。”他抱着那大大的玻璃缸,“晚上有咸菜吃咯。”

  “好啊,换换口味儿。”任燚又问孙定义,“你们呢?”

  孙定义冷冷一笑:“垃圾箱着火。”

  “然后呢?”

  “幸亏我们去的快啊,去的慢点儿,火都灭了。”

  “哈哈哈哈——”

  曲扬波在楼上叫了一嗓子:“都回来了吗?上来开会。”

  待所有人都坐进了会议室,曲扬波道:“今天有一件事要宣布,我们马上就要迎接新战友了,三个。”

  有人拍起了桌子,有人鼓起了掌,刘辉兴奋地说:“听说有女的,是不是真的?”

  “真的假的!女的?!”一帮人兴奋了起来。

  任燚重重咳嗽了一声。

  曲扬波道:“没错,我们即将迎来凤凰特勤中队第一个女战和谐士。”

  屋内传来阵阵欢呼声。

  “兴奋什么呢都?”任燚沉声道,“开会,注意纪律。”

  任燚平素平易近人,跟他们称兄道弟的,可一旦他严肃起来,没有人敢造次,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任燚在正事上不允许一点马虎。

  曲扬波看了任燚一眼,续道:“这位女战和谐士当和谐兵的时候就在消防队服役过,退伍后考了大学,是武和谐警大学消防指挥专业毕业的,是你们任队的师妹,总之,她是一个专业的消防战和谐士。”

  任燚接过话头:“女消防战和谐士,在全国都很罕见,她的到来,肯定会对我们中队产生一些影响,今天开这个会,主要是有几点提醒你们。第一,我不允许,任何人,对这位女同志有任何轻浮、不尊重的言语或举动,如果被我发现,一定严惩。”

  众人安静地听着。

  “第二,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尽量做到一视同仁,但性别差异毕竟是客观事实,我们要尽可能地给予她方便和体谅,我们不养娇小姐,但我们也要有男子汉的绅士风度。”

  “第三,来了咱们中队,就是一家人,帮助她尽快适应、融入环境。都听懂了吗?”

  众人异口同声地喊道:“听懂了。”

  “有什么问题吗?”

  孙定义举起手。

  “说。”

  “任队,你不会真的打算让她……”孙定义笑了笑,“上前线吧?”

  “是啊,任队。”崔义胜道,“女同志我们热烈欢迎,但是有些男人的事,就别让她掺和了。”

  任燚道:“这些不需要你们操心,做你们该做的。”

  “是。”

  ----

  第二天早上,三个专职消防员前来报到。

  曲扬波在学习室给他们举行了小型的欢迎仪式,一群年轻的战和谐士们都偷偷打量着新来的女消防员——李飒。

  她个子瘦高,身姿挺拔,一头短发干净利落,眉眼周正,英气十足,哪怕不沾脂粉,且穿着完全体现不出女性特质的训练服,依然是个漂亮的姑娘。

  任燚向三个新人介绍他们中队:“咱们凤凰中队有着三十二年的悠久历史,编号37,隶属于鸿武区消防支队,是第一批获得特勤称号的消防中队,关于咱们中队的历史和大事件,队史馆里有详细的记录,你们要尽快熟悉。”

  三人齐声道:“是。”

  “咱们中队目前一共42人,加你们45个。我和曲指导员你们都见过了,这是副队长高格,排长孙定义,咱们中队一共五个班,这是专勤班班长王轩,这是司机班班长毛小立,这是战斗一班班长刘辉,战斗二班班长崔义胜,战斗三班班长丁擎,其他的战友们你们也要尽快熟悉,尽快融入集体。”

  “是。”

  任燚将两个男的分别编入了战斗一班和战斗二班,然后看向了李飒。

  李飒的腰杆挺得笔直,眼中涌动着一丝期待。

  “李飒,从今天开始你编入专勤班。”

  李飒怔了一下,脸上显出明显地失望。

  “孙定义,你带新战友们熟悉一下环境,学习一下纪律,原地解散。”

  任燚回到自己办公室,开始写这段时间的出警报告,尤其是第四视角火灾的。每个中队都有专门的文员,负责详细记录每一次出和谐警的情况,这份文书需要他审核并签字,同时,他还要从指挥员角度出一份报告。情况越复杂的事故,文字内容自然就越复杂,任燚很讨厌写报告,就像学生不喜欢写作业一样,但又不得不写。

  正写着,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任燚抬头,见进来的人正是他们新来的女战士——李飒。

  “队长。”李飒行了个礼。

  “坐。”

  李飒坐在了椅子里。

  “有什么事吗。”

  “有。”李飒抿了抿唇,“我想问任队,为什么只把我分到专勤班。”

  任燚眨了眨眼睛,静静地凝视着李飒。

  “因为我是女的吗?”李飒毫不退缩地直视着任燚,不卑不亢地说,“所以只能做后勤工作?”

