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水千丞2019-09-26 19:374,281

  盛夏七月,头顶火轮高悬,蒸烤着人间,市内气温一度逼近40°。

  小食堂里冷气充足,紧闭的门窗隔绝了令人不适的高温,几张简单的餐桌上摆着统一的六菜一汤,分量大,肉量足,可大部分都没怎么动过,因为电视机里正放着欧洲杯预选赛,一双双眼睛紧巴巴地盯着屏幕。

  “进……进……哎呀我去!”

  “我就说今年法国不行,今年……”

  刺耳的警铃声突然大响,长久不衰,穿透了这个三层建筑的每一个角落。

  只听撂筷子的声音噼里啪啦地响起,一屋子人整齐划一地站起身,快速而又有序地冲出门、冲下楼。

  领头的高大男子喊了一句“最后走的关空调”。

  “进了,进了!任队,进球了!”

  任燚充耳不闻,两条长腿飞快交叠,几秒钟已经冲到了楼下,一众人随后都到了车库,利落地换上自己的战斗服,一看就训练有素。

  值班通讯员跑到任燚面前:“任队,长兴商场五楼咖啡厅,一个包间起火,出警单发你手机上了。”

  “好,出前三辆车。”

  车库没有空调,库门一开,热浪扑拥而入,那阻燃隔热的战斗服穿在身上,简直是自带桑拿系统,汗瞬间就下来了。

  众人纷纷上了车,任燚抹了一把额上的汗:“高格,给报警人打电话,了解下情况。”

  “是。”

  任燚按下对讲:“总队,请求长兴路派出所协助疏导交通,长兴商场附近车流量大,我怕他们看热闹阻塞道路。”

  高格挂了电话,道:“任队,咖啡厅是个跃层,有内部楼梯从四楼连到五楼,五楼没有出入口,起火包间就在五楼,火势目前没有大面积蔓延,但起火点靠近楼梯,导致五楼群众无法疏散。”

  一旁的孙定义问道:“跃层?这咖啡厅是不是叫一个什么英文的。”

  “对,你去过?”

  “我跟我对象上周刚去过。”

  众人一阵“嘘”声。

  “三句话不离你对象啊。”任燚调侃道。

  孙定义“嘿嘿”一笑,掏出手机,“真的,你看,我对象拍了很多照片儿。”

  任燚翻了翻那些照片,皱眉道:“地面满铺的榻榻米?火灾荷载很大啊。”

  “是啊,这是个最近挺火的网红咖啡厅,这边的几个隔间,是专门给女生拍照的,有一些布景,这根本不能叫包间,中间是拿龙骨挂的大芯板,连墙都没有。”

  “你确定?”任燚放大了照片,只见照片里尽是一些布艺家具、窗帘、地毯等可燃物,还有电流量较大的补光灯,不过照片上看不出墙面的材质。

  “确定,我敲过。”

  “火灾荷载这么大,火势肯定会蔓延得很快。”任燚按下对讲,“4号车和战斗三班待命。”

  “是。”

  长兴商场离他们不远,实际上,在他们中队12平方公里的辖区内,哪里都不远,但由于北京的交通状况,消防车开了十三分钟才到。

  车一停,任燚就跳了下来,仰头朝商场五楼看去,灰色的烟气从窗户里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但那窗户是下开型的,出不了人,几只手伸出窗外,绝望地挥舞着。

  派出所的人比他们先到,已经疏导好了交通,如任燚所料,过路的车辆行人都想驻足观看。

  商场经理满头大汗地跑到任燚面前,一脸惊恐:“消防员同志,五楼至少有二十个人。”

  任燚镇定地说道:“二班升云梯,带破拆工具去窗口接人,出一只水枪掩护,一班出两支水枪,跟我从商场里进去。”他拉上经理,“带路。”

  “是,这里这里。”

  经理带着他们上了一部早已准备好的电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四楼。

  商场已经全部疏散,咖啡厅内弥漫着烟,但不见明火。

  高格带着两个战士接上了商场的消防栓。

  他们进了咖啡厅,见钢结构旋转楼梯的上部已经被烧得发红,五楼能听到求救声。

  任燚命令道:“你们两个用水枪冷却楼梯,掩护我们上楼。”

