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连环计谋
逃跑的猴子2019-06-13 10:052,377

  “应该是踩到什么了吧,什么东西是莹蓝色的?”

  听到儿子问自己这个问题,其父亲没有说话,只是俯身捻了一下地上的东西,随后也就带着其子女一块回家了。不久以后,其一家人也就搬离了那里。

  怎么说呢,不过才仅仅一面,其女儿就是怎么也忘不掉十三的模样,每当夜幕升起时,其女儿就会时不时地在梦里梦到十三。

  说来也是奇怪,梦里的故事居然还能自己连续,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十三的愧疚,在梦里她是把水拿给了十三,出于好奇也是顺带问了句:“你脚下蓝色的东西是什么?”

  然而十三也是毫不避讳的说了句:“我的血。”

  第二天一大早,其女儿凤九早早地就直奔了画师。

  “不知姑娘想要留下谁人的模样。”留着长长的胡子的画师,温笑的看着坐在其对面的这个女孩,轻声问了句。

  “大师您好,我想画一张我梦里的那个人。”凤九一本正经的模样着实把画师逗得咯咯直笑。

  顺带捋了捋胡须,画师温笑着开始动笔:“好,那你就跟我仔细描述描述你梦里的那个人吧。”

  “嗯,好的。就是那个人十九左右,墨黑长发留至背右。”

  “这样?”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这里再瘦点。”

  “这样么?”

  “对对对,然后头发是这样的……”

  ……

  一番功夫下来,画师对今天这幅作品其实也是很满意,看着画像中的那个人,画师不禁感叹道:“小姑娘啊,你眼光不错,是个俊小伙。”

  “哎呦不是啦,我只是见过他一面而已。”

  面对画师的直率,凤九此时多少都显得有些许害羞。

  “哦是吗?那你记忆力还真是不错呢。”

  “呐,给您的银子,谢谢了画师。”凤九礼貌性的回应之后,拿着那副心满意足的画作也是一路蹦蹦跳跳的往回走。

  “哎!”

  “哎呀,我的画,你干什么?走路难道都不看路的吗?”尽管被撞倒在地,凤九还是第一时间去拿散在地上的那副画。

  然而还没等凤九拾起来,画作就被对面的那个人捡了起来。

  “十三。”

  “你干嘛拿我的画,还给我!”说完,凤九立马就把画从萧子言的手里夺了过来,小心的抱在怀里。

  见姑娘稍有生气,萧子言索性就温笑两声,道:“哦姑娘别误会,这家……这男子其实是在下的顽弟,因为生性顽劣不听劝,经常离家出走,现在我这也是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不知姑娘……”

  听到这人是他哥哥,凤九这才开始温婉一点:“哦这个,我其实只见过他一面而已,那个时候他在树林里遇到我,说什么想要去我家喝点水,但我……”

  说到这,凤九一时难以启齿。

  “但你没给。这个不重要,然后呢?”萧子言试图引导女孩继续往下说。

  “然后等我再出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凤九老实中略带一丝羞愧。

  萧子言微微歪头,指了指她手里的那副画:“那你这是?”

  “哦我只是,只是最近经常梦见他,所以才……画了这幅画。”

  萧子言恍然大悟,温笑的看着女孩:“没事,如果你以后再见到他,麻烦去古殇山庄通报一声可好?”

  “嗯嗯好的。”

  目送女孩离开,萧子言再次露出狠辣无情的冰冷目光:“十三,你最好跑的够远!”

  近一周的时间,十三无时不刻都在担心他的哥哥们。好在在最近的一次通信中,他知道他们解决了食物和饮水的问题,但昼夜以及时间轮转的问题,对他们来说依旧是个难题。

  身体已然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十三早早地就来到了寻龙寺。

  “大师,大师开门啊,有人吗?……”

  敲了半天的山门也没见个人影,十三一时疑惑,仰头半退着瞅瞅墙的高度,就这高度……

  简单的一个翻身,十三就来到了院内,看着这满院的枯叶被风席卷着徐徐图之,十三心中顿时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嘴里喊着大师两个字,十三快步查遍了院内所有的房间,均是“空无一人”。

  “哥,大师不在院内!”

  紧接着,十三就将这一消息通知了邢止,也是同时,寺院外的脚步声也是在逐渐靠近。

  “怎么了?你心慌什么?”邢止急切问了句。

  “不知道,但现在寺院外应该有不少人。”

  “十三,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从里面走出来,别逼我对你动手。”

  听着门外响起萧子言的声音,十三心跳的速度一时间又加快了几拍。

  “怎么了十三?”邢止急切的问。

  “哥,萧子言在外面,我被包了。”眼神死死的盯着门口,十三还在想着有什么后路。

  “听着十三,芷界已经被灭了,但萧子言没死,所以你现在一定要保全自己,保全你的虫蛊,知道么!”

  听到芷界被灭,十三一时间有点懵,简单来说就是邢止让自己想尽一切办法赶紧逃命!

  “哦。”

  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的十三,简单的应付了句之后就开始了无止境的“逃命”行动。

  往寺院放火、放箭,不惜一切代价企图弄死自己的风格,真不愧是他萧子言的作风。

  等萧子言觉得差不多可以攻进门的时候,十三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十三的实力他萧子言不是不知道,但究竟为何要放走自己,十三心里一时还是无解。

  也可能是他喜欢这种“狩猎”的感觉吧。

  “少主,他往北上跑了。”手下来报。

  萧子言微微抬手示意:知道了。

  “让他们搜会,把该拿的都拿了。”

  手下微微低头,示意:遵命!

  “走,我们去北上看看去。”说着,萧子言面露笑意的便驾车而去。

  “我用全皇都最好的六匹汗血宝马去追你,十三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萧子言把玩着手里的一面铜镜,用手指丝丝描绘着其表面的纹痕,轻笑道。

  “我们这么追下去,迟早会把他累垮,到时候看他还怎么跑。”一侍卫拍着萧子言的马屁,直言道。

  “哎我们这是为他好,让他锻炼锻炼身体,他到时候难道不应该谢谢我吗。”

  “是是,少主说的是,他到时候还得谢谢少主,他要是不谢,我第一个不放他。”

  “行了,快点吧,那家伙跑的不慢,别让他休息太长时间。”

  说完萧子言走出马车,亲自驾马。

  何以演绎“扬尘而去”,恐怕也莫过于此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反其道而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迷局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