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水千丞2019-08-19 22:314,539

  隔天上午,火灾调查科的实验室出了结果,宫应弦在现场捡到的那块熔化的玻璃,跟他的推测一样,来自酒精灯。

  任燚让邱文把报告给鸿武分局送去一份,然后发信息通知了宫应弦检查结果。

  有这样确凿的证据,基本上可以结案了,从事发到现在才过去四天,这样的效率,应该可以向领导、向公众交代了。

  任燚本以为这件事结束了,可黄昏时分,他再次接到了宫应弦的电话。

  “你收到检验报告了吗?”

  “收到了,我要跟你确认一件事。”宫应弦道。

  “什么?”

  “从你们接到报和谐警,到现场,到打开紧急通道的门,到火势扑灭,这些准确的时间点。”

  “我报告还没写完,可以先发给你,里面有详细的记录,怎么了?”

  “案情可能有变化。”

  任燚坐直了身体:“什么变化?不是可以结案了吗?”

  “蔡婉承认吸和谐毒,承认是酒精灯引燃了沙发,但她说当时包厢内有其他人,陌生男人,她神志模糊,不记得对方的相貌,她说是那个人故意打碎了酒精灯,她之前因为害怕被发现吸和谐毒所以不敢说。”

  任燚沉默了一下:“你相信一个吸和谐毒的人说的话?她的说辞已经变了好几次了。”

  “每个吸和谐毒的人都是欺诈型人格,我不会完全相信她的话,但有一点有些可疑。酒精灯的瓶口都有密封设计,如果只是倾倒,棉芯会漏液,但很难一下子造成大面积泄露,而且瓶身一般都比较厚,茶几或沙发距地多高?四十厘米左右吧,我买了七个不同的酒精灯试过了,这个高度掉在地上,只有一个质量最差的碎了,我捡到的那个是比较厚的。”

  “造成那么快速的、一时无法扑灭的燃烧,需要比较多的助燃剂,你的意思是,可能有人用力摔碎了瓶子。”

  “蔡婉也是这么说的。当然,这并不能排除她摔碎的可能,只是我需要更多的证据去佐证。”宫应弦顿了顿,“或者否定。”

  “你想怎么佐证?”

  “我想在犯案时间重返现场,看看能不能有新线索。”

  “晚上去?光线不好啊。”

  “尽可能还原现场,有助于从犯罪者的角度去思考。”

  任燚抓了抓头发:“好吧。”

  ----

  晚上一点多,俩人再次来到了第四视角。

  这里几天前刚发生这么大的事故,生意自然受到影响,此时整条街都颇清冷,全不复从前的热闹景象。

  到了现场,宫应弦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在街上转了两圈,把东西两侧通往第四视角必经的路都走了一遍。

  任燚就跟着他压马路,闻着饭馆里飘出来的阵阵香味,口舌生津,胃里难捱地抽了抽。

  直到半夜一点多,大约到了起火前的时间,俩人才跨过封条,来到了废墟前。

  宫应弦深吸一口气,戴上口罩,打开手电。

  “等一下。”任燚看着他,“你不会再吐了吧?”

  宫应弦道:“不能保证。”

  “这里不过就是脏一点,你就吐了,你有没有看过心理医生啊?”任燚耸了耸肩,“既然这样何必为难自己呢。”

  宫应弦冷道:“你少一点废话,我们就能早点结束,或许我不会吐在你身上。”说完大步迈了进去。

  任燚翻了他一眼,也跟了进去。

  这里跟前两天无甚差别,只是夜晚视线很差,他们必须一直注意脚下,否则很容易被各种东西绊倒。

  俩人摸索着上了楼,宫应弦查看了别的包厢,喃喃道:“包厢门是封闭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如果蔡婉说的是真的,这里那么多包厢,那个人为什么进入他们的,又为什么要纵火。”

  “我还是觉得她在撒谎,她说的那个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或者是她认识的人,她在包庇。”任燚“啧”了一声,“就她一个活着,还真是死无对证。”

  宫应弦不置可否,一边看,一边往二楼走去。

  任燚突然想到了什么:“哎,你觉得,酒吧老板知不知道有人在他的酒吧里吸和谐毒?”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宫应弦道,“我的同事正在调查。”

  “那么年轻的小姑娘,就碰毒和谐品。”任燚感慨了一句。

  “太多了。蔡婉说她没用过几次,这种合成类毒和谐品对神经损伤非常厉害,她的混乱也许不全是因为撒谎。”

  “对了,你真的是化学博士吗?”

