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懒得管你
雪路客2020-03-22 09:122,566

  2008年5月17日,大三下学期,刚刚立夏的北京气温在缓慢抬升,朝阳体育馆的游泳馆内,人并不算太多。

  下午15:00,深水区,汤周所在的泳道里只有他一人。他游得肆无忌惮,去的50米用的自由泳,折返时则流畅地用上了蝶泳。双臂双腿同时抬起再重重拍下,激荡的浪花甩了旁边泳道躺着“仰泳”的方守正一脸。

  “咳咳咳。”男生呛了口水,翻了个身,扒着身边的浮标抹了把脸:“公共泳池你搞这么大动静,有没有点儿公德心?”

  “这不是没人么。”汤周哈哈一笑,“你躺着一动不动,别叫人以为你被淹死了。”

  “我想歇会儿怎么这么难。”方守正缓缓半蛙半自由泳,游到岸边,按着边缘用力上去,转身坐下,“昨晚上刚熬了夜,今天想补补觉,就被你喊来了。你说你烦不烦,在我们学校游就挺好。人也少,还便宜。”

  “又不是为了游泳来的。”汤周皱着眉头,埋怨方守正“不解风情”,“你们学校泳池能有多少女生?”

  “……色情狂啊你。”

  “你懂什么?”汤周也到岸沿撑了上去,坐在方守正旁边。男生赤裸的上身八块腹肌很明显,周身肌肉线条流畅而不突兀,一看就是名运动健将。他指了指不远处浅水区与深水区交界处的一个女人身影,笑说:“看到没有。一个女的漂不漂亮,在泳池才好检验。不化妆,穿着泳衣,长相和身材乃至肤色深浅都暴露无遗。”

  方守正顺着他指的方向瞥去。那边的朵朵浪花中,有个戴着紫色泳帽的女子,脸在水中忽上忽下看不清楚,偶尔露出水面的胳膊修长纤细,其他的则隐在水下。他皱了皱眉:“这不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吗?你怎么看见的?你眼睛带红外线了?”

  “我都盯她一个星期了。”汤周很诚恳地坦白,“就俩字,‘极品’。”

  “一个星期,这还不叫‘色情狂’?”

  “你盯秦莹莹十几年了我说你什么了没有?”汤周表示强烈抗议。

  “呵呵。你说了呀。”方守正一脸无辜,“你说我变态,还说我有病。”

  “……好吧,那算打平。”汤周笑道,“总之今天是喊你来帮忙的。总不能老这么盯着,得想办法认识认识啊。”

  “认识什么啊,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方守正不解。他瞥了一眼那边的“紫泳帽”,对方已经游到了岸边停下来略作调整。她扶着岸沿浮出头颈,从侧面看去挺鼻深眸、浓眉大眼,是个典型的北方美女。

  但不管什么地方来的,总归只要是美女,便合汤周的胃口。方守正默默又骂了汤周一句,却听他说:“什么女朋友啊?你听赵心婷说的吧?人家又不喜欢我,难道要我跟你似的,一棵树上吊死?”

  “懒得管你。就你这样,换我也不敢喜欢你。”方守正回到泳池。汤周见他要走忙加了一句:“你看怎么样?比莹莹好看多了吧?”

  “……呵呵。”

  汤周听方守正轻笑两声,却没想到他忽然伸手从他脸上把泳镜扯了下来。

  “操!”汤周被泳镜旁的橡皮筋崩得脸色都变了,手刚往脸上一放,就听方守正喊了一声,“哎呦美女,对不住。我朋友泳镜飞了,没砸着你吧。麻烦帮忙捡一下!”

  随后,是一阵划水声。汤周疼得猛吸冷气,再回过神来时,见方守正已游到了十米开外,自己的泳镜被那个“紫泳帽”拿着,他盯了一个星期的美女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隔了两个泳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的?”

  “贱人果然是贱人。”汤周暗骂了“方建仁”一句,脸上表现得则犹如春风般和煦:“哈,是我的。不好意思啊,刚才不知道怎么就崩掉了。”

  “紫泳帽”像条美人鱼般缓缓而来,轻盈地从泳道间的分道浮标下通过,面对汤周如一朵出水芙蓉。她把泳镜递给他,眼睛里带着笑意:“我知道啊。是你朋友拿下来往我这儿扔的。”

  “……”可真是个美好的会面。所幸汤周并不是个腼腆的男孩子,从高中时他就是全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应付起眼前情形还算颇有心得。他露出自己标志性的阳光大男孩笑容:“哈哈,以为你注意不到呢。”

  “一个大帅哥连续一个星期在这个时间来这里蝶泳,不想注意到很难哦。”“紫泳帽”的回答也很爽快。

  “哈哈哈。我也就是看这边人少,才试试蝶泳。”汤周爽朗地笑了起来,“你的自由泳也游得很不错啊,每天都来。”

  “紫泳帽”歪着头,风情魅惑:“我喜欢在水里的感觉,轻飘飘的,很自在。不过……我蝶泳总游不好。”

  “很好学。要不然我教你?哈哈哈,绝对不比花钱请的教练差。”

  方守正游到泳道另一头,再回头看时,见汤周已和“紫泳帽”相谈甚欢。两个人肩并肩坐在一起,“紫泳帽”穿着黑色的比基尼,更显肤光胜雪,而且前凸后翘,身材确实很好,应该也是常年运动的。

  随后,汤周果然手把着手教“紫泳帽”蝶泳,两人占了一条泳道,动作亲密犹如情侣。

  “这个汤周啊。”方守正无语地暗自摇头,这样的情形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早已习惯。

  下午17:00,三人换好衣服从游泳馆出来。几人已经做过了自我介绍,汤、方二人知道这个“紫泳帽”叫做“荀文绣”,就住在附近的小区,是个小服装店的店主,有人看店,她便乐得清闲。

  汤周厚着脸皮说要请荀文绣吃晚饭,谢谢她帮自己捡了泳镜。荀文绣则说这顿饭该她请,毕竟以后还要拜托他常来教蝶泳。方守正实在看不下去,借口还要回校值实验的夜班,先走一步。

  荀文绣看着方守正离去的背影,抿嘴微笑,露出两个梨涡:“你这位朋友挺腼腆的呀,怎么跟你混一起了?”

  “嘿,你是跟他不熟。熟了之后他说的话能把你气死。”

  “看起来还是不熟比较好。”荀文绣笑盈盈的,眸光如水,“那你呢?”

  “我?”汤周摊手,“你觉得呢?”

  “我们认识不到两个小时,我怎么知道呢?”荀文绣笑得仍然让人心动。

  “那有的是时间了解。”汤周顺杆而上,“晚饭想吃什么?这附近你熟,推荐个馆子。”

  次日一早6:00,方守正还在实验室桌面上趴着打盹,就接到了汤周“报喜”加炫耀的电话:“你猜兄弟昨天在哪过的夜?”

  “……滚蛋!我要睡觉。没事我挂了。”方守正打了个哈欠。

  汤周忙拦住:“别挂啊。都大三了你怎么还过得跟老学究似的。睡啥觉啊,我昨天一晚都没睡觉。”

  “你小心点儿吧。”方守正冷哼一声,“友情劝你一句,那周围都是富人区,这女的漂亮倒是漂亮,说是开个服装店,但无所事事的,我猜不是小三就是二奶。你别惹了不该惹的人,后悔都来不及。”

  “那更好啊。”汤周笑说,“也是,你懂什么。”

  “……懒得管你。”方守正又骂了一句,彻底挂断手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成长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成长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