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渐起(一)
水晶兰2019-05-17 04:453,419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行礼之声响彻云霄。

  一身龙袍的男子眯了眯眼睛,站起身子,龙袖一挥,“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众爱卿对东陵公主即将入嫁北原国有何看法?”皇上坐回龙椅,俯瞰众生。

  皇上的话音刚落,底下的大臣们便不知所措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不敢出声。

  不一会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臣便恭敬的向前,“禀皇上,臣等一致认为北原国不适与本国联婚。北原的将士都是些雕虫小技之辈,而大周却有厉将幻王。臣等认为即使北原与本国联手也无法攻破大周。”

  皇上点了点头,眉头紧皱,“爱卿说的也有道理,只是,离大周之战越来越近,朕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大周不会放过这一大好机会,这一战,注定死伤无数。

  龙清的武将得了重病,至今未好,国内不能无将,如今也只得与北原联婚,死马当活马医了。

  “望皇上三思!”

  众臣一致出声,恭敬的冲皇上行礼。

  “当今世上,共有四国,龙清国,大周国,北原国,南北国,而南北国与大周国的关系甚好,无奈,龙清只得选择北原。”

  皇上眉头紧锁,望着众臣,“爱卿们的心情朕能理解,但,朕已经别无他法了。”

  “这……”众臣自然了解君王的难处,现如今,联婚是最好的办法了。

  皇上站起身来,微白的鬓角让他显得有些苍老,正要退朝。

  却看到侍女慌慌忙忙的闯入大厅,急的满头大汗,来到皇上的面前,便“噗咚”一声跪倒在地,“皇上,是奴婢该死!奴婢没有看住东陵公主,公主……公主她……”

  皇上一听到“东凌公主”,顿时后怕的哆嗦了下,一把揪起眼前的侍女,愠怒的大吼,“公主她怎么了!快说,不然朕要了你的小命!”

  “禀皇上,公主她……不见了。”

  “什么?!”

  皇上的龙颜顿时大怒,扭曲的面目全非,恨不得掐死眼前的侍女。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你怎么能让公主失踪!你可知道我龙清成败与否,全得靠东陵公主!”

  “皇上,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尽责,奴婢……奴婢该死……”侍女早已吓得上气不接下气,跪在一旁直磕头,希望皇上能给她一条活路。

  其实,公主的失踪,真的不能怪她啊。她真的是一直守在凌香宛的门口,窗户也都被皇上封死了。她真的不知道公主是从哪里逃走的。

  “快来人,快,大家分头行动,务必在天黑之前找到东陵公主,否则,你们一个个都别想活命!”

  ……

  快跑,跑,她一定要跑出龙清国。

  身着一身藏青色衣裙的女子飞快的穿梭在长满树木的小道里,随着步伐的迈起,她的裙角被风微微扬起,甚是纯美。

  她的五官更是美到令人窒息,大而不失灵气的眸,似乎带着摄人魂魄的力量。

  说她妖,又带着纯净。

  此人便是龙清国的东陵公主:东陵楚。

  父皇为了不久的大周之战,已经步入疯狂状态,为了此战的胜利,他甚至舍得将他最爱的女儿入嫁给一个野蛮的原始人。

  不过,这并不是东凌楚逃跑的真正原因。她早已占卜过,即使龙清与北原联婚也终究会被灭掉。所以此次出逃,她是要阻止这场即将爆发的战争。

  大周便是她要去的第一站。

  听说,大周的厉将幻王英勇无比,无所畏惧,每次出场都打得对方落花流水,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幻王。

  不知跑了多久,直到累得走也走不动了,这才停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抬头,看了看四周,东凌楚松一口气,终于跑出了龙清的界外,现在只差进城了。

  刚迈开一小步,便硬生生的僵住。只见,龙清界内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正在丛林间仔细盘查着,生怕漏过任何地方。

  东陵楚赶忙躲进丛林,却不小心踩到石子,脚上一阵难忍的疼痛袭来,不禁叫出声来。

  刚叫出来,她便懊悔的捂住嘴巴,恨不得掐死自己。

  果然她的叫声引来官兵们的注意,他们三三两两往大周边界走来。

  东陵楚暗叫不好,只得低着头,尽量不发出半点声响。

  “刚才那声音有些像公主。”

  “我也觉得像。”

  “废话什么,直接上去看不就行了。”

  他们离她越来越近,东陵楚被吓得哆嗦一下,丛林也因为她的一个哆嗦而微微颤动起来。

  脚筋传来的疼痛愈发清晰,她只能低头咬唇才不至于发出半点声响。

  “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

  “是啊。公主,您别再躲了,快快跟我们回去吧,皇上说了这次他会既往不咎的。”

