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如王爷以身相许
不夭2019-05-23 18:101,105

  “不知姑娘闺名作何?今日本王得姑娘相助,不知来日如何报答?”谢图南离苏予锦很近,近到几乎可以看清对方的眼睫毛。这样的距离,这样俊逸的面容,显得十分艾美,也让苏予锦恍了下神。

  苏予锦不自觉的摸了摸谢图南的俊脸,待到回神之后,也丝毫没有显得局促,反而抬身向谢图南靠得更近,对着他的侧脸吹了口气:“王爷天人之姿,我自愧不如,至于这报答嘛,”苏予锦故意将这音拖得长长的:“不如王爷以身相许?”

  谢图南顿时耳朵红了,待看到苏予锦促狭的笑容,知道自己被人耍了,当即刮刮她的鼻子。

  突然,两个人都顿了顿。谢图南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女子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而苏予锦在想,这是宁王吗,怎如此浪荡,难不成真把自己当成楼女子不成。

  苏予锦为掩饰尴尬,便轻轻咳了两下,一本正经的说:“王爷,我刚刚是说笑的,至于回报,我自是要的,不如就请王爷也帮我一个忙。”

  “好。”谢图南不自然的舔了舔早已干涸的嘴唇,然而这动作在苏予锦看来就显得魅惑人心。

  死狐狸,干嘛长这么好看。要不是需要你帮忙,我宁愿一辈子不和你打交道!

  当禁军闯进来时,看到的便是两人相拥的场景。

  小心跟着的如妈妈连忙向那些禁军继续说:“军爷,你看这里面真的有客人……”

  禁军统领丝毫不理那老女人,直接一脚将她踢开,便继续往房里走,还未完全靠近那红纱,床内便传来调笑的声音:“周统领好大的官威啊!”

  周末顿了顿身子,却还是继续往里走,走到床边,迅速拉开红纱,只见谢图南脸上红晕未散,给那俊美的面孔平添几分邪气,一副刚办完事的模样。

  可那眼中的不满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周末略一瞥眼便看到那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气愤难平,怎么会!

  谢图南目光冰冷的看着周庭安,嘲讽道:“周统领,莫不是打算做一做那誓死进言的言官,管一管本王的私事?”

  此时被完全盖住的苏予锦突然轻笑出声:“禁卫军统领好大的排场,这些人一个个手持刀剑,是意图不轨吗?”

  周末闻言立刻向后退,直接向谢图南跪下,“王爷恕罪,但卑职也是公务在身。燕王被人刺杀,卑职奉旨捉拿贼人,却万没有想到王爷在此,冲撞了王爷,还望王爷赎罪。”说完,便直接命令所有人都出去,可还是能感觉到背后那道冰冷的目光,便逃似的离开了屋子。

  等四周都静下来,苏予锦迅速爬出了被子,看到谢图南看着她复杂的眼神,想装作不知都不行,只好强笑道:“王爷不必介怀,方才只是做戏,我不会过多纠缠。”说完便继续穿衣服。

  说完眼神还往他精瘦的腰部瞟了瞟,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看着这样的苏予锦,饶是谢图南这样冷淡的人,耳根也红了些许。

  待两人都收拾好,谢图南也没有废话:“不知姑娘需要本王帮什么?”

继续阅读:第8章 本王晚上再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嫡女:妖孽王爷花式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