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道观里来了善人
鸣饭钟二2019-05-17 03:143,568

  “可可,这刘大善人可是咱们的大财主,一会儿人到了,你可小心着点,别乱说话!“少年一边用手里的抹布擦拭着道观老祖石像前的木箱子,一边不厌其烦地叮嘱着。

  身着灰色道袍的少年,面相也还算清秀,脸庞轮廓明显,就是不说话的时候,总让人觉得木讷呆板。

  “哦,知道了,江告白。”声音从前院传来,听起来有些不耐烦,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那名被叫做江告白的少年听到回答,咧开嘴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抹布,又卷起满是油渍的袖袍,拂了拂身前的木箱子。

  隐约能看见箱子上面刻着“功德”二字,只不过可能是字太丑的缘故,实在难看得很。

  江告白浑不在意,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跑去前院的东北角,打了一盆井水,着手开始梳洗打扮一番。

  说是梳洗打扮,其实也不尽然,只不过是把自己的脸浸没在盆里,然后用刚刚摸过木箱子的两只手对着自己的脸一个劲地猛搓,不过,那可比擦木箱子的劲大多了。

  盆里,透明的井水已经变得有一些浑浊不堪,还有一层油渍漂浮在水面上。

  江告白把脸沉在水下,甩着头摇晃了两下之后,便抬起来,拿起手边擦过木箱的灰色抹布,盖在了自己的脸上,就这样捯饬了两下子,然后捋了捋衣袖,便向道观门外跑去。

  说巧也巧,此时,江告白正好听见道观的门外边,传来一阵细细簌簌的脚步声。

  江告白心道:想必是刘大财主,啊,不,是刘大善人,是刘大善人到了!

  ……

  “这里就是咱们江家镇上的长生观了,刘大善人,您别瞧这个长生观看起来一副破落的样子,咱们这个道观的观主,那可是传说中的修道之人,观主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平日里道观就由他座下的两位小道童打理,您若是有什么事情,跟他们说,也是一样的。”

  说话的是江家镇的镇长,看起来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正弯着腰鞠着躬,跟为首之人做着解释。

  那人便是刘大善人,他是来长生观祈福的,镇上的人都说他是为了给远在家乡的老母亲祈福,于是,便在回乡途中,走一路祈福一路了。但凡是在回乡的路上碰上了道观,无论大小,他都要诚心地拜一拜。

  不过,这位刘大善人满脸肥肉,身材臃肿肥胖,双手的指头上戴满了碧绿的玉扳指,玉扳指硬是把他的手指给勒得肿大得很,从如此极品的身材样貌中,不难推断出这是一位摆足了谱子的款爷,至于求道祈福这种事情,却是半点都看不出来的。

  此时,江告白已经来到了人群的跟前,他对着刘大善人作了个揖之后,便一脸淡然地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刘大善人了,小道有礼了,师尊昨日便已经传讯于我,说今日道观必有贵客到来,让我好生招待!“

  “嗯?果真如此?你家师尊真是这样说的?“刘大官人弯下腰,看着眼前接待自己的的道童,抖了抖自己的手,略带些惊喜地问道。

  “的确如此!师尊还特意嘱咐了我等,一定要好生招待贵客,不可使贵客在此多费银钱,祈福一事,心意到了即可。“

  江告白说的不紧不慢,面无表情,还再次随手作了一个揖,以示其真诚。

  刘大官人听到江告白的回答,再也掩饰不住惊喜,便大声笑道:“哈哈哈哈,既是如此的话,那烦请诸位在此留步,待我一人前去道观之中为我家中老母祈福罢了,诸位不必相送!”

  说罢,刘大善人便脱离了众人,径直向着长生观的前院走去。

  刘大善人在江告白的带路下,穿过前院,来到了长生观的石像之前,而后朝着摆放在石像前的蒲团,便是直直地跪了下去,开始了自己的礼拜祈福。

  江告白看到刘大善人如大象般粗壮的双膝,跪在自家的蒲团之上,不禁心生呜呼,为坚强的蒲团默哀了一阵。

  而此时,刘大善人却主动开始与江告白攀谈了起来,他和蔼地问道:“小道长,请问怎么称呼,道号为何啊?”