  “嗯。”

  “那你也像电视里那样,可以自己合成……你懂的。”

  “只是简单的化学操作。”

  突然,俩人背后传来一阵细微地嘎吱声,他们齐齐回头,就见背后有道黑影一闪而过。

  深更半夜,在一栋死了近三十个人、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建筑里看到这样一个虚晃的影子,任燚顿觉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

  “什么人!”宫应弦吼了一声,箭一般追了过去。

  任燚也赶紧跟了上去。

  那个人影跑过长长地走廊,向着楼梯口冲去。

  任燚在确定那是个活人之后,暗暗松了口气,但脚下一刻也没懈怠,纵火犯的一大共性,就是喜欢回到现场,一遍遍回味自己的“杰作”,这个人很可能……

  突然,跑在前面的宫应弦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整个人往前摔去,任燚刹不住脚步,撞到了他身上,俩人在杂乱的废墟里滚成了一团。

  任燚感觉肋骨撞到了什么东西,脚也扭了,疼得他叫了一声,耳边同时传来宫应弦的抽气声。

  宫应弦身上的味道扑进任燚的鼻息,原来那种淡淡的、干燥而有质感的草药味,不只在宫应弦的车上,他的身上也……

  宫应弦一把将任燚推到了一边,从地上跳了起来,厉声道:“站住!”

  任燚一抬头,见他们追捕的人已经下了楼梯。

  宫应弦扔掉了手电筒,手电筒落地的瞬间,灯光朝上照耀,他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把枪,在任燚的视线里一闪而过。

  宫应弦顿了一下,短暂的不足一秒的时间,他就朝着与楼梯完全相反的方向跑去。

  任燚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之后,大吼道:“不要!”

  宫应弦纵身从二楼窗户跳了出去。

  任燚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着脚踝的疼,跑下了楼去。

  只见宫应弦追着一个小个子的人跑出去一百多米,便将那人按倒在地,只听那人大叫着“放开我”。

  任燚跑了过去,叫道:“你知不知道跳窗户多危险?你他妈以为自己拍电影呢!”

  宫应弦充耳未闻,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扔给任燚:“副驾驶抽屉里有手铐。”

  任燚怒瞪着宫应弦。

  宫应弦一手扣住那人的两只手腕,用膝盖压着他的背:“去啊。”

  任燚转身去了宫应弦车上,拿来手铐扔给他,他利落地把那人拷在了栏杆上。

  “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那人惊恐地叫嚣着。

  任燚蹲下身,观察了一下,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个子精瘦矮小,皮肤苍白,长得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宫应弦寒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半夜出现在这里?”

  “我、我好奇,来看看都不行吗?你凭什么抓我,我犯什么法了!”

  任燚瞄到了他背后的背包,一把扯了过来。

  “你干什么,不准动我的东西!我、我有隐私权!”

  任燚先后从里面拿出笔记本电脑、云台相机、和带夜视灯的头盔,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打开相机,里面有许多第四视角的照片和视频,他胸口翻涌,一把握住了那人的后脖子,恶狠狠地说:“是你放的火吗?啊?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吗畜生!”

  “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放火!”

  宫应弦打了电话,叫警和谐车过来。

  任燚看了宫应弦一眼,见他一身西装全毁了,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像是在煤灰堆里洗了澡,脏得不成样子。自己一个正常人,也受不了这么脏兮兮的模样,宫应弦……

  宫应弦肢体僵硬,脸色阴沉,一副不知如何自处的模样,对于一个洁癖患者来说,全身弄成这样,肯定难受极了。

  突然,任燚发现地上有血迹。他一惊,绕着宫应弦转了一圈。

  “你干什么……”

  任燚一把抓住了宫应弦的胳膊,看着他小臂上长长的一道血痕,倒吸一口气。

  宫应弦抽回了手:“别随便碰我。”