  “公主,龙清需要你,你快跟奴婢们回去吧。”

  他们已经确认丛林中的人正是他们要找的公主。

  怎么办……被发现了。

  冒死冲出去?决不能在这坐以待毙。

  脚步声越来越近,东凌楚咬着唇正要起身,耳边忽然传来高低不一的惨叫声。

  东陵楚一怔,随即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一幕。

  只见那几名龙清的侍卫睁着眼睛躺倒在地,每个人的胸口处都插着一个黑色的飞镖。

  怎么会……

  “姑娘,没事吧?”远处一名俊帅的男子骑着一匹马儿朝此前来。

  看见眼前的人儿时,从不近美色的他还是愣了一下。

  缰绳一拉,马儿便嘶叫一声停了下来。

  “谢公子搭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东陵楚恭敬的行礼,心想,这个男子的身手可真是高,竟然能在百米开外,用飞镖刺死四人。

  男子下了马背,一身白袍的他看起来高贵极了,那用金丝缝制的腰带上挂着独特的玉石,衣袍贴身的与他紧密结合,一头长发梳上头顶,微微束起,显得精神无比,一看便知道此人并非凡人。

  “姑娘这是要去哪儿?怎么会被官兵追杀?”

  “我……”

  正要说着,东陵楚微抬眼帘。还没有看清楚,便硬生生的愣住。

  之所以愣住,并不是因为男人五官俊美,而是……他脸上透露出来的灾色。

  这男人,一年之内,必死。

  “姑娘为何不说话?”

  “没……没什么。”

  东凌楚猛地回神,收起脸上的担忧之色,“小女子家中遭截,家母和家父都已经被杀害了,家里仅存的一点银两也被山贼抢去,小女子实在是走投无路,才从外乡来到此地寻找失散多年的家姑。未曾想,在大周寻找亲人的路上,竟然会遇到龙清的官兵,他们一路尾随小女子,刚才可多亏了公子相救。”

  在大周遇到龙清的官兵?

  难道龙清国按耐不住,开始偷偷行动了?

  男人没有怀疑面前柔弱女子的言语,反倒觉得她十分可怜。

  “姑娘可否告诉在下您的芳名?这样在下也好帮你寻找一下家姑。”

  东陵楚见他已相信,谎话张口就来,“小女子姓东陵,名楚。芳龄十七,家姑姓东陵,名北雪。若公子遇到此人,一定要转告她,美儿在集市东边一间草房里等她。让她务必速速前来。小女子在此先谢过公子。”

  “好,在下遇见此人一定会转告她。”

  东陵楚,好一个美名。

  “那么,恕小女子冒昧,公子可否留下您的姓名?这样,小女子以后也好找到公子,好好答谢一番。”东陵楚恭敬的低头,对面前的这位男子十分尊重。

  “在下姓容,名赢。本是来此狩猎,却没想到会遇到一位如此美艳的姑娘。”

  “公子说笑了。小女子还需先行告退,公子,我们后会有期。”

  说罢,东陵楚迈开步伐打算离开。

  但脚一抬起便是钻心的疼,差点忘了自己方才受了伤。

  只见脚踝处红肿一片,看样子是没办法继续前行了。

  容赢自然也看见了东凌楚的伤势,出于礼节,还是决定再帮她一次,“姑娘看起来伤的不轻,不如在下先带姑娘找个客栈住下,等姑娘伤势好一点,再去找家姑也不迟。”

  东陵楚想来想去,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只得点头答应。

  “那就请姑娘上马吧。”容赢轻轻一跃,潇洒利索的跃上马背。

  “上马?我……我不会呀……”

  虽贵为龙清公主,但父皇对她疼爱有加,怕她有个什么万一,一直没有教她驾驭马儿……

  这马儿……要怎么上?

  容赢笑了笑,没有什么见怪的,毕竟平民百姓都是从未接触过马儿的。

  “把手给我。”他冲她伸出手。

  “好。”她小心翼翼的把手放进他的大手里。

  容赢轻轻一拉,东凌楚便上了马。

  一时的高度转换,害得她差点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不要怕,马儿很听话。”容赢在她的身后,将手中的缰绳放进她的手里,“只要轻轻一拉,马儿便会跑起来,试试看。”

  东陵楚回头看了容赢一眼,方才小心翼翼拉了下缰绳。

  只轻轻一下,马儿便嘶叫一声,飞快冲了出去。

  “啊!”

  东陵楚吓得快魂飞魄散了,只得紧紧的抓着容赢的手,“叫它停,叫它停啊!这也太快了……”

  “不用怕,有我在,你不会有危险的。”

  可能是因为这句话,也可能是马儿听话了起来,东凌楚心安了许多。

  匆匆进城,一路没有再言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重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