  “你知道你为什么能来我的中队吗?”任燚问道。

  “……我被录用了。”

  “你是被录用了,你的履历也符合录用条件,但跟全国许许多多中队一样,我是不愿意录用女战和谐士的。”任燚坦诚地说,“你被录用,是指导员基于政治上的考量。”

  李飒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但脸上表情未动。

  “消防系统有很多女同志,但绝大多数从事文职、后勤,我们不愿意用女同志,并不是歧视与偏见,而是这份工作涉及体能、力气、心理承压能力,这些你都想清楚了吗?”

  李飒毫不犹豫地说:“想清楚了,我当过兵,服役过消防队,还去读了消防指挥专业,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坚定地要成为一名消防战和谐士。我不认为体力是衡量我能否胜任的唯一标准,我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我有很好的应变能力和心里承压能力,我体力是没有男同志好,但我也有男同志没有的优势,比如进入狭小地带,比如需要悬吊时我比他们轻,比如安抚受难人,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合作,可以取长补短。”

  任燚挑了挑眉,这个姑娘身上有一种令人眼前一亮的精气神儿,如果她不是自己的部下,他会乐于欣赏她,但这份工作关乎着的是真正的人身安全,他不能草率地把后背交给他无法信任的人。他道:“李飒,你为什么一定要当消防员?”

  李飒顿了顿:“我有我的理由。”

  “你说的没有错,你有你的优势,这份工作也确实需要协同作战,但我和其他战和谐士们,都没有和女人合作过,这种担忧不只是我一个人,如果我把一个不确定因素冒然放进战斗班,对其他人也会产生不良影响,我不能允许冲锋陷阵的战斗班里,有一个人是不被其他人信任的。所以无论你服不服气,你现在只能先去专勤班。”任燚盯着李飒,目光犀利,“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消防战和谐士,证明自己。”

  李飒深吸一口气:“我会证明自己,多谢队长。”

  “去忙吧。”

  李飒走后,任燚无力地叹了口气,把两条长腿往桌子上一搭,玩儿起了手机。

  他这两天都没时间、也没心情关注第四视角的新闻,或者下意识里,他不想再通过这种方式回顾那一晚发生的事。

  现在他终于缓过来一点,打开了一些热门新闻稿和自媒体的评论。

  大部分的舆论内容都聚焦在火灾起因和责任人上,也有一小部分在指责他们灭火不利,例如往旁边喷水、不及时进去救人等等,评论里争吵的很厉害。

  他们已经见惯了媒体的不良导向或外行的不理解,这次并不算严重,但每每看到那些文字,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难受与愤怒。

  年轻一些的时候,他还血气方刚,会跟骂他们的路人吵架,会跟不守规矩的记者起冲突,甚至还差点打报和谐警人,他受过处分也得到过教训,但在他成为中队长之后,他知道自己的言行影响的是整个中队,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冲动过。

  所以看着这些言论,任燚也只是嘲讽地一笑。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化身㵘㵘女神,去打盘游戏解压。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宫应弦打来的。

  任燚立刻接了电话,然后又立刻后悔接得这么快,他只能自欺欺人地把用一种散漫地口气“喂”了一声,尾音拉得长长的。

  “蔡婉的尿检结果出来了,阳性。”宫应弦单刀直入地说。

  “她用的什么?”

  “甲基苯丙胺、盐酸羟亚胺和布和洛谐芬,我问了缉和谐毒大队的同事,市面上最近有一种新型毒和谐品,叫‘神仙水’,就是这三种东西的混合物。”

  “什么?中间是什么玩意儿?”苯丙胺和布和洛谐芬任燚倒是知道,中间那个超出他的知识范围了。

  “盐酸羟亚胺,制作K和谐粉的材料。”

  “哦,就算她吸和谐毒,怎么证明是她引起的火灾呢?”

  “这种‘神仙水’需要一个特别的吸食方式,就是加热,一是雾化方便吸食,二是当温度达到210℃会产生化学变化使效果更猛烈,所以这个加热的工具,最好是一个能够不停提供稳定热源,又好获取,又好携带的,所以他们喜欢用……”

  “……酒精灯?!”

  “对。”宫应弦道,“火调实验室的结果还没出来吧?我猜那块玻璃,属于酒精灯。”

  任燚沉声道:“所以,他们吸high了,打翻了酒精灯,引燃了沙发?酒精这种挥发物,难怪找不到助燃剂的痕迹,但酒精灯的瓶子上会有残留。”

  “目前为止,这是最合理的判断。”

  “好,等实验室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证据确凿了,就可以结案了。”

  挂了电话,任燚长吁了一口气,找到并惩罚犯罪,是对受害者家属唯一的宽慰。

继续阅读:第1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