  任燚此时懒得跟他计较:“去医院。”

  “不用,我自己会处理。”

  “你这伤至少得缝针。”

  “我说了,我自己会处理。”。

  “你他妈怎么处理?嗯?”任燚怒从心头起,“你疯了吗从二楼跳下来,前几天灭火的时候,同一个窗口,刚有战士跳下来腿骨折了,他是逼不得已。”

  “只有三米多。”

  “嫌三米多不够高是吗?”任燚咬牙道,“早期的消防队里,都有一根杆儿从楼上一直串到车库,那是为了保证出和谐警速度,让战士们从上面滑下来的,后来就取消了,因为每年都有人受伤,大多都是扭伤之类的小毛病,可也有脑震荡的,也有摔断腿的,甚至有这辈子走不了路的,你永远不知道你落地的时候哪个动作没做对,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该你倒霉,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天命会在哪一刻降临,所以一个成年人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责!”

  宫应弦看着任燚声色俱厉的样子,一时被那气势镇住了,他的喉结滑了滑,回过神来:“我是警和谐察。”

  “我是消防员。”任燚指着宫应弦的胸口,“你不知道我这辈子见过多少意外,多少,只是一个小小的错误,就造成无比可怕的后果的意外。”

  俩人互瞪着对方,谁也不让谁。

  恰时,警和谐笛声响起,一辆警和谐车停在了俩人面前。

  两个巡逻警和谐察下了车:“宫博士。”

  宫应弦道:“他是酒吧失火案的嫌疑人,把人带回分局,我晚点过去审讯。”

  “好。”

  人被带走后,宫应弦走向自己的车,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套崭新的西装。

  他扯开领带,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的扣子,任燚跟了过来,继续瞪他。

  “你要看我脱衣服吗?”宫应弦冷冷地说。

  任燚回过神来,已经从敞开的前襟里看到了若隐若现的胸肌,他顿觉两颊一热,骂道:“谁他妈要看你脱衣服,我要看你现在马上去医院处理伤口。”

  “我说了,我自己会处理。”宫应弦倔强地说,“我不去医院。”

  “你要么现在去医院,要么处理给我看,否则我立刻给宋队长打电话!”

  宫应弦一把撕开了衬衫,纽扣崩了一地,动作之大,足见他的怒意。

  宫应弦穿着衣服的时候看来身材劲瘦,没想到脱掉之后,却是宽肩细腰加上厚实的胸肌,比任燚还壮一些,那饱满的胸大肌和小砖块一样的腹肌看得任燚眼睛有点发直。

  通常来说,宫应弦不是任燚喜欢的那一型,但这样的身材配上这样的脸蛋,真是人间尤物。

  任燚的眼睛一时有点不知道往哪儿搁,看吧,好像不大合适,不看吧,显得自己心虚,而且怪可惜的。

  “还不转过去?”宫应弦怒道。

  “……矫情。”任燚撇了撇嘴,转过了身去。

  宫应弦套上了新的衬衫,看了看四下无人,把裤子也换了。他把脏衣服塞进了垃圾桶,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脏兮兮的任燚。

  任燚回过神来:“你别以为我在吓唬我,我现在就给宋队长打电话。”

  “上车。”

  “嗯?”

  宫应弦从保温箱里拿出几块一次性餐布,扔给任燚:“垫在座位上,哪里都不许碰。”

  “你他妈听得懂人话吗,我是让你处理伤口。”

  “上车,我现在就让你看着我处理伤口。”

  任燚犹豫了一下,走向了副驾驶。

  宫应弦上车后,盯着任燚把餐布盖在座椅和靠背上,坐好之后,就要去关车门。

  “别碰。”宫应弦喝止了他,一手撑住任燚的椅子,长身探过操作杆,拉着门把手,把车关上了,然后又去拽任燚的安全带。

  任燚的后背贴着座椅,一动也不敢动,鼻尖始终飘荡着宫应弦那独特的味道,俩人的距离近到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看着宫应弦完美的侧脸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他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宫应弦给任燚扣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

  好半晌,任燚才缓过神来:“去哪里?”

  “我家。”

继续阅读:第1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