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长安城里有亲戚(4)
千岁忧2019-06-13 12:592,868

  卢媪想说什么,可是裴清野还在,她默默退了下去。小主人虽然从小县来,不懂太多讲究的礼仪,言语动作也不见得贤雅,可她却是最适合留在这座园子的人。

  裴清野也在琢磨着今日之事,柳若渊的才名他听说过,做为一个离开长安十几年,仍能被大家记得,可见当年确实是个惊才绝艳之人。可现在呢,裴清野想到柳家在平城的小院,墙上挂着风干食物,再看看此刻周遭的一切,柳书吏太深藏不露了!

  绯鱼凑近他问道:“大人,你在想什么,千万别忘了,你打赌输给了我。”

  没忘,你不要靠得这么近!裴清野瞬间觉得呼吸一紧,上身退后半尺,惹来绯鱼地不满:“大人你的毛病不是已经好了吗?”

  “我没有毛病!”

  他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几个字,绯鱼被喷得坐到了另一边,他抚胸定气才道:“你说吧,我能帮你什么?”

  明明是欠她的,偏要说得跟多大的恩惠一样,绯鱼决定不和他计较。

  “我的条件便是请候幽陪我游遍长安!”

  说到候幽便不得不提裴清易,他一到长安便病倒了,族伯心疼极了,认为他是外出办案辛苦所累,还把裴清野叫去好生训了一回,没有照顾好兄长。

  裴清野当然没好气地回了嘴,他常常独自在外办案也没人过问一声,怎么裴清易第一次出门还要怪到他的头上,既然身为兄长,就该照顾他这个当弟弟的,为何他们裴家却反过来了?

  这些杂事他当然不会告诉绯鱼,为难地道:“候幽?恐怕不太方便,她同赵太一、肖拾二几个不同,是我二兄的私人属卫,赵太一他们是刑部差役,只是随我外出办差听我号令,回到长安便自行归署去了。二兄近来身子不大舒服,候幽出不来的。”

  为什么非得是候幽,难道大人他相陪还不满意?

  绯鱼摇头道:“大人,你是个男子,还有厌女症,而且候幽武艺高强,不知道为什么,同她在一起觉得特别令人安心。”

  他堂堂七尺男儿还不如一个女子?裴清野冷冷地拒绝她的要求,绯鱼趴倒在桌案上,不依不饶地道:“我不管,谁让你是个男的,我就要她!”

  “今天晚上我做东,请你去天华楼吃冷胡突鲙,你去还是不去?候幽的事我会替你问问二兄。”

  好奇特的菜名,绯鱼来了兴致,坐好身子乖觉地道:“去!你可一定要记得帮我问啊。”

  肖拾二并没有骗绯鱼,长安城的坊里处处繁华若景,时下男女出游是一件寻常事,裴清野带着绯鱼在西市走了一会儿,寻到天华楼去吃饭。站在天华楼最高层上,红扉园寝楼上看到的幢幢楼影此刻一览无遗地展现在眼前,远处彩灯连片,楼下人声鼎沸,好一副不夜天景象。

  绯鱼已不会说别的词了,道出今晚第无数遍的赞美:“长安城真好,这里整晚都这么热闹吗?”

  “此时还远远未到宵禁,所以才会这么多人,好了,你又不是明日便走,大可不必如此留恋。”

  等到裴清野说得冷胡突鲙被店家奉上来,绯鱼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道:“这就是你说的美食?”

  他他他太狠了,竟然点了一盘子鱼肉!

  裴清野手持筷子连点,已吃下一小半,绯鱼急忙去抢,果然美味,再佐以果脯酒酿,她话变得多起来,小小声地笑个不停,裴清野没想到她竟是如此不胜酒量,只得提前送她回去。

  “真遗憾今夜没有见到长安的诗人,明月高挂……呃,今晚竟然不是全月,太不给面子了!”绯鱼有些怅然地低喃,今日在公堂之上认亲的事,她虽然一口拒绝了崔纬的提议,不愿回归崔氏,可内心还是有些波动。

  裴清野察觉到她的低落,轻声道:“你若是留在长安,总会见着的。要不,你就留下来吧。”

  最后一句说出来,他面色微赫,好在这是夜晚,没人能瞧得清。绯鱼一挥手:“别开玩笑了,阿舅还在等我回去呢,我才不要跟崔家有什么牵扯。”

  “我不是劝你回崔氏,我的意思是……”他说不下去了,磨叽半天终于想了个理由:“以前我说过,其实官府也会用女子为差,你留在长安不比回平城当个小捕快好吗?”