  “是。”

  “你们不先上去喷水啊!”经理大叫道,“上面全是火啊。”

  孙定义白了他一眼:“得先把人救出来,直接喷水,上面的人就蒸熟了。”

  任燚罩上面具,“上!”说完第一个往上冲,一班的战士们紧随其后。

  借着水幕的掩护,他们上了楼,脚下楼梯发出嘎吱地声响,有熔断的风险,巨大的热辐射扑面而来。

  无论出入多少次火场,无论穿着性能多么好的隔热服,燃烧所释放的几百甚至几千度的高温,永远令人类感到痛苦与恐惧。

  任燚感到皮肤犹如针刺,热浪从四面八方裹夹着他,令他感到皮肤滚烫,浑身暴汗。

  五楼浓烟弥漫,火势已经吞没了半个咖啡厅,跟他判断的差不多,这个地方可燃物太多,火势蔓延的非常快。

  “有人吗!有人吗!”任燚吼道,“找到人尽量从云梯带出去!”

  任燚打开热成像,在火场中搜索着被困人员,屏幕上很快显示出了一个,他赶紧跑过去,见一个男人倒在地上,身上有轻度烧伤,已经因为吸入烟气而陷入了昏迷。

  这男人身材高壮,任燚的一身装备就四十多斤,他费力地拖着男人的腋下往窗口拽,半途孙定义折返回来帮他把人抬了起来,送到了窗口,其他战士也陆续搜救到了失去行动能力的被困人员。

  窗户已经被二班破开,平台工作斗里挤满了人,任燚把人交给了二班的战士:“站不了更多了,下去一趟。”

  “任队,这窗户开了,火走得更快了,我怕再上来来不及啊,你们走楼梯吧。”

  “楼梯也快不行了,你们速度快点。”

  “是。”

  任燚又原路返回,几人在浓烟和火海中摸索着前进,一路探到了最后一个隔间,又找到了三个受伤昏迷的人。

  高格道:“任队,应该没人了。”

  “你们先走,我顺着墙再摸一圈。”

  “任队,火顺着榻榻米往窗户那边跑,很快就过不去了!”

  “知道,赶紧带人走,我马上来。”

  高格和孙定义等人扛着人跑向了窗户,任燚快速将几个隔间又搜了一遍。火场浓烟大,能见度极低,热敏很可能失误,尤其当人被东西遮挡、覆盖的时候。

  就在任燚打算撤退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在燃烧猛烈的火场,几不可闻,但任燚还是听到了。

  他赶紧循声跑了回去,发现倒塌的大芯板下还压着一个人!

  任燚用肩膀顶开大芯板,把人拽了出来,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十几岁的模样,奇迹般地没有被烧伤,她虽然一团狼狈,但仍能看得出眉眼十分精致。

  那女孩无力地半睁着眼睛,虚弱地看着任燚。

  任燚知道她已经快窒息了,他脱下面罩,罩在了她脸上,用沉稳的声音说道:“别怕,我带你出去。”

  等她呼了几口空气,任燚才将面罩重新带回自己头上,然后扛起那纤瘦的身体,跑出了隔间。

  短短两分钟的时间,火势已经追到了窗边。

  火这个东西,就像沙漠渴望甘露,就像野兽渴望鲜血,它疯狂地渴望氧气。当火在一个封闭空间燃烧时,只要开一个口,火就会不顾一切地往有氧气的地方奔袭,如今火势顺着榻榻米,将通往窗户的路完全封堵了,放眼望去,四周烈焰丛生。

  任燚回头,见楼梯处尽管有水枪冷却,但那里靠近起火点,火势依然不小,他深吸一口气,用对讲道:“高格,你们都退出去了吗?”

  “任队,我们都退出来了,窗户这边你过不来了,走楼梯吧。”

  “一班水枪掩护。”

  “是!”

