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何来认罪
不夭2019-05-23 18:101,147

  “我要见他!来人呢,我要见他!!来人呢……”

  牢房里,苏予锦紧闭双眼、满身血污,只有嘴里还无意识的念着什么。她已经不知道在这里被关押了多少时日,唯一不变的就是不停的刑罚。从刚进来的针刑,而后来的梳刑,身上已无一处完好。

  苏予锦一动不动的趴着,她不敢动,一动便愈加疼痛。她也不能哭,因为她知道,哭也没有用。她要见皇上,只有见到皇上,一切才会有转机。

  “啪嗒!”牢门打开的声音,在安静的牢房显得格外刺耳。

  又要开始了吗?下一轮的惩罚。

  来人脚步很轻,直到一双明黄色的软靴停在眼前,苏予锦猛地抬头。

  “嘶……”后背拉扯的疼痛抵不住心里蔓延开来的痛,苏予锦眼睛一热,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皇上……”

  皇上,大周朝的皇上,她的夫君——谢子苓。他的眉眼还是那样清俊,只是如今他高高在上,而她被碾入尘埃。

  谢子苓没有想到再见苏予锦会是这个样子,囚衣已经看不出颜色,往日飞扬跋扈的人面色萎顿的趴在那里,只有一双眸子亮的惊人。

  谢子苓几乎控制不住就要上前抱起她,他生生扯回已经踏出去的步子,声如寒冰,“朕的好皇后,事已至此,难道你还不肯认罪吗?认了罪,朕倒是可以给你,给你们侯府上下一个痛快。”

  “臣妾无罪!侯府无罪!何来认罪!”苏予锦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怒红,神情激奋。

  “苏家和臣妾对皇上一直忠心耿耿,怎会背叛?定是有人心怀不轨,那文书一定是有人偷放在臣妾大哥房中,好让苏家背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啊,难道皇上也不愿意相信臣妾吗?”

  说到最后,苏予锦语气几乎是卑微的乞求。她苏予锦一生何曾这样卑微过?即使当年嫁给他,也是他求娶啊,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她不能让苏家的一切毁在她手里,还有她的父亲和哥哥,她要求他,求他高抬贵手,她可以死,但绝不能继续拖累父兄!

  “有人心怀不轨,哦?那你告诉朕,是谁心怀不轨,以致使朕错杀了忠良之臣?”谢子苓眸色幽深。

  见苏予锦愕然,谢子苓冷笑一声,道:“把东西带上来,给皇后看看。”

  “是。”太监弓着身子捧上一个盒子进来,他蹲下,将打开的盒子放在苏予锦面前。

  乱糟糟的头发沾满了血污,俊朗的面容已经青灰,如同石雕,双目圆睁,表情痛苦。

  靖安侯,是靖安侯!

  “靖安侯未得召见,竟敢私自带兵入宫,逼朕放了你。”谢子苓面带嘲讽,“朕的好皇后,你还真是不改你水性杨花的本质!”

  “是你!是你杀了他!”苏予锦疯了一样爬起来,一把推开太监,将盒子盖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你杀了他,靖安侯府满门忠良啊,你竟然杀了他!”

  “是朕杀了他吗?难道不是你苏家假传圣旨,杀了靖安侯?”谢子苓上前两步,俯身,声音冰冷,“你就抱着他吧,他不是喜欢朕的皇后吗?朕就把皇后送去陪他,朕还要苏家满门给他陪葬,方才对得起靖安侯府满门忠烈!”

继续阅读:第2章 没了生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嫡女:妖孽王爷花式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