  “多谢大人好意,不过……”她正说着话,不防被一人从侧边狠狠撞了一下,裴清野忙扶她站稳,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匆匆跑开了。

  绯鱼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你站住,我认得你,别想跑了!”

  岂料那人被吓得停了一下,又加快步子跑过拐角再也看不见。

  绯鱼揉了揉胳膊,弯腰捡起一样东西,举到面前一看,原来是个青玉腰挂,笑道:“有了这个我还怕不知道你是谁吗!”

  裴清野看看四周,不知不觉竟同绯鱼走偏了,此处已至京兆府署后衙,方才那人慌慌张张地从黑暗处跑出来,竟教他们撞上了。

  “难不成你还能让它帮你找到主人?”

  绯鱼摇晃着手中的腰挂,得意地道:“那是,你就等着瞧好了。”

  当晚,崔纬夫妇为了白日的事难以成眠,崔夫人不住后悔,若是她能等到夫君回家后再提此事,便不会令崔纬在公堂上认亲不成,落得一场尴尬。

  崔纬叹道:“无妨,你没有做错,我与你都太急了些。”

  他已传信回博陵,不日必有回音。当年的事他知道的并不清楚,后来听崔老夫人提起方知内情,怜惜新生儿的同时,并不理解为何柳若渊要把婴孩带走。不过说起来他家确实理亏,所以这些年崔氏与柳家一直僵着,崔老夫人欲寻回孙女解开两家之间的死结。

  “你说这十七侄女像谁多些?容貌可比其他侄女出色,一定是像柳家嫂嫂。”

  崔氏人丁兴旺,绯鱼竟是排到了第十七个。

  崔夫人入门时,柳氏已经不在世,所以并未见过,她想了想道:“夫君,十七侄女流落在外多年,我想备些礼上门,你看可好?”

  “多准备些,这些年是委屈了她。那柳若渊也真是心狠,硬是这么些年没有音信,想是恨极了大哥。”

  “可是那位道长据说大大有名,他说的话谁敢不听,要怪,便怪这孩子命不好。对了夫君,不是说她带煞克亲吗,如今怎地又不妨事了?既如此,当初就不该……”

  崔纬也不解,看崔老夫人的样子,似乎极看重这个孩子。

  他对绯鱼今日决绝的态度有些不满,轻哼道:“是啊,你看这位,有一点点想认回来的样子吗?”

  崔夫人倒不愁:“骨肉亲情,终是断不了的。”

  裴清野一早起来,头还有点晕,昨晚他与绯鱼尽举而归,想到最后还碰上个不长眼的家伙,忍不住想绯鱼要如何找到腰挂的主人。

  裴氏同宗并未住在一个府里,而是早已分开居住,裴二老爷与夫人早已起来,笑呵呵地等儿子来请安用朝食。这夫妻两人性子平和,不爱与人相争,却生了个不服命的裴清野,打小就敢直言族伯的不公。凭心而论,族长是个好人,他对裴家子弟格外关注,但是有个毛病就是偏心,就觉得裴清易才是裴家真正的栋梁,将来可以继承家业,至于裴清野,只会顶嘴令他生气。

  族长的决定他们无力干涉,可一个优秀的儿子同样令他们引以为傲,不曾执意要求裴清野必须听族长的吩咐,正因为如此,很多时间裴清野反而不想让他们为难,多多忍让族伯的说教 。

  裴夫人笑咪咪地问道:“听说我儿昨晚是与一女郎出游?”

  “嗯。”

  裴夫人心喜不已,看来三郎的厌女症好了啊,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大事,她可以为儿子的亲事准备起来了。

  裴老爷也高兴得很,问他今日是否要去衙门,裴清野用完饭站起来道:“二老慢用,我还有事寻二兄。”

  他是为绯鱼才去的,试试看能不能将候幽借出来几日,好陪绯鱼游玩长安城。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飞来的官运(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照鱼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