  楼下的两个水枪手步上楼梯,用水势压火势,任燚打算带人从楼梯下去。

  就在这时,那钢结构楼梯突然发出吱呀地刺耳声响,水枪手喊道:“任队,楼梯不行了,好像要塌了!”

  “赶紧下去!”

  话音刚落,楼梯钢架就在任燚面前轰然塌落,砸在了楼板上,整个楼板都跟着猛地一颤。

  任燚急道:“你们两个……”

  “我们没事!”

  “在下面接应。”任燚解下身上的绳索,将一头拴在最角落的没有过火的楼梯护栏上,快速打了个8字结,然后拦腰抱起那个小姑娘,顺着绳子慢慢地往下滑。

  因为只有一层楼的高度,且这小姑娘很轻,他才敢这样下去。

  楼下的人先接住了他的脚,几人齐力支撑着,将他们安全地放了下来。

  落地后,任燚抱起那小姑娘走向门外等候的急救员:“楼下减一只水枪,不要再增加楼板负荷了,尽快把火灭了。”

  把人放在了担架上,任燚才摘下面具,用力换了一口气。

  突然,他觉得袖子一紧,低头一看,那女孩儿拽住了他的袖口。

  任燚看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睛,摸了摸她的头,轻声安抚道:“别怕,你没事了。”

  她嘴里含着呼吸器,没法开口,只能眨了眨眼睛,慢慢松开了手。

  任燚转身返回咖啡厅,经理紧跟他左右:“队长,这火什么时候能灭啊?”

  “没蔓延到隔壁,很快就能灭了。”

  经理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我们,要罚钱吗?”

  任燚斜睨着他:“你说呢?光我现在已经看到六处消防应急设施不过关。”

  “队长,这个……咱们留个电话……”

  “这不归我管。”任燚推开他,上去指挥他的战士们灭火。

  火势不算大,没多久就被扑灭了,由于控制妥当,也没有对隔壁餐厅造成损失。

  任燚把二班留下来检查残火和善后,自己带队先回去了。

  路上,他给医院打了个电话,询问伤员的情况,尤其是他最后救出来的那个女孩儿,得到的答案是有几个中度烧伤,不算严重,大部分轻伤,吸入烟雾的还在观察,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任燚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其他战士,大家纷纷鼓起了掌。

  他突然想起什么:“哎,比赛怎么样了,谁赢了?”

  “哇,我看看。”孙定义打开手机,“法国2-1。”

  “嘿哟?居然赢了。”

  几人带着一脸的烟熏和疲倦,兴奋地讨论起了球赛。

  回到中队,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他们走的时候几乎没吃几口饭,此时自然是都饿了。

  上了楼,一开门,任燚就眯起了眼睛:“谁最后走的?”

  几人转着眼珠子,都不说话。

  “谁最后走没关空调?”任燚哼笑一声,“坦白从宽啊,咱楼里有监控。”

  “任队,可能是我……吧……”陆景川说。

  “你爸来中队了?”

  众人哄笑。

  “怎么罚,你说吧?”

  “我、我这就去跑圈。”

  “不用,刚出了警,大家都挺累的。”任燚一副体谅的口吻,笑呵呵地说,“今晚你们宿舍就别开空调了,免得感冒。”

  一声声哀嚎响起。

  孙定义大叫道:“任队,我瘦,你看我今晚跟你挤一床行不?”

  任燚白了他一眼:“想占我便宜啊。”

  众人再度哄笑。

  他们重新坐回桌前,狼吞虎咽地吃起了已经冷掉的午饭。

  =

  =

  =

  嘻嘻嘻嘻开新文啦~~大家期待已久的188男团第十个成员闪亮登场~!

  这次的主角是消防战士和刑警,讲述英雄消防员战斗在天灾人祸第一线并协助刑警侦破纵火爆炸生化类案件的故事,总之,消防+刑侦

  感情线则是从互相diss到惺惺相惜的暗恋故事

  这次的攻不渣(但不代表不虐)→ →

  我会一如既往地努力写好这个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ps,任在做姓的时候读二声(仁),燚读(义)

继续阅读:第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焰戎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