  “在下黑土子,另一位是在下的师弟,白云子,刘善人只需称我二人白云黑土即可。“江告白说道。

  “黑土道长,此地道观似乎与别处的道观略有不同,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是否方便解惑?“刘大善人欲言又止。

  “刘善人直说无妨。“江告白答道。

  “为何道观石像身前会有一只木箱,而且上面刻有”功德“二字,此物为做何处用?恕刘某眼拙,我只在佛门之地见过类似此物,名唤‘功德箱’,不知贵观……”刘大善人问到此处,便停止说了下去。

  “刘善人,此物我也不知,此乃师尊所留下之物,小道只是听闻师尊曾言道‘此物置于此,能够惠泽一方百姓’,但是由于我师兄弟二人,尚处年幼,不满十岁,无力供奉此神物,只好……“江告白说到一半,便叹了口气,拍了拍江可可的肩膀,真如煞有介事一般。

  江可可突然抖了个机灵,像是刚回过神来,也跟着附和着装腔作势的‘嗯’了一声。

  听到了江告白的解释之后,刘大善人也腆着脸,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而后开始问道:“那既然这样的话,不知小道长可否割爱此物,让与在下回乡供奉?请小道长放心,在下向道之心坚毅无比,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未出襁褓的幼子,全是道门信徒,在下若将此物接回乡里,便就地再起一座长生观,供奉此神物。不知小道长意欲何为?”

  江告白一听着刘善人的问话,刚想答应下来,还未出声,便已经被身边的江可可打断。

  “不行,不能拿走!这是我们的箱子!“

  江可可突然急促地喊道,也不顾什么装腔作势。

  江告白对身边的江可可瞪了一眼,把自己的左手掩在不合身的道袍后面,暗地里拧了拧江可可的手腕,然后略带些歉意地解释道:“善人,此事……怕是难以遂愿!盖因师尊之前已经特意嘱咐我们师兄弟二人,莫要将此物丢失,一定要好生保管,不可转交他人呐!不过,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婉转的办法。善人若实在要对此物虔诚供奉的话,便可在这长生观之中寻得一处,打造一个基台,用于供奉此物,并将善人的姓名篆刻在这基台之上。如此虔诚的向道之心,相信我师尊他老人家必当有所感应。”

  刘大善人听到了江告白的话之后,心道这也不错,更何况还可以让那神秘的观主知晓自己的存在,便一口答应下来:“既然如此,那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不如这样,我明日便差遣下人进行度量,那我就不便在此久留,明日再来。”说罢,刘大官人便踉跄着站起,然后转身离开。

  江告白用余光瞟了一眼那悲惨的蒲团,此时已经只有薄薄的一层……

  待到刘大善人离去之后,江告白便好似恢复了木讷,脸上好像变了戏法一样。

  “为什么不让他带走箱子,能换好些钱呢!”江告白有些不解,对着身旁的江可可问道。

  江可可有些不高兴,她嘟着嘴,硬生生答道:“就是不想,这是咱俩的东西,谁也不给,有你的一份,也有我的!字是你划上去的,但是箱子是我找到的,还有箱子面上那个口子也是我用小刀一点一点地划出来的!”

  江可可走向木箱,蹲下身去,双手环抱在木箱的棱角之上,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将木箱抱起来,木箱并不太沉,但是就是有点大,有点黑,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的,竟是黑色的。

  还没等到江可可起身,江告白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伸手将箱子按住。

  “不给就不给呗,明天那刘大财主还得差下人来,咱们又得再忙碌一回,可再别掉链子了,听见没,你说万一你要是露馅了可就全砸了。还指着这破箱子有啥用。“说着,江告白用手比划着摸了摸女孩子的头。

  “把手拿开,行不行,会长不高的!“江可可叫喊道。

  “行行行,拿开拿开,你看你到我哪,就到我眼睛……下面的嘴巴……下面的肩膀……下面的肱二头肌。“说着,便拿起摸摸头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边胳膊上比划着。

  “你很高么!跟前院的那棵柳树一比,你伸手都够不着枝!”可可用手指了指院子外的柳树,再用手指戳了戳江告白的肱二头肌。

  忽然来了一阵风,吹动了柳树的树梢,发出细细簌簌的声音。

  ……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可可。“江告白问道。

  “今天是……我算算,金木水火土日月,今天好像是火曜日……我去看看。”说完便蹦蹦跳跳地跑到石像后门的柱子上,数着。

  柱子上划满了用小刀刻下的划痕,是一横横的,每六个横线之后都有一个竖着的划痕,可可,一边看一边数着,嘴里念念有词:“金曜日,木曜日,水曜日……火曜日”。

  今天是火曜日。

  数完,江可可便大喊一声:“江告白,今天该进山了。”还顺手在柱子的下方用小刀划了一条竖痕。

  这是一把生锈的小刀,还有些残缺,刀尖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刀刃。

  这把刀是江可可从老山里捡到的。

  江可可将生锈的小刀用破布缠绕起来,然后别在腰里。

  长生观北面有一座山,不知名的山,镇上的人都叫老山。

  进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

  道观位于江家镇的偏僻处,从江家镇到长生观需要走上好一阵,与这些相比,进山的路就显得更为崎岖。

  从长生观入山,若是一位常年在深山打猎的猎人,全凭脚步也需要半日时间,才能算真正入了山林。而且江家镇上的老人们都说,老山之中常有野兽出没,十分危险。所以,江家镇上的人从不去老山里,就连打猎的猎人也都绕开这座